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黄鸭撑起26亿IPO

融资中国·2022-01-17 14:54
潮玩生意风生水起的今天,带有童年滤镜的小黄鸭还能稳居C位吗?

继泡泡玛特上市后,港交所又迎来了一位超级网红IP。

今日,泡澡神器小黄鸭背后母公司德盈控股登录港交所,上市高开26.83%,股价2.6港元/股,最新市值26亿港元。此次IPO上市,光大证券为独家承销商。

相比于泡泡玛特针对的是年轻化消费群体,呆萌小黄鸭可以说是几代人的童年记忆,创立16年来,卖出的小黄鸭数量可绕地球数圈。

具备超级“赚钱魔力”的小黄鸭B.Duck由德盈创始人许夏林在2005年设计而成。此后这一形象逐渐走红,德盈又陆续创作了小黄鸭家族成员及朋友,甚至还有联动周冬雨个人IP打造Dong Duck,国民热度不减。

据招股书显示,仅靠小黄鸭这一IP形象,德盈控股年收入就已赚得超2亿港元,其中德盈的IP授权业务几乎已是支撑起了总营收的“半壁江山”,从2018年的31.8%已增长至2020年的42%,达到了9800万港元。正因如此,德盈控股对小黄鸭也形成了高度依赖。此次上市,德盈控股正是希望借助资本力量去寻找第二只“小黄鸭”。

然而,在潮玩生意风生水起的今天,带有童年滤镜的小黄鸭还能稳居C位吗? 

01 乘风破浪小黄鸭

作为小朋友童年浴盆里的常客,小黄鸭已经承载了几代人对欢乐童年时期的记忆。目前,市面上小黄鸭的形象有很多,外观上的细微差异也很容易让人傻傻分不清,那这个呆萌可爱的小黄鸭形象究竟是谁设计的呢?

其实小黄鸭的设计者有两位,小黄鸭的形象也有两种。首先最初的那只小黄鸭是被称为“小黄鸭之父”的林亮先生设计的,取名“LTDUCK”,“LT”是林亮英文名字(LamLeung-tim)的缩写。

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那个时候中国还没塑胶,一些从国外进口的塑胶产品非常热销。当时22岁的林亮先生对塑胶制品非常感兴趣,次年林亮就辞去卖报的工作转而从事塑胶原料生意。仅在从事塑胶生意后的第二年,即1948年,林亮先生就借鉴了日本小鸭赛璐璐的形象,经过改良重新构图,首次用塑胶原料设计了小黄鸭一家四口的形象。

小黄鸭一家四口玩具套装,外形可爱、造型新颖、携带方便,成为了当时非常新潮的儿童玩具,呆萌可爱的外形也让小黄鸭成为小朋友浴室中的亲密玩伴。

而在1992年发生的“鸭子舰队”事件,更是赋予了另一位设计师的创作灵感,诞生了后来这只冲刺上市的“小黄鸭”。

1978年,中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小黄鸭之父”林亮先生首先把塑胶玩具厂设在了广东东莞市。至此以后,小黄鸭开始热销海内外。1992年,中国的一艘装有3万只小黄鸭的货轮始发前往美国华盛顿。在行驶到太平洋时遇到了强烈风暴,整船的小鸭子都“破箱而出”,在太平洋上漂流。

成群的橡皮小黄鸭,像一支舰队,飘在太平洋、大西洋和北冰洋上。其中有一支“鸭子舰队”在海上飘了14年之后,于2007年抵达了英国海岸。一场持续十几年的全球环游,让这只“鸭子舰队”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轮热潮。这也成就了最早的网红小黄鸭,毕竟当时 BBC 还特意为其拍摄了纪录片《黄色鸭子入侵》。

这一事件也给了香港设计师许夏林先生灵感,小黄鸭的乐观、不屈服的精神也被许夏林先生注入到自己的设计理念中。2005年由许夏林设计的小黄鸭形象问世后,憨态可掬的形象立刻吸引了大批粉丝,因为小黄鸭留着和许先生一样的发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因为开心而张着的大嘴巴,因此人们也亲切地称许夏林先生为“鸭爸爸”。

小黄鸭英文名B.Duck,其中“B”代表Bathing(沐浴),最早以B.Duck品牌推出的产品为一款鸭子造型浴室防水收音机,在日本及欧洲地区大受欢迎。

在此之后,德盈控股迅速将产品线扩展到家居、浴室、厨房、文具、服饰、电子产品、节日礼品、婴幼儿个人护理等多个领域。可以说,小黄鸭形象全面装点了人们的衣食住行,而全业务线的拓展,也为母公司德盈控股集团铺就了一条上市之路。

02 年营收2亿元的吸金兽

从上市招股书来看,小黄鸭的吸金能力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把IP授权给经销商赚版权费;二是找工厂做周边产品,通过电商和线下渠道自行销售。

2018-2020年,小黄鸭母公司德盈的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6382.7万港元、8163万港元、9803.9万港元,营收占比从31.8%提升至42%。同期,通过电商和线下渠道的收入为1.37亿、1.61亿、1.35亿港元,营收占比分别为68.2%、66.4%、58%。

小黄鸭的线上销售占比能达到95.9%,仅天猫服饰类商品就贡献1.08亿港元,带来了近一半的营收。

有超过250名被授权商及七名授权代理帮它生产商品,这些商品遍布中国、泰国、韩国及马来西亚等市场。上百个被授权商,设计出各种产品,这些产品又为小黄鸭积累了大批粉丝。从其授权的商品品类来看,服装及配饰类商品是最多的,有超过12000个SKU,鞋履类排在其后,超过3700个SKU,家居及生活用品则有1200多个SKU。

小黄鸭虽然是个赚钱小能手,但显然一只还不太够。

截至2020年末,德盈创作了多个角色,主要包括小黄鸭(B.Duck)、小黄鸭妹妹(Buffy)、小小黄鸭(B.Duck Baby)、为周冬雨创作的DongDuck,还有黑鸭子Bath’N Duck。但是从授权收入来看,还主要依赖小黄鸭(B.Duck),2018-2020年,小黄鸭授权收入分别为5389.2万港元、6155.5万港元和7503.5万港元,占同期授权业务收益的84.4%、75.4%和76.5%。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超级小黄鸭背后,还有着世界顶级富豪的加持,股权名单中,李家杰、万通赫然在列。目前,创始人许夏林通过控股公司持股75.36%,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氏国际、SkyPlanner、李家杰、万通分别持股9.04%、2.1%、2.66%、1.34%。

说到李家杰,其父亲李兆基,与李嘉诚、郑裕彤、郭得胜并称香港富豪中的“四大天王”。2018年7月易居企业集团(2048.HK)赴港上市之时,李家杰作为基石投资者之一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更早之前,则是2010年据《东周刊》报道,李家杰联手内地多名包括马云、郭广昌等在内的资本大咖,合组财团共同收购香港TVB。

另一位股东万通,全称万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投资控股。由李义基(持股51%)及何建寰(持股49%)全资拥有,这二位都是专业的投资者。其中,李义基是宝汇金融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投资官,何建寰汇丰金融服务(亚洲)有限公司等多家持牌金融机构工作,有超过15年的工作经验。

此外,2021年7月,华侨城(亚洲)刚斥资1.43亿元,战略性入股德盈控股,所认购股份共计约占公司的9.5%。之后,德盈控股将为华侨城集团提供包括知识产权许可及设计咨询等服务。这意味着,将有小黄鸭主题乐园将在欢乐谷得以呈现,这也是两家公司“IP+文旅”新模式的探索。

03 能否稳居IP界C位?

其实,IP授权变现早已不是什么商业秘密,成立于1923年的迪士尼早早就围绕米老鼠、唐老鸭、小熊维尼等卡通人物形象IP展开游戏、主题乐园、文创产品等业务。在精神消费崛起的当下,没有人会质疑IP的吸金能力。

据WikiMili统计的数据,全球最赚钱的IP“精灵宝可梦” 截至目前其累计吸金超10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6000亿元,紧随其后的是Hello Kitty、小熊维尼、米老鼠等经典IP,其中,小熊维尼身家达67.5亿英镑,身价比许多现实中欧美明星都高。

另一方面,国内卡通IP授权市场巨大,制作成本2000万元左右的 “喜羊羊”IP的授权消费品终端销售额,就将超过10亿元,“熊出没” IP合作的被授权商数量超过300家,被授权商品超过3000款,年销售额超过30亿元。

而2020年12月11日,知名潮玩“泡泡玛特”港交所正式上市,首日市值逼近1000亿港元,可以称得上是IP运营的经典案例。就IP而言,泡泡玛特成功地从最早只依赖Molly一款变为了后来的多点开花。2017年,Molly占整个泡泡玛特总收益的89.4%。之后泡泡玛特每年主推一个IP,先后推出了Dimoo、Yuki、BOBO&COCO。2020年6月,Molly占比已经下降至16.3%。目前,泡泡玛特旗下的IP中,6个IP营收突破一亿元,Molly与Dimmo的营收则突破两亿元。

泡泡玛特用了四年基本实现了IP多元,成立16年的德盈控股的IP运营则略显窘迫。根据招股书显示,在角色知识产权授权业务逐渐成为公司最主要的业务的过程中,B.Duck一个IP为整个公司业务贡献了5897万港元,比例高达70%以上。这意味着德盈控股这只小金鸭一旦飞走,公司经营就难以为继。

除了IP单一,德盈控股还要面对另外一个问题:简单形象的版权保护很模糊。导致小黄鸭自诞生起就一直深陷各种侵权诉讼中,招股书显示,德盈控股四年涉及诉讼共计1521起。

2019年,广州硬核桃公司推出了自己的IP“核桃小鸭”,无论是配色还是形象都与B.Duck类似,可能不一样的就是核桃小鸭头上的一缕飘逸的头发。德盈很快向广东法院递交了起诉书,但经过一审二审之后的结论是“B.Duck”与“核桃小鸭”二者不是实质性相似的作品,硬核桃公司与高意美陈公司举办“核桃小鸭主题授权展”不构成侵权。

德盈管理层自然也意识到公司“满仓单吊”B.Duck的危险性,在募资使用中着重强调了募资将用于推进公司IP研发能力,但这也只是权宜之计,面对过度依赖单一角色的质疑,德盈控股也很困扰。

为此,德盈控股提出了3个解决方案。首先是继续创造新角色,例如Buffy的朋友(即Cream、Mocha、Moses、及Butter),并配以营收和推广,持续维持与粉丝之间的认知度;其次是使产品用途多元化,也就是利用小黄鸭家族角色,做出更多种类的衍生品;此外,开拓更多新市场,在泰国、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开拓业务。

显然,上述方案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公司收入,但能否从根本上解决依赖单一IP的问题,仍未可知。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潮玩市场的崛起,越来越多人看上了这块IP变现的生意——设计师想要创作出更多好的角色,版权方想要继续提升IP的影响力,商家想要做各种IP联名来达到破圈的目的。

今年3月,天猫IPmart上线,首批已经入驻了100多个IP,包括小黄人、哆啦A梦、蜡笔小新等,618后IP数量还会增加到300多个。

天猫IPmart曾负责人透露,平台解决的是双方对接的问题,天猫会在手淘端为IP开设专属角色空间和正版商品专区。“一方面,IP版权方、设计师、动漫形象可以入驻,粉丝可以在淘宝上‘追星’,为喜欢的IP打call,甚至参与联名款的共创;另一方面,消费者可以浏览在天猫销售的正版商品。”

从泡泡玛特到小黄鸭,IP变现的生意正在迎来更多新老玩家。平台的介入、资本的关注,更是让这个行业空前火热。但谁也不会知道,下一个C位角色会花落谁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作者:若风,编辑:吾人,36氪经授权发布。

+1
1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这些数字化领域的高光、创新、困苦、彷徨与克服之旅,都应该被时代记录

2022-01-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