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我被裁员了

谷仓新国货研究院·2021-12-13 18:39
所有身处这个“焦虑、迷茫”时代的我们,都像是被创新、技术和公司“绑架了”。

最近好几家大厂的“裁员”让圈里圈外人心惶惶,几乎每年都有人喊“互联网寒冬”来了,今年好像格外真实一些。 

很多年轻人受到“波及”,他们有的在重要部门担任要务,时刻上进,有的认清真相,放手一搏,但都改变不了“被下车”的命运。 

行业快速奔驰的另一面是对年轻人的透支,“裁员潮”下,没有人能够幸免于“难”,他们的故事也是“我们”的。 

01我担任要务,时刻上进,但还是被裁了

某长视频的很多员工接到被裁消息都是很懵逼的,其中就包括周艳。十一月底,她刚结束一个长达一年的项目,就接到了领导助理让她来办公室一趟的消息。 

她以为是要做新项目,来办公室一起头脑风暴,作为公司综艺的老员工,像他们这种连轴转的情况并不少见,也是这种高强度的创意输出,才有了多款爆热节目的出现。 

刚进门她就看到一位同事出来,面色不是很好,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说了两个字 “裁员” ,周艳瞬间就懵了。 

虽然一个月前她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但根本没有和自己联系起来。谁都知道,内容是视频网站的命脉,综艺节目又是赚钱的大头,裁谁也裁不到她和同事身上啊。 

机械性地走进办公室,听着HR流程化的问答,周艳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Why me?”。 

同样被裁的另一位同事王鑫,虽然情感上也很难接受自己被裁,但是在理智上他知道这次裁员有其必然性。 

王鑫是负责内容的总监,算是公司的高层,在一年前他从另一家视频平台跳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公司各种各样的问题, 归根结底起来就是“不赚钱”。

据媒体报道,这是该厂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许多人生活都受到了影响。如刚通过面试的员工还没入职就被通知不用来了,在试用期还没转正就面临失业,一个女孩刚刚被在线教育公司裁掉,进了该公司再次被裁。 

在媒体与多位离职人员的访谈后,得出了此番风波的可能结论:某长视频做出过多款爆款产品节目,但成也爆款,败也爆款,没有把腰部内容做起来,没有构建起更良性的生态是导致大规模裁员的主因。

在被抖音、快手短视频打压,娱乐监管趋紧的情况下,几个爆款节目并不能拉动企业的整体生态循环,某长视频断臂求生也是无奈之举。 

在周艳还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每当在地铁看到人人都是拿着手机竖着看,而不是横着看的时候,她都会感到特别焦虑。 

短视频对长视频的冲击就算是行外人也能感知的到,公司也曾尝试做过短视频,但是你也知道, 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

被裁到家一段时间后,周艳渐渐恢复了平静,有时她会想“我在公司的重要部门重要岗位有着深厚的经验,每天保持状态学习新知识,然后我被裁了,Why?”。 

后来她看到越来越多的中高层领导、骨干员工也被裁,她知道留下的人会更加难。 

在国内,内容行业还没有发展到形成壁垒、护城河的阶段,在钱面前,一切爆款、一切成功都能复制,平台的战略与生态在现阶段才是最重要的。 

每个人都在很努力的向前奔跑,但是没办法,公司像一台巨大的机器拥有惯性,不是那么容易转弯的。

周艳问留下来的同事有什么打算,同事回答:先熬着吧,过年回来再看。 

02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不达预期,都一样被裁

李磊是某互联网大厂做算法的,此次也在优化的名单上,回想他来公司不过才10个月的光景,转正还不到半年,心境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李磊的上一份工作是在另一大厂,当时的他还没有强烈想换工作的欲望,无奈新公司给的太多了,联想到最近市场上应届生工资倒挂老员工,35岁的职业危机。 

李磊知道这样跳槽的机会不多了。 

吸引李磊的另一重要原因是,此次招聘的是公司新组建的业务部门。都知道以互联网公司业务增长的速度,体量和部门员工一年翻几倍是很常见的, 越早进来,越早做出成绩,就越容易实现收入和职业上的指数级跃升。

抱着这样的目标,郭磊很快就来新公司报到了。进来的前几个月,李磊投入的全部的精力,业务也是风生水起,按他的话说,“好久没有这样激情澎湃过了”。 

但是到了三季度,情况变的不妙起来,做出来的东西销售数字不好看,说好的大厂依托赋能,几乎没有兑现。 

兄弟部门给出的理由是,“现在的流量这么紧缺,做好本职业务年底还能混个及格,凭啥导给新业务,万一失败了呢?” 

李磊认同兄弟部门的话, 流量太稀缺了,谁也不想拿自己的岗位冒风险。

不忙的时候,李磊会思考自己岗位的意义。在不短的职业生涯里,他渐渐感觉到在他们这个领域,算法工程师就是在做一个“萝卜雕花”的工作。 

算法技术已经相对很成熟了,对应配合的产品基本也很成熟,他们要做的工作就是优化、优化,再优化,虽然新公司的业务和以前略有不同,但底层都是相通的。 

类似于高级餐厅里,必须给主菜或者大菜摆盘装饰,他们所做的区别就是,是随便切片萝卜装饰,还是为了卖的更贵,把萝卜雕成花。 

有的公司一直有萝卜雕花的需要,商业模式也跑的通。 

但是有些公司太激进了,主菜还没有,就已经把萝卜雕花、擦盘摆盘的团队配备齐了,最后主菜卖不出去,只能把厨师和雕花员工一起裁了。 

李磊的公司恰好是这一种,没多久他就收到了领导“谈话”的关心,对现在的业务有什么意见啊,对来年有什么打算啊。 

明里暗里透露给李磊,年轻人应该寻求更好的发展,李磊装傻想混过今年再说,可没想到一周之后就收到了业务线一锅端的消息。 

“意料之中吧,但没想到这么快”李磊感叹。 

媒体问到李磊下一步的打算,李磊回答:“总有新业务能做成的公司吧,也许就是下一个了,下一个”。 

说这话的时候,李磊表情木木的,也许是说了好几次了。 

03放弃内部转岗,我选择了体面离开

田露在某大厂的离开,从被通知到收拾东西是在一天内完成的,过后田露晒笑,“我们公司不光工作高效,离职也比其他公司更快”。 

在公司商业化团队的4年,田露已经“卷”习惯了,这源于她之前乙方的工作经历。大学刚毕业,田露去了一家广告公司,每天加班累个半死,待遇却和大厂差太多。 

对于田露来说,进入现在的大厂,不仅能学到新东西,收入也比之前提高不少,是她目前职业生涯最引以为傲的事情。 

但这份个人的崇拜并不能改变组织的调整和转向,和周艳一样,田露接到裁员的消息时也是懵的,甚至是无法接受的。 

中午休息的时候,她从同事那儿得知还有转岗这一解决方案,就想着要不要跟HR申请一下,毕竟对于自己工作4年引以为傲的公司,她还是很舍不得的。 

可当她被HR叫到办公室约谈的时候,她发现HR已经忙到分身乏术,很多即将离职的小伙伴着急找HR要赔偿,转岗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冷静下来,田露放弃了转岗这一选择。其实早在进公司初期,田露已经转过一次岗了,最开始田露是以审核的岗位进入公司,一年以后转到了内部运营岗。 

按照田露的说法, 公司内部转岗要经过层层审核,到了新部门也是从相对边缘的位置做起,这和换一家公司从头开始的难度系数基本上是一致的。

综合考虑下,田露选择放弃内部转岗。 

公司给出的“N+1”赔偿方案,田露也痛快的签了字,对于公司,她是感恩的,对于相应的业务调整,她也表示了理解。 

互联网寒冬下,大厂也不能幸免于“难”。有媒体爆料,游戏风向趋紧、教育“双减”、短视频增长也到了瓶颈,互联网大厂的扩张版图按下减速键,很多项目试几个月没效果就要马上关停。 

关停项目的组员就变成了像田露这样的“被动员工”。 

关于下一步的去处,田露透露应该不会再去大厂了吧。项目关关停停这种很没有安全感,每天都是“跑”着过的,遇到这种内部转岗的选择,我也没有勇气再来一遍了。 

“社畜”、“996”、“卷”……关于打工人的自嘲近两年特别多,35岁中年危机被一缩在缩。甚至最近有消息,25岁女孩面试新媒体被认为年纪大,没有网感。 

互联网效率提升的另一面就是对年轻人的透支,或者说所谓由互联网思维带来的其他行业的变革都有透支的风险。 

为了维持持续的用户增长、用户活跃,互联网使劲浑身解数,揽获庞大的年轻群体保证组织机制的活跃, 但是所有的商业是有边界的。 

“无效试探”的代价就是这群年轻人的青春,周艳、李磊、田露工作不努力吗?但是所有人就像搭上了驶向错误方向的加速列车,除了向前没有别的办法。 

所有身处这个“焦虑、迷茫”时代的我们,都像是被创新、技术和公司“绑架了”。 

“我无意伤害你”但却是因为你。 

(文中周艳、李磊、田露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每日人物·徐晴:爱奇艺大裁员:兴于爆款,困于腰部 

家哥的小黑屋·Oryx王家:互联网裁员,冷冬来临 

燃次元:2021年,我被裁员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谷仓爆品学院”(ID:gucangchanpinjia),作者:王英华,36氪经授权发布。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十大赛道,365家新经济企业,N种可能。

2021-12-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