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家东南亚美股上市公司诞生,Grab为何上市即大跌?

美股研究社·2021-12-03
“叫车+送餐”全球烧钱不止,Grab面临盈利迷局。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来自新加坡、发家于东南亚市场的Sea(冬海集团)都被外界称为造富神话。并非因为其“东南亚小腾讯”的影子,而是其强大的游戏和电商业务支撑它制霸东南亚之后远征全球,股价自上市以来虽有波动,但屡创新高。

与之相对的“东南亚滴滴”Grab在上市首日却被市场当头一棒。北京时间12月3日凌晨,东南亚网约车和送餐服务巨头Grab以SPAC方式登陆纳斯达克,以396亿美元估值一跃成为史上最大SPAC交易,岂料大涨后走向破发,收盘大跌超20%,市值约345亿美元。

同样定位于东南亚,Grab的潜力可谓巨大,又是什么让资本市场对其信心动摇?

史上最大SPAC交易,Grab正打造超级APP

把Grab送上SPAC交易历史第一宝座的396亿美元估值,是按照发行价计算的。尽管股价最终大跌,也不妨碍Grab募集到了自己需要的约45亿美元资金。这是一笔巨款,原因在于Grab试图打造超级APP的野望目前虽然成型,要想占据不败之地却还有很长一段路。

Grab于2012年诞生,总部位于新加坡,不过最初是在吉隆坡办公,而初始产品投放于马来西亚——这可能是东南亚市场具备一体化潜能的一个例证。

两名来自哈佛商学院的创始人陈炳耀和陈慧玲看到了东南亚地区旺盛的移动互联网需求。尽管当时一切都处于起步阶段,但他们相信抢占先机是有利的。2012年,GrabTaxi在马来西亚推出,随后开始在东南亚铺开。这是一个诞生之初就瞄准国际化的产品,主要是因为东南亚地区的地理、宗教、文化等因素可以用“散装”来形容。Grab面对的是拥有6.5亿人口的巨大市场。

Grab的策略一直是因地制宜,比如在缅甸推出三轮车的士,在越南、印尼等地推出摩托车租赁GrabBike,充分考虑了当地市场的人均收入、消费能力以及对应的人群偏好。Grab在较为发达的新加坡拥有数字银行牌照,高毛利的存贷款等业务的开展有保障。

坐拥巨大市场,Grab受到了顶尖投资者的持续青睐。其融资超30轮,阵容十分豪华,不仅有滴滴、韩国现代、丰田这种相近行业公司,更包括软银、阿里、微软创投、老虎环球等顶级投资者。其中软银尤其偏爱Grab,自2014年起参与Grab投资近10轮,总金额超50亿美元。而由于打车业务以及滴滴在2015年和2017年参与了两轮总额过25亿美元的早期融资,Grab也收获了“东南亚滴滴”的称号。

根据招股书,目前Grab在东南亚8个国家的428个城市开展业务。而它是一个“超级APP”,类似于微信或者支付宝,Grab目前的功能包括移动出行、订购食品或杂货、发送包裹、在线支付或访问贷款、保险、财富管理和远程医疗等(它们对应着GrabFood、GrabMart 、 GrabExpress、GrabAssistant等功能模块)。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故事依旧类似于国内互联网公司们发展之初烧钱抢占市场,所以,Grab在获得高估值的同时,也不缺乏竞争者的威胁。

而最让市场担忧的的因素是,全球范围内“打车+送餐”行业的参与者们都没有彻底摆脱亏损的烦恼。虽然Grab自己很有长期信心,但投资者或许依然觉得,疫情不可控的情况下,这个发展的故事可能会过于冗长。

“叫车+送餐”全球烧钱不止,Grab面临盈利迷局

在上市前,Grab已经连续几个季度发布业绩报告。第三季度,其收入下降9%,调整后的EBITDA亏损扩大66%至2.12亿美元。它披露的目标是在2023年实现按EBITDA计算的盈利。

在指标上,它确实是一家典型的成长型公司。Grab在2020年的净收入为11.9亿美元,但净亏损高达27亿美元,当前总亏损超过100亿美元。

尽管亏损不低,但其他数据的亮点不少,比如脚踏实地的运营策略让跨越数国的出行业务做到了东南亚绝对领先,且毛利情况为正。市场最不放心的点还是在于“叫车+送餐”烧钱的效果,尤其是在叠加疫情反复的情况下。

国内美团的亏损就是一个案例,但美团主要是因为补贴新业务,主业的增长反而很可观,国际范围内的其它玩家就没有这样的底气了。

今年以来,Uber、Deliveroo、Lyft、Doordash的股价走势都不太好看——奥密克戎倒是让专注外卖的公司们涨了几天,但回顾半年前的低谷依然有些“不忍直视”。

据Q3财报披露,截至9月30日,Uber经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800万美元,去年同期亏损6.25亿美元,成立十多年以来首次实现盈利,尤其是叫车服务和餐厅外卖业务都扭亏为盈。Lyft则连续两个季度实现调整后盈利。

然而,Q3两者依然处于净亏损状态,Uber净亏损24.24亿美元,同比扩大123%。对比之下,Grab的目标多少会让投资者有些忐忑。毕竟,2018年,正是Uber复制中国模式,主动退出东南亚,并用东南亚业务换取了Grab 27.5%的股权。

而当前疫情无疑让Grab的发展形势更为矛盾:疫情复燃是出行业务的痛点,却又一定程度上利好配送外卖。今年7月-9月,越南政府就限制了出行,出行服务也随之停摆。Grab在9月下调了全年收入预测,理由是疫情限制行动的不确定性再次增加。如今形势再变,它又该如何应对呢?

此外,印尼的Gojek是Grab在当地外卖领域有力的竞争者。Sea旗下大肆扩张的Shopee推出了ShopeeFood外卖程序,在越南超越了Grab。尤其是Sea的强势作风之下,其金融业务与Grab潜在的竞争也不容忽视,而印尼、越南、菲律宾等国各自有当地数字支付与金融业务玩家。

Grab本次募集而来的45亿美元,要打的是一场可能持续数年的攻坚战。根据贝恩咨询、谷歌和淡马锡的发布的e-Conomy SEA 2021报告,今年东南亚可能迎来约4000万新互联网用户。到2025年,东南亚的互联网经济规模将翻一番,达到3600亿美元。在此之前,Grab要面临的考验还很多。

结语

目前,东南亚被广泛视为全球最有数字化发展优先机会的地区之一,相应的,Grab一类的公司在估值上也有所加成。但看好归看好,投资者对实际情况的谨慎情绪依然存在,即使是Sea的成功也是靠能够跨越地域差异的游戏业务,和广泛开拓全球市场的电商业务。

Grab上市首日的大跌可能是一种启示,虽然东南亚有潜力复制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发展路径,这个过程也绝不会太快。更何况,疫情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究竟如何影响Grab这一类公司的发展,纸上谈兵终究不够确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美股研究社”(ID:meigushe),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