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谷歌、华为、奇安信都要建设“军团”?

陆玖财经·2022-01-13 09:12
兵贵神速,出奇制胜。

企业纷纷建设“军团”,是让生产关系符合先进技术推广应用要求的必然选择,是为了集中优势兵力,在某些行业某些领域做深做透。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谷歌当年用不到两千员工,作出了超过微软3万人的创新成果,据说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有奇兵,一个由博士组成的“军团”,把研究员放在一线,遇到实际问题时自己撸起袖子做研究,战斗力极强。

这一模式受到任正非的高度认可,数次讲话中都提到“向谷歌军团学习”。2021年,面对不利的国际大环境,华为先后成立5大军团,志在“用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打出一个未来30年的和平环境”。

无独有偶,2022年1月12日,奇安信发文内部信:组建“军团”,为重点领域客户网络安全创造价值,表示“军团”是让生产关系符合先进技术推广应用要求的必然选择,奇安信将模仿谷歌和华为,在重点领域试行“军团”,并做了相应的架构调整。

奇安信认为,现在的网络安全发展进入新的阶段,要求提升,需求井喷,此时想要抓住机遇,必须尽快提升客户满意度和自己的技术能力,而“军团”就是为了集中优势兵力,在某些行业某些领域做深做透。

谷歌、华为、奇安信等走在行业前列的公司都明白,商场如战场,除常规管理和运营之外,还要有作战能力极强的奇兵,随着大环境的要求和变动迅速调整战法,方能出奇制胜,突出重围,保持领先。

打破边界,提高效率

战争题材影视作品中,我们经常看到,在大部队按计划行军的同时,有一支先遣部队走在前面探路。它由最精英的人员组成,大家各个身怀十八般武艺,既有谋略也有战斗力,遇到危险时能灵活应对。

在现代商业中,也有角色类似的团队,进能用最适合的方式服务客户,退能用最高的效率做创新和研发,用最少的人,取得最大的成果。

这样的团队可能是一个新锐企业,也可能是一个大企业中的别动队,或者按照最近华为和奇安信的说法,叫“军团”。

商业中的“军团”模式来自谷歌。《纽约时报》曾经在其文章中表示,2004年,有3万多员工的微软的创新居然比不过不到两千人的谷歌,差距源于微软模式没有谷歌模式效率高,因为微软700多人的研究团队和开发相脱节,而谷歌的研究和开发几乎融为一体,所有研究员都在一线搞开发,或者说所有的开发都在做研究。

任正非对谷歌的这一模式非常认可,此前在演讲和新年致辞中,都提到过要“向谷歌军团学习”,并将该模式解释为“通过军团作战,打破现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穿插作战,提升效率,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对商业成功负责,为公司多产粮食。”

而奇安信这篇《组建“军团”,为重点领域客户网络安全创造价值》的内部信,表示要学习谷歌和华为,建设军团,并解释了原因:“‘军团’组织创新,是让生产关系符合先进技术推广应用要求的必然选择,是把平台技术专家、应用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产品进步的周期。未来公司要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用‘军团’模式把一个领域做深、做透。”

兵贵神速。无论是开创者谷歌,还是效仿者华为、奇安信,建设“军团”的目的,都是尽可能提高效率,以求迅速突围,保持领先。

危机感和紧迫感下的优选项

华为和奇安信采用“军团”模式,多少出于对自身发展的危机感和紧迫感。

华为现在的处境和挑战基本无需赘述,被打压、被限制,让在顺境中都保持居安思危的华为,不得不更快行动。但企业做大了,由于各业务线独立运营、独立考核,中间环节多,利益不一致,难免出现互相踢皮球、资源重复投入、产品重复建设等现象,导致效率降低。此时,调整战略,以业务场景为单元,建设新的组织,让各项业务在该场景内彻底打通,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10月29日,华为正式成立煤矿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智能光伏军团和数据中心能源军团五大军团。将各个业务线上的人,按照不同领域集中在一个团队,有利于特定领域之间的信息流动和资源调配,更好的协同下,在细分领域做更快的突破。

反观奇安信,正是当红炸子鸡,作为中国新一代网络安全领军者,奇安信在国内算得上是风头正劲,2019年12月26日,奇安信正式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官方网络安全服务和杀毒软件赞助商,就表明奇安信的安全能力和技术实践得到高度认可。

但是,中国的网络安全技术研发和实践起步不算早,因此在国际影响力和认可度上,与世界排名靠前的公司还有差距。例如,位于美国的Splunk、Crowdstrike、Palo Alto Networks等网络安全公司,能力本身受到业内人士认可,资本市场的认可度差别也较大。截至1月11日美股收盘,上述三家公司市值分别超过1234亿、2863亿和3304亿人民币,而目前中国网络安全公司的市值均未超过千亿。

市值的差距,固然受国内外市场对网络安全公司态度和估值方式的影响,但也能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国公司与国际第一梯队的差距。

内部信中,奇安信表示,要“争取在2022年跻身全球网络安全上市企业营业收入前十名,到2025年‘十四五’末,力争成为世界前三的网络安全企业”。想实现这两个目标,奇安信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靠常规架构和运营,发展速度和创新能力可能不够快,“军团”模式则有希望提升其创新速度,帮助其实现目标。

无论是为了突出包围圈、寻找新的增长点的华为,还是想要跻身国际一梯队的奇安信,都需要更快、效率更高,“军团”就成为为数不多的优选项。

目的是提升细分赛道客户体验

谷歌、华为和奇安信选择“军团”模式的目的不尽相同。

谷歌是“军团”模式的开创者,当时没有样本参考,在摸索中慢慢探寻出一条能高效创新的路。

华为受到外部环境极大影响,建立“军团”是为了站在细分赛道之巅,夺回话语权。任正非吹响华为的集结号时,显得有些悲壮。他说:“我认为和平是打出来的,我们要用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打出一个未来30年的和平环境,任何人都不敢再欺负我们。”

而奇安信的内部信说得更具体和务实:“快速集结资源,确保生产力的集中输出,为客户创造价值。如果我们的专家都分散在后方的不同部门,很难做到快速响应,不能及时输出符合客户特定需求的解决方案。久而久之,我们就会失去客户信任,相当于把重要领域细分市场的大蛋糕拱手让人,甚至丢掉现在的领头羊地位。”

为客户创造价值、获得客户的信任,听起来不够有豪情壮志,却是绝大多数企业现在改革、努力的目的。

现在,各行业竞争激烈,提供好的用户体验是重要竞争力。在奇安信发布内部信之前,阿里的戴珊在1月6日的内部信中,也将提升用户体验放在重要位置。

为此,企业需要增加个性化服务能力,提高精细化运营能力,毕竟“谁能快速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谁就能抢占发展先机”。

以网络安全行业为例,科技的推动和疫情的倒逼,让几乎所有行业都开始上“云”,各地政府开始加强城市大脑建设,央行开始推广数字人民币,还有普通企业也会用到的线上办公、无纸化合同等,都需要网络安全的保障。可以说网络安全需求到了新的阶段,开始井喷。

同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条例》《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相继出台,把对网络安全建设的要求提到新的高度,更多重要客户需要针对自己的具体业务,定制适合自身的网络安全规划、设计、建设和服务。

奇安信在集团下设立与营销委员会平行的新组织——“军团”管理委员会,让其统筹管理一个个“小军团”,预计达到以下目的:以小切口带动大突破,构建满足客户复杂需求的一体化生产管理组织;为抢占重点领域细分市场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从关系驱动的营销模式,向规划与技术驱动的营销模式转型,竭尽全力满足客户需求。

粗放式求用户数量增长的时代结束了,提升客户体验,才是更多企业抓住机遇,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军团”模式不能取代常规组织

虽然“军团”模式有各种优点,但依然不能完全替代常规组织,就像一个部队不可能只由别动队组成,还是要有常规军。

《中外企业文化》曾在其文章中评价:“最明显一点就是它(‘军团’模式)很容易造就山头主义,时间一久,各个军团就容易占山为王了。再就是,各个军团一心盘算着如何提高业绩,不再潜心研发那些能为企业真正盈利的高质量产品。所以,这种军团组织,适合企业在快速突击的‘攻城’阶段采用,并不适应在所有阶段,更不会放之四海皆准。”

奇安信亦表示:“‘军团’不宜全面铺开,更不能取代承担主力军任务的营销群、部、处组织。公司现有的营销体系层级清晰,分工明确,战斗力强劲,能满足七成以上的客户需求。”

即使是在特殊时期,采用“军团”模式,也要同时继续优化常规组织,明确分工,提高常规战斗力。

华为和奇安信的“军团”都刚刚建立,谷歌的模式在现在的中国是否能够跑通,依然需要时间去证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陆玖财经”(ID:liujiucaijing69),作者:雨晴,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新势力们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2022-01-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