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Graham谈YC的黑天鹅效应:大智若愚的赢者通吃

橙皮书 · 2012-09-10
“创业投资之所以如此吸引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反直觉的特性。生活中的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学着躲避风险,只追求那些“好主意”(比如做律师,而不是去做摇滚明星)。对创业公司,我经常需要去关注那些可能是蠢主意,但是也可能是伟大的想法的公司。这些也许不适用于所有人,但是对那些敢于追梦的人来说,上路开始冒险吧。” ——Paul Graham 这些年来我做过不少类型的工作,其中最同直觉相悖的非创业投资莫属。 要想理解创业投资这门生意,有两件事你需要明白:其一是几乎所有的回报都是由很少的几个大赢家带来的;【1】其二是那些最好的主意起初看起来都傻透了。

“创业投资之所以如此吸引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反直觉的特性。生活中的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学着躲避风险,只追求那些“好主意”(比如做律师,而不是去做摇滚明星)。对创业公司,我经常需要去关注那些可能是蠢主意,但是也可能是伟大的想法的公司。这些也许不适用于所有人,但是对那些敢于追梦的人来说,上路开始冒险吧。”

——Paul Graham

这些年来我做过不少类型的工作,其中最同直觉相悖的非创业投资莫属。
要想理解创业投资这门生意,有两件事你需要明白:其一是几乎所有的回报都是由很少的几个大赢家带来的;【1】其二是那些最好的主意起初看起来都傻透了。

第一条我起初只是知道而已,但是直到亲身经历后我才真正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投资所有公司大概值100亿美元,但是Dropbox和Airbnb这两家的价值就占了总额的四分之三。

那些创业公司中的大赢家赢得是如此彻底,完全颠覆了我们的预期。我不清楚这些预期是先天还是后天形成的,但是不管怎样,我们的确没料到在创业公司的回报上存在着如此大的差距。

这也促成了一系列奇怪的后果。比如单从财务上看,YC的一期孵化班中至多只有一家公司能够真正给我们带来大量收益,其余的都是瞎忙活。我还不太能接收这个事实,一方面是因为它是如此的同直觉相悖,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做YC不单单是从金钱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毕竟如果每期我们只投一家公司的话,YC得多寂寞啊。不过话说回来YC也的确是个寂寞的地方。

要想在一个同你的直觉相悖的领域获得成功,你需要在某些时候关掉自己的直觉,就像飞行员在飞过云层时做的一样。【2】你得去做那些你的理智告诉你该做的事,即使它们感觉起来不对。

敢于去持续不断的冒险对我们来说是挺困难的。当你看到一家创业公司并觉得“他们看起来会成”的时候,很难不去投资他们。然而,至少从财务上来说,真正的成功只有一种:这些创业公司要么会成为大赢家,要么就不会,如果是后者的话你投不投都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即使他们成功了,也不会对你的收益产生多大影响。反倒是有时候你会碰到一些18、9岁的小伙子,很聪明,但是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要干嘛,这些人成功的概率似乎很小。但是真正重要的不是他们成功的概率,而是他们成为真正大赢家的概率。任何一个团队要想真正做大机会都小的可怜,但是这帮19岁小伙子真正做大的概率可能会比那些看起来更安全靠谱的团队更高。

创业公司做大的概率并不仅仅是做成的概率的简单累加。要不然你就可以采用广撒网的策略,投资每家你认为可能做成的公司,这样你就肯定不会漏过那几条大鱼。可惜的是抓大鱼要远比这样做困难。你得学会忽略掉眼前的“大象”——这些创业公司做成的概率,集中考虑更为关键但也更不可捉摸的问题:他们能不能做大。

更难的是

之前我就写过类似的内容:如果某个好主意大家都觉得好,那么肯定已经有人做出来了。因此那些最成功的创业者会倾向于去实现那些只有他们觉得好的主意。有时候这些主意可能在别人看来跟疯了差不太远,直到你到了那个点才能看到成效。

Paul Graham谈YC的黑天鹅效应:大智若愚的赢者通吃

Peter Thiel第一次在YC演讲的时候,画了一副维恩图来解释这些。他画了两个相交的圆圈,其中一个叫“看起来挺傻的”,另一个叫“好主意”,两个圆圈交汇的区域,就是创业公司应该发力的地方。

道理很简单,但是用维恩图的形式来表现还是很有启发性的。你会发现两类主意是有交叉的——有些好主意初看就是挺傻的,你还会发现其实那些看起来挺傻的主意中,大部分的确挺傻的。

那些最好的主意可能看起来挺傻,这一事实让“捉大鱼”这一游戏更难玩了。因为这意味着一家创业公司做大的概率越大,初看起来做成的概率反倒会越小。我一直记得自己初次听说Facebook时觉得这个主意简直是废材。一个供大学生浪费时间的网站?几乎完美贴合一个烂点子的特点:1市场小众,2 没有钱赚,3 做的事根本不重要。

苹果和微软也不例外,你完全可以给出“傻逼主意”的判断。【3】

 难上加难

等等,还有更坏的情况呢。不光要解决之前提到的这些难题,在解决的过程中你得不到任何你是否做对了的指示,两眼一抹黑。就算你挑到了一条大鱼,不过个三五年你是不知道自己挑到的到底是啥的。

更糟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你能感知到的指标却是非常有误导性的。我们可以详细跟踪Demo Day之后每家创业公司的融资情况,但是我们也清楚这个指标非但没有意义,还会产生很多负作用。我们需要去挑出那些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异类,因为那些大鱼能带来一万倍的回报,所以即使我们签下了一千家失败的初创公司,最终还是能拿到10倍的回报。所以如果有一天YC Demo Day之后所有的初创公司都拿到了融资,那只能说我们变得太保守了。

我不清楚现在有多少公司在Demo Day之后能拿到更多融资,我可以不去关心这些,因为我知道一旦开始留意我就会想着优化这个数字,而我知道优化是一个错误的决策。不论好坏,我们是不可能真的去试着投很多看起来太冒险的项目的,我们承受不起。我可以列出那些我清楚的知道是正确的事情,但是依然不会去做。投太多很冒险的公司可能会伤害YC的品牌(至少对那些不懂数学的人),还可能会稀释YC校友会的价值,最令人信服的原因可能是过多的失败会让大家泄气。但是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我们就是没法接收回报率天差地别这个事实。

也许我们永远做不到正确处理创业投资中的风险和收益分散问题。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见创业者后想着“似乎是个不错的团队,但是投资者到底会怎么看这个疯点子呢?”的时候,可以对自己说“管那帮投资人怎么想呢!”这就是我们在见Airbnb时的想法,如果希望看到更多这样的公司的话,我们就应该继续保持这种态度。

注释

1.并不是说只有那些大赢家才有意义,只是说从金钱角度说这些大赢家才对投资者有意义。因为我们做YC并不单是为了钱,所以我们不单关心那些大赢家。比如我们就很高兴曾经投资了Reddit,虽然没有挣到多少钱,但是Reddit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且还让我们认识了Steve Huffman和Alexis Ohanian两位好朋友。

2.没有参照物(比如地平线)时你很容易混淆地心引力和机身的加速力。这意味着当你穿越云层时,很难弄清飞机到底在怎么飞。也许感觉告诉你你正在水平前行,但事实上你的飞机正在螺旋下降。解决办法是无视身体告诉你的信息,完全依照仪器的指示来驾驶。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人类是很难做到拒绝身体的暗示的,所以虽然每个飞行员都知道这个问题,每年还是会有很多这类事故。

3.也不是所有大鱼都遵循这个模式。比如Google,它看起来是个坏主意的原因就是已经有太多的搜索引擎,市场上似乎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下一家公司。

via
paulgraham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亚马逊Kindle Fire平板电脑一贯以“高配低价”著称,最新推出的Kindle Fire HD也不例外。高清屏幕、更快速的处理器、增强的WiFi功能是它的高配。低价则表现在,7英寸Kindle Fire HD售价为199美元,8.9英寸 4G LTE的Kindle Fire HD售价为499美元。不出意外的话,亚马逊这次又能卖上几百万台的平板电脑了。 很多人都告诉我,亚马逊的平板价格已经很低了,亚马逊可是抱着不赚钱的态度在卖这些平板电脑的。但即便如此,亚马逊平板的价格还是让我兴奋不起来。

2012-09-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