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2021:凛冬未散,花式自救后谁在“裸泳”?

潮汐商业评论·2021-12-24 10:13
OTA企业们开始“绝地求生”

又到一年跨年了,江江打开了自己手机软件“蚂蜂窝”,想着今年应该只能定个京郊的民宿随便和家人聚聚了,“要不哪怕去天津河北,有点什么事我也怕回不来上班了。”

偶然间,他翻到了2年前的跨年游记:“那年我和朋友一起去了芬兰。如今看看,卡克斯劳坦恩的极光真有点像是梦里的幻境了。”

江江已经2年多没出国旅游了,他熟悉的旅游行业也在疫情中被按下了暂停键:旅游业巨头们或另寻出路,或艰难存活。疫情爆发2年后,这一切似乎仍然没有好转的迹象。但,希望也在前方。

危机之下,仍有生机

相比疫情爆发之初,OTA企业们已经开始了“绝地求生”,尽管得到的不都是好消息:

携程2021年第三季度携程营业收入53亿元,同比下滑2%,环比下滑9%;净亏损8.49亿元,相比今年二季度净亏损6.47亿元仍未止颓。

而坚持下沉打法的同程旅游同期净利润则达到了3.52亿元,并实现连续七个季度的盈利,体现了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和韧性。

对比国内游,出境游企业受到的影响则如同“伤筋动骨”,在整个出境游几乎停摆的情况下,今年6月,凯撒旅业及众信旅游双双发布公告,计划通过重大资产重组“抱团取暖”。而到了12月,双方还是决定终止换股吸收合并事宜。众信和凯撒仍然在为自己寻求“生路”:众信旅游已迅速向阿里抛出了橄榄枝,并表态会持续深耕国内旅游、省内游和周边游市场,并尝试例如“旅游+体育”、“旅游+医疗”等新业务模式。而凯撒旅业也将大本营搬到了海口,并形成了新的四大业务板块。

境外游遇冷,江江这样的年轻人发现过去曾被自己嫌弃的国内游如今成了“真香”的首选:今年才正式开业的环球影城出道就成为了主题乐园顶流,甚至一票难求,也带火了周边的餐饮及住宿市场。被吐槽“农家乐审美”的主题酒店,依然是小红书上时尚女孩们的打卡首选。

与环球影城形成南北称霸之势的迪士尼也毫不逊色,靠着顶流女明星玲娜贝儿,迪士尼的客流不仅没被抢走,周边更是高价难求:“我女朋友恨不得能为了买玩偶月月提前预约,买不到还要找黄牛高价代购。”

社交媒体上,玲娜贝儿、威震天这样的顶流IP也是占据热搜的常客,年轻人不仅喜欢和他们近距离接触,也愿意远距离围观威震天的段子神回复和玲娜贝儿的最新出街造型,时不时还会像粉丝团一样为他们应援。

有着流量及算法优势的美团和抖音,也成为了酒旅行业的新宠:根据美团最新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实现86.02亿元收入,同比增长89.3%。美团二季度到店、酒店及旅游的收入甚至超过了携程二季度58.92亿元的总营收。

而在抖音电商的大盘里,旅游还是一个相对小众的品类,增长势头却依然迅速。

江江这样的年轻人也会发现:自己往往刷个短视频就顺便订了周末滑雪酒店,点个外卖就浏览起了网红私汤。

“现在我反而是不怎么用携程、去哪儿这种真正的旅游APP了,相比之下,随时随地被种草给我的感觉更轻、也更真实”。

年轻化,还是下沉化

江江这样的年轻人正在成为旅游消费者的主流。据途牛《2021国庆旅游消费趋势报告》显示,中青年已成为今年国庆出游的主力军,其中26岁-45岁的出游用户占比高达64%。在出游人群中近7成是90后,乡村旅游、红色旅游及租车自驾游备受青睐。

马蜂窝旅游大数据研究中心负责人马禹涛也曾表示,现在年轻游客越来越能理解高价产品的价值,只要旅游产品体验感强、服务质量高,就能赢得消费者的青睐,即使客单价相对较高,也能赢得市场。

企业们自然也认识到了年轻用户的重要性。如在携程18周年庆典上,携程集团创始人梁建章说:“未来的道路上,全球化、技术化、年轻化的携程,依然会热血如初。”

在高管团队年轻化的同时,携程也向年轻一代用户发起了冲击,在主题类跟团游、定制游、酒店等产品上都在找准年轻用户的需求:国内首条“独立音乐之旅”、与花间堂等轻奢酒店的合作都是面向年轻用户发起,高铁游、汽车票、伦敦通票、门店“VR+旅游”等产品和服务的推出,也是携程年轻化的一部分。

但江江这样的年轻人也不只有携程一个选择。

“去年一年,我差不多没用过什么真正的旅游APP。我买了南航的快乐飞,差不多每周都在公司群里问有没有小伙伴同行。我们到了当地就是住Airbnb上订的民宿,或者干脆一起拼个房产去更偏的草原和沙漠。一年下来,我跑了30多个从没去过的地方。”

对于江江们来说,穷游的下限可以是民宿自驾,上限可以是商务舱和精品酒店,但选择必须由自己而作。

“而且,我也被一些平台杀过熟,同样的机酒价格就是比不常用的平台贵,而前段时间携程‘二选一’的新闻也让我对它很不喜欢。”

年轻人当道的今天,旅游景点也认识到了大文旅的重要性。

那边是迪士尼和环球影城这样的国际乐园抓住童年回忆的情怀长盛不衰;这边是国潮风进军旅游业,借势年轻人的文化自信展现风采。

Mob研究院报告显示,重庆火锅、北京烤鸭、武汉热干面等传统美食与穿汉服游杭、西、苏等中国风城市,都成了Z世代年轻人的新选择。

借助疫情期间周边游、国内游的新趋势,西安的大唐不夜城、北京的古北水镇等新涌现的文化景点也成了新网红旅游地。

大牌主题公园有的它们都有:不倒翁小姐姐这样的顶流IP、汉服文化节这样的特有活动、社交媒体上源源不断的UGC内容……

而跟风者也是源源不断,有一个又一个新建成的“文化古城”,有贴合年轻人爱好的“两天一夜百人实景剧本杀”,这在未来能否成为吸引年轻人眼球的新势力,也未可知。

结语

年轻人当道,下沉市场也成了旅游业的新兴力量:据《2021年上半年全国旅游经济运行分析报告》,三四线城市的下沉市场非常活跃,五一乡村地区居民出游率达14.3%,小镇青年和农村居民也成为出游新势力。

旅游企业们也纷纷跟进,如同程、携程、飞猪等平台相继推出了白菜价格的机票盲盒,用目的地随机、日期随机的单程机票引来了一波热议。

其中同程艺龙98元的“机票盲盒”便吸引了数千万用户参与,小镇青年们的热情不容小觑。随着国内疫情防控的常态化,相比人口密度大、流动多的大城市,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的低线城市迎来了较大的旅游需求。

相较成熟的一二线市场,下沉市场目前还处在一个待开发的状态,未来有巨大增长空间。

此外,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碎片化的短途游也在客观上降低了旅游门槛,让低线城市的消费者能够选择随时出游,通过定制化的服务完成自己的旅游路径。

在未来乡村振兴的战略下,地方政府也将有更大热情为自己的旅游景点“代言”,乡村游、周边游还将会焕发新的活力。 

最终选择在古北水镇泡着温泉就地跨年的江江,还是有些怀念过去能在全世界旅行的日子:“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明年疫情赶紧消失,我还想去玻利维亚看天空之镜,到慕尼黑大口喝啤酒,在京都慢悠悠吃一顿京怀石……也希望旅游行业的朋友们不要灰心,寒冬马上就会过去。”

在2022年,旅游业或许即将迎来后疫情时代。过冬不易,但只要在市场上继续探索,总有新的生机。

江江期待的2022是凛冬散尽,是疫去春来,是星河长明,是故人远走再相逢。

*题图源自pexel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潮汐商业评论”(ID:daily-case),作者:Elle,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专注大消费、TMT及金融领域,【潮汐商业评论】团队原创呈现。
特邀作者

专注大消费、TMT及金融领域,【潮汐商业评论】团队原创呈现。

下一篇

不同内容平台上的男性创作者分别有什么特征?

2021-12-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