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都市传说01:扎克伯格的“阴谋”

Alter·2022-01-12 18:55
内容纯属虚构,请勿较真

每天都有元宇宙的新消息,可到底什么才是“元宇宙”,并没有确切的答案。

看了几个科技大厂的“元宇宙”产品,内容和理念大同小异,互相抄袭的痕迹十分明显,甚至都算不上合格的半成品,让人很难在所谓的“元宇宙”中停留半个小时。如果非要说出个子丑寅卯,大概率还是要分析元宇宙的底层技术,然后结合现有技术的成熟度,讨论下有限的落地场景,以及潜在的想象空间。

所以这里想要聊一个不那么严肃的话题,暂时放下那些枯燥的技术概念,扒一扒那些元宇宙背后的都市传说。需要提前声明的是,下面的内容涉及到虚构的创作,还有一些未经论证的坊间传说,请勿过度较真。

都市传说系列的第一个话题,正是在“元宇宙”探索中冲在了最前面,同时被各种阴谋论缠身的扎克伯格。

01 “年度恶人”

“元宇宙”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走红,扎克伯格可谓居功甚伟,单单是将Facebook改名为Meta的“骚操作”,就足以入选2021年的年度事件。

可等待扎克伯格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一家名为《新共和》的杂志,在年底的盘点中将扎克伯格评为“年度恶人”,理由是他创建了“世界上最糟糕、最具破坏性的网站”。《新共和》碰瓷扎克伯格的行为,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报道失实的丑闻,这家杂志近几年的影响力和名声在持续下跌,扎克伯格可以说是挽救危局最好的“靶子”。

《新共和》的举动并未在海外掀起太大的波澜,反倒是国内的媒体进行了大篇幅的渲染,也让“年度恶人”的臭名在中文互联网上持续发酵。如果不是扎克伯格这两年狠踩TikTok,可能在很多国人的认知里,小札还是那个亲华的“中国女婿”。但在国外的舆论场中,扎克伯格早已是众矢之的。

因为在夏威夷买了几块地,扎克伯格被痛批为“新殖民主义”;因为操控舆论、泄露隐私等问题,Facebook的口碑持续下滑;小札同学经营多年的“节俭”人设,也因为超级跑车、私人飞机、豪宅的曝光而塌房……从为人所乐道的哈佛才子、硅谷最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到“年度恶人”这样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头衔,扎克伯格形象崩塌的烈度不亚于任何一个娱乐明星。

如果故事只是到这里,无外乎另一个屠龙少年变恶龙的故事。这几乎是美国商业巨头约定俗成的剧情,比尔·盖茨、乔布斯、贝索斯等“商业英雄”,都有过天才变恶人的经历,而后在公关团队的操刀下逐渐“洗白”。

何况扎克伯格本就是对公众道歉次数最多的硅谷企业家:2003年自动抓取学校局域网上的学生照片,扎克伯格道歉;2006年用户更新出现在公众信息流中,扎克伯格道歉;2007年将用户搜索信息分享给广告商,扎克伯格还是道歉……娴熟的公关技巧,让扎克伯格消除了大多数的危机,直到2018年的“数据门”,让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陷入了短期内难以脱身的泥潭。

事情的起因是《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有研究人员拿到了Facebook用户的个人信息,卖给了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咨询公司,然后这家咨询机构通过“心理”技术操控选民的行为,据说影响了美国大选的结果。

这场Facebook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掀起了许多网民对于大科技时代的反思和批判,Facebook被多个国家的机构调查,市值应声减少了上千亿美元,扎克伯格也由此成了各种都市传说的男主角。

02 “蜥蜴人”

2018年那场长达10个小时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一直“端庄”地坐在椅子上,淡定回答了所有人提出的尖锐问题,但嘴角上扬的弧度、眨眼的频率甚至是喝水过程中的表情,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听证会的视频被曝光后,脑洞大开的网友们迅速开始讨论:扎克伯格可能不是人类,而是一个拥有人类意识的蜥蜴人。

其实早在2016年的时候,英国卫报就刊登过一篇文章,标题是“马克·扎克伯格有可能是蜥蜴人么?”随后扎克伯格“I was human ”的言论也被扒了出来,越来越多人相信现在的扎克伯格没准儿就是一个“蜥蜴人”。

这里先普及一下“蜥蜴人”的一些知识。

距今7000年前的苏美尔文明遗迹中,出土了很多面部特征和蜥蜴极为相似的泥人。本来也没有太大问题,毕竟自然崇拜是原始部族的一种正常现象,中国的神话里也有很多人脸蛇身的形象。

但国外的一些阴谋主义者深信,蜥蜴人是外星人统治地球的工具,他们就藏着普通人群中,有着正常人的外表,但瞳孔的形状和颜色异于常人。蜥蜴人掌握着最先进的科技,并且可以控制人类的思维意识。

上世纪90年代,自称可以通灵的英国作家大卫·沃恩·艾克撰写了很多阴谋论著作,罗斯柴尔德家族、光明会、共济会、圣殿骑士团等都是其中家喻户晓的情节,同时也写了不少和蜥蜴人有关的故事。按照艾克给出的说法,人类社会被一群伪装成人类的蜥蜴人操控并统制着。除了扎克伯格,奥巴马、克林顿、英国女王、贾斯汀·比伯、鲍里斯·约翰逊等都被质疑是蜥蜴人。

在很多阴谋论的都市传说中,蜥蜴人在10万年前就来到了太阳系,直接导致亚特兰蒂斯文明和利莫里亚文明的毁灭,目前仍然在幕后控制着人类,就连共济会这样的组织,都只是他们的一枚棋子。

而对于扎克伯格是蜥蜴人的说法,不只是国外网友们的主观臆测,还有一些实锤的“铁证”。比如扎克伯格在几年前的一次直播中,就被问到是不是蜥蜴人,扎克伯格虽然否认了这个问题,但头和眼睛一直在往右上方瞟,被认为是“撒谎”时的肢体语言,“只有蜥蜴人会否认自己是蜥蜴人”。

如果扎克伯格当真是蜥蜴人的话,他控制的Facebook已经影响了几十亿人的认知,某种程度上已经达到了控制人类的效果,为何还要进一步推动元宇宙的发展,其中又隐藏了什么样的野心或企图?

03 “创世神”

在扎克伯格构想的图景里,元宇宙将融合游戏、工作、社交、教育等领域,用户只要戴上头显就能在元宇宙中畅游,预测未来10年内元宇宙将达到10亿人的规模,数百万的创作者与开发者被雇佣为元宇宙工作。

单纯从字面意思上看,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愿景似乎没啥问题,其他元宇宙的布道者基本都是同一种论调,不排除忽悠投资人的嫌疑。可对一些水面下的线索细细梳理,得到的真相让人细思极恐。

第一个线索是扎克伯格的野心。

据说扎克伯格年轻时喜欢玩一款叫《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的游戏,玩家可以从七种角色里选择一种去征服宇宙。扎克伯格最喜欢的角色是“维和部队”,曾经把“维和部队”的一句台词放在自己的Facebook主页上:“当心拒绝你获取信息的人,因为在他心中,他认为自己是你的主人。”

Facebook总裁肖恩·帕克曾经在媒体采访时坦言:“扎克伯格在20岁上下时就存在一种帝王倾向,非常迷恋希腊奥德赛之类的东西。”

其中扎克伯格最崇拜的人物是古罗马帝国的奥古斯都,连蜜月都选择在罗马度过。扎克伯格自己回忆说:我的妻子取笑我,说她认为蜜月期间有三个人:我,她和奥古斯都。所有的照片都是奥古斯都的不同雕塑。”因为对这位古罗马皇帝的喜爱,扎克伯格甚至给二女儿取了August的名字。

联想到Facebook一度想要开发自己的数字货币、组建一个立法机构的行为,29亿月活用户的Facebook就像是一个另类国家,扎克伯格就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而元宇宙恰恰是“帝国”的升级版。

第二个线索是新的公司名字Meta。

“Meta”一词的来源,常常被追溯到尼尔·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需要注意的是,斯蒂芬森创造的名词是Metaverse,Meta其实有着不同的含义,因为这个单词倒过来就是Atem,对应的是埃及神话中的创世神亚图姆。

如果说元宇宙是现实世界的镜像,Meta映射的是不是创造元宇宙的元神?看来扎克伯格已经不甘于只做互联网世界里的“无冕之王”,想进一步打通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以“创世神”的身份从更多的维度控制人类,不断满足膨胀的权欲和野心,让几十亿的用户变成自己的“子民”。

到了这里,都市传说的逻辑链就讲通了:扎克伯格是一个野心极大的“蜥蜴人”,先是用社交网络控制了几十亿人的认知,现在又要借助元宇宙扩大自己的“统治”。遗憾的是,因为帮助懂王操纵大选,扎克伯格的身份被一些人识破,但出于种种顾虑不能将真相告诉世人,只得以“年度恶人”这样的形式警惕大家要远离Facebook,不要一步步沦为被扎克伯格操控的对象。

问题是,这样的元宇宙还是你想要的吗,那些同样鼓吹元宇宙的企业家们,是不是扎克伯格的同类?

再次重申:内容纯属虚构,请勿较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Alter聊科技”(ID:spnews),作者:白欧,编辑:沈洁,36氪经授权发布。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