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之音乐市场|虾米退市 云村上市 在线音乐版图就此定格?

鳌头财经·2022-01-11 15:18
2021年的中国音乐市场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虾米音乐在年初关停服务,二是网易(NTES)云音乐在年尾终于上市。

2021年的中国音乐市场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虾米音乐在年初关停服务,二是网易云音乐在年尾终于上市。

2021年的中国音乐市场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虾米音乐在年初关停服务,二是网易云音乐(09899.HK)在年尾终于上市。

这一进一退的背景则是对于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调查贯穿2021年,在线音乐市场的护城河——独占版权也在2021年迎来了更为严格的规定。

从三强争霸变为两强相争,有人说在线音乐行业的版图定格在2021年,这种观点在互联网领域有迹可循,比如猫眼和淘票票,比如斗鱼(DOYU)与虎牙(HUYA),在形成行业TOP2后,各自都进入了稳定发展的轨道。

但在线音乐市场似乎并不是这样,一方面,网易云音乐尽管在体量、商业化上不敌TME,但其特有的社区文化或成为破局关键,另一方面短视频的兴起让音乐拓宽了触达听众的渠道,抖音神曲等的出现对传统音乐产业链又带来了新的变化。

多年争斗进入终局

2021年2月5日,虾米音乐正式关停。

在线音乐市场以版权为核心竞争力的争夺,以虾米的关停进入了调整期,这也标志着在线音乐市场正式进入了两强格局。

长久以来,在线音乐市场维持着腾讯音乐集团(TME)、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占据头部三强的格局,这三家平台的背后则分别为腾讯(00700.HK)、网易(09999.HK)和阿里巴巴(09988.HK),占据版权优势TME无疑是最强的那一个。

2015年,国家版权局颁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这也被业界称为“最强监管令”,随着《通知》的颁布,无力承担高额版权费用的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退出市场,背靠互联网巨头的三强成为了行业的佼佼者。

其中最财大气粗的当属腾讯,2016年,腾讯收购了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盒所属的音乐流媒体公司China Music Corp(简称CMC)的控股权,收购之后的TME拥有了包含杰尔威、华纳(WMG)、索尼(SONY)等多家版权方在内的独家音乐版权,艾瑞咨询数据显示,TME在整体版权音乐中占比均达到90%以上,腾讯付出了大量真金白银,换来了版权领域的绝对优势。

虾米在这一过程中也并未束手就擒,高晓松和宋柯的到来在起初被看做是虾米转型的关键。

“让真正懂音乐的人来做音乐平台对于行业无疑是有益的,但当时的市场环境却不允许这么做。”长期观察音乐行业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将千千静听改为阿里星球在现在被视为阿里在音乐赛道的败笔,但从现在看,对于自身音乐产业的整合是符合音乐市场发展趋势的,只不过来的太早了一些,在市场上仍在高额购买版权巩固用户时,过早的改革并不能让市场买账。”

2021年,虾米终于挺不住,选择了关停。但阿里巴巴并未就此退出音乐市场,而是选择了合纵连横的方式投资了网易云音乐。

2019年的9月份,阿里巴巴和云锋基金就向网易云音乐投资了约7亿美元,这也是网易云音乐上市前的最后一笔融资。

虾米关停后,网易云音乐加速了上市进程。2021年5月份,网易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分拆Cloud Village于港交所主板独立上市 ;8月,网易云音乐的上市进程按下了暂停键,直到临近年底以205港元的发售价正式登陆港交所。

招股书显示,其募集的资金40%将用作深耕社区,其中包括丰富多元音乐内容、挖掘及扶持原创音乐人,提升社区活跃度及粘性;40%将用作创新并提高技术能力;10%将用作甄选合并、收购及战略投资;10%将用作运营资金及一般用途。

格局已定为时尚早

上市之后,市面上只剩网易云音乐和TME两强对话,但从体量和商业能力而言,网易云音乐相比TME“矮了一截”。

在商业能力上,网易云音乐是流血上市,TME则是持续盈利。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分别为11亿元、23亿元和49亿元;三年间的净亏损则为20亿元、20亿元和30亿元。三年内网易云音乐营收83亿元,亏损为70亿元。早先在美股登陆的TME已经能产生稳定利润,同一时期内,腾讯音乐集团的净利润分别为18.33亿、39.82亿、41.55亿,合计接近100亿元。

在营收体量方面,两者之间差距悬殊。2021年一季度,TME总营收同比增长24.0%至人民币78.2亿元;净利润为人民币9.79亿元。2021年第三季度,腾讯音乐集团营收78亿元,网易云音乐今年前三季度的总营收仅为51亿元。

但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不是没有好消息。国家对于“独家版权”的限制越来越严格。

2021年7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腾讯处以50万元罚款、并责令其于30日内解除已达成的音乐作品、录音制品等具有排他性的版权协议,在此之后TME声明放弃音乐独家版权授权权利。

“对于独家版权的放弃意味着在线音乐行业进入了后版权时代,此前围绕版权数量、质量的争夺将不会成为主流,接下来比拼的则是内功,看谁能为用户提供更加全面,更加个性化的服务。”前述观察人士表示。

网易云音乐的优势得以体现,在服务上,网易云音乐的社区氛围是其他在线音乐平台所不及的,在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也将社区列为其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重要一项。

数据显示,在网易云的音乐社区中,90后群体占据主力用户群,网易云音乐90后用户渗透率高于行业平均值,而90后群体占在线音乐娱乐市场近50%。

与此同时,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数量还在增长之中,2020年底其月活为1.81亿,2021年三季度增长为1.85亿。讲好社区故事,网易云音乐还存在翻盘的可能。

但需要警惕的是,在线音乐平台的对手并非全来自行业内,前不久TME腾讯音乐娱乐盛典颁布了2021年度十大热歌,这些歌曲无一例外的来自于短视频平台。

作为短视频BGM的各种“神曲”早已全方位入侵人们的生活,原创音乐人在音乐平台发十年歌不如抖音火一首也成为了音乐行业的真实写照。

中国音乐行业需要更多的周杰伦、五月天,但短视频平台对于音乐生产方式的改变让这成为了奢望。后版权时代,在线音乐平台需要发掘更好的音乐和音乐人,这是其未来十年发展的关键,行业最终格局的形成也只有到那时才能见分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鳌头财经”(ID:theSankei),记者:晓敏见习生:君平,36氪经授权发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市场驱动力越来越强。

2022-01-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