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碳中和”成热点,拖鞋、玩具和汽车配件公司都要做光伏

袁斯来·2022-01-20 10:28
浪潮之后,必然会留下一些新兴龙头和失败者。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又一家上市公司打算乘上光伏的东风。

1月10日,做汽车饰件的钧达股份发布公告,打算出售持有的股份,“筹集资金发展光伏电池片业务。”

就在去年,他们花1.5亿参股做光伏电池片的弘业新能源,又收购了母公司捷泰科技51%股份,成为控股股东,收购的交易价高达14亿,而当时钧达股份的资金只有2.03亿。

事实证明这是很划算的收购,加入光伏这个热门赛道后,钧达股份股价在去年涨了近4倍。

这不是个新兴行业,也不缺少成熟的公司。然而,新政策的发布预示着新一轮资本的涌入。碳中和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光伏板块成了投资热词,去年中证光伏产业指数涨了49%,远超大盘。

没有掌舵者愿意在最终格局确定后,再去惋惜错过转折点。企业各怀心思和目的加入了这场刚刚开始的热潮中,他们业务有些勉强和光伏能搭界,不少公司全无积累。但无论如何,他们不会愿意错过光伏带来的翻身机会。

股价暴涨

跨界光伏已然成为不少上市公司的救命稻草,即便他们过去的业务和光伏毫无关系。

2020年,被称为“拖鞋大王”的宝峰时尚宣布,他们要将公司名称从“宝峰时尚国际控股”改成“金阳新能源科技控股”。这家生产“宝峰牌”和“宝人牌”拖鞋的泉州公司,将过去的制造业务扔到脑后,做起了光伏电池片。

它们已经深陷困境多年。宝峰时尚曾经是中国最大的拖鞋出口商,最风光的时候,一年能有13.52亿营收,生产5000多万双拖鞋。但2013年开始,它们营收利润腰斩,2014年开始持续亏损了6年。

2019年时,宝峰时尚就开始研发储能电池生产线,但直到2020年才真正深入光伏电池行业,做起了HJT(异质结)电池。

这家股价常年在1港元以下徘徊的公司,在宣布转型后,股价一度到了18港元,曾在三个交易日涨了211%。

宝峰在2021年6月宣布了第一笔订单——和江苏润阳新能源签订了2亿片硅片的采购协议,之后又宣布给太一光伏和熊猫光伏各自供应总量不少于一亿片单晶硅片。

很难说这些交易能否短期内带来丰厚利润。根据金阳新能源发布的公告,他们和太一光伏签订的100万片单铸硅片合同,单价比市价低30%。鉴于HJT电池,通威、隆基、晶澳科技等等实力强大的行业龙头都在发力,半路出家的金阳或许很难长期竞争。

无论是否能在光伏行业挣到大钱,改名了的宝峰暂时摆脱了困局。有了上涨的股价,它可以募更多资,投更多项目,讲出更多故事。

类似的跨界还发生在离光伏同样遥远的玩具行业。

相比自建产线,收购成为外部公司进入光伏行业更简单的办法。和钧达股份发布公告同一天,做益智玩具的沐邦高科宣布,拟以现金方式收购内蒙古豪安新能源100%股权。后者是家典型的夫妻店,主要做单晶硅片和硅棒,2019年7月才正式投产,产能到今年2月才能到3GW,员工只有400人左右。沐邦高科收购后者的原因,是要拓展为以“益智玩具产业+光伏产业”双主业的发展局面。

沐邦高科收入不算差,近三年营业收入都有增长,不过净利润出现了下滑,除了占去营收80%以上的益智玩具外,他们还做教育、精密非金属模具、医疗器械。公司实控人廖志远对光伏表现出了兴趣,他控制的国联大成,是一家做多晶硅提纯循环利用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就在公告披露前,沐邦高科股价在3个交易日中涨了20%。这对于第二大股东邦领国际是个好消息,他们计划在2022年1月25日起到2022年7月22日,减持1370.54万股股份。后者是家私人公司,根据天眼查显示,注册地在香港。

制造业进军光伏

2020年7月,TCL终于以109.74亿拿下中环集团100%股权。

这场收购对TCL至关重要,他们2019年完成了重大重组,剥离家电、手机业务后,开始转型半导体和显示。

当时,光伏还没成热门,TCL收购案引发过争议和质疑,尤其是此前收购阿尔卡特手机和汤姆逊彩电业务时遭遇过惨败。

事实证明李东生押对了行业。中环业务2021年经历爆发,根据前三季度财报,营收同期增长超过1倍,净利润增长2倍以上。

这种增长除了行业景气外,的确和TCL进入后的改革密不可分。用李东升的话解释,硅片业务和TCL面板业务都是资金、技术密集型长周期行业,材料供应商有重合。TCL入主,改变了这家老牌国企的募资方式和管理,从这个意义讲,百亿收购中环并非粗暴的业务拼接。而在面板和显示行业都在走下坡路时,光伏业务给了TCL更有前景的未来。

它们并非唯一进入光伏的家电厂商。格力没有离开自己的本行,一心想制造出“光伏空调”。它们2013年就在研发让中央空调和光伏发电结合的技术,但去年才开始高调宣布光伏中央空调产品。董明珠在央视采访时,表示用光伏空调,每年可以给格力节省几亿电费。

格力的转型不够声势浩大,股价并不见起色。创维提供了更好的路径。它们2020年初才成立子公司,主要提供户用光伏安装、金融一条龙服务,还会承建分布式光伏电站。这项业务2021年前三个季度给他们带来21.9亿营收。只看数据,这在创维359亿的营收中占不了多大分量,但增长速度超过200%。疲软3年的创维股价,在光伏业绩公布后一个月内从2.4港元飙涨到6.6港元。

对于很多传统行业来说,这是多年难遇的增长密码。但并非所有公司都会乘风而起。苹果的重要供应商蓝思去年11月宣布将进入光伏玻璃、设备等业务,前期它们主攻自己有供应链和技术积累的光伏超薄玻璃。以蓝思的规划看,它们也打算进入下游的电池、组件行业。然而,消息公布后,蓝思科技股价起起伏伏,又回到了原点。

对一个从业老手,厂商蜂拥而至的局面其实并不陌生。十多年来,光伏行业有过三次起落。无数投机者和实干家带着雄心和暧昧不明的心思投入其中。这次也不例外,浪潮之后,必然会留下一些新兴龙头和失败者。或许对投资者来说,需要更谨慎地筛选标的。

图片来自36氪

+1
3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我国企业转型升级面临巨大的压力,但同时也拥有巨大的机会和空间。

2022-01-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