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至今仍未找到一位互联网退休员工

蓝字计划·2021-12-15 12:21
“通过竞争,劳动者创造的价值将从资方向劳动方进行转移。市场经济的价值不就是如此吗?”

“90万免息贷款,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

隔着电话,程惟噼里啪啦开始算帐。90万,按照目前银行5%的首套房贷款利率来算,等额本息六年,需要偿还的利息总额大约为:14.4万元。

而免息贷款,就意味着这笔钱可以全部省下来。

程惟所说的是腾讯最新推出的“安居计划Plus”,一个从2011年就开始实施的腾讯员工置业福利计划,之后十年间经过数次迭代,今年4月底又再度更新升级。

根据这份最新方案,入司满2年、绩优者1年的腾讯员工,可从公司最高申请到90万元免息借款资金支持,用于在个人工作地或社保所在地购置首套房。

今年刚好是程惟研究生毕业、进入腾讯的第三个年头。她还有两个月就要满30岁了,结婚、买房、定居……一连串现实议题紧锣密鼓地排列在迫在眉睫的时间轴上。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心跳似乎都漏了一拍。

互联网大厂令人艳羡的高福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今年春招开始之后,伴随着抢人大战,大厂玩起了福利内卷。

从年初腾讯升级安居计划开始,6月份光子工作室宣布试点全面双休和健康日,强制要求周三加班不得超过6点;

日剧《我,到点下班》

7月小米给122名员工送出了 1.1965亿股票,京东则宣布直接将平均年薪从14涨到16;

8月头一天,字节正式取消备受外界诟病的大小周,开始推行1075工作制,快手美团优选陆续跟上;

10月腾讯又更新了另一则易居计划,预计从明年起,应届生与社会工龄不满3年的新员工在一线城市的租房补贴由每月1250元涨至每月4000元;

刚刚过去的周末,阿里也在内部邮件里多方位升级了员工福利。包括为社会工龄3年内的员工每月发放1500至2000的租房补贴,以及面向全体的育儿假、健康假、陪伴假、长期服务假等一系列全薪假期……

但关注度最高的还是上个月,腾讯推出的“互联网第一份退休方案”。消息出来之后,舆论被割裂成两派。一边是羡慕,“别的大厂还在割韭菜,腾讯已经可以直接躺平养老了”;另一边是质疑,“互联网打工人有几个熬得过35岁大关?”

看起来,在员工平均年龄30岁、平均工龄3年的互联网大厂,法定退休、15年工龄似乎都遥遥无期。但事实上,无论是基于人口红利退潮、社会老龄化、养老体系承压等宏观层面还是为了互联网大厂转型升级、构建良性的人才机制,这份“退休方案”都有深远的意义。

“逃离大厂”

这几年,“逃离大厂”正在变成一种主流叙事。

今年秋招,王昉收到了两份近乎完美的SP(special offer,优质生源优先推荐)。都出自一线互联网大厂,和专业对口的后端研发岗,16薪左右,还有各项福利叠加,一年下来数目可观。

对于自称“985渣本”的应届毕业生来说,这样的offer足够去朋友圈小红书知乎豆瓣脉脉上轮流炫耀一轮了。但王昉依然在犹豫,并且犹豫的不是该接哪一份,而是该不该接。

天平另一端同时压着家人的期望——“互联网公司不稳定,还是回来看看国企吧”——和自己的忧虑:“现在是风光,35岁以后怎么办呢?”

《35岁,当代社畜的死期》

《我,35岁,要不要离开大厂》

《35岁程序员,早到的中年危机》

……

等待面试结果的一个多月,类似的推送频频出现在王昉的手机里。说孕妇效应也好,幸存者偏差也罢,不到25岁的王昉还是忍不住操心起了35岁的事。

他注册了一个脉脉账号,把自己的困惑发在里头,希望能得到一些圈内前辈的建议。一天之后,点赞最高的一条回复是:“听家里的回国企,我(想回)还要等补录呢。”

熬过了996,拼赢了361,半夜惊醒改过方案,掐着手表蹲过厕所,“35岁红线”的出现,终于成为压垮大厂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脉脉发布的《人才吸引力报告2020》里,互联网行业职场人的工作幸福感满意度排在倒数第三,其中,未来发展空间,是拉低互联网行业员工幸福感的主要因素。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笔很好算的帐。年轻人成本低又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能更好地适应996、007;而中年员工成本高,精力和学习能力都在消退,在投入产出比上明显不如年轻人划算。

电视剧《上海女子图鉴》

梁琛就是34岁那年选择离开大厂的。他在华为待了八年,是负责售后维护的工程师,自觉算是赶上了公司最后一波好时候,业绩年年攀升,奖金和福利也跟着水涨船高,但不安全感却始终如影随形。

刚入职的时候,梁琛上头有一个负责带他的导师,业务能力一直颇强。然而前几年,导师和公司续签合同时,却接到通知会被调去服务印度市场。

梁琛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变相裁员的一种方式:“如果真的要开拓海外市场,有干劲又没有家庭负担的年轻人难道不是更合适吗?”

自从2008年新版《劳动合同法》正式开始实施并规定“为公司服务满10年的员工,有权要求签署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后,华为的合同制度就变更成了4年一订。合同期满,再“竞聘上岗”。

当时,梁琛的导师已经跨过40岁大关,家人和孩子都已经在这座城市安定。但作为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他别无选择。不过最终他也没能在印度待多久,巨大的文化和生活差异,他只坚持了两个月便主动申请辞职回国。

梁琛觉得,再不离开,导师的经历或许就是自己未来的写照。

电影《早间主播》

大厂的“朝不保夕”,反过来也让年轻人养成了短时间赚快钱的心理。长期的职业规划与提升是望不到的,那就在短短10多年的职场生涯里找一条捷径,为35岁之后谋后路好了。

于是,频繁跳槽便成了常态。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企业员工主动离职率平均为9.7%,其中互联网行业最高,达到了12.8%。另一项关于TMT行业员工司龄的调查也显示,国内互联网企业员工跳槽频率平均不超过三年。

梁琛记得,自己还在华为那会儿,分公司里就已经不太看得到大批量的年轻人了,“感觉现在的年轻人都特别难留住”,他带过不少后辈,但后来都陆续离职的离职,跳槽的跳槽,几乎没有留下的。他也能理解:

“有我们这些前车之鉴在,他们肯定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自己最黄金的十年被榨干之后没地方去呗。”

松动的红线

但“35岁红线”真的会成为互联网的一道长期命题吗?

最早光明正大偏爱年轻人的互联网公司其实是Facebook。扎克伯格22岁的时候,就曾公开宣言:“年轻人更聪明。”

据说在Facebook内部,一些大龄程序员还会考虑通过整容或者刻意接触流行文化来让自己看起来更年轻一些。但从公开的数据来看,过去几年,Facebook员工的平均年龄已经从26岁涨到了29岁——尽管它依然是硅谷一众高科技企业里最年轻的一家。早在2016年,雅虎、ebay、微软、Adobe等公司的员工平均就超过了30岁,在戴尔、IBM、惠普等公司,这一数值甚至直逼40。

在人口老龄化的大背景下,高龄员工正成为全球高科技企业的一种趋势。

以被视作“吃青春饭”的程序员为例,2019年,IT技术问答网站Stack Overflow对全球近7万名开发人员进行的调研显示,35岁以上的程序员已经占到了总人数的25.7%。

数据来源:Stack Overflow

在中国,这个数字也正逐年递增。一份对20多万人的问卷调查显示,2018年,国内30岁以上的程序员占比约为31.9%,35岁以上占比7.3%。2021年,这两个数字分别变成了41.2%和9.4%

李骁就是一位36岁的程序员,在国内一家TOP3的大厂做前端。据他观察,身边30多岁依然战斗在一线的码农很多。

作为一名视频策划,程惟也很少觉得有什么“中年危机”。她身边35岁以上的同事并不少,“大概要占到三分之一”,而且并不一定都是管理岗,也有不少一线的“中流砥柱”。

她同部门一位年近40的女前辈,前段时间和一个基干的位置失之交臂,按照传统的逻辑,到这个年纪,对方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升迁的希望,只能等待被边缘化后淘汰。但事实上,她依然得到了新leader的重用,并被安排在部门的核心岗位。

“只要你有能力,公司怎么会不要你呢?”

而李骁的想法是,35岁的程序员,如果不是每天混日子,那他在一个领域内就已经工作10年左右了,正是开始发挥自身能力的阶段。

“比如作为一名前端,你应该经历了好几个前端技术的变化,从一开始的jQuery到现在的vue和react,项目构建工具的进化,从gulp到webpack,见证了node的发展。”

“每个技术的发展都是有历史原因的,我想你应该也有自己的想法了。对新的技术,你也会去思考,为什么需要,使用的场景又是什么。对于项目,用什么方式来实现,也有了自己的判断。”

电影《实习生》

事实也确实如此,现在市面上主流的编程语言,很多都是国外程序员在35岁甚至更高龄的时候创造的:

每天席卷你朋友圈信息流、劝你学一学的Python写在Guido van Rossum35岁时,大学时代必修的噩梦C++也是Bjarne Stroustrup在35岁发明的,而Java之父James Gosling创造Java的时候甚至已经40岁了……

所以,在李骁看来,35岁,正好是厚积完成,迈向薄发的阶段。但在国内,这一阶段被强行终止了。

其中的原因,和过去互联网一直走烧钱、烧人、快速试错、跑马圈地、攫取利润的套路不无关系,对核心技术,大家采取的更多的是C2C战略,能拿就拿。换句话说,过去几年大厂员工所从事的工作其实并没有摆脱劳动力密集的本质。

但现在,互联网已经走到了转型升级的关口。这两年的抢人大战,“高技术人员”“数据人才”“博士后”“AI人才”“天才少年计划”等关键词频频见诸报端。

抢人之外,有的大厂还亲自下场养。以腾讯为例,早在2018年,其就投入10个亿的启动基金,携手饶毅、杨振宁等十几位知名科学家共同设立了“科学探索奖”。计划每年选拔50位优秀的科研工作者,连续5年提供总计300万元奖金。几重加持下,腾讯人才密度不断加深,数据显示,2020年研发人员占据腾讯总人数的68%,同比2019年增长了16%。

现在,如何留存下这批人才,变成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互联网养老

“比起锦上添花,我们更需要的是雪中送炭。”

在京东工作了八年的程序员老白提起现在大厂的福利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今年36岁的李妮同样对此深以为然。她是极好强的性子,从一座三线小城出来,学生时代又经历过重大的家庭变故,靠一己之力考上西南一所985,后来进了某老牌大厂做销售,主动朝九晚十,绩效考评一连拿过好几个A。

但漂亮的业绩背后,高强度工作节奏和随时绷紧的心理压力也破坏了她的生活。结婚多年,眼看已经过了最佳孕龄,李妮去医院检查,结果是输卵管严重堵塞。

日剧《我,到点下班》

思虑再三,她决定尝试试管婴儿,之后便是漫长的催卵、取卵、手术、胚胎移植……34岁,李妮艰难生下了第一个孩子,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是最后一个。

但她心里清楚,生下来不过是一个开始。自己现在所拥有的都是“拼出来的”,所以将来也难免把这一套放在孩子身上,成为一个“鸡娃”家长。

然而,一边是肉眼可见的生活负担,一边却是触手可及的职业天花板。

这是她在大厂待的第10个年头,已经升到普通员工能够得到的顶层,她不觉得自己还能再往上爬了。一方面,管理层位置少,任务又繁重,现在的工作就已经让她每天不得不处理到10点以后,再多就会彻底失去参与孩子成长的间隙;另一方面,有的管理岗并不是你努力就可以升上去的。

她偶尔会和先生吐槽,如果自己哪天被优化了,以对方现在的工资,将来可能连孩子都养不起。

腾讯的“互联网第一份退休方案”出炉,让她隐约看到了打破困局的希望,她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样本,如果能良性循环下去,也许未来整个行业都会受益。

根据那份方案,员工在腾讯就职期间达法定年龄退休时,可同时享受公司为其提供的定制纪念品、6个月固定工资的长期服务感谢金、退休荣誉金三项福利。其中,退休荣誉金提供“服务年限金”和“50%的未解禁股票期权”两个方案,员工可自由选择其一。

80后养老是近年来一个颇具争议性的话题。中国的养老金体系由基本养老保险、企业职业年金和商业养老保险构成。其中基本养老保险为支柱性部分,包括个人账户和社会统筹两大块,前者自缴自用,后者则由企业上缴,受统一调配——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向工作的年轻人收钱,养不再工作的老人。

日剧《我,到点下班》 日剧《我,到点下班》

然而随着近年人口老龄化加剧,基本养老保险的支出规模早已超过了收入规模。很长一段时间,新闻里频频出现“80后将无养老金可用”之类的言论。

发展企业年金制度,是发达国家提供的方法之一。硅谷不少互联网大厂,实行的就是基于401(k)的养老福利计划。

以被戏称为北美国企的IBM为例,其退休产品中就包含了401k Plus计划、IBM 担保利益安排和已经冻结了的IBM个人退休金政策,其中401k Plus计划的参与人数和资产最大,且每年的资金的增幅也很高。它为每一个参与计划的人提供了最高6%的额外利益,是行业标准的一倍。

但同样的方法却不能大规模复制到国内,因为一方面,在基本养老保险里,企业已经负担了20%的养老成本;另外一方面,国内企业缴纳年金也没有税收优惠政策。

直到,腾讯的退休计划为国内实现“互联网养老”提供了一种更具可能性的方案。

李妮根据2021年腾讯第二季度财报数据算了算,人均月薪7.85万元,也就是说如果今年从腾讯退休,仅长期服务感谢金一项,就能一次性拿到47万,而能够在腾讯干到退休的老员工,年薪应该远超平均水平了。更何况还有上给全家人的健康保险以及可供二选一的退休荣誉金或50%未解禁股票。

“我不相信腾讯的股票会跑不赢通胀。”

退休自由

“有腾讯选腾讯,没腾讯就延毕。”

翻过年又要开始春招,应届生的求职群里多了条新段子。语气虽然是调侃,但真心肯定也不少——毕竟,提前退休实在太香了。

这几年,“退休自由”已经成了当代年轻人的终极梦想。豆瓣的“FIRE生活”小组仅创建一年,就聚集了近18万人。

FIRE指的是“财务独立,提早退休”,概念最早源于 Vicki Robin 和 Joe Dominguez 1992年出版的美国畅销书《富足人生》(Your Money or Your Life),后来慢慢演变成一种通过极简生活和理财保险的策略短时间内积累足

够的资产,依靠被动收入为生,从而使自己能够提前几十年退休的生活方式。

豆瓣“Fire生活”小组

有调查显示,在互联网等高科技行业,FIRE更具吸引力,“因为他们的薪水很高,但工作时间安排很紧张。”

某种程度上来说,FIRE其实是996文化产生副作用。积累财富,早日解放成为年轻人说服自己努力工作,忍受内卷最有力的借口。

2018年入职南方某一线大厂的林若山,目前的计划是一年存25万,存够500万就退休,他在豆瓣立了一条FLAG帖,标题就叫“为了FIRE开始努力”。

同样是研究生毕业进厂的李晔,在高强度工作导致重度抑郁两年后,制定了40岁退休计划:“过去我觉得自己就像一直踩滚轮的小白鼠 ,你见过那种滚轮吗?就是把老鼠放上去之后,它就要一直不停歇地跑。它一直跑,轮子就一起动,轮子一动,小白鼠就得继续跑,循环循环循环直到小白鼠累死为止。”

“而定了退休计划之后,滚轮就像被拉平了,有了终点。”

但真的开始计划之后,李晔发现,现实好像并没有那么乐观。首先是钱,究竟要存多少钱才能保证退休后的生活呢?

根据《中国养老金融调查报告》调查,80%的人认为,100万元以内的财富储备可以满足养老需求。但那是指法定退休之后,如果想在35岁到40岁实现提前退休,那这个数字至少要翻倍。但同篇的调查也显示,近八成的受访对象目前的存款不足50万,甚至有三成连10万也没有存够。

在深圳生活的吴苑曾经做过一个2030年退休计划表,每个月消费控制在4000以内,再算上FIRE后每个月需要缴纳的专属医保、重疾险、综合意外险等……那么到退休前,她必须攒够187万元,而且前提是不结婚也不生孩子。

但依然有朋友对他的计划表示了不靠谱:“交了自己的保险父母的呢?”“生大病的话一台手术就是上万,还是报销后的”“你考虑了通胀吗?”……

吴苑被问得有几分崩溃,“这样算500万都不够。”

日剧《四重奏》

现在,比起埋头计算存款、通胀、理财利率,腾讯提供的方案显然要靠谱得多。

11月9日,腾讯在退休计划的基础上补充了一条:在腾讯工龄满15年即可申请“提前退休”。

同时,员工的“职业里程碑”也从过去的3个节点升级为6个,也就是说,在入职1年、5年、10年、15年、20年、法定退休这6个节点,每个节点员工都能享受到相应的礼品或权益,比如健康保障、长期假期等。

帮助员工提前退休,国内外其实都有过先例。几乎所有美国公司的养老金计划中都会有一个提前退休计划,作为一种福利给到特定的员工,这种福利通常会设定一些条件,比如员工的年龄或者员工年龄加上服务年限的一个总分值。

假设一个公司的提前退休计划的分值是75,那么年龄50岁,并在该公司有25年服务年限的员工便可以提前退休。

国内也有华为的45岁退休制度,即在华为工作满10年的员工,45岁时就可以申请提前退休,只要不去竞对公司再就业,退休之后就可以享受保留股权的福利。

但华为的制度,本质上还是一种委婉的换血。因为其还规定,如果员工年满45岁,还想继续工作的必须要申请,HR会根据申请识别出“个人价值”,有价值的续约,其他的继续沟通退休。

而反观腾讯的方案,对于满足15年入职年限又尚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员工,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提前退休。不提前解锁该项权益的员工,可以继续在腾讯服务,并获得更好的保障。

方案出来之后,脉脉上的一条匿名帖说:那段时间在公司电梯、食堂等地方碰到老同事,第一句就是“你满15年了吗”,问完才发现,身边满15年的还真有好几个了。腾讯内部的初步统计也显示,未来5年内,在腾讯工龄满15年人数将超过5000人。

四年前作为应届毕业生入职腾讯的袁司宽今年刚25岁,已经成家有子的他有段时间在豆瓣上加入了很多诸如“不上班俱乐部”的小组,认真研究了很多人的帖子,得出一个结论:Fire太难了。

但现在,如果按照15年退休的标准,只要干到36岁,他就拥有了退休自由。

程惟的恋人也是腾讯的员工,参照这个计划,40岁之后,两人就能双双“躺平”,步入互联网双职工家庭理想的Fire生活。对于那些偏激地认为短时间看不到退休终点就吐槽鹅厂画大饼的言论,她更赞同一位法学院教授的观点:

“劳动力其实也是一个市场。哪个行业的回报,包括薪金、福利、工作环境等,比较高,哪个行业就能够吸引到这个社会上比较优秀的人才。腾讯通过这种福利,等于是为劳动力提供了比较高的价格……其他行业如果想要竞争优秀人才,就需要将自己的福利待遇相应提高。”

“通过竞争,劳动者创造的价值将从资方向劳动方进行转移。市场经济的价值不就是如此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字计划”(ID:NPO2020),作者:蓝字,36氪经授权发布。

+1
20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展开更多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