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武侠游戏的过去与未来:野心家河洛与探险家“双剑”

竞核·2021-12-09 13:30
坚守与传承

国产武侠RPG又出佳作了。近日,在Steam平台上线的《天命奇御2》发售仅一个小时后,就击败了《战地2042》《死亡搁浅》等一众强力对手,于Steam商店国区登顶。

同时,这也是为数不多在发售时就取得好评的国产武侠单机游戏。

众所周知,武侠文化是一种独属于中华文明的精神符号,这类题材在国产独立游戏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随着独立游戏市场回暖,越来越多工作室投身于国产武侠单机游戏,比如《天命奇御2》研发商甲山林娱乐。它背后其实是一家房地产公司。

市面上,游戏数量不断增加并未能带来质量的飞跃,这让无数玩家开始追忆那段国产武侠单机的辉煌岁月。

河洛工作室:“河洛出品,必属精品”

如果要提名“最好玩的国产武侠游戏”,河洛工作室出品的游戏一定会出现。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河洛工作室旗下产品就已经抛开了日式RPG的制作模式,引入开放世界的设计理念。

那个年代,游戏制作还是2D为主流、画面像素风。可河洛的作品已然用精致的3D画面、流畅的体验、丰富的玩法征服了一大批玩家。

《金庸群侠传》《武林群侠传》正是凭借着这些优点在上个世纪末风靡一时。

可惜,和其它国产单机游戏工作室一样,河洛也因为盗版猖獗、资金不足等问题走向了解散。

直到2014年,《武林群侠传》制作人徐昌隆为了弥补当年因资金限制没能完整呈现《武林群侠传》的遗憾,决心重建河洛工作室。

这一次重组并没有让河洛的粉丝们失望。2015年发售的《武林群侠传》重制版《侠客风云传》,在发售当天,珍藏版直接售罄。可谓是唤醒了当时极度低迷的国产独立游戏市场。

《侠客风云传》历经十年,并没有盲目地在画质上下功夫,而是把重心放在补充和优化原有优点上。在后续还补充了两部免费DLC补足剧情与丰富玩法。

可以说,《侠客风云传》在十多年后凭借着诚心的制作态度与对前作优秀玩法的延续收获了广大玩家的好评,而非情怀。销量突破百万便是最好的证明。

随后《侠客风云传前传》更让河洛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河洛出品,必属精品”的口号也渐渐在玩家群体中流传开来。

不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例子也不是一两次了。万众期待的《金庸群侠传》续作《河洛群侠传》在18年发售后因为bug成堆、优化极差给玩家带来了非常糟糕的体验。

虽然经过两到三年的打磨,这款游戏逐渐挽回了口碑,但从商业角度来看,它不能算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从数据上看,大部分独立游戏的关注度都集中在上线首月,此时销量占据总销量的80%,而玩家评价会对其他用户造成直接影响。”《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制作人廖秋钥在2021TGDC上分享道,“上线首月口碑崩塌足以毁掉一款独立游戏。后来尽管我们高强度更新,疯狂挣扎两年半,首月销量仍然占据总销量的40%。”

《河洛群侠传》也是一样,后续更新难以挽救第一个月损失的用户量。究其原因,当时河洛工作室想要给大家呈现一款比肩欧美开放世界的大作。可无论是技术硬实力还是剧情软实力,两年开发周期实在是太短了些。

提升技术力固然不可少,但依然要正视国产独立游戏与世界顶级厂商间的差距。或许在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将重心放在玩家体验与可玩性上更加管用。

北京软星:《仙剑4》后再无仙剑?

今年的武侠单机市场,和《河洛群侠传》一样要数《仙剑奇侠传7》。两款产品都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提及国产武侠单机,国产三剑绝对是绕不过去的IP。

最早的国产三剑是指仙剑、轩辕剑和剑侠情缘,随着时代发展,国产三剑渐渐演变成了仙剑、轩辕剑与古剑奇谭。

时过境迁,剑侠情缘系列已经彻底将重心放在了国产MMO常青树《剑网3》上。时隔26年,《仙剑奇侠传》依然带着它的单机作品与玩家见面了。

1995年,大宇资讯制作《仙剑奇侠传》在7月正式发行。这款产品,几乎是由“仙剑之父”姚壮宪一人独立完成了游戏的前期剧本、美术程序等多项工作内容。

随着第一款产品成功,大宇资讯便想要顺水推舟,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

2000年7月,大宇在北京注册软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姚壮宪任总经理。那年的北京软星野心勃勃,希望成为中国第一代游戏研发的拓荒者。

在推出了《仙剑2》之后,姚壮宪就一直没有再具体参与仙剑的创作和研发工作,而是将主要精力投入到了项目规划和大宇北京总公司管理等方面。仙剑奇侠传系列游戏开发工作全部交由上海软星负责。

2007年8月,《仙剑奇侠传四》在海峡两岸同步上市,一周之内就创下了销售二十万套的佳绩。

但让人们始料未及的是,仅仅一个多月之后,上海软星游戏研发骨干几乎全部出走,公司宣告解散。

解散原因大体与河洛一样,资金短缺、盗版横行。但自此之后,国内单机游戏圈掀起了一股反对盗版的热潮。

玩家们发现如此优秀的制作团队竟然因为盗版而分崩离析,于是开始自发地抵制盗版。

一时间,玩家们纷纷要求网站下架盗版,盗版游戏制作者们也遭到口诛笔伐,便渐渐失去了制作盗版的热情与动力。

可以说,上海软星解体在一定程度上肃清了国内单机游戏市场盗版猖獗的歪风,为如今单机游戏市场的回暖打下了基础。

但至此以后,《仙剑》系列产品质量与口碑呈现断崖式下滑,反而在影视领域凭借《仙剑奇侠传1》与《仙剑奇侠传3》名声大噪。

就像前文提到的,这一次北京软星历时五年打造的《仙剑奇侠传7》也颇有些“头重脚轻”的意味。

由于《仙剑6》在画面上的失败,软星在这一代作品的画质上花费了太多心思。

游戏采用虚幻4引擎打造,呈现出来的画面效果确实不错,但相应的代价便是优化难度增大,产品上线后至少需要RTX2060显卡才能有比较流畅的体验。

这无疑为许多中低配置玩家设了一道门槛,将他们拒之门外了。

同时《仙剑》系列历来的侧重点都是优秀的剧情,但最终演出呈现似乎并不能让玩家买单。

从产品设计意图上,能看得出软星想要给玩家呈现一部高水准的ARPG作品,不过步子跨得有些大了,超出了自身的能力范畴。

或许可以期待一下《仙剑7》像《河洛群侠传》一般,在后续的更新优化中逐步完善打磨这部作品。

上海烛龙:野心勃勃,布局海外

上海软星解散可谓给仙剑系列造成了重创,但也正因为这次风波,让国产武侠单机界升起了一颗新星——《古剑奇谭》。

《古剑奇谭》系列制作公司上海烛龙,创始人之一张毅君便是《仙剑奇侠传》三、四的项目监制。

在《仙剑四》项目组解散后,其中大多数成员都跳槽到了上海烛龙跟随张毅君开始制作《古剑奇谭》系列。

初代作品《古剑奇谭:琴心剑魄今何在》于2010年7月10日发售,这也是中国首部全程配音的单机游戏。

于2018年上市的《古剑奇谭3》可谓彻底重燃了国产单机市场的热情,即使时隔三年,这部作品依然被玩家们称作国产单机游戏的标杆。

《古剑3》成功之处有三点:首先,并没有盲目的提升画质,而是对近十年前的引擎进行了“魔改”,最大限度地提升了画质,但同时又保证了配置的低要求。

其次,舍弃了以往的回合制战斗转向即时战斗,优化了打击感和人物动作,真正将游戏推向了ARPG的领域。

最重要的一点是:《古剑3》跳脱出了以往国产武侠RPG谈情说爱的格局,开始探讨浩大的时光与梦想。

从这款作品开始,玩家们开始展露出对国产单机的渴望,因为他们发现中国人的故事只有中国人的游戏才讲得出来。

遗憾的是,极佳的游戏质量与口碑未能给上海烛龙和网元圣唐带来商业上的巨大成功。

发售近两年后,《古剑奇谭3》利润不足一个亿,难以赶得上某些手游一个月流水。

这导致《古剑奇谭3》团队核心主创集体离职,先去获取物质上的保证,然后再谈梦想的追求。

有《古剑3》珠玉在前,续作水准必然要更上一层楼才能收获玩家认同,网元圣唐的野心也是如此。

在今年举办的2021网元圣唐嘉年华上,官方正式公布了新作《古剑奇谭4》。意图将《古剑4》打造成比肩世界级3A大作的产品。

这或许也是《古剑3》给它们带来的经验,国产独立游戏市场依然不够成熟,要想获得商业上的成功,争取海外市场必不可少。

因而《古剑4》在立项起就是一部面向世界的作品。也希望新一代的制作人能够将古剑这个IP“传承”下去。

结语:

国产单机市场在沉寂了十多年后渐渐有了起色,但守着情怀吃饭终究难以满足玩家日益增长的审美需求。

可喜的是,我们能够看出国产武侠单机厂商们的坚守与野心。

河洛、软星、烛龙这些优秀或曾经优秀的制作团队带给喜爱国产的玩家很多值得回味的经典和感动。

也有许多新兴的独立游戏比如《天命奇御2》《了不起的休闲模拟器》《太吾绘卷》等等为国产武侠单机带来新的活力与方向。

希望将来当国外各种大作井喷,我们这些喜爱国产游戏的玩家也能够真正玩到让自己满意的国产游戏,感受属于中国人的情怀与感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竞核”(ID:Coreesports),作者:钱泓言,36氪经授权发布。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2021年就要过去,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全球的小伙伴们都在网上搜些什么呢?

2021-12-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