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曾经“最惨”的他们,能持续逆袭吗?

天下网商·2022-01-04 09:45
输和赢都留在2021。

逆袭。

逆,是顺的对应,袭,是出其不意的攻击。商业故事之迷人,都在这跌宕起伏、柳暗花明之中。

越黑的夜,我们越需要将目光投向发出光热的星球和个体。

时间倒回两三年前,他们都是最惨的人,或负债累累,或深陷丑闻,或泥淖挣扎,尔后历经寒冬、迎来转机。不竭的生命力背后,也许是真实存在的风口,不可逆转的趋势,和不轻言放弃的创业者们。

不管如何,输和赢都留在2021。沉睡的种子会等来春风,灰烬中会开出花朵,重要的是继续前进。

逆袭指数:★★★★★

最励志:罗永浩“真还传”完结,还要“再拼十年”

2022年跨年的时候,罗永浩一面直播卖货,一面因为吐槽苹果和艾特苹果库克而再度上了热搜,也继续引发粉丝们对还完债、回归高科技的罗老师未来的猜想。

从“欠6个亿相当于干翻6个银行”,到重新出发继续追寻梦想,老罗从谷底的这段“硬核”逆袭妥妥地当获颁五颗星。

2020年,罗永浩解锁了他的新身份——主播。直播首秀,罗永浩砍下1.1亿成交额。

镜头里,罗永浩,这个已经有点“秃顶”的中年男人显示出务实和谦卑。乘上直播之风,罗永浩的“真还传”开启倍速模式。2018年,罗永浩因做锤子手机失败而欠下6亿债务,直播半年后,他透露:还款速度快于预期,预计2021年底可以还完。

两年主播生涯翻篇,尚不知罗永浩“真还传”最终完结还差几许,但他隐退直播间的信号,已经明晰。一方面,罗永浩直播间各项数据已经开始出现下滑,他出现在直播间的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其公司正在孵化各个垂类账号,进行多元化业务探索,“去罗永浩”趋势明显。

这一年,“天生骄傲”的锤子手机也让人唏嘘。在卖身字节跳动一年后,2021年初,原锤子科技团队被并入教育硬件团队,成了“大力智能团队”。而坚果手机的微博已停更数月,产品也早已下架。

罗永浩还想“重返科技届”,他说,未来方向是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和MR(混合现实)。罗永浩还在微博称:“明年50岁了,再拼个10年,就陪老伴儿去乡下养老了。”

2021年,罗永浩从直播的风口上跨过,奔向一个叫做“元宇宙”的未知地,又是潮水汹涌之地。而他的新东方老同事俞敏洪则开启了转型后的首场直播带货。

不管他们2022年成功与否,“50知天命”但依然要发起逆袭,已经让无数年轻创业者“瑞斯拜”(respect)了。

逆袭指数:★★★★

最意外:鸿星尔克V.S匹克,没落的晋江王者一朝重回舞台

一个成立20多年的国产运动品牌,在2021年的夏天突然爆火,还催生了“野性消费”这一网络新词。

因为一次低调且慷慨的捐款——虽自身亏损,仍向遭遇水灾的河南捐款5000万,这个在网友眼中“快要倒闭”的企业表现出了一个国货品牌的担当,数百万“心酸”的网友挤爆了鸿星尔克的直播间。2021年7月22日到24日,鸿星尔克天猫直播间围观人数分别为202万、882万和1978万人次,线上线下齐齐被卖断货,逼得官方连连呼吁:请大家理性消费。

2021年夏天,还有一个国货运动品牌吸引了众人目光——匹克。

东京奥运会期间,巴西足球队领奖时故意遮挡官方赞助商匹克的标志,反而露出耐克的标签。匹克在微博维权,众网友力挺。

东京奥运会上,巴西男足领奖时故意遮挡匹克标志,遭到品牌抗议(图片来源:匹克)

今年9月,匹克披露新一轮3亿美元融资,计划在2022年冲击A股上市

人们一度以为,这两个同从福建晋江走出来的国货品牌已消失在大众视野,但实际上,面对激烈的竞争,他们“另辟蹊径”。鸿星尔克主打下沉市场,匹克主攻海外。

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妥协”,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国外大牌崇拜正在成为过去时。经历转型升级,安踏、李宁正在加速奔跑。安踏披露,根据天猫平台数据,安踏集团2021年1-7月线上总流水位居第一,有媒体称,这是中国品牌首次在线上超越耐克和阿迪达斯。

与此同时,耐克、阿迪达斯在大中华区的收入却不如预期,甚至出现下降。阿迪达斯CEO卡斯珀·罗斯特德也曾为业绩下跌解释:“现在的中国市场需求已经偏向中国本土品牌,而不是全球品牌。”

但必须看到,“野性消费”,同时也是“同情消费”,并不持久。目前的数据也显示,鸿星尔克在“爆红”后逐渐回归日常。

但国内市场对国货的热情正在爆发,鸿星尔克们们更需抓住机会,在科技研发、品牌建设方面持续积累、出击。

四星逆袭,一星留给未来。

逆袭指数:★★★☆

最回血:一度快挂了的蔚来,如今手攥500亿现金

与前两者相比,蔚来今年的故事没那么跌宕起伏,充满戏剧性,这也是指数“三星半”的由来,但从风雨飘摇到2021年“走稳”是毋庸置疑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买油车,除了能闻点汽油味,还有什么好?”刚过上安稳日子,李斌又开始“飘了”。

蔚来创始人李斌(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2019年时,他还被称为“最惨的人”。这一年年底,蔚来汽车事故频发、量产困难,资金链险些断裂,一度裁员求生。

但第二年,新能源汽车乘上风口,资本涌入,新能源汽车行业开启狂飙猛进模式。

2021年,受“缺芯”及中概股整体环境影响,蔚来股价有些回落,但新能源汽车的前景仍被看好。一个月前,蔚来还从美股募集了2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27亿元),李斌称,目前账上储备有约500亿元现金。

蔚来股价。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蔚来的销量也在稳步提升。2021年9月,蔚来汽车首次月销突破1万台,11月再次以10878台再创新高。不过,同期特斯拉中国的月销量已经突破5万台。

2021年,新能源汽车需求喷发,相关车企融资不断,小米也正式入局造车。有投资者认为,现在新能源车行业像十年前的手机行业,朝气蓬勃。

李斌在接受采访时称:“2019年快挂了,2020年稍微缓过来一点,2021年才开始真正做回自己。”《晚点LatePost》2021年9月的一篇报道里称,蔚来正以每周300-400人的节奏快速扩充团队。过去一年,李斌主抓产品和研发,直接下属至少17人,出海的计划也在推动中。

但是,蔚来汽车目前仍未摆脱亏损,投入远没有尽头。面对不断波动的股价,李斌回应:“相信经济整体理性,最后还是看商业本质,不用太在乎短期调整。”

逆袭指数:★★☆

最跌宕:财务造假的瑞幸,还能“东山再起”吗?

也是最让人有理由持保留态度的逆袭。

曾是“国货之光”,后沦为“国货之耻”的“小蓝杯”,经历寒冬,奇迹般地活下来了。

2020年,因财务造假丑闻带来的系列影响,瑞幸咖啡被强制退市,一度被申请破产,高管团队内斗不断。

但瑞幸的终端业务在持续运营——全国5000多家门店深入消费末端,巨大私域池不断积累用户,这也成为它最终回血复活的源头之力。

据媒体报道,2021年5月、6月,瑞幸都实现整体盈利,金额在数千万元。这可能得益于爆品。过去的这个夏天,瑞幸新品“生椰拿铁”一度卖到断货。

瑞幸最新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亮眼:净营收23.50亿元,同比增长105.6%;净亏损2350万元,收窄98.6%。截至2021年9月30日,瑞幸门店达到5671家,第三季度自营门店的经营利润率达25.2%。

这背后,瑞幸已改变风格——从陆正耀时期的“闪电式”扩张切换到现任CEO郭谨一主导的“深挖存量”、严控成本。现任瑞幸管理层仍期望在债务重组后,从当下的场外市场重回主板,但管理层与债权方之间关于股权的明争暗斗,又让瑞幸的前途变得扑朔迷离。

在星巴克“第三空间”模式之外,瑞幸用标准化和外卖模式,趟出一条新路,从不断增长的用户及营收来看,其模式看起来还是相当有前景的。

但,2021年的咖啡市场并不平静,资本大水漫灌,新的网红咖啡也层出不穷。如从上海起步的Manner,以“小店+小杯”的模式吸引众多投资人,近半年时间密集完成4轮融资,估值已超百亿元。

互联网有记忆,瑞幸丑闻对中概股带来的波及是深远的。即便瑞幸暂时缓了过来,但危机仍未结束。它的经历在警醒其他企业:“走稳”比“走快”更重要。

2022,你看好这些逆袭者的新起点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章航英,编辑:王诗琪,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明明是按照需求方的要求去做了,但为什么需求方还是不满意?

2022-01-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