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上市首日遇冷,“社区”并不是万能答案

娱乐产业·2021-12-03
丁磊继续相信音乐的力量

今早九点半,网易云音乐赴港“云敲钟”。通过网易伏羲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网易云音乐举办了全球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2000年的AI丁磊与2021年的AI丁磊同框敲钟,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代码“9899”,开盘报价205港元。

而丁磊本人则负责现场致辞,他表示,希望网易云音乐员工,不争无谓之事,只看无畏之行,好好吃一顿饭,然后忘记上市这件事,去“相信音乐,相信热爱,相信我们正在做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可以为中国音乐的发展发光发热。”

上市首日,收盘价下跌2.34%,成交额约4.58亿港元,市值为415.3亿港元。首日破发,从股市的情况来看,大家对于“音乐社区第一股”的反应并没有想象中的热烈。

顺势而为还是极限一波?

网易云音乐的上市并不一帆风顺。

今年5月26日,网易云音乐就已向港交所递交过招股书,并在8月1日通过了上市聆讯。当时,网易云音乐预计发行相当于总股本10%的新股,预估市值约为700亿元人民币。但受到“滴滴出行”等赴美上市互联网公司的影响,7月,网信办发文,凡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

最终,网易云音乐叫停了首轮IPO。

同样是在七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腾讯作出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措施。随后,腾讯发布了《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由TME坐拥独家版权而一家独大的流媒版权时代仿佛就要结束,而机会来到了网易云音乐这边。

时间来到十一月,在此之前,网易云音乐先是重新打通了摩登天空、英皇娱乐和中国唱片集团的合作关系,那些灰色的歌曲又一次回到云村。顺势,网易云音乐上市又一次提上日程。而在即使是上市的一片欢腾中,备受云村用户关注的周杰伦版权仍然尚未回归。就算是版权政策不再受限制,但想要重新拿到合作,只能一步一步来。

而更现实的是,扩充版权库,最需要的资源仍然是资金。在这样的趋势下,也许并不是顺势而为,而是极限一波。

对于网易云音乐来说,自2019年拿到阿里融资之后,网易云在公开市场上暂无更多的融资动态。但自2015年最强版权令,TME顺势推出了独家战略后,在“财大气粗”的TME面前,云村的音乐库节节败退。而在结束了“独家”的市场模式以来,网易云音乐虽然逐步填平版权差距,但周杰伦、陈奕迅、五月天等拥有大量粉丝的头部音乐版权,仍然悬而未决。

而此次上市,母公司网易、今年5月达成合作的索尼音乐以及大股东Orbis,一共认购3.5亿美元(约22.34亿元),占发行股份的89.71%。其中,网易认购了2亿美元,索尼音乐娱乐认购了1亿美元,Orbis认购了5000万美元股份。对于老股东的依赖成分很大,其根本原因仍然是市场方的信心不足。

根据网易云音乐的招股书,2018年-2020年其营收分别为11亿元、23亿元和49亿元。其中,2021年前三季度,总营收达到51亿元,而在线音乐板块收入从2020年同期18.5亿元增至24.4亿元,社交娱乐及其他板块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5.2亿元增至26.7亿元。

但由于归属于母公司的归属权益持续下滑,网易云音乐的负债总额一路飙升——从2018年的88.6亿元增至2021年中的160亿元。而其最大的竞争对手,TME市值为112.73亿美元(约合878亿港元)。2021TME的Q3财报显示,单季度营收达到78.1亿元,比网易云音乐前三季度总营收仍然多出27亿元。

在这样的数据下,无论情怀如何,市场永远是冷静的。

“音乐社区第一股”

当版权不再成为网易云音乐的短板时,在版权弱势时期抓紧发展的生态就成了网易云音乐的强项所在。

2016年,网易云音乐正式开始独立经营,并开始了原创音乐人的激励计划——“石头计划”,贴上了独立音乐的标签,同时也通过音乐人扶持是实现一定程度上的版权补足。并在2018年开始推出会员与直播业务。

随后,随着评论区热评的蔓延,网易云音乐顺势全面推广社交,2019年,云村正式上线,2020年,推出好友圈“云圈”、K歌应用“音街”、社交应用“心遇”。凭借平台社区化、内容多元化,网易云音乐不断触达核心人群年轻人。根据CIC灼识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90后音乐用户的占比已经达到89%。

尽管版权上不存在优势,但网易云音乐仍然保持了良好的用户增长势头与用户黏性。2018年到2020年,网易云音乐月活跃用户数量从1.05亿人持续上升至1.81亿人;2021年前三季度,这一数字达到1.84亿人。

招股书显示,2021年2月单月,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有超过48%听众浏览;而去年12月单月,在平台上生产内容的月活用户比例达到了25%。而在收入结构上,社交娱乐板块的逐年攀升也意味着网易云音乐在“音乐社区”这件事上下的血本是值得的,截止到2020年,直播订阅与虚拟物品销售已成为其主要的变现方式。

但“社区”并不是新故事。年轻化、高黏性、并带有自己独特标签的“社区平台”并不是独一家,B站、知乎都在刻意强调自身的社区属性。与B站走向平台自主生产内容反哺社区的思路不同,网易云音乐在内容生产上寄希望于平台孵化的原创音乐,但却还有其他的竞争对手。

得益于对“石头计划”等原创扶持的计划坚持,网易云音乐不仅收获了“独立”的标签,更收获了一批具有生产能力的原创音乐人。对于内容社区来说,内容生产者是社区稳固的基石之一,而在网易云音乐平中诞生的《漠河舞厅》、《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学猫叫》,最终的走红却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抖音、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的助推。

尽管对于原创音乐有着扶持能力,但没有掌握流量红利的网易云音乐,始终无法直接为音乐人实现最终“变现”的一步,大部分歌曲的走红需要依赖其他的途径。短视频平台本身也意识到了版权和原创的重要性,在今年年初相继推出了自己的针对原创音乐的流量变现计划,以期望更多的原创音乐诞生于自己的平台。

而结束音乐独家版权的信号,同样也释放给了高度依赖音乐的短视频平台,对于手握流量红利,并同样具有社区属性,并且能实现跨越年龄层次的最大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就显得有些过于“独立”气质。

对于前有TME后有抖快的网易云音乐来说,很明显“音乐社区第一股”已经无法满足想象力了,而在上市之后该如何继续让“中国音乐的发展发光发热”,才是未来的难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小藕,36氪经授权发布。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主打儿童金融教育和服务的新兴金融科技平台Goalsetter准备进入B2B市场。

2021-12-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