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的共享充电宝们,开始卖白酒、做短视频了

天下网商·2021-12-07
共享充电宝们如何过冬?

今年4月上市的“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NASDAQ:EM)迎来了挑战性时刻。刚刚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其营收9.3亿元(人民币,下同)相比去年同期基本停滞;净亏损近8000万元,而去年同期盈利超过1亿。这也是连续5个季度以来的首次亏损。

12月6日收盘,怪兽充电的股价跌到最低点,仅为1.5美元,相比高点跌去超八成,市值仅剩不到4亿美元,从“独角兽”之位跌落。

虽然有受到美股市场中概股整体波动影响,但这背后,整个行业正露出一些冷意,一些新的变化正在发生。头部品牌上市,行业激烈洗牌,搜电与街电合并成为竹芒科技,共享充电宝原本“三兽一电”的格局已逐渐被“小竹兽”所代替。不过,小电科技转战港股上市搁浅,近半年鲜少发声。

疫情叠加寒冬,共享充电宝也要准备好集体“过冬”?

加速扩张5个季度以来首次亏损

怪兽充电是共享充电领域跑出来的第一个、也是现今唯一一个上市公司。

今年第三季度,怪兽充电的共享充电宝业务8.954亿元,相比去年甚至还略有缩减;净利润也明显下降,第三季度亏损7944万元,转盈为亏,今年上半年还有2000多万的盈利。

怪兽充电董事长兼CEO蔡光渊对此作出解释:国内区域性疫情的影响,导致线下人流量减少,第四季度也会受到影响。怪兽充电预测四季度的营收在8亿到8.3亿之间,继续下滑。

共享充电宝确实是一个高度依赖线下人流量的场景性消费,但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时,怪兽充电通过一场“腾挪战”度过了危机。蔡光渊说,当时一线员工通过打车、坐地铁等,第一时间将关闭门店的设备转移到尚在开业、效率更高的门店。去年,怪兽充电年入28亿,净利润超过7500万。

怪兽充电创始人蔡光渊

事实上,从财务数据看,怪兽充电出现亏损与它加速扩张不无关系。

第三季度怪兽充电市场营销费用同比增长23.8%到8.14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达到87.53%,这部分的费用主要用于点位的扩张,以及对合作伙伴的激励费。

今年前三季度,怪兽充电市场营销费用达到22.46亿元,超过去年全年。

疫情期间的逆势扩张是怪兽充电的竞争策略。共享充电宝需要铺设点位扩大覆盖面形成规模效应,不同品牌的柜机争抢线下点位,就像共享单车大战时争抢地盘。

互联网市场残酷的“二八法则”在驱使着它们。

怪兽充电原本稳坐市场头把交椅,上市时占据超过三分之一份额。但几乎在其上市同一时间,街电与搜电宣布合并,合计用户达到3.6亿,今年9月的点位已经超过100万。截至去年底,小电科技也有超过71万个点位。

而截至9月30日,怪兽充电有点位82万个,累计用户2.73亿,三季度新注册用户1790万。从点位数和用户规模,共享充电宝的市场第一已经易位。

以战略性亏损换规模是互联网公司的常用套路,但对怪兽充电来说,今年的扩张既不增收,或许还亏钱。

当增长步入瓶颈期,粗放扩张的时代宣告结束。蔡光渊说,面对不稳定的外部因素,怪兽充电将一部分工作重心转移至内部管理及运营优化。

精细化运营迫在眉睫。今年三季度怪兽充电推出了充电宝优化程序,可以根据使用情况动态调整柜机内充电宝的数量。因此,虽然点位在扩张,但共享充电宝数量减少了。今年三季度末,怪兽充电在线共享充电宝数为580万,相比二季度减少了20万。

涨价行不通,摸索多元变现

收入来源单一,让共享充电行业充满焦虑。

今年第三季度,怪兽充电的充电宝服务收入占总营收比重96.3%,而充电宝销售和广告服务比重仅为2.9%和0.7%。

小电同样如此。2018年至2020年期间,其共享充电宝业务的收入占总收入的97%以上。

也因此,涨价成了共享充电宝品牌们减轻营收焦虑的一大法宝,甚至有热门景区一度涨到10元/小时。这已经引起了一些反弹。

今年8月,市场监管总局要求怪兽、小电等多个品牌整改。调整后,各品牌平均价格保持到2.2-3.3元/小时,标价在每小时3元及以下的机柜占比69%-96%。

涨价总有限度,且容易伤害消费者体验,共享充电们急于寻找新的增长点,但目前还没看到破局者。

比如,怪兽充电开始卖白酒了。今年年初,怪兽充电推出一款叫做“开欢”的白酒,在财报中,它开始自称“消费科技公司”。

蔡光渊曾解释,白酒市场广阔,毛利率高,“怪兽充电的数亿用户都可以被利用起来”。但事实是,在共享充电市场,消费者并没有什么忠诚度,从共享充电宝用户到一个消费品牌用户,中间的通道还不通畅。目前,“开欢”天猫旗舰店有2.5万粉丝,店内目前只有一款产品,销量最高的也不过百。

搜电和街电合并后的新公司竹芒科技,则提出了要做物联网智能硬件终端的“制造商与运营商”的目标。它在共享充电宝柜体上大做文章,加入了彩屏、体温监测、AED(体外除颤功能)、无人零售等功能,有的设备甚至还兼卖口罩。

这个思路是扩大服务范围和频次,不过共享充电宝更大的布局领域还是在密集的门店,可应用的范围实际上有限。

相较于在C端找机会,小电科技则将目光瞄准了B端——通过与短视频公司合作,为点位合作商家提供短视频和直播营销方案,但商家是否买单是个问题。

种种开源模式尚待验证。节流,成了寒冬下的选择。

玩家都不赚钱?

共享充电宝模式刚出现时,因为能迅速聚拢现金流,吸引众多玩家入场,资本为之疯狂,曾创下40天融资近12亿的速度。2017-2018年,行业洗牌开始,逐渐形成“三电一兽”的格局。后疫情时代,头部品牌争抢上市,或者选择“抱团”,逐渐形成“小竹兽”的格局。

这其中,也有巨头参与。从2017年开始,美团曾多次进出这一市场。2020年重启充电宝业务后,它曾背靠商家资源疯狂抢市场。但今年以来,美团已开始抛弃直营点位,转让给代理商。

“纯粹是自己内卷把自己搞死了。”一位曾在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工作人员表示,共享充电宝品牌为了抢市场,将定价权让给了商户,终端价格更加混乱。

街电招募广告

共享充电宝的代理模式下,一般是商家购买机器,0元加盟,每单收入由品牌与商家分成。为了扩张,共享充电宝品牌会给线下商家不少激励。去年怪兽充电的投放点位激励费同比增长70%达到15.76亿元;而小电科技去年共享充电宝租赁收入约为19亿元,其中给商家的激励费超过10亿元。

在此前的调查中,《天下网商》发现,有共享充电宝品牌以“分润高达100%,一月回本”,“24小时赚收益”等充满诱惑的加盟条件吸引商户。一共享充电宝品牌方曾对天下网商透露,有加盟商户仅靠共享充电宝,一星期的佣金收益就高达3万元。而与之对应,是共享充电宝品牌稀薄的利润。行业中一度有共享充电宝品牌为线下门店“打工”的说法。

但当线下共享充电宝投放量接近饱和,商家的收入也因此被摊薄。据第一财经11月走访报道,有不少商家靠共享充电宝的月收入仅为百元,决定退出市场。

共享充电宝不断飙升的价格,还有充电慢、归还难、归还后仍扣费等问题,也在挑战消费者耐心。

而归根结底,仍是需求与价格、体验能否平衡的问题。

共享充电宝虽然比共享单车更刚需,但仍具有替代性。随着手机电池容量的增大,不少用户的“用电焦虑”正在被缓解。

共享充电宝的生意具有时间窗口,如果仍然无法找到规模化盈利的有效方法,投资者的耐心将会被耗尽。

2017年底,蔡光渊判断,共享充电行业需要打持久战,“两年以后,这个行业坚持到底的英雄就会出现”。但至少从目前看来,煎熬和内耗仍将伴随着他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章航英,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从被割韭菜,到独步市场

2021-12-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