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B站做UP主,靠王家卫涨粉44万”

运营研究社·2022-01-17 15:36
内容才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资产。

最近,B站有个 UP主火了,江湖人称为王家卫区 UP主。 

他 4 个月内共发布 17 个「如果王家卫......」系列视频,涨粉 44.6w,平均每个视频涨粉 2.5w,视频最高播放量达到 425.1w。 

甚至网友笑称,王左中右已经超过王家卫,成为“王家卫模仿大赛”第一名。 

@王左中右到底是何许人?为何总是能把各种稀奇古怪的内容,都做成王家卫风,且 B站播放量平均破百万?打造爆款视频有何秘诀? 

今天,我们就来一起聊聊 @王左中右和 ta 创作视频的心路历程。 

01 王左中右,何许人也

王左中右,本名叫 @王国培,是图文时代的“老兵”,与咪蒙、六神磊磊讲金庸等自媒体账号属“同期网红”。从图文时代到视频时代,王左中右经历了什么? 

1)图文时期:变态字大王

@王国培 一直以来,都在做与文字相关的工作。 

2007 年,他在《东方早报》工作,一开始是国际新闻记者,后来做《上海经济评论》的编辑。2010 年至 2012 年,他开始在日本做朝日新闻的微博运营,当时也被网友称为“朝日君”。 

在那段时间,他发明了直到现在也很火的“又双叒叕体”,也在同时期建立了微信公众号“王左中右”。 

后来,在 2014 年的秋天,他从“澎湃新闻”离职,开始新媒体创业,建立团队,在微博发展同名账号。 

在图文时期,他创造了独有的“变态字”,实现了从用“字”讲新闻、用“字”讲故事。 

2018 年,王左中右和匡扶摇、英国报姐、吾皇万睡等新媒体被新榜评为「 2017 年年度创意新媒体」。

2)视频时期:模仿体大王

@王左中右 不仅在图文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视频领域表现也不俗。 

网上一直流传着一个公式: “抽帧 + 特殊滤镜 + 一个事件 + 一个拗口的数字 + 另一个无关紧要的事件 = 王家卫” 。 

依据这个公式,王左中右将不同影视作品都剪辑成“王家卫风”。这些视频吸引了不少 B站喜欢玩梗的用户。 

他在 B站发布的 17 个王家卫风视频中,有 2 个被录入「B站每周必看」,有 3 期进入「全站排行榜」。 

不仅如此,在 B站他还带起了一股「如果王家卫......」的创作风气,引起有众多网友争相效仿。 

前一阵,视频词条#如果孙悟空喜欢林黛玉#,登上微博热搜第二,浏览量达到了 1.2 亿。 

从图文时代的「老兵」到视频时代的新晋“剪刀手” UP主, @王左中右成功“转型”,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 

02 从图文到视频的“转型之战”

短视频一直是王左中右想做的事情。 

B站UP主@咸的工作室 

近两年,由于抖音、快手和 B站等视频内容社区的快速发展,那些专注于图文领域,不去做视频的那帮人,被戏称为 “古典自媒体”

越来越多的图文作者开始将内容视频化,比如 @半佛仙人 、 @毒舌电影 等。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账号都可以转型成功,但,王左中右 4 个月便可涨粉 44.6w,似乎转型非常顺利。 

为了了解其转型成功的原因,运营社特意联络了王左中右团队,和他们的内容主编 @赵巍巍 做了一次交流。 

1)第一步,匹配合适的平台

@赵巍巍 告诉运营社,最开始,他们也是将图文内容直接视频化,推出了“字新闻”等栏目,但结果没未达到预期。 

为了让内容更适应平台中用户的阅读习惯,他们决定开始专门为视频平台定制内容。 

“最重要的还是内容,看你能不能产出适合这个平台的内容。”

因为在公众号上模仿史记的内容效果非常不错,于是他们决定用「模仿体」来制作视频内容。 

在选平台上,他们做出很多次尝试,但因为每个平台的内容调性不同,创作团队的精力不够,最后,他们暂时只能专注于一个平台去发展。 

经过各平台间的对比,最终,他们选择了 B站。 

“不论是 B站的用户群体还是内容氛围,都更适合「模仿体」的发展。” 

@赵巍巍 向运营社表示选择B站有几个原因。 

第一,从内容氛围来看,B站更适合二创。

毕竟 B站 12 年来的发展,都离不开鬼畜和混剪,直到现在,「入站必刷」榜单中,都充斥大量鬼畜和混剪。 

第二,相比于微博、抖音,B站的用户群体来看,他们更喜欢“整活、玩梗”:

“ B站的用户是一群年轻人,他们比较爱表达,而且喜欢一些趣味的东西,对创意的容纳度比较高。” 

作为对比,在微博上,用户是用“碎片化时间”去刷微博有趣的短内容反而更容易爆火,比如几张图片、一个段子就可以火上热搜。 

或者是对事件的一个看法或解读,即可登上热门。 

在抖音上,内容则更娱乐化,稍微严肃一点的内容在抖音上很难生存 ,比如,相比于模仿王家卫更严肃一些的模仿鲁迅视频,在抖音上点赞量很低,只有 1000 左右。 

就连 @赵巍巍 也在朋友圈感叹:“做抖音,原来需要网抑云一点。”

第三,用户逛 B站是“沉浸式”的,更有耐心 —— 用户愿意专门花一段时间去看 B站某个 UP主的视频。

“ B站的用户他是沉浸式的,可能晚上睡觉之前,有 1 - 2 个小时没什么事,ta 会刷一段时间 B站,愿意并有耐心花 5 - 20 分钟去看完一个视频。 

但在抖音,如果在前十几秒没有抓住用户,抖音用户的耐心可能只有那 5 秒。” 

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有创意的内容都可以在 B站存活, @赵巍巍谈到,B站用户对创意的要求极高。 

“用户对梗、对创意要求极高。 

即使梗很多、内容有深度,但是没趣味,用户也很难看下去” 

所以,他们需要洞察到更深层的选题,并制作出更有趣的内容。 

2)第二步,洞察高传播选题

@赵巍巍 告诉运营社,在选题上,图文和视频用的都是同一套方法论 —— 以高传播内容为主。

“不论是视频还是图文,都是形式,ta 们都服务于内容。” 

首先,根据用户喜好挖掘选题。 

他们根据 B站的用户喜好,总结了两个选题方式 —— 「有中生有」和「无中生有」。

「有中生有」则是顺着用户的喜好,在本来就存在的事件上,进行“二次改编”,让其再次“开花结果”。 

例如,《西游记》中的唐僧和女儿国国王,在原著中本就有遗憾的情绪在,继而用王家卫的风格放大这种情绪,这使“王左中右”账号的第一条王家卫风视频就达到 200w 播放。 

「无中生有」则是“凭空捏造”,将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件事融合在一起,出乎用户的意料。

例如,编写出《脱口秀大会》中徐志胜和何广智的爱情故事,让 B站用户磕到了“神仙 CP ”。 

其次,根据“现象/ IP ”挖掘选题。

王左中右工作室的所有成员,在热点选题上,都秉承一个原则 —— 「洞察大于表达」,也就是跨过表象看本质。

在这个原则下,当有一件事爆火后,他们对于会先对其进行判断,ta 是“热点”还是“现象/ IP ”? 

他们认为,「热点 = 情绪」、「现象/ IP = 对人性和社会的洞察」,任何现象/ IP 都能成为热点,但不是所有的热点都会成为现象/ IP 。

“热点每天层出不穷,但现象其实说来说去,就那么一些。

只要洞察最本质的现象,洞察到最根本的情绪,后来不论是议论也好,反讽也罢,剩下的才是表达的事情。”

最后,判断选题是否可以被高度传播。

一篇可以被高度传播的内容,必须满足用户的需求,给予用户一个转发的理由。 

所以,在判断一个选题是否可行时,要思考三个问题, 可不可以满足用户“情感需求”、“知识摄入需求”和“表达需求”:

“选题中传达的情感是否打动读者? 

选题中的知识增量是否满足需求? 

是否帮助读者讲出他们没表达出的观点?” 

作为「模仿体」,要避开改编已经在用户心中有刻板印象的内容,否则反差太大,会影响用户观感。 

比如,《假如王家卫拍让子弹飞》这条视频,收到了大量的用户差评。 

3)第三步,调整内容结构

模仿体的本质,其实就是将用户熟悉的事物被“重新翻译”,从而带给用户新鲜感。 

而为了给用户持续带来“新鲜感”冲击, @赵巍巍 表示,内容结构是很重要的: 

“每 10 - 20 秒就需要一个‘钩子’来抓住观众; 

每 1 分钟就需要一个大的效果点。”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 bilibili 视频的高能进度条中看到, @王左中右 的视频中,每过 10 - 20 秒,就会进入一段峰值。 

比如《如果王家卫做春晚总导演》开头这短短的一分钟内,就有两个“钩子”和一个“效果点”。 

03 从王家卫,到不王家卫

俗话说,模仿 (二创)是最好的老师。

对于一个没做过视频的账号来说,模仿 (二创) 可以让账号快速达到行业中上水平、找到账号定位,并且已经成熟的视频风格,加快账号 IP 打造速度。 

@导演小策 在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但是,模仿 (二创) 也会有很多的弊端,例如素材越做越少、粉丝审美疲劳等等。 

比如,B站 UP主 @凌识啊 依靠《花园宝宝》短期内实现涨粉几十万,视频播放量最高 1900w,最低也有 145.9w。 

可是,在他将《花园宝宝》的素材用光后,播放量瞬间就降到了 4000 左右。 

所以,运营社特意提问了“王左中右”视频账号的未来发展方向。 

@赵巍巍 向运营社诠释了账号未来改变的两个突破:「从形似到神似」和「从简单到复杂」。

1)从“形似”到“神似”

“我们要做的,就是越来越不王家卫。” 

“形似”是指表皮上的模仿,使用王家卫电影中的台词和音乐;“神似”是指抓其内核,用王家卫的风格,讲述自己的故事。

“从最基础表皮的模仿,句子仿写,到骨肉里的模仿,王家卫式表达,到最后形成自己的表达,王家卫只是风格。” 

赵巍巍说,他们已经逐渐抓住了王家卫的“内容内核” —— 遗憾 : 

“王家卫的电影的核心就是遗憾,不论是《西游记》,还是《亮剑》,都有一些遗憾的滋味在。” 

2)从“简单”到“复杂”

@赵巍巍 和运营社讲到, @导演小策 就是他们的目标。 

“我们想做的,是像@导演小策 一样拍微电影。” 

从时长来看,小策的作品就是从最开始 2 分钟的《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到现在 20 分钟左右的“刘大鹅宇宙”。 

“王左中右”想做的,不仅仅是将一个段子延长成一个故事,将视频时间延长这么简单。 

@赵巍巍 讲到,以后,他们更想通过实拍制作一些王家卫风格视频,完整地表达他们创作的故事。 

“小策既然可以成功将农村生活拍得这么成功,那么我们似乎也可以利用王家卫风拍好城市生活。” 

04 结语

从内容创作上来看,王左中右的确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但可惜的是,交谈中,运营了解目前王左中右团队主要的变现方式只有一条 —— 广告 。虽然他们也尝试做文化周边,但变现效果都不佳。 

这种“窘境”或许会影响到视频创作是否能长久、持续。

不过, @赵巍巍 表示,现在的广告变现空间还是很大。 

“好的广告本身就是内容,好的内容本身也是广告。” 

毕竟,内容才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资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运营研究社”(ID:U_quan),作者:魏宇卓,编辑:杨佩汶 ,36氪经授权发布。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运营行业媒体&服务平台,深度挖掘优秀案例,解读最新行业动态。
特邀作者

运营行业媒体&服务平台,深度挖掘优秀案例,解读最新行业动态。

下一篇

想的太多,做的太少。

2022-01-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