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放不过打工人

字母榜·2021-12-05
对员工而言,马斯克是个好老板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赵晋杰,36氪经授权发布。

一反常态,特斯拉CEO马斯克首次叫停了季度末疯狂冲刺汽车交付量的行动。
 

11月底的一封内部邮件中,马斯克表示特斯拉第四季度的重点应该是最大限度地降低车辆交付成本。不在乎交付量的马斯克,将重心投入在了如何最大限度地省钱上,比如砍掉不必要花费的“大量加急费、加班费和临时承包商费用”。
 

这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在特斯拉要求节约成本。公开资料显示,从2017年Model 3量产交付以来,每个季度末发向全员的邮件中,除了督促交付的惯例以外,还有一条就是希望员工尽其所能地节约开支。
 

在马斯克看来,如果每个人都努力提高效率,哪怕是很小的效率改进,也能产生巨大的影响,比如“更好的包装密度,或者重新安排流程”等。
 

如果这些措降本措施都不见效,马斯克还有“裁员”这一大杀器。
 

在Model 3因为“产能地狱”而多次传出破产消息后,2019年1月,特斯拉公布了马斯克的大裁员消息,决定裁撤3000多个岗位近7%的员工,以此来控制成本。
 

邮件中,马斯克写到,未来将只保留关键部门的临时工和合同工,同时提高Model 3的生产率,并在制造设计方面进行改进。
 

即便在2020年12月特斯拉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创新高时,马斯克发给员工的邮件中,一再强调的,仍然是节约成本。
 

“为了让我们的汽车可负担得起,我们必须更加明智地花钱。这是一个艰难的便士游戏——需要数以千计的好的idea来降低零件成本,提升工厂流程或简化设计,同时提高质量和产能。一个好的 idea 可能节省5美元,但绝大多数是这儿50美分、那儿20美分。”
 

马斯克甚至一度鼓动全员集思广益,并告诉员工,如果觉得自己的声音没有被听到,可以直接发邮件抄送给自己。
 

只不过跟之前依靠员工自愿性节流行动不同的是,这次马斯克直接付诸了强制措施。
 

这也意味着,特斯拉员工再也不能借助“季度末”概念狂赚加班费了。

邮件结尾,马斯克特意写到,希望员工忘记“季度末”概念,“就好像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一样”。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季度末”概念往往对应着这家公司的数据表现是否好看,股价是否会长涨。
 

尤其在生产制造行业,很多上市公司会为了季度目标或年终目标的顺利达成,赶在月底疯狂刷销量,甚至不惜以折扣价格或优惠付款条件给经销商供货。
 

恒业资本创始合伙人江一表示,“季度末”现象在国外更多出现在需要融资的时候。
 

以特斯拉为例,在实现年度盈利之前,马斯克总是靠着一封封煽动性十足的邮件,鼓动特斯拉员工一起冲高销量,以此来确保获得最佳的交付成果,并获得客户和投资者的信任。

而随着今年三季度,特斯拉终于能摆脱“卖碳翁”身份,靠着实实在在的卖车创造正向利润后,正如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所说,当前的“特斯拉强大了,不太需要这样的股市业绩。”

在不用过分担忧股市报表之后,马斯克开始腾出手加大运营开支管控,对早已看不惯的“加急费、加班费”等挥起锄头。
 

更何况,在马斯克看来这笔费用出的也毫无价值,只是将未来一个季度的销量提前透支到了本季度,像邮件中说明的那样,“根据以往的惯例,我们会在季度末疯狂冲刺,以最大限度地提高交货量,但下个季度的前几周交货量就会大幅下滑。实际上,在六个月时间内,我们不会交付任何额外汽车,但我们会花很多钱,拼命在每个季度的最后两周加速交付。”
 

额外付出的加班费,就等于是员工变相在薅马斯克的“季度末”羊毛。对马斯克来说,自己可以为了关键人才花高价引进,但绝不允许在员工身上浪费无谓的开支。
 

要知道,马斯克是一个连工会都不愿组织的家伙。2018年特斯拉内部掀起组织工会风波时,马斯克发帖称:“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挡我们汽车工厂的员工进行组建工会投票,只要他们想,明天就可以投票,但是(特斯拉员工)为什么要白白支付工会费,而且放弃公司股票期权呢?”
 

特斯拉还就此解雇了尝试组建工会的活跃分子奥提兹。在马斯克看来,公司不应该受到工会的干扰。
 

今年3月份,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NLRB)裁定,特斯拉阻碍员工成立工会的行为,违反了美国劳动法,命令马斯克删除有关不鼓励员工成立工会的推文。
 

特斯拉选择硬刚,在上诉中直言NLRB的裁决“违反法律规定”。
 

一个广为流传的新闻中,马斯克助理玛丽·布朗在为其工作12年后,提出希望能拥有高管一样的工资待遇,待马斯克亲自把她所有的工作接手过去干了两周后,发现她的工作价值并不大,便直接予以了开除。
 

虽然特斯拉曾荣获过雇主品牌专家Universum颁发的美国工程专业学生最具吸引力公司奖章,但在特斯拉内部,诸如做汇报不能模棱两可,答不出来的话,下一秒可能被裁员;电子邮件里出现语法错误的营销人员会被要求离职等随意裁员的事情,也同样让马斯克背上了“不近人情”的标签。
 

美国《连线》杂志2018年12月曾发表文章揭露,马斯克脾气很大,总是因为一些小事而解雇员工,导致员工们都不敢主动接近他,害怕自己可能被马斯克当场开除。
 

名特斯拉经理在接受《连线》采访时,将马斯克的这种行为称之为“马斯克的愤怒爆发”,并叮嘱下属不要太接近马斯克的办公桌,因为他担心,一个偶然的照面,一个意外的问题,可能就会让员工们失去了继续工作的机会。
 

这种头悬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危机甚至连高管也不例外,一位高管对《连线》表示:“每位员工每天到公司后都会想,今天是否将成为在特斯拉工作的最后一天。”
 

为了管控员工,马斯克甚至还曾发邮件鼓励员工互相检举。
 

2018年6月,特斯拉电池起火事件发生后,据CNBC报道,马斯克认为是该公司员工开展的破坏活动。

为了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在邮件中,马斯克写到,“如果你知道、看到或怀疑任何可疑的东西,请发送一封电子邮件给我们,向我们提供尽可能详尽的信息。你可以具名,我们将严格保密,或者是完全匿名。”

在Model 3处于“生产地狱”的那段时间,特斯拉甚至被媒体爆出连卫生纸都要严格管控。

科技媒体Electrek报道,2019年5月开始,特斯拉的几个工厂团队不仅不再订购办公用品,甚至不再订购卫生纸,迫使一些员工只能从家里带来卫生纸,帮助特斯拉减少行政开销。

此外,为了降低成本,特斯拉还取消了聘请外部公司来清洗未售车辆的业务,要求特斯拉员工将车开回家,在家中完成清洗作业。
 

节流起来的马斯克有多认真?Electrek消息中写到,马斯克在一封发给员工的邮件中宣布,他和新任首席财务长将亲自审查未来的所有支出,“无论多小”,并在邮件中鼓励特斯拉每个员工都尽可能为节约成本做出贡献。
 

在10月份发给员工的一封邮件中,马斯克再次提醒员工“谁才是老板”,写到当他发出明确指示后,特斯拉经理们只被允许采取三种行动:解释清楚他哪里说的不对,或者请求进一步指令,或者就是执行指示。
 

一旦这三点都没做到,那不好意思,等待这位经理的将是马斯克的一封光速辞退函。

崇尚“第一性原理”的马斯克,做事招人的核心看中的也是价值与效益的对等性。
 

以这次取消季度末销量冲刺来看,除了马斯克所谓的少掏员工加班费等之外,也不排除等待德国和美国新工厂顺利投产,直接实现本地交付的可能。
 

汽车行业分析师高占岭认为,马斯克这招拖字诀,很有可能等待德国柏林工厂和美国德克萨斯奥斯汀工厂的量产启动,届时当地订单就可以就地消化。
 

这才是真正实现马斯克邮件中所说的免除“大量汽车从中国乘船到达欧洲,从加州乘卡车或铁路到东海岸,在本季度末被交付给消费者”所带来的超高运输成本。
 

为了激发员工价值最大化,与10月份提醒员工“谁才是老板”邮件一同下发的,还有一封同意员工工作时一个耳朵听音乐,一个耳朵听指令的合理化建议。
 

马斯克甚至指出,使用扬声器外放音乐也没有问题,只要周围的人没意见。“我非常支持工厂里的音乐,以及任何让工作更愉快的小细节。如果您认为还有其他事情可以改善您的一天,请告诉我。”而马斯克所做这一切的目的,都是希望员工尽可能每天都来办公室或工厂上班,以加强沟通效率。

而围绕员工能否上班的问题,马斯克为此不仅搬了家,还搬了特斯拉总部。
 

去年3月,美国疫情恶化后,加州政府宣布居家停摆,非民生必须行业的工厂一律停工,坚持工作上班的马斯克,不顾指示要求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继续开工,直到被媒体曝光、郡政府公开警告下,才被迫停工。
 

停工后,马斯克还给员工发邮件解释,认为“根据疾病控制中心的最新数据,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不会超过美国人口的0.1%。将来我们回顾2020年时,我认为造成死亡或严重伤害的因素与2017年相比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最后一度因为严格的新冠疫情管控政策,导致特斯拉工厂迟迟无法复工,闹到马斯克宣称要起诉美国加州地方政府。
 

双方矛盾激化之下,10月份的特斯拉2021年度股东大会移至美国德州奥斯汀工厂举行,马斯克会上宣布,特斯拉总部将迁至奥斯汀市。
 

12月2日,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中显示,该公司已正式从加州搬到德州。
 

不过,除了不满加州对特斯拉工厂的所谓打压外,马斯克搬家的原因还掺杂其他的小心思,比如避税。
 

在解释搬家德州原因时,马斯克曾直言不讳谈到,德州没有州所得税,而加州则拥有美国最高的州所得税率(面向年收入100万美元以上人群,最高征收13.3%),而且加州还可能将其提高到16.8%。
 

此外,加州还有高昂的资本利得税。一旦马斯克出售股票套现,除了缴纳20%联邦资本利得税外,还需要向加州缴纳13.3%的资本利得税,这也是美国最高。相比之下,德州不仅不征收州个人所得税,也没有资本利得税。
 

以马斯克正在陆续出售的10%特斯拉股票计算,顶着德州居民身份的马斯克,将能直接省下近28亿美元的资本利得税。
 

毕竟,对于想要移民火星的马斯克来说,哪怕顶着世界首富的头衔,钱也是不够花的。

参考资料:

《新造车来到赛点,谁能今年卖到10万台?》36氪

《马斯克称有望实现年销50万辆 四季度需交付约18.2万辆》财经网

《马斯克督促员工冲击第三季度交付量新高》盖世汽车

《马斯克致特斯拉全体员工:季度末交付花钱太多 得想办法省点》新浪科技

《“霸道总裁”马斯克:我的指示只允许三种回应 做不到请辞职》凤凰网科技

 

 

 

 

+1
3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让未来不止于大。勾搭加微taiqiuhenniu
特邀作者

让未来不止于大。勾搭加微taiqiuhenniu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这是开心麻花从话剧到电影、短剧、综艺后的又有一次跨界尝新。

2021-12-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