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入局NFT,真风口还是真炒作?

首席商业评论·2022-01-05 14:05
在市场热潮褪去之后,方可验证NFT到底是不是昙花一现。

01 周杰伦成为带货大师

周杰伦成了带货大师。

2021年12月31日,周杰伦与昆凌夫妇分别在社交平台中晒出了Phanta Bear(幻影熊)的NFT形象,周杰伦还附言,这是“哥收到的第一个特别礼物”。

周杰伦一吆喝,杰迷一下子便疯狂起来,据悉这款发行上限数量10000个、单价为6200元、总价6200万元人民币的项目仅40分钟便被抢购一空,有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022年1月3日,已经有4500人拥有了幻影熊NFT,NFT产品交易量已经达到1800枚以太币,折合6819.32万美元。

被人热捧的幻影熊是什么?其实是周杰伦旗下时尚品牌PHANTACi设计的产品,公开资料显示,PHANTACi则成立于2006年,由周杰伦和好友Ric所共同打造,彼时还主要是潮牌品牌,贩卖潮流服饰等,集中于周杰伦的周边,如今就乘上了元宇宙风口,开始设计虚拟形象。

Ezek官方网站介绍,每只幻影熊的服装和配饰,都是由PHANTACi设计,“幻影熊是由1万个算法生成的数字收藏品的集合,可兼作Ezek俱乐部的会员卡。每只幻影熊都有一套独特的特质,并可以为它的主人解锁不同、独特的访问权限。”

这不是周杰伦第一次入局NFT,早在几个月前,周杰伦就释放过进军NFT的信号。

早在2021年4月,香港苏富比就宣布了将与周杰伦联合推出当代艺术拍卖的消息,还神秘的发布了一个预告片,不过当时并未提及合作具体内容,只是透露出会与时下大热的NFT概念相关。此后,苏富比香港6月上线周杰伦拍卖专场,这场拍卖共上拍46件作品,总成交额达8.459亿港元,现场竞争激烈,有数据显示,拍卖共刷新了9项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

不仅是周杰伦,还有不少明星玩上NFT。

比如余文乐,收藏了几十个NFT作品,把自己的头像改为Cryptopunk NFT,余文乐还创造了8个自己的作品,以及通过买卖NFT产品赚到了钱,记录显示,他购买加密朋克的总花费为123万美元,销售加密朋克的入账则达到158万美元。

徐静蕾也是NFT玩家,其Instagram头像更换为NFT小熊头像,Opensea(NFT交易平台)账户显示,徐静蕾拥有近800个NFT作品,除了Instagram相同的小熊头像,还用23以太坊的价格买入了库里的猿猴NFT。

除了购买NFT头像外,林俊杰则是盯上了土地,其社交账号头像则是另一款经典NFT作品“无聊猿”的头像,林俊杰也在推特上宣布,自己在Decentraland上买了三块虚拟土地,有媒体估算林俊杰购买这三块地花了大约12.3万美元。

看到不少明星靠NFT尝到甜头后,NFT几乎成了娱乐圈的财富密码。

比如TVB宣布会将《声梦传奇》学员炎明熹(Gigi)的新歌《真话的清高》(NobleTruth)MV制作特辑制作成NFT公开拍卖;王家卫在1999年拍摄的经典电影《花样年华》首天拍摄中的没有披露剧情片段,也会作为NFT产品发行在香港进行拍卖,并以428.4万港元价格成交。

NFT为何能受到追捧?据了解,NFT即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被视为区块链的一个条目,是数字世界中独一无二的资产,这也是不少艺术作品被“NFT化”之后能被拍卖出天价的原因。

此外,NFT也被认为是未来元宇宙中虚拟物品确权所必需的基础技术之一,因此也常与“元宇宙”绑定,也算是迎合未来的风口。

有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NFT市场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特别是下半年以来,NFT交投激增,截至2021年12月上旬,国际领先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 2021年的累计交易额达129.1亿美元。

02 各路人马纷纷入局NFT

最早入局NFT的名人可追溯到孙宇晨。

2021年9月,孙宇晨花了6千多万人民币买了一个头像,引起舆论热议,很多人都难以理解为何要花高价买了个这?怀疑其是炒作。

自此掀起一波NFT浪潮,没过多久,NBA球星库里花了18万美元购买了一件NFT作品——一只“无聊猿”,把它换成了头像;推特创始人把推特NFT化后卖了290万美元。

各大品牌、企业也纷纷入局NFT。12月17日,运动品牌巨头阿迪达斯推出了旗下运动经典系列Originals的首个系列NFT,该系列名为“进入元宇宙”,一上架就迅速售罄;Nike宣布收购虚拟时尚品牌RTFKT Studios,也将全面数码化。

大厂纷纷布局NFT,阿里基于蚂蚁链相继发行了多款NFT支付宝付款码皮肤,腾讯旗下的PCG则推出了号称“国内首个NFT交易平台”幻核APP。

奢侈品也不错过这波风口,Givenchy 将和墨西哥艺术家 Chito 合作推出全新 NFT 系列,Chito则为品牌2022春季新装创作了一系列图形印花,其中一些印花也变成NFT作品。

摩根士丹利报告显示,当元宇宙到来时,奢侈品行业都会获益。对时尚及奢侈品牌的数字需求将会从目前较低的水平反弹,从而使得奢侈品行业的销售额在2030年之前增加500亿美元。

这些年,收藏大行也纷纷瞄上NFT,除了苏富比,还有佳士得,佳士得用6900万美元成交额让NFT创作者Beeple创下纪录,苏富比也不甘落后,接连与周杰伦等名人合作,试图再创成交额神话。

美国当地时间3月11日,数字艺术家Beeple在佳士得拍卖行以非同质化代币(NFT)形式拍卖的数字艺术品《每一天:前5000天》,以超6934万美元(约4.51亿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如今,万物皆可NFT,有报道称一位作家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关于NFT的专栏文章,同时也将文章图片制作成NFT挂上了交易平台。

中国的A股同样蠢蠢欲动,2021年11月,金运激光原本是一家数字化激光应用解决方案提供商,如今却涉足NFT潮玩,在跟投资者问答1时称公司之前发布了NFT潮玩——EMMA甜蜜森林系列盲盒,累计发售了160余款,随后股价在二级市场遭到了投资者爆炒,股价翻倍。

不少公司对NFT的探索还处在初级阶段,一边观望,一边布局。

浙数文化曾被传言称手握大量NFT数字资产。对此,2021年12月,浙数文化回应称,公司没有手握大量NFT,目前正积极探索区块链;另一家中文在线也曾表示,公司的海量IP及虚拟形象皆可NFT,NFT对公司的虚拟资产有着巨大的价值,公司已针对元宇宙成立团队并投入相关资源。

不过目前,NFT还未给公司带来实际收益。以金运激光为例,该公司表示,“NFT潮玩”盲盒处于推广中,公司在业务中涉及的区块链、AR等底层技术非公司自主研发,均是对已有技术的商业化应用,实体玩偶中植入的NFC芯片是外购产品,截至目前暂未对公司业绩形成明显贡献。”

03 真风口还是真炒作?

NFT,究竟是风口还是骗局?

NFT是一个出现在2018年的区块链名称,数字加密货币大体可分为原生币与代币两类,NFT则属于代币中的非同质化,由于其非同质化、不可拆分等特性,它可以和现实世界中的一些商品绑定。

从目前一些业内人的行动来看,不排除有炒作的嫌疑。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来自纽约的区块链工作室Injective Protocol,先是以95000美元的高价拍下英国街头涂鸦名人班克斯的作品《Morons》,然后却在直播中烧毁了它,烧毁后以4倍的价格顺利售出这部作品的NFT版本,意在宣传NFT。

更关键的是,NFT的一切发展还处在早期,相关的监管政策和制度也并不完善,难免会滋生各种各样的问题:

首先版权问题就非常棘手。比如在NFT 交易平台OpenSea上,就曾冒出两个相似的NFT产品——PHAYC 和 PAYC,彼此互为镜像翻转,两个创始人也互相diss称对方才是山寨,最后他们因涉及违反知识产权的相关规则,被 OpenSea 下架,这也给一众NFT设计者敲响了警钟。

其次,目前国外NFT产品的买卖往往需要使用虚拟货币支付,而基于政策,目前国内对虚拟币还有着严格的监管。

去年中国三大监管突然出手“封杀”虚拟货币,这也导致了很多人还无法自由接触和购买NFT,NFT还局限在小众玩家,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NFT的门槛非常高,至于离全民普及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此外,关于区块链的相关研究尚处于前期阶段,关于NFT的一切商业模式都没有完善,虽然一些人或机构通过出售NFT赚到了钱,但不排除有一定的炒作因素影响,至于后续能否持续赚到钱,高价买来的NFT产品能否同样高价卖出,都是未知数。

我们该如何对待NFT?正如某个业内人士所说,没必要看到动辄百万的风投获利就贸然押注NFT,也完全没必要仅凭几篇看空文章就彻底否认NFT的价值。

在市场热潮褪去之后,方可验证NFT到底是不是昙花一现。

参考资料:

《周杰伦带火 A股NFT潮再起》,北京商报;

《周杰伦入局元宇宙?旗下NFT产品卖出近7000万美元》,新京报贝壳财经;

《买个头像花了6千多万,孙宇晨是真傻还是真精?》,华商韬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七月,36氪经授权发布。

+1
3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大家都有美好未来。

2022-01-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