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相互宝宣布关停,网络互助正式落幕

咏仪·2021-12-30 12:29
十年探索路,正式落下句点

作者 | 咏仪 

编辑 | 苏建勋

没想到,2021年的最后几天,迎来了网络互助的落幕。

12月28日,蚂蚁金服旗下相互宝正式宣布关停业务,将在2022年1月28日24时正式停运。公告中,相互宝也列出对于关停后的具体措施,如自公告之日起,现有的相互宝成员不再参与互助分摊,此后一个月的分摊金由相互宝平台承担,同时如果在一个月内发生事故,依然可以进行理赔申请。

相互宝公告

对已经入会的会员,36氪在相互宝公告界面查看了自动弹窗,相互宝为会员推荐了由保险公司承保的重疾险,不同于相互宝每期的浮动保费,新推荐的保险方案可以免除健康告知和等待期,每期费用均是稳定的。

相互宝为会员推荐的产品

谈起网络互助,相互宝是其中无法绕开的名字。相互宝原名“相互保”,是蚂蚁金服旗下的互助保险产品,从2018年10月推出后至今,相互宝已经走过近1200天。而此次关停,也是蚂蚁金服持续一年多的整改中的一部分。

据当前数据,当前相互宝已经有近7500万成员,筹集互助金259.37亿元,至今共发起71期爱心分摊,帮助近18万位患病成员。

从刚刚成立时一炮而红,带动网络互助领域再度繁荣到退场,相互保完成了自身的历史使命,背后的故事也值得借鉴。

比余额宝增长还要快的产品

听到相互宝关停的消息,不止一位互联网保险从业者对36氪表示:“太突然了。”

网络互助这一模式非常接近大家对保险最本质、底层的认知:由一群人制定公约,加入到一个群体中,每人缴纳少量的费用即可享有相应的赔付权利,若有成员生病,则这一组织会按照规定承担责任范围内的费用,平摊到每个用户账户上。简单而言,就是“定期交一笔钱,遇到大病能够获得赔付”。

这样的模式最早来源于美国的交互保险,这是美国独有的一种保险组织形态,也出现了专门做这一险种的公司,如Pure。

而在国内,从2011年开始,国内出现了一阵互助创业热潮,包括最早的抗癌公社、e互助、17互助斑马社壁虎互助等等,大病互助是互助模式最重要的场景。其中,在今年成功上市的水滴公司,其也是沈鹏在2016年创办的“水滴互助”。

互助领域最兴盛时,有高达数百家平台同时运营,但后续随着风控、监管等问题,第一轮泡沫开始破灭,从2017年开始,行业进入了相对沉寂的时期。

相互宝并非开拓者,但在网络互助从野生走向合规的道路上,相互宝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相互宝入场的大背景,是2017年时大厂纷纷切入保险领域,这让互助领域再度繁荣。2018年10月,相互宝上线,背靠支付宝的强大流量入口,上线后9天时间便获得1000万用户,8个月达到8000万,其增长速度甚至比当年的余额宝还要快,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互助类产品、

而这一时期,第一批互助产品也开始转型,比如转型做To B、筹款、短险等等场景;另一边,腾讯、美团等大厂也推出了自己的互助/短险产品,开始进行各类保险产品创新。

保险是典型的非刚需、转化时间长的产品。一个保单动辄百页对于非业内的普通消费者来说,要弄懂就并不容易,更别说识别专业条款中的弯弯绕绕。

相互宝的重要作用,就是凭借着极低的门槛,让普通人也能参与到“类保险”的互助模式中。一开始,用户进入相互宝的方式和余额宝几乎一样,了解极为简单的条款、点击同意,即可成为成员。当时,移动支付生态也已经成熟,一开始困扰互助保险的续费问题,也得到了了部分解决。

但作用是相互的,一旦准入门槛大大降低,那么后续的用户运营、风险控制难度将陡然提高,尤其是到了赔付环节。

相互宝自上线以来一直没有摆脱赔付环节的争议。不少用户反映,从一开始的几毛钱乃至几分钱,分摊费用一路走高,且在理赔环节存在拒赔的纠纷。

据相互宝官方数据,到了2019年,相互宝会员人均分摊29元,累计募集金额已超过108.16亿。再往后,随着保监会对互助类产品的监管不断收紧,加上蚂蚁集团从去年开始的整改,相互宝的压力陡增,直到最后,选择停运。

为何此时落幕?

近几年,国家金融领域合规层面在逐步推进,网络互助的退出也早有预兆。

相互宝在让大众了解到互助这一模式,这也加速了不少会员对保险产品的认知,这毋庸置疑。但另一面,在后续运营层面存在的争议,也在加速舆论和监管的讨论。如今靴子落地,也是监管合规推进的正常流程。

从相互宝上线开始,网络互助产品就在跟随合规推进而不断变化。在上线40天时,相互宝就从原名“相互保”改为“相互宝”,明确自身是“互助”而非“保险产品”。

但直到如今,许多用户对于“相互宝”是不是保险仍有疑问,这也是网络互助长久以来面临的争论。对于存在的纠纷,相互宝也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每月两次分摊扣款,互助全体公示、赔审团制度等等。

但是,由于互助产品的边界还是较为模糊,这些措施都没有能很好地解决问题。虽然相互宝规模最大,但起初设置的分摊金额其实偏小,到后期金额上涨时,很难兼顾用户体验。加上会员数增长乏力,相互宝的赔付压力也在逐步上升。

据保二爷统计数据,2021年,相互宝几乎每个月都有200多万人退出互助,截至6月,比去年的峰值已经少了1800万人。

左为2021年,右为2020年数据 图源:保二爷

内外部交织的因素,让相互宝压力更大。在内部,相互宝所属的蚂蚁集团也从去年开始整改,将相互宝进行剥离。相互宝作为蚂蚁自营的金融产品,面临着很大的整改压力。

而在外部,从去年开始,保监会就对网络互助产品接连发布通知,合规趋势愈加清晰。去年9月,银保监会就曾发布《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点名相互宝和水滴互助,称其“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

还有一个因素是去年开始火遍全国的“惠民保”。这是各地政府选择和商业保险公司合作,推出的普惠性医疗险。各地的“惠民保”投保门槛也非常低,一般在当地有医保即可购买,年保费在数十元到百元不等。由于有政府信用背书,惠民保也近两年去年快速拓展到全国,这也对相互宝造成了冲击。

因此,从去年开始,网络互助开始了新一轮关停潮。先是去年9月百度灯火互助关停,到今年1月的美团互助,而后是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小米互助等等。据财联社,4月时,相互宝内部就已经在商讨整改方案,直到如今关停。

从2011年到如今,网络互助正好走过十年。从性质上看,网络互助其实是一个很好的补充保障型产品,这让不少人认识到保险大概的运作原理。值得肯定的是,在这些年的商业保险普及中,相互宝起到了积极作用。而随着医保、商业保险的不断普及,监管的逐步跟进,这一创新探索模式,也算是完成自身的历史使命,正式走到终点。

+1
5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美团

17互助

斑马社

壁虎互助

展开更多

下一篇

不要囿于“格子间”,要在虚拟会场走来走去

2021-12-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