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上市,一不小心让丁磊秀了把元宇宙

财经新知·2021-12-02
当基石股东们度过了6个月的封锁期之后,如果网易云依旧没有讲出令投资方信服的故事,开局即巅峰的故事或许即将上演。上市并不意味着网易云找到了正解,只不过是换个地方重新“熬”音乐的故事。

2021年12月2日,网易云音乐以云村的名字在港交所正式挂牌,股票代码为9899.HK。今日开盘,网易云音乐平开,报205港元,最新市值425.90亿港元,截至发稿,网易云音乐股价下跌幅度一度超过2%,交易量急剧下滑。

但另一边热闹的是,网易借助网易云上市秀了一把元宇宙,玩起了“云敲钟”。除了线下敲钟仪式之外,丁磊通过网易伏羲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举办了全球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

网易CEO丁磊的两个虚拟形象,2000年29岁的“丁磊”和2021年50岁的“丁磊”,与线下仪式中的丁磊本人一起敲响了上市锣。

网易云的上市可谓一波三折,早在5月26日,网易云音乐就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并在8月1日通过了上市聆讯,但又随即紧急叫停了计划。7月,网信办曾发文通知,凡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当时,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已达到2752万人。在政策暂不明朗的情况下只好暂停上市。

几个月后,网易云音乐在IPO市场卷土重来,很难说是因为解决了政策面的风险,还是出于急迫的融资需求。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的资产负债率在持续走高,2020年已升至94.54%。今年上半年,网易云音乐净亏损达5亿元,虽然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7.5%,但距离全面盈利仍有距离。自2019年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7亿美元B+轮融资以来,网易云音乐在一级市场再无融资,公司上市公开募股已经迫在眉睫。

另外,在线音乐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并不乐观,腾讯音乐(TME)今年在美国股票市场的表现可谓跌跌不休:股价从年初高点32.25美元一直下行至7.19美元,期间跌幅近八成。

除了来自行业内部的压力,短视频对注意力的“围剿”,也让在线音乐倍感压力,甚至腾讯音乐在财报中直接表示“泛娱乐化平台导致一部分休闲用户流失”。2021年上半年,网易云月活用户达到1.84亿人次,而截至2020年,月活用户就已经达到1.8亿人次,在线音乐的市场上增量难寻,上市融资后的仗依然难打。

01终于苦熬出头?

2013年4月23日,网易云音乐被正式发布,彼时正值在线音乐平台巨头的混战,弱小的网易云只得到了他们的一句,“随他去吧”。

没有得到巨头的太多关注,被忽略的网易云凭借原创音乐和社区,在两年内快速积累了上亿用户,版权大战来临,夹缝求生的网易云并不被市场看好。2019年,阿里继收购网易考拉之后,领投网易云音乐,为虾米音乐被放弃以及后来收购网易云的传闻埋下伏笔。2020年8月,对于“被收购”的猜测,网易公关总监在其个人朋友圈表示,“问的人越来越多,一个字,假。”

网易云一路跌跌撞撞,经历了六年的苦熬,最终成了版权大战后的幸存者。

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这是一份对推动中国音乐版权化进程至关重要的文件。此后,独家版权像一团阴影悬在网易云头上,唱片公司会将独家版权授权给某一平台,而转授权利则掌握在平台,网易云想买,阿里和腾讯也不一定想卖。网易云音乐一度因此陷入被动挨打的困境,不少歌单被迫变灰。

不得不承认,成功需要靠实力,也需要靠运气,就在网易云寻路无门之际,版权大战迎来了新的曙光。2021年初,有消息称腾讯音乐面临反垄断整治,直到7月24日,一切尘埃落定,独家版权成为历史,一直被“卡脖子”的网易云总算松了一口气。紧接着,8月1日网易云通过上市聆听,而8天后,网易云宣布将推迟在港上市,其原因除了政策因素,或许也与7月底中概股在港股、美股持续下跌有关。

中概股跌跌不休的大环境下,网易云选择战略性撤退,毕竟比起故事,二级市场更关心的是收益,然而持续亏损并预计2023年仍旧不会实现盈利的网易云,目前没有可说服市场的实力。

内容社区不赚钱,这似乎成了行业通病。知乎小红书、B站、豆瓣等均深陷亏损的泥潭,规模和营收“芝麻开花”,但利润始终没有“节节高”,反而在烧钱赚吆喝的道路上一去不返。未来的云村,或许也将走上同样的道路。

在此之前,版权费用对网易云造成了较大的负担,据其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的内容服务成本从2018年到2020年占营收比例高达171.7%、123.1%、97.8%。然而打破独家版权之后,版权方面的竞争对手或许将会更多,除了音乐平台,短视频平台也在对音乐版权有所需求,价格或许将回到正常水平,但可购买的内容变得更多,没有了“独”,“全”大概将成为音乐平台的下一个形态,版权成本高的问题在短时间内或许依旧存在。

三个月后,2021年11月16日,在网易公布三季度业绩的同一天,网易云宣布通过港交所上市聆听。从原募集计划的10亿美元到如今的4.22亿美元,网易云为了上市委曲求全,从募资构成中也能看到,本次上市得益于大比例基石认购,来自第三方基金的参与很少,名单里全是老朋友,当排开三大基石股东后,来自他方的投资金额不过7000万美元,足以体现市场对网易云的不看好。

02一个音乐软件有多值钱?

网易云最新的估值超过400亿港元,合人民币349亿元,腾讯音乐最新市值高达774亿元人民币,是网易云音乐的2.2倍,然而从营收规模来看,截至2021年9月30日,腾讯音乐累计营收是网易云的四倍有余,以网易云目前的数据来看,恐怕难以撑起这一估值。

根据招股书数据,在线音乐的营收占比快速下降,从2018年近90%的占比一路下滑,2020年网易云总营收近49亿元,而在线音乐的占比仅达到53%,反观社交业务及其它,三年内在整体营收中占比从10%一路飙升,如今已经达到47%,较上一年增速超过300%,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网易云直播业务收入比重已经超过50%。

此外,在招股书中也能看到,在线音乐业务的人均付费金额从2019年的9.3元下降至8.4元,而社交娱乐服务的人均付费金额从477.6元变为573.8元,增速超过20%。社交娱乐服务似乎解决了在线音乐不赚钱的尴尬困境,然而以腾讯音乐的数据来看,目前社交娱乐收入已经出现下滑,未来的网易云或许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

以云村的名字上市,网易云对社区的野心昭然若揭。在此之前,网易云一直对自己的音乐社区引以为傲,其中的内容也有文字、图片等多种形式。然而目前云村的主要内容已经变为短视频的形式。

一天24小时的时间被瓜分得彻底,这是一块永远不会变大的蛋糕,碎片化时间被短视频占用,音乐的空间越来越小,想继续发展,或许只能从对方的角度入手。

短视频中,音乐是很重要的组成元素,抖音、快手均有意在音乐赛道插上一脚。早在2020年,字节跳动已经在印度市场上线了一款名叫Resso的流媒体音乐应用,与抖音的逻辑相同,没有排 行 榜、歌单,只有可以上下滑动切换的单排播放界面。2021年4月,字节跳动成立独立的音乐事业部,11月更是宣布与摩登天空达成音乐版权合作,音乐业务已经被升级为 P1优先级业务。

而在各个音乐平台争夺周杰伦的时候,快手悄悄签下协议,于2021年5月30日晚间正式宣布与杰威尔音乐达成版权授权合作,获得旗下歌手周杰伦的全部歌曲以及MV的短视频平台版权授权。对于音乐,快手已经开始布局,2018年就成立独立的音乐部门,投入200亿流量扶持音乐主播,到了2021年3月初,快手正式推出一款名为“回森”的K歌APP,两个月之后,又上线了“小森唱”音乐APP,主打原创音乐社区,对自己的音乐版图进行补充。

而音乐平台也开始对短视频磨刀霍霍,接连上线短视频板块。网易云是最早尝试接入短视频的平台,甚至引入“Mlog”(音乐日记),目前社区版块已经被短视频内容填满,拥有音乐现场、情感故事、二次元等12个分区。而腾讯音乐也不甘落后,QQ音乐MV板块的单排播放页面与抖音如出一辙,其内容多是1分钟左右的用户自制短视频,官方MV在其中反倒无处可寻。

无论是短视频对音乐的布局,还是在线音乐对短视频的包容,都暗示着音乐和视频之间的界限已经模糊,未来网易云的竞争对手恐怕将不止是在线音乐平台。

在线音乐的战场竞争愈加激烈,社区化,短视频化,不断臃肿的应用功能越来越全面,但同时也落入同质化的陷阱,网易云400亿港元的估值到底有多少泡沫,时间会给出答案。

03版权和社区,依旧“网抑云”

2018年到2020年,网易云累计亏损70亿元,承载着网易的“七分理想”,丁磊对它从未苛责,如今脱离网易单独上市,网易云也要屈服于现实,上市之后,盈利就成为网易云躲不开的尴尬问题,如何实现自我造血成了最紧迫的问题,而阻碍在线音乐自我造血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版权问题。

2021年国庆节,是丁磊的50岁生日,他在网易云分享了一首《我和我的祖国》,并配文:“山河锦绣,岁月芳华。祝福我们的祖国生日快乐,繁荣昌盛!”但在评论区,没人和他有共鸣,比起“村长”的生日,评论区的用户们更操心云村要“多买点版权”。

版权费用一直是令在线音乐平台头痛的问题。此前,在线音乐的战场上不仅有腾讯和网易,阿里凭借虾米音乐也拥有姓名,然而2021年初,在网易云和酷狗因“山寨”问题开撕之时,虾米音乐黯然离场,据第一财经的采访,其前员工表示,因版权费用过高,虾米音乐被阿里文娱剥离,此后一步步错失良机,最终导致败退。

版权是网易云多年的心病。2015年的版权整顿之后,在线音乐进入版权时代,腾讯音乐投入大量资金,抢先筑起独家版权的护城河,面对不断变灰的歌单,网易云只能选择另辟蹊径,从小众原创音乐人入手,希望打造出自己的版权库。

2021年8月31日,接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处罚文件的腾讯,发布了《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独家版权的壁垒出现裂缝。在版权问题上网易也给出了足够的重视,2021年5月,与索尼达成全面版权合作,10月19日,和摩登天空达成合作,11月接连宣布与香港英皇娱乐、风华秋实达成战略合作,鹿晗、黑豹乐队等知名音乐人回归网易云。

当版权失去了“独家”的光环,独立音乐人或许将成为下一个争夺点。截至目前,网易云的独立音乐人超过30万,在招股书中也表示,“于2020年12月,注册独立音乐人的音乐曲目占我们的平台所有音乐流媒体播放量的45%以上。”

然而网易云早已不是独立音乐人的最优解。依靠短视频,独立音乐人似乎更容易实现快速出圈,如被网易云“孵化”出的《漠河舞厅》,借助短视频爆红,多次登上热搜,引起全网热议。短视频的病毒式传播方式,看起来比网易云更有吸引力。

除了短视频,腾讯音乐也对独立音乐人产生兴趣,接连推出 “音乐人广告计划”、“乘风计划”、亿元激励计划 4.0 等活动,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腾讯音乐已经吸引到超过26万独立音乐人入驻。版权问题在短时间内大概将依旧是网易的心病,社区的优势也逐渐消失。

为了盈利网易云或许已经走上腾讯音乐的老路,围绕音乐把业务做宽做重,播客、电台、短视频、社交圈子等均能在APP中找到。在网易云中与网易严选、网易游戏联动,看起来是想把网易云打造成一个综合性流量入口,比起综合音乐平台,搭建“网易生态”,或许才是丁磊的真实目的。

网易云的一大优势在于情怀,逐渐臃肿的网易云频繁营销,从人格主导色到个性化村民证,再到“摸鱼计算器”,网易云频繁登上热搜,话题度拉满,然而用户更关心的依旧是版权。

当基石股东们度过了6个月的封锁期之后,如果网易云依旧没有讲出令投资方信服的故事,开局即巅峰的故事或许即将上演。上市也许并不意味着网易云找到了正解,只不过是换个地方重新“熬”音乐的故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新知”(ID:caijingxinzhi),作者:柠檬,36氪经授权发布。

+1
2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高低线城市收入“剪刀差”趋势,击碎波司登“主航道”迷梦?

2021-1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