巨人网络困在资本运作里

斑马消费·2022-01-18 16:29
史玉柱水逆周期

史玉柱可能不会想到,自己作为一个资本运作高手,会在巨人网络的运作中屡屡失手。 

想要置入海外资产Playtika屡屡失败,对淘米集团的收购又基本告吹。 

面对陷入瓶颈的业绩和持续萎靡的股价,巨人网络急需一剂强心针。 

失手淘米

历时3个月,巨人网络(002558.SZ)的一项近11亿元的收购计划基本告吹。 

去年11月17日,公司曾发布公告,拟用现金收购淘米集团72.81%股权,交易双发初步沟通,该公司总估值15亿元,交易对价约10.92亿元。 

如今的一般游戏玩家可能对淘米并不熟悉,但十多年前,它的横空出世犹如一颗新星,并快速成长为巨头。 

与普通游戏公司不同的是,该公司成立之初,自我定位就是中国儿童的综合互动娱乐平台,其早期的产品,也主要针对儿童。其中,最耳熟能详的就是《摩尔庄园》。 

公司创始人汪海兵于2004年从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曾担任腾讯QQ宠物项目总监。淘米还获得了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的长期支持,一度为公司最大个人股东,并担任董事会主席。 

2011年,淘米集团在成立第五年,成功登陆纽交所。 

十余年来,中国游戏产业大浪淘沙,更经历了从页游、端游到手游的巨变。 

在这一变化趋势中,淘米来了一个大转身,重心从游戏转向影视,并将公司的游戏IP陆续拍成动画电影,汪海兵希望借此打造出“中国迪士尼”。 

然而,从游戏到电影的成败,主要取决于游戏产品本身是否成功。淘米旗下游戏主要针对儿童的特性,始终是一个风险点。

随着国家有关部门对儿童游戏的管制逐步加强,淘米的危机逐渐显现。 

从2014年起,公司旗下游戏产品用户直线下滑,直接影响了业绩。两年后,淘米从纽交所黯然退市。 

当前,淘米集团的主业包括括线上游戏、影视动画和品牌授权,旗下拥有摩尔庄园、赛尔号和小花仙3个大IP。

围绕着这3大IP,公司拍摄了9部系列电影,获得5亿票房,还累计制作了超过700集动画片。 

巨人网络愿意花近11亿元控股淘米集团,看重的正是这家公司的IP。 

不过,二级市场似乎对这宗交易并不看好,公告发布后,巨人网络股价连续几日下跌。 

昨日,3个月的排他期已过,双方没有达成最终协议,收购充满变数。当天,股价上涨3.34%。 

收购Playtika屡败

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史玉柱,可能不会想到,自己的资本手腕,会在巨人网络手上无法施展。 

2014年,巨人网络从纽交所摘牌,两年后,即完成借壳世纪游轮回A。 

与此同时,推动一项数额达数百亿的收购,拟将Playtika装入上市公司。 

Playtika的业务集中在美国、欧洲以及澳大利亚等海外市场,擅长人工智能及大数据分析技术,并将此运用于休闲社交类网络游戏的研发、发行和运营。 

棋牌游戏是该公司的特色,核心产品《Slotomania》于2010年上线,长期稳居美国App Store棋牌类游戏畅销排行榜前五位。 

在巨人网络回A之前,史玉柱就联合弘毅、泛海等机构,耗资305亿元将其买下。 

然而,史玉柱的如意算盘却打空了。2016年、2018年和2019年,巨人网络三次推动重大资产重组收购Playtika,均告失败。

无奈之下,2021年1月,史玉柱转头将Playtika推上了纳斯达克,最新市值77.67亿美元。 

即便如此,史玉柱仍不死心。去年6月,他旗下巨人投资,计划将所持巨堃网络1.1%股权无偿赠予巨人网络,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就将持有巨堃网络50.1%股权实现控股。巨堃网络旗下最重要的资产,就是其间接控制的Playtika。 

这一个看似完美的计划,仍旧收到了一片质疑。交易所第一时间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利用复杂的交易,规避重组审查的情形。 

巨人投资不得不叫停赠股,Playtika A股上市的计划再度失败。 

急需强心针

无论是收购Playtika还是淘米集团,巨人网络的核心考量都是业绩。 

以2020年为例,Playtika一旦并表,上市公司营收将从22.17亿元猛增至182.26亿元;归母净利润则从10.29亿元增至26.87亿元,同时,总资产108.35亿元增至401.76亿元。 

硬币从来都不止一面,收购的风险也显而易见。 

Playtika会让巨人网络的资产负债率将从12.10%飙升至77.04% ,超过230亿的长短期借款以及144亿元商誉,均是上市公司的沉重负担。 

2018年以来,巨人网络已对Playtika的间接控股股东巨堃网络累计增资超过21亿元,大多是为了降低该公司的财务杠杆和融资成本。 

即便如此,巨人网络仍急需一种更直接的方式来提振业绩。 

当前,公司最主要的游戏产品仍是《征途》,这款产品已经16岁了,到了常规游戏产品的衰退期。公司围绕这个大IP不断开发,已有《征途》、《绿色征途》、《征途怀旧版》及《征途2》等产品问世。2020年,公司自研的5款游戏产品中,两款仍是基于征途打造。 

公司旗下另一款经典产品《球球大作战》也已7岁,仍是公司的IP核心。 

去年,公司旗下《龙与世界的尽头》、《Project:GAIA》、《我们的派对》等几款新产品陆续面世,尚待市场的检验。 

受非游戏核心业务资产置出等因素影响,巨人网络营收规模从2018年的37.80亿元降至2020年的22.17亿元。去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再降10.57%至15.42亿元,扣非净利润下降12.79%至6.81亿元。 

业绩瓶颈叠加二级市场对游戏概念的退烧,巨人网络市值已从巅峰时期的1700亿元,跌至目前的250亿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作者:任建新,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人类保命技能大赏

2022-01-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