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老头乐”俘虏美国年轻人

互联网那些事·2021-12-27 10:43
秒杀特斯拉、蔚小理,1000万辆的“老头乐”横行电动车市场。

周五的下班高峰路上,这样的场景很常见:

拥挤的路口,汽车排队等在红灯前,几辆外观奇特的的小车灵活地穿过车流,然后冲过路口扬长而去,留给堵在路口的司机们的是花白头发的后脑勺。

这就是老年代步车,别称“老头乐”,足见深受老年群体的欢迎程度。

新能源电动车,酣战正浓。

特斯拉、蔚小理们今天比续航,明天比内饰,一会儿黑对手虚假宣传,一会儿骂“友商”技术路线愚蠢。

低调的“老头乐”却背地里闷声发大财。

如果你在某县镇的漫游,你可能需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否则很容易以为自己置身于迪拜的“豪车聚会”街。

一众普通汽车之中,你总会遇到一辆尺寸可疑的“布加迪基尼”,或者一辆被压缩成轴距半米的正方体悍马,它们悄无声息地在非机动车道上从正在等红灯的你身边倏然滑过,安静到让你怀疑自己聋了。

这些游离在交通法规体系外的无牌“移动塑料壳”,在我国广大县镇路网中飞驰。

就连刚刚拿了F1年度冠军的维斯塔潘都难以望其项背,更别提几十万的奔驰奥迪,只能乖乖跟在速度40迈的“超薄法拉利”后面,为它保驾护航。

别看“老头乐”的速度慢,但老头乐的销量是真的顶。

北京商业报给出的统计称,全国有600万辆老头乐,而前瞻产业研究院立马跑出来打脸道,胡说,其实早就有1000万量了。

然而在号称“老头乐大本营”的山东,当地的汽车协会说,你们格局小了。

山东2018年就有300万量,而且每年产能还有100万量,相关从业人员100万,规模经济达到1000亿,早在2013年,全国老头乐的的增速就每年保持在50%。

没政策倾斜,没补贴的老头乐保有量虽然玄学,但估计创造了单月超过3万的销量五菱宏光Mini看了都只能内心嫉妒。

 起源:下沉市场的出行自由

“老头乐”技术含量也是玄学。

你说它厉害,但其实就是加了个壳的电动轮椅,驾驶员的体重还能决定它的加速度。

但你说它不厉害,两万元左右的“高配版”就能装配空调、GPS定位、倒车雷达,甚至减震系统、车载充电器。

汽车该有的,老年代步车也几乎都有,花费却只有汽车的十分之一。

老头乐起源十分复杂。

百度百科里说“老头乐”的祖宗是高尔夫球车,但这可能是欧美人“老头乐”的起源。

不符合咱们的情况,一些专家们认为,老头乐其实源于90年代红极一时的三轮农用车、火三轮和残障车。

但这些三个轮子+单缸机的粗糙机器虽然耐用,但不能后退,开起来和看起来都十分危险,曾一度被主流汽车行业要求斩尽杀绝。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三轮农车承担着七成的农村运输工作,为农村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不少家庭会勒紧裤腰带一整年,只为能买上一辆三轮农用车,方便进城。

而还有一派人认为“老头乐”源于残疾车机动轮椅车,是一种典型的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出行。

最后一派人则认为“老头乐”源于“火三轮”,也就三轮摩托,曾经是不少中国城镇最具特色的“黑车”。

三轮农用车、火三轮、残障车看起来是完全不同的三种交通工具,但和如今“老头乐”有着相似之处。

比如品控不能保证,坐上去不太安全,驾驶者都不需要驾照。

但相比机动车,明显更方便,灵活,快捷,价格便宜,曾深受到广大底层劳动者,尤其是城乡农民的喜爱。

直到2000年代初,越来越多使用铅酸电池的两轮电动车,在中国土地上自由驰骋,甚至成为了摩托车和自行车的替代品。

而在农用车,摩托车,三轮车等领域颇有建树的小厂商幡然醒悟。

广大农村虽然都已通了路,但加油站其实没有电网普及得多。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打造更方便提供电量,同时比二轮电动车载更多人,跑更快的三轮,甚至四轮电动车呢?

也是2005年左右,奇瑞QQ,江南奥托、比亚迪F0、吉利熊猫、长安奔奔、双环小贵族等一大批A00级别的国产微型车先后登场并红极一时。无数中国人终于相信,自己只要努力升升手,就能成为有车一族。

但更多的人,依旧买不起。四轮低速电动车,也就是我们如今无比熟悉的“老头乐”,借机在差钱买车,没地儿加油的广大农村地区正式萌芽。

除了供给端的改变,需求端的变化也值得我们注意。

汽车如果作为消费品而非单纯的生产资料,在销售上有一个重要规律:想要快速普及,定价最好接近居民一年的收入。

比如在1908年,美国福特T型汽车正式上市,相比于同时期其他品牌将近5000美元的售价。福特T型的价格仅850美元,而同时期的美国工人工资就在800美元左右。

并且随着流水线生产模式的引入,相关车辆的价格进一步降低到了360美元,该车最终实现全生命周期实现销量超1500万辆。

该规律在如今也同样适用于“老头乐”市场。

2019年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733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359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6021元,增速远高于城市居民收入,这意味农村居民中存在着巨大的消费升级需求。

刚好目前“老头乐”的价格就卡在6000元—20000元左右,在国内农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线左右浮动。

这也就是为什么五菱宏光mini EV,虽被压低到了3万元,号称针对三四线城市但最大的销量依旧来自于上海等一二线城市。

国内:老头乐需要转正

日本成为汽车大国花了40年,韩国花了20年,中国仅花了10到15年,而山东的“老头乐”的从研发到量产却只用了50天。

为什么山东就成了“老头乐”的宇宙中心了呢?

从产业能力上看,低速电动车的技术脱胎于“电瓶车”,也就是“小电驴”,而山东恰巧又是“小电驴”的生产大省,在2017年上半年,山东电动自行车的产量就达到了654万台。

其产量一骑绝尘,比第二名的河南,第三名的江苏加起来还多20%,而电瓶车的四个核心技术:电池、电机、充电器、控制器,山东都有大量的配套产业,如果你在“阿里巴巴”上淘相关的配件,发货地很大概率会在山东。

除了产业能力,山东是我国出生率最高的省份。

需要“老头乐”接送小孩,而接驳城乡的公交系统并不能满足山东人的出行需求,需要更便捷的交通工具。

山东城市小区车位的界限是模糊的,物主属性并不强,他们彼此默认自己的停车位,互不冒犯存在一定的“江湖秩序”,这么一来就解决了“充电桩”的分布问题。

山东目前全省注册在案的小型电动车企业有69家,项目的总投资额超过116.28亿元,如果再加上没有注册的“造车作坊”,整个山东大概有超过200个的电动车工厂,占全国电动车的品牌数量的2/3。

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是雷丁与时风。

“雷丁”签下黄晓明为代言人,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号称2025年实现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100万辆。

时风更为著名的身份,就是全国著名农用车制造企业。

当然如今人家不止在生产三轮农用车、四轮农用车、拖拉机和发动机,还是低速电动车的“带头大哥”。旗下还有六个子公司,分别负责酒业、宾馆、商贸、涂料和油料等等。

河北的低速电动车也极有特色。

除了拥有长城、中兴等重磅自主品牌,他们也有不少制造低速电动车的企业。

这些低速电动车厂由于需要和车企抢“饭碗”,所以产业基础普遍较高,最著名的就是御捷和开云。

前者曾和长城汽车合造过车。后者更有趣,造出来的低速电动车,外观上和皮卡无限接近,极为醒目。

当人们嘲笑它的低速和低素质时,“老头乐”已经在山东得到了全新的诠释。

比如来自广东的车评栏目,专程飞赴济南,买了三辆“超跑”代步车以汽车评测标准进行猎奇的恶搞测评。

高高在上的车评人当然想不到,山东在“老头乐”这一方面是认真的。除了生产,在售后端山东“老头乐”品牌同样尽心尽力。

当地的低速电动车“4S店”联合保险公司,特地开发了针对这类低速电动车的保险业务,保单通常在600块钱一份,财产损失赔付最高赔付2000元,医药费最高赔付10000元,死亡伤残赔付11万元。

尽管为消费者解决了各种顾虑,但低速电动车在法律层面上还属于“灰色地带”,压根没有上路行驶的权利,2014年央视的315晚会对山东低速电动车就工艺简陋、安全性差、事故频出等问题作出曝光。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3-2018年期间,全国因“老头乐”引发的交通事故高达83万起,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伤;其中当然不乏大量事故是驾驶者毫无交通意识导致的。

至此,低速电动车行业迎来了至暗时刻。

同样是在2015年,全国的目光都望向了高举高打的乐视“PPT造车”,新能源电动车行业热钱疯狂涌入,小鹏、威马、蔚来......你方唱罢我登场。

他们手握大把融资,聚集舆论焦点,而在暗处的“老头乐”似乎是中国造车的另一个“平行宇宙”,那些叫时风、唐骏、雷丁的品牌在这个宇宙中寻求新的生机。

出海:国外车友种草老头乐

那些高呼老头乐“乐”不起来的人其实忽略了一个事实,老头乐可能换了一个地方就能“乐”,东方不亮西方亮,老头乐出海的可能性值得玩味。

去年,外国博主Jason Torchinsky,在阿里巴巴海淘了一辆老头乐“常力自由侠”,车售价93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5930元),但加上运费、税费等,最终花了3300美元,可以说运费比车还要贵了。

别看这辆“老头乐”小,其实“五脏俱全”,不仅扰流板、转向灯、后视镜、后尾灯、备胎、行李架一应俱全,而且还配了天窗、暖风机、真皮座椅,和中置仪表盘……这配置,这价格还要啥特斯拉。

总之,该博主对这辆车相当满意。

他将自己开箱、试驾的过程拍成视频发到了视频网站上,很快便引发极大关注,视频播放量过百万。

许多网友都疯狂种草,想搞一辆回家开开,甚至还有人拿它与保时捷911对比,据说,当时常力公司在两三天时间内,就卖出了500辆老头乐。

亚洲的印度从开箱视频中看到了中国制造的强大实力。

印度是一个可以“升维”使用交通工具的国家,但就连收入约占印度GDP 6.14%的“塔塔集团”都搞不定印度人的“买车难”问题

现在完全有可能被我们的“老头乐”搞定了。

根据麦肯锡的研报,对于印度老百姓买车,10万人民币售价是个跨不过的坎,超过10万人民币,车企的车就卖不出去了。

在印度,传统的欧美外资车企很难存活,福特到现在占印度汽车市场份额的3%;丰田如今直接关闭在印度的工厂,宣布不会继续扩大在印度的规模;通用汽车15年在印度亏了20亿美元……

让这些车企无可奈何的现实便是,印度这个人口密集的国度里,两轮车和三轮车就占据80%的份额,2020年印度的两轮车卖了1600万辆,而轿车才卖了271万辆。

其实绝大多数印度人并不是不想买汽车,而是实在买不起。

而印度本土的“塔塔汽车”虽然便宜,但质量堪忧,比如2009年推出的塔塔Nano其基本就是一辆汽油“老头乐”,虽然只要3000美元,却因为经常自燃上新闻。

而我们的老头乐最适合印度市场的一个点在于,塔塔集团的3000美元“汽油老头乐”要烧油,而我们的只烧电,印度的汽油已经逼近10元人民币/升。

而老头乐低廉的售价,比印度低端汽车质量更好,还能不加油,简直是为印度量身打造的“国情神车”。

印度官方只在2018年发布过工资数据,当年印度工人的平均工资为13500多卢比,折合人民币,大约只有1400元左右,刚好工作一年可以买一辆咱们的“老头乐”。

浙江“老头乐”在出海这件事上走在前头,“康迪”去年8月曾宣布用两款老头乐登陆美国。

老头乐最后能不能走出国门还没有定论,但老头乐把美国老头逗乐,吓坏印度车企却是不争的事实。

近几年来的低速电动车整治工作迎来收官,行业即将迎来质的发展。

山东潍坊的一家低速电动车工厂,其年产量达到30万辆一年,有着全套的流水线、机械焊接手臂、冲压车间,传统车企有的它一样不少。

而这低速电动车厂的占地面积甚至超过了上海通用的凯迪拉克工厂,甚至还有各种路况的试车场地。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家“低速电动车”企业甚至通过收购,让旗下的品牌拥有生产“高速电动车”的资质。

这些低速电动车企的之所以能够“弯道超车”,也与我们制造业大国的红利溢出有关。

嫦娥五号的天体采样、天问一号火星探测、百万千瓦级别的水轮发电机组、最先进的深水钻进平台......

通过高精尖行业领域的重点突破,再让技术渗透到民用领域。

低速电动车在广阔的县镇里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捣鼓出质量对的价格的产品。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复制李书福的成功。

但当老头乐市场中出现下一个“李书福”时,山东菏泽曹县的“老头乐车展”中,那些为造车提出区域下沉表达的:“布加迪威虫”“奔驰小G”“路虎鸡光”,就如同曾经的“美人豹”一般消失在“老头乐”的江湖中,消失在乡间的泥路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那些事”(ID:hlw0823),36氪经授权发布。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深挖品牌故事,探寻商业逻辑。微信号mawen011
特邀作者

深挖品牌故事,探寻商业逻辑。微信号mawen011

下一篇

充电难造就电动“爹”

2021-12-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