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风投DST Global:沉默的征服者(三)

神译局·2022-01-26 15:45
默默投资了全世界。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DST的投资履历堪称史上最疯狂之一。但不知何故,它依旧是那么的低调神秘。但面对未来,这种做法还能不能奏效?在投资这场游戏里,是不是存在多种的获胜方式?当然有。有的是靠速度制胜,有的靠规模取胜;有的用外科手术式的精准打击,有的则是散弹枪横扫一片;有的靠个人关系,有的化繁为简,一切都是交易。有的需要喧嚣才能发展,而有的,比如DST,则需要安静。获胜的办法有很多,而最好的往往跟共识背道而驰。至少对于DST来说,沉默是金。文章来自编译,篇幅关系,我们分五部分刊出,此为第三部分。

DST Global:沉默的征服者(一)

DST Global:沉默的征服者(二)

Facebook:交易剖析

就像前面讲过那样,高盛的人提醒米尔纳这个机会。当时Facebook 正在考虑筹集新一轮的资金。

2009 年那时候,DST 已经跟这家美国投行建立了密切关系。高盛不仅投资了 Mail.ru,而且米尔纳还聘请了高盛的两位前雇员加入 DST:也就是拉胡·梅赫塔(Rahul Mehta) 跟亚历山大·塔马斯(Alexander Tamas)。

尽管 对DST 支持以及有影响力的朋友变多了,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可以赢得对硅谷最热门的创业公司的投资。一方面,它更像是控股公司而不是基金;它手头也没有数亿美元等待要花出去。同样重要的是,除了俄罗斯,没人知道他们是谁。当然,在他的生态体系里面,米尔纳可能是重要的玩家,但在湾区这里呢?他什么也不是。

会面

即便Facebook 的团队断然回绝了他的兴趣,米尔纳并没有被吓倒。在跟财务主管 Gideon Yu 的通话中,米尔纳解释了他以及他的团队如何可以为Facebook增值,把他们所掌握的社交媒体货币化知识带给后者。为了谈话能够继续,米尔纳提议自己飞到Facebook在加州的总部,跟对方进一步讨论。Yu很有礼貌地告诉他,他觉得米尔纳为这件事跑一趟不值得。

但米尔纳没有被打发掉:他出现在了 Facebook 的总部。跟Yu面对面,他的介绍收到了更好的成效。在附近的星巴克又谈了 15 分钟之后,Yu同意安排米尔纳跟扎克伯格见面。

屋里有四个男人:尤里·米尔纳、马克·扎克伯格、亚历山大·塔马斯(Alexander Tamas)以及沃恩·史密斯(Vaughn Smith)。在为本文做研究时,我有机会跟 Facebook 的前企业发展副总裁史密斯交流过。他让我了解了该公司在跟当时“对西方仍属未知”的 DST 会面时的心态。

尽管两年前 Facebook 以 150 亿美元的估值拿到了融资,但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促使大家对投资采取更为保守的心态。正如史密斯所回忆的那样,会面期间双方达成的共识是 Facebook 的公允估值在 1亿美元到40 亿美元之间,这是事实的反映:很少有人能看清楚它怎么盈利。

米尔纳和塔马斯利用了这种对看好Facebook的不坚定。他们在俄罗斯看到了相关数据时,意识到 Facebook 的潜力被严重低估了。史密斯说:“米尔纳跟塔马斯大对社交网络的潜力深信不疑,除了我们之外,几乎没有人能看到这一点。”。

这种信心使得 DST 愿意以高于其他投标人价格承销这次投资,但你以为仅凭这一点就达成协议的话,那想得也未免太简单了。

米尔纳不仅跟塔马斯一起讲解了一份分析其社交属性的电子表格,他还跟扎克伯格建立了个人联系。正如史密斯所说那样,“他非常擅长跟科技公司的创始人搞好关系。”

米尔纳在台前搞好关系的同时,塔马斯则在幕后忙个不停:

为了达成交易,他拼命工作……他满世界飞,而且似乎总是随叫随到反应敏捷。

努力与经验也许有所帮助,但要达成合适的协定也需要 DST 的灵活性。当时,DST要谈的任何规模的投资都有相关的条款规定,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对董事会席位的要求。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时,米尔纳回忆道,这一点对于扎克伯格来说是没法接受的,因为他想确保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

也许是受到了自己当年收购红色十月尝试那次经历的影响,尽管他为梅纳泰普赢得了董事会席位,但最终也未能收购成功,米尔纳同意了扎克伯格的条件。 DST 不会要求董事会席位,此举将让扎克伯格对DST所持股份也有投票权。米尔纳后来告诉杰森·卡卡尼斯(Jason Calcanis)说:“没有董事会席位也能发挥影响。”

也许最后的障碍是米尔纳说服他自己的董事会。毕竟,投资Facebook的钱得直接从公司的资产负债表里面出。就像米尔纳回忆的那样,DST董事会的成员都建议他别这样,但阿里舍尔·乌斯马诺夫除外。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交易最后还是达成了:DST 将以 100 亿美元的估值投资 Facebook 2 亿美元。交易获批后,该基金将以 65 亿美元的价格从员工手中购买普通股。(按照史密斯的说法:“我们把估值推得越高,就越需要想办法证明它的估值。”)

突然冒出来的DST一下子就出名了。而且往往是被当作笑话来看,人傻钱多,什么都不懂就来硅谷闯荡。但米尔纳跟塔马斯对此似乎一点都不在乎。有了知名度以及扎克伯格的认可标志,他们不再需要骗创始人来跟他们谈。就在 DST投资Facebook发布公告的同一天, 塔马斯已经开始在一次会议上跟Zynga首席执行官 Mark Pincus谈起来了。

综合盘点

不过,在 DST 开始全力投入全球化投资之前,米尔纳需要先把国内的事情收拾妥当。在被 Facebook的事情“分心”之前,大家原本以为DST 会到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 Mail.ru 以及相关资产发展正火,似乎将把俄罗斯的杰出企业之一推荐给新投资者的好时机。

但DST是什么?作为一家Runet企业集团去上市是说得过去的,但把 Facebook(以及很快就会加入的Zynga)作为打包上市的一部分就不大说得过去了。同样重要的是,如果米尔纳还想继续投资的话,那筹集资金而不是从资产负债表抽走资金才更行得通。

于是DST又进行了一次重组,DST 被一分为二。 “Mail.ru Group”(MRG)持有 DST 的俄罗斯实体(以及一小部分外国股份),而其他股份则记在“DST Global”名下。

2010 年底,MRG 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最高曾达到80 亿美元。这是对这家公司及其从编外项目变成全球软件巨头这段非凡旅程的认可。 (后来因为它似乎无法自救, 2021 年MRG再次更名。现在公司已经叫做VK集团,用的是旗下其中的一个社交网络的名字。)

对于米尔纳来说,此次拆分开启了一个新的开始。有了塔马斯的支持以及一支不断壮大的团队,他把目光投向了远方,打算将DST的手册推向全球。

译者:boxi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你能想到的所有汽车品牌,都在和我们探讨基于刀片电池技术的合作方案。”

2022-01-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