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个省份“县县通高速” 西部为什么慢了 | 城事

城市进化论·2021-12-27 09:05
强化补短板

强化补短板

速度,改变城市人口迁移格局。

目前,我国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里程均居世界第一。交通运输部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高速铁路对“百万以上人口城市”的覆盖率已超过95%,高速公路对“20万以上人口城市”的覆盖率已超过98%。

铁路是主干,公路为基础。

近些年,高速铁路的跨越式发展十分吸睛,“市市通高铁”随之成为热词。(猜你想看:《“市市通高铁”竞逐:广东撞线,河南冲刺,山东进击》)相比之下,高速公路的作用更加“下沉”,各省最近的目标都指向“县县通高速”。

01

18个省份“成就达成”

近日,随着全长116公里的芜湖至黄山高速公路开通运营,安徽最后两个不通高速公路的县——泾县、旌德终于迈入“高速时代”,实现与全省高速公路连接。与此同时,安徽也实现“县县通高速”,成为全国第18个“成就达成”省份。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0723243

与突飞猛进的高铁相比,安徽高速公路的生长速度稍慢一步。

2017年底,安徽高铁运营里程还只有1403公里,尚居全国第三。但仅仅两年时间,安徽就净增500公里高铁,一举跃升全国榜首。截至2020年底,安徽高铁运营里程已达2329公里,比第二名江苏多出100公里以上。

加速之下,安徽在2019年底提前完成目标,成为继福建之后,全国第二个实现“市市通高铁”的省份。

相较而言,安徽从1991年第一条高速公路合(肥)宁(南京)高速建成通车,到2008年实现“市市通高速”,用了17年。“十三五”期间,其高速公路建设量并不小,共建成通车12条高速公路、3座长江公路大桥,打通3条省际“断头路”,新增通车里程600余公里。

尽管如此,直到2020年底,全国已有17个省份实现“县县通高速”,安徽仍有固镇、石台、泾县、旌德4县未通高速公路;同时,安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为4904公里,在31个省份中,排在第20位。

为此,2020年初,安徽专门制定《安徽省“县县通高速”攻坚行动方案》,明确要加速固镇至蚌埠、池祁高速池州至石台段、芜湖至黄山这3条、总里程约190公里的“县县通高速”项目建设,喊话“要在2021年彻底解决以上4县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

如今,“县县通高速”成为现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5000公里,安徽交通再次迎来标志性节点。

02

2020年扎堆“撞线”

实际上,安徽近五年的加速,只是全国“交通运输取得历史性成就”的一瞥。

纵览全国,截至2020年底,中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达16.10万公里,居世界第一。在此基础上,今年2月印发的《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明确,要“加快建设高效率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

29万公里左右的“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实体线网”,就包含5.6万公里国家高速铁路,以及6.1万公里国家高速公路。

据城叔统计,目前16.1万公里高速公路里程中,有近一半都是在2012年之后通车的。而目前包括安徽在内,已实现“县县通高速”的18个省份中,除天津、北京、上海三个直辖市外,其余15个省份也都是在2012年之后陆续达成目标。

一个亮点是贵州。从时间上看,贵州和江苏、福建、广东三个东部发达省份,是同一批实现“县县通高速”的;同时,贵州也是西部地区第一个实现这一目标的省份。

2015年底,贵州不仅让全省88个县(市、区、特区)通了高速公路,高速公路通车里程也达到5128公里——这一水平,安徽直到6年后的2021年才达到。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实现“县县通高速”省份数最多的,是2020年。

相较于高铁串联了不少大中城市,高速公路对于中小城市的触及和带动作用更加明显。而2020年,既是“十三五”收官之年,也是脱贫攻坚决胜之年——在这一节点,众省份扎堆实现“县县通高速”,其实也不难理解。

一方面,“十三五”规划中的一个重点,就是城市群建设: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以城市综合承载能力为支撑,“努力缩小城乡发展差距,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

陕西在2020年底实现“县县通高速”时,就专门提到城市联动:十三五”期间,高速公路发展势头强劲,打通26个出省通道,与周边中心城市构建起“一日交通圈”。

另一方面,要想富,先修路。要进一步提升经济发展水平,高速公路的通达不可或缺。

地处武陵山区的恩施州,是湖北省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州;此前,鹤峰县又是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及湖北省,唯一不通高速公路的县。2020年7月,随着宣鹤高速公路开通试运营,鹤峰县接入高速公路网络,湖北实现“县县通高速”。

截至目前,全国仍有13个省份未实现“县县通高速”,其中9个都位于西部地区。这一方面是因为不少省份县级行政区数量较多,比如四川、云南,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地势险峻或地广人稀,比如新疆、西藏、青海、甘肃、内蒙古等省份。

其中,三个省份的日程表已经明晰。

河北原本计划在2020年底通车张尚高速公路,同步实现“县县通高速”。但受疫情影响,张尚高速公路修建一度暂停,河北“县县通高速”的计划随之推后。几天前,山西最新表示,争取到2025年实现市市通高铁航空、县县通高速公路。23日,甘肃也明确,预计到2025年,全省高速及一级公路建成里程突破8000公里,实现“县县通高速”。

03

带动县域经济发展

实际上,“县县通高速”只是一个节点指标。其背后的实质,是公路对中小城市的带动作用,是高速线网勾勒出的县域经济发展新图景。

放眼全国,2020年,有一半以上省份公路货运量突破10亿吨;21个省份公路客运量超过1亿人。

其中,公路货运量前三甲分别是山东、安徽、和广东;公路客运量最多的三个省份,则是江苏、广东、和河南。

不难发现,东部地区省份公路客运和货运排名整体靠前。今年2月,《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指出,预计2021年至2035年,旅客出行量方面,东部地区仍将是我国出行需求最为集中的区域;东部地区货运需求也仍保持较大规模。但中西部地区出行需求增速加快,货运需求中西部地区增速也将快于东部地区。

其实,目前许多中西部省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经不低。例如,虽然云南、四川尚未实现“县县通高速”,但截至2020年底,两个省份高速公路里程仅次于广东,分列全国第二、第三位。

到2020年底,全国高速公路里程突破5000公里的18个省份中,超七成都来自中西部地区。

接下来,相较于大运量的轨道交通,西部地区的公路建设或许仍将是一大发展重点。

2019年2月印发的《交通强国建设纲要》中明确,要“强化西部地区补短板”,“大力推进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垦区林区交通发展,实现以交通便利带动脱贫减贫,深度贫困地区交通建设项目尽量向进村入户倾斜”。

今年2月的《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又强调,要“统筹规划地方高速公路网,加强与国道、农村公路以及其他运输方式的衔接协调,构建功能明确、布局合理、规模适当的省道网。加快推动乡村交通基础设施提档升级,全面推进‘四好农村路’建设”等。

在此背景下,谁将是下一个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省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作者:黄名扬,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