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矿“战争”打响,谁卡了宁德时代的脖子?丨氪金Lite

王林·2021-12-10 14:55
动力江湖再战短板理论。

文丨王林

编辑丨郑怀舟

资源焦虑再度笼罩中国企业。

因为“家中有矿”,在全球经济版图中一向低调的南美突然聚集了一众动力电池产业链企业的目光。

今年7月,赣锋锂业通过子公司赣锋国际对加拿大千禧锂业发起了要约收购,当时商定的收购价格不超过3.53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8.37亿元)。不料,宁德时代突然杀出,其在9月提出,以3.768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9.44亿元)的价格要约收购。宁德时代不仅报价比赣锋锂业高出了约7%,还同意支付赣锋锂业1000万美元解约费。

就在市场普遍预计千禧锂业即将被宁德时代收入囊中时,美洲锂业从天而降,提出4亿美元报价并同意支付宁德时代2000万美元(约合1.3亿元人民币)合作终止费。截至千禧锂业留给的10个工作日考虑时间,宁德时代未选择上调报价,美洲锂业截胡成功。

值得注意的是,赣锋锂业正是持有美洲锂业12.5%股份的大股东并且派驻一名董事。因此,虽然赣锋锂业一再否认,怀疑其在幕后“指示”的声音仍不绝于耳。

“宁王”与“锂王”几经反转的竞拍大戏可以算得上锂资源资源争夺战日渐升温的缩影。千禧锂业成为争夺的焦点正是因为其名下拥有阿根廷两处盐湖资源。

从这场大战中获赔1.3亿元违约金的宁德时代并未放弃全球找锂的步伐。距离此事落幕仅一周的时间内,宁德时代就出现在与阿根廷国企洽谈锂矿开发的谈判桌上,并且直言道,“公司向全球最重要的车企供应电池已经有11个年头,目前更多的焦点在于锂等资源。”

锂电3C时代,锂离子电池原材料供应从不是问题。但随着电动车浪潮携颠覆之势来袭,作为电力电池重要材料的锂资源的逻辑骤然生变。随着年内碳酸锂价格不断飙升,锂矿争夺战是否会愈演愈烈?

01 输不起的战争

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心脏”,其成本比例占整车总造价近40%,在一定程度上掌握着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命脉。

当前两大主流的动力电池技术路线,无论磷酸铁锂电池还是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都是成本占比最高的材料,直接决定了电池的安全性能等,约占锂电池电芯材料成本的40%,而锂恰是正极材料的核心原料。

锂电3C时代,因需求量少,上游资源几乎不是问题。去年电动车爆发最初,宁德时代最焦虑的原料当属三元锂电池所需的镍、钴等稀有金属。至于锂资源,经历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低谷后又遇到新冠疫情爆发,下游需求大幅减少,锂盐价格一路走低,从2018年的16万/吨跌到2020年的4-5万元/吨。

而进入2021年,锂资源价格骤然起飞甚至有“失控”倾向。年初至今,碳酸锂的涨幅已经超过230%。而与去年底相比,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累计涨幅更是达到260%-310%。和上一轮碳酸锂涨价周期相比,这波行情已经突破了上一轮18万元/吨的最高价。

碳酸锂价格走势(2019.9-2021.9)数据来源:彭博

据国盛证券研究所有色金属行业首席分析师王琪估算,按照锂盐价格从10万元到20万元一吨的涨价区间来看,一千克大概涨幅是100元人民币,也就意味着一辆整车的原料锂盐的上涨大概在3000元左右。

今年以来全球电动车交付量不断创下新高,因此有分析将锂原料上涨归因于供需错配。但实际上,从需求端来看,动力电池锂盐需求量属于小幅度均匀上涨,去年9月的需求量为1.18万吨,今年的平均基本单月需求基本都在1.5万吨上下。全球氢氧化锂+碳酸锂的出货量同样保持了稳定,去年9月大约为4万吨,今年大约每月达到了5万吨到5.5万吨。暴涨的价格与较为平缓的供需曲线显然并不匹配。

事实上,供需问题不仅表现为当下,远期的强劲需求更加强化了资源端的价值。欧美日韩老牌车企纷纷在今年设置了明确的燃油车停售时间表,我国政府对实现新能源替代的决心无需多言。10月26日,国务院发布的《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首次明确远期目标:到2030年,当年新增新能源、清洁能源动力的交通工具比例达到40%左右。因此,随着动力电池厂家纷纷宣布加倍扩产,市场囤货情绪高涨。卖方市场影响力加重,也加剧了市场失衡、报价上行。

机构分析上游材料的上涨行情远未结束,第三次锂价涨价已经酝酿并启动。据国泰君安测算,2022年锂供给增速在33%-35%之间,但下游正极、电池普遍排产规划翻倍,供给增量可以由需求完全覆盖,因此锂的供需短缺格局将延续到春节前甚至12月底,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或达到25万元/吨,2022年锂盐价格或继续上行。

往下游望去,电池企业也不敢轻易涨价。这是因为动力电池领域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电池企业的涨价很可能导致自身订单大量流失。而且,在产业链上具有较强的话语权的整车厂每年都有降价目标,更不会答应涨价。

上游成本大增、通过提价向下游转移无望,压力在动力电池企业财报中已尽数体现。2021年第三季度,在装机量大幅攀升的情况下,多家动力电池企业盈利水平却不升反降。

上市的动力电池企业中,仅有宁德时代毛利率环比为正,亿纬锂能环比下降2.4%、国轩高科环比下降1.27%、欣旺达环比下降1.89%,孚能科技降幅更是高达9.55%。

动力电池上市公司毛利率(2020Q3-2021Q3)数据来源:wind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上游材料商迎来业绩大爆发。“锂业双雄”之赣锋锂业前三季度实现营收70.4亿元,同比增长81.19%;归母净利润24.73亿元,同比暴涨648.24%;仍在亏损中的天齐锂业也逐渐走出债务危机的阴影,股价较年初飙升175%。

年初迄今,23只盐湖提锂概念股中有12只个股年内涨幅超1倍,8只个股年内涨幅超2倍,西藏矿业更是年内涨幅达3.6倍。紫金矿业在宣布以49.6亿元收购加拿大新锂公司后,股价也飙升了7.6%。

虽然宁德时代尚且还能凭借行业地位以签订长协大单来锁定材料成本等方式来保持自身的盈利水平,但是谁甘心成为赣锋锂业们的打工人?对于宁德时代来说,为了压缩成本、争夺在产业链的话语权,抢矿成为必须走的一步棋。

所以,宁德时代一边放“狠话”——董事长曾毓群直言:“如果谁在我们这儿拼命乱涨价,我们会把他们排除在外”,另一方面则继续为锂资源走遍天下。甚至着急公开尚在研发阶段的钠离子电池技术,因为“氯化钠炒不起来,盐很多。”

而对于上游的赣锋锂业来说,资源储备直接地影响着当下业绩和未来发展的潜力,自然也不希望看到制造商吞噬自己的蛋糕。因此上游供应商与中游制造商之间的激烈交锋一触即发。

02 只是开端?

我国锂资源全球排名第4,称不上匮乏,为何远渡重洋抢矿?

首先,主要是我国锂矿资源面临和其它矿产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品位偏低,开采难度较大,在锂价较低的时候不具有开采价值。

因此,随着磷酸铁锂电池路线被广泛接受,困扰宁德时代多时的镍、钴资源焦虑暂告一段落,72%以上锂资源需要依赖进口又成为产业的最大痛点之一。

我国大部分锂资源来自国外     数据来源:五矿证券

事实上,锂资源称不上稀有金属。据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介绍,从锂、锰、镍等核心电池材料的开采潜力来看,全球锂资源经济可采储量为2100万吨,如果按三元811电池材料体系算,可以生产电池2000亿kWh。按平均一辆车100千瓦时算,可以制造20亿辆电动汽车。

但锂资源天然“分配”严重不均为当下的抢矿大战埋下伏笔。全球75%的锂资源主要集中在南美和澳洲的“三湖七矿”之中。三元电池需要的氢氧化锂主要从澳洲矿山开采;磷酸铁锂电池需要的碳酸锂主要采自南美的盐湖。随着磷酸铁锂装机量超越三元锂电池,南美的盐湖自然成为宁德时代们争抢的对象。

据国泰君安证券,2019年,前5大公司控制着全球77%的锂业市场份额。其中,我国的赣锋锂业占比16%,天齐锂业占比14%。其余47%则为美国雅宝(ALB,占比25%)、智利矿业化工SQM(占比15%)、美国Livent(占比7%)瓜分。所以宁德时代的对手不仅有“锂业双雄”,还包括一众海外巨头。

把时间线拉长,这场类似土拍时代的竞购或许只是另一场更大规模角逐的开端。

虽然产业链落后于我国,但以德国为首的欧洲汽车制造大国也开始重视电池产业,不希望过度依赖外国配件供应商。前不久,全球最大的锰、镍、矿砂、高性能合金生产商Eramet(法国埃赫曼集团)也重新启动了阿根廷盐湖提锂工厂的建设。

今年8月,拜登政府宣布新能源汽车计划,明确提出将采取措施推动美国在清洁汽车和卡车方面的领导地位。美国能源部、国防部、商务部和国务院还共同发布了《国家锂电池蓝图(2021-2030)》,目标就是建设美国国内的锂电池原材料的加工能力,并且降低对敏感材料的依赖程度。

资源自主往往是大国国家意志的体现,大力发展新能源的主要目的之一便是绕开石油依赖形成的“马六甲”困局。在过去几十年的燃油车时代,我国在燃油车的三大领域——底盘、变速箱和发动机领域一直疲于充当追赶者,在这个全新的新能源纪元,我国动力电池企业全球市占率已达45%,位居世界第一,无人甘心因为资源短板而失去辛苦建立起的优势。

关注获取更多资讯

+1
3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不要光顾着闷头拉车,还要学会抬头看路

2021-12-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