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水逆”一整年

锌财经·2021-12-03
被爆将大规模裁员,可惜轻装上阵也难救爱奇艺。

12月1日,有消息称,当天爱奇艺开始进行一轮大规模裁员。多位被裁员工称,此次裁员是爱奇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轮裁员,部分部门几乎全员被裁,即使是诸如内容、智能硬件等盈利部门也有指标。

受裁员风波影响,12月1日晚间,爱奇艺股价再度遭遇大跌,盘中一度跌至5.6美元/股,再创历史新低,全天跌幅达到9.46%,总市值仅剩44.59亿美元,相比今年3月的最高价28.97美元/股,累计跌幅已超过80%,市值累计蒸发达1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72亿元。

【来源:雪球】

大规模裁员的背后,是爱奇艺已经招架不住连年的亏损。在互联网广告增长整体放缓,长视频行业萎缩及监管政策导致内容缺失、用户增长停滞等因素下,开源无望的爱奇艺不得不断腕自救。

今年以来,爱奇艺不断受挫,先是因为倒奶事件被监管叫停吸金的综艺节目,而后作为摇钱树的“超前点播”又被迫取消,现在又来到了大规模裁员的环节。

流年不利的爱奇艺在今年更为雪上加霜,可通过裁员缩减成本,无助于找到新的增长点。爱奇艺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谁也不知道。

流年不利,亏损扩大

爱奇艺此次大规模裁员,可以从前不久披露的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窥探一二。

根据财报数据,今年第三季度,爱奇艺的营收为75.89亿元,同比增长6%,净亏损17.34亿元,同比扩大47.47%,环比扩大23.68%,前三季度累计亏损额达到44.06亿元,且亏损情况正在加重。

面对亏损加剧,营收下滑的窘境,爱奇艺创始人、董事兼CEO龚宇曾表示:对爱奇艺来说重点是开源节流,主要是砍掉低效率的业务、项目,增加和尝试新的货币化机会。

不难看出,这场大规模裁员事件并非员工所说的“突然”,而是“酝酿已久”才做出的决策。

事实上,三季度财报颇有“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意思,自2018年3月爱奇艺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历年财报显示,自2018年爱奇艺上市后,在2018年-2020年三年间的净亏损额分别约为91亿元、103亿元、70亿元,三年的净亏损额累计高达264亿元。而在上市之前,爱奇艺也是处于巨额亏损,2015年到2017年的净亏损额为:25.76亿元、30.75亿元、37.38亿元。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面对多年持续亏损,爱奇艺也曾尝试过通过多元化布局寻找新的增长点。

比如2020年1月爱奇艺旗下产品矩阵新推出了一款名叫“斩颜”的APP应用,定位美妆种草社区,潮流则紧贴爱奇艺的视频领域调性,主打明星彩妆和网综IP周边,进军内容电商领域。

此外,爱奇艺还曾推出过“随刻”APP试水短视频;去年年末,还曾宣布大涨价,每个月会员费用涨到了25元(连续包月19元),比以前提高了25%......当然,这些只是爱奇艺多元业务中很小的一部分,爱奇艺还先后尝试过知识付费、智能大屏营销、VR、在线教育等领域。

但可惜的是,这些路子始终没能把爱奇艺从亏损泥潭中拽出来。

多重打击,雪上加霜

作为长视频三巨头之一,爱奇艺近两年久处多事之秋,深受多重打击。

首先,一场疫情让影视行业按下“暂停键”,而这也影响到了长视频行业的企业生存。

根据爱奇艺官方统计,目前电影上线量不如2019年同期的一半;而传统电视剧的比例更少,只有往年的三分之一左右;同时,旗下的网剧也因为疫情的原因不断延迟上线。内容供应出现严重短缺,对爱奇艺这样的视频内容平台来说,如同当头一棒。

其次,爱奇艺曾在4年内打造了4部选秀综艺,来钱快的“偶像综艺”业务让爱奇艺感受到了疯狂吸金的美妙。但可惜的是,随着监管的一纸文书,爱奇艺不得不放弃吸金的工具。

今年5月,爱奇艺选秀节目《青春有你》出现“倒奶事件”,被北京市广播电视局责令暂停后续节目录制。此后,赞助商蒙牛发布致歉声明,紧接着爱奇艺也公布了整改措施,停止录制和直播原定5月8日的成团之夜。

选秀节目相比影视剧,不但周期短,在变现上也比较快。责令停止选秀节目的录制,无疑对爱奇艺的广告收入有着不小的影响。

另外,爱奇艺创始人龚宇曾透露,超前点播至少能改善30%版权亏损,但就在今年的10月4日,爱奇艺迫于会员的压力取消了超前点播。

据悉,超前点播始于《陈情令》的大结局提前解锁。腾讯视频将剩余剧集以一集6元,打包价30元的价格进行售卖。而后片方在庆功宴上透露,该剧的付费点播人数达520万人次,超前付费总金额达1.56亿元。

随后爱奇艺也正式推出超前点播,凭借火热的《庆余年》大赚2亿。尝到甜头后,爱奇艺开始尝试将超前点播常态化。据统计,2019年爱奇艺超前点播的剧集仅有5部,但次年就激增到123 部。对于盈利增长困难的爱奇艺来说,超前点播就如同摇钱树,但如今这颗摇钱树已无影无踪。

最后,广告业务作为长视频平台的主要收入,是爱奇艺赖以生存的核心。

但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5%,前值为8.5%,增速出现了较大幅度放缓。8月份消费数据明显低于预期,广告行业疲软,包括腾讯及百度在内的大厂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来源:国家统计局】

而从爱奇艺三季度财报来看,在线广告服务收入仅为17亿元,较2020年同期相比,整整下降了10%。

除以上问题,网剧质量堪忧,成本却不断上升,以2021年迷雾剧场的开场之作《八角亭谜雾》为例,截止目前,豆瓣评分仅有5.7分,远不如预期;同时,因为负面消息不断,股价大跌等问题也在困扰着爱奇艺。

可以说,去年的爱奇艺是在不断的挨骂,而到了今年则在不断挨打。

当然,以上问题并非爱奇艺深陷亏损泥潭的真正原因。究其核心,在于长视频行业的发展模式,以及短视频的异军突起。

短视频崛起,强敌环伺

爱奇艺自成立后从未实现盈利,这与长视频行业的发展模式有很大的关系。

按照原本的“套路”来讲,即便不断亏损,也不妨碍爱奇艺等平台的发展。因为一开始,爱奇艺们就没想过如何做大蛋糕,而是想着如何通过比烂来“做掉”分蛋糕的人。

赛事的上半场,平台都会靠亏损去做大用户规模,接着再靠规模不断融资。到了下半场,选手们开始比谁亏得少,从而逼死竞争对手,留下的寡头合并重组,凭借垄断地位提价盈利。

但长视频选手们没有预料到,短视频的兴起打破了赛事规则。

2018年的时候,短视频赛道上占据的用户与长视频赛道还算旗鼓相当。但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9.44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88亿,较2020年12月增长1440万,占网民整体的87.8%。

【来源: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当下,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为了稳定基础用户,抢占长视频用户,正试图通过影视、综艺等形态进入长视频领域。

比如今年年初抖音宣布,贺岁电影《囧妈》全片于大年初一进行在线首播;再比如今年以来,快手也先后上线了《看见快生活》《空巢》等多个长视频项目。

除了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长视频平台还遭遇着B站、西瓜视频等中视频平台的挑战。比如,B站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长视频《风犬少年的天空》《说唱新世代》来势汹汹,国庆档电影《夺冠》在影院下映后也将在B站同步播放;西瓜视频6.3亿买下《囧妈》版权尝试付费点播、全网独播电视综艺《中国好声音2020》。

另外,近年来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诸如“3分钟看一部电影”“电视剧快速精讲”之类的视频泛滥,而这些二次创作的视频基本上都涉嫌侵权。

针对此现象,今年四月初,腾讯、爱奇艺等长视频平台联合七十余家影视机构抵制短视频“二次创作”,呼吁短视频平台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效果。

不能否认的是,这类视频确实产生了不小的流量,但对影视行业却造成了很大损失,而其中部分损失又会转移到需要花重金买下影视版权的长视频平台。

如今,长视频赛道不断的被短视频压缩,其用户的总时长被切割,用户黏性下降,无论流量还是收益上都在快速流失,已经到了危机的边缘。

事实上,“爱优腾”盈利的问题一直是老生常谈,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法。相反,短视频的崛起更是加大了长视频门户盈利的难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路世明,编辑:大风,36氪经授权发布。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新商业的记录者,新经济的推动者。
特邀作者

新商业的记录者,新经济的推动者。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为什么本土品牌喜欢化洋妆

2021-12-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