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优腾撒下的“工业糖精”,年轻人早就腻了

商隐社·2021-12-02
有专业人士认为,“公主梦”现在已经过时了,对于当下的很多年轻人而言,他们更追求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越来越希望甜宠剧中的人和事,自己也可以在生活中遇到。

不久前,“国产剧水平倒退了吗”的话题上了微博热搜,总阅读量目前达到3.5亿。

广大网友终于等来了一个吐槽国产剧的机会,相当多的网友认为,《甄嬛传》、《琅琊榜》、《人民的名义》、《庆余年》、《大江大河》、《山海情》、《觉醒年代》等好剧还是太少了,太多剧都充斥着滤镜、流量、偶像、资本,拍得稀碎,而重灾区毫无疑问就是青春偶像剧。

提到青春偶像剧,很多80、90后或许还能想起《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等比较接地气,以青年人成长过程中的经历为主线的剧集,但这样的剧似乎只是短暂的闪现了一下。

随之而来的偶像剧开始专注于青年男女谈恋爱,谈得齁甜,而且极其不真实,偶像剧也悄悄变成了“甜宠剧”,并随之开启了井喷式批量生产模式,五花八门的影视公司、资本、平台砸向甜宠剧。

艺恩数据显示,甜宠剧的播出数量由2018年的38部大幅提升至2020年的95部,今年预计总播出量仍在90部以上。

2020年以来,优酷爱奇艺、芒果TV分别推出了宠爱剧场、恋恋剧场、心动剧场,专门给甜宠剧搭了个台,腾讯视频虽然没有专门的剧场,但甜宠剧从来不少。

优酷宠爱剧场在今年5月20日一口气拿出了包含30部新甜宠剧的片单,但已播出的剧中,豆瓣评分大多比较惨淡,目前播出的《一见倾心》评分只有4.6;

爱奇艺恋恋剧场今年推出了《一生一世》、《月光变奏曲》等7部甜宠剧,豆瓣评分4.3到7.6不等;

腾讯视频近几年也在甜宠剧发力很猛,近几年独播甜宠剧数量仅次于爱奇艺,有《传闻中的陈芊芊》、《御赐小仵作》等黑马,后者的豆瓣评分达8分;

芒果TV多年来深耕青春偶像甜宠赛道,上半年宣布了心动剧场有8部储备项目,但从目前已播出的几部来看,口碑普遍不佳。

可以看出,今年的甜宠剧仍然密集轰炸,但已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分化,大多数的甜宠剧都是悄悄播完,悄悄下线,并没有掀起大的声浪,观众对多年来的老套甜宠情节已经腻了,脱颖而出的大多是稍微有些新意的剧集。

甜宠剧也越来越“卷”,开始在人设上更接地气,剧本上融合更多新鲜的元素来把观众吃腻的“糖精”加以稀释,有的能稀释到恰到好处,有的则搞得一团浆糊。

这几年入局甜宠剧的公司,很多都是奔着“支点撬地球”的逻辑去创作的,所以出不了什么好作品,加速了这个产业的大浪淘沙,把很多创作能力不佳的中腰部企业困在短平快里,既不被资本看好,也不被观众买账。

都2021年了,甜宠剧还在忙不迭的撒“工业糖精”,这样的糖精能撒到什么时候呢?

01 年轻人无法得到的人生

为什么年轻人这么喜欢甜宠剧?这还要从磕CP说起。

对绝美爱情的向往是每个人的出厂设置,从古至今,俊男美女、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都脍炙人口,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红楼梦》中贾宝玉和林黛玉偷看禁书《西厢记》,双双沉醉于崔莺莺和张生的爱情故事,成为年轻人磕CP的经典一幕。

当现实没有想象中美好时,磕CP能弥补年轻人的情感缺失,他们在其中投放了自己的感情,痴迷于多巴胺分泌带来的快乐。

这里面无所谓真假,追甜剧磕CP的过程本身就很开心,而且只要有想象力,没有吃瓜群众嗑不到的CP。

磕CP有多疯狂?

八竿子打不着的林黛玉和伏地魔竟然都能成为B站最火CP之一,看看其中的视频就能窥探一二。

靠磕CP排解压力,早已成了不少年轻人的刚需。甜宠剧最广大的受众是年轻女性,未毕业或刚毕业不久的女青年往往处于囊中羞涩的窘境,对她们来说,刷剧磕CP是最经济实惠的休闲选择。

周五晚是小叶最快乐的时间,拿出薯片+“肥宅欢乐水”,在支架上摆好平板,“葛优躺”在沙发上追剧到凌晨三四点,一气呵成看完一部20集的小甜剧是常规操作。小叶表示,她要的就是这种最轻松无脑的快乐感。

谈及甜宠剧的魔力,小叶给出了一个有趣的答案:“看言情小说也好,看剧也好,玩游戏也好,说白了就如同‘做梦’,既然能选择做美梦还是噩梦了,大家扎堆选择简单有趣的美梦也不奇怪。”

很多其它甜宠剧的资深迷妹同样表示,不动脑子地磕CP是甜宠剧的“瘾点”,纯粹用来“爽”,全程姨母笑地盯着屏幕才是看剧的最佳姿势。

互联网时代短平快的内容充斥在每个人的生活中,微博、抖音等社交软件的爆火占据了人们生活最后的一点碎片时间。人们变得浮躁不安,年轻人甚至难以沉下心来看一篇深度文章,花2小时看一部情节曲折的电影,更不用说花一个月追高达四五十集的深度连续剧。

和甜宠剧形成鲜明对比的烧脑剧往往在题材或剧情简介上就劝退了很多观众,其原因在于对观众来讲,进入一个看推理剧、虐恋偶像剧的烧脑追剧状态是需要有勇气的——工作一天后的大脑对繁琐深度的情节,压根没有激情去看,想想还是不用动脑的傻白甜剧舒服,不需要推理和思考,无需替剧中人解决问题。

喜欢刷毫不费脑的短视频是刻入众多年轻人生活里的一种娱乐方式,而甜宠剧节奏快、集数短,就相当于长视频中的“短视频”,简直为年轻人的“倍数看剧”方式量身定做。

此外,甜宠剧一定程度上也满足了年轻人的情感需求。

甜宠剧的受众70%是30岁以下的女性青年,大多数女孩子豆蔻少年时期受霸道总裁文和言情偶像剧的“熏陶”,对想象中的另一半有着高标准的要求,对浪漫的爱情充满向往。

然而,现实往往是骨感的。

珍爱网曾发布的报告显示,单身青年的婚恋状况令人担忧,超六成青年没机会接触“可发展对象”,近四成“空窗期”超三年,超过一成的人毫无恋爱经验。而从性别差异来看,女性平均“空窗期”超过男性。

对不少年轻人而言,期盼中的爱情还没有到来,就已然死去。

混杂的婚恋市场、日复一日的工作压力以及严重的社交焦虑,让孤独的年轻人对甜甜的爱恋趋之若鹜,却又触手难及。

大多数女孩甚至男孩从情窦初开到工作乃至最后相亲成家,从没得到过想象中的“宠爱”,只能在时间的推移中认清现实。

甜宠剧中的男主不仅颜值出众、身材健壮,还能无条件欣赏和宠爱女主,剧中的女主虽略微笨拙,但是精灵古怪,二者一路开挂的恋爱关系满足或填补了女性观众对现实生活中亲密关系的期待。

看甜宠剧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当代青年人的情感焦虑,他们缺少与现实条件对抗的能力,试图从微弱的代入感中填补现实的空缺,年轻人在这个感性规则碾压丛林法则的甜宠世界寄托自己想要却无法得到的人生,规避掉苦闷生活的艰难和繁杂。

02 甜宠剧的前世今生

中国现代甜宠剧要追溯到上世纪末的琼瑶偶像剧,一部《还珠格格》让观众领教了琼瑶“苦情”的魅力,“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恋情是80、90后心中的浪漫爱情。

后来日剧、韩剧的爆火带动了台湾地区偶像剧的大肆发展,《一吻定情》、《流星花园》等大举输入大陆,家家户户的电视机一时涌现了很多偶像剧。

那时的吃瓜群众们也爱磕CP,只是银幕上的男女主在“Happy ending”前要历经千辛万苦,大家每天跟着剧情起伏又哭又笑,泪流干了才等到一个意难平的大结局,打工人一度表示这样的CP磕得太艰难。

伴随着传统偶像剧中的“有毒三观”被观众们识破,人们看够了“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紫菱失去的可是爱情”、“我不是来拆散你们,是来加入你们”的戏码,受够了“车祸+癌症+偶遇”的烂俗套路,二十多岁的“老阿姨们”纷纷表示被生活虐到千疮百孔的小心脏承受不住“青春伤痛剧和苦情偶像剧”带来的曲折和痛苦。

看准了“吃糖”成了部分年轻人的刚需,传统偶像剧被删繁就简。于是,甜宠剧开始出现了。

在其后几年影视行业的资本寒冬时期,以《双世宠妃》为代表的甜宠剧误打误撞地打出了一条康庄大道。影视平台和大小影视公司在寒冬中蜂拥而至,跟风创作低成本、周期短、出圈快的甜宠剧,打开了大小影视公司争相撒糖局面。

而且,该类剧大多为IP小说改编,只要翻拍必然有一大波书粉闻风而至,演员也大多尚未走红但资质尚可,比起日片酬几十万的一众流量明星,其片酬低、配合度高,优势显而易见。

据了解,去年年底,一部名不见经传的玛丽苏甜宠剧《约定期间爱上你》在市场上获取了不少热度,该剧收官期间超3.5亿的微博阅读量、分账票房突破五千万,打破了优酷内容开放平台A级分账剧记录。

受众广、分账高、爆点低,无一不刺激着娱乐资本入局,有媒体统计,2018年至今,我国大大小小的制片方出品的甜宠剧多达246部。

各大视频平台爱奇艺、腾讯、优酷等对这一细分赛道关注度也日益提升,甚至开设甜宠剧场。腾讯视频更是凭借质量高、爆款多,在甜宠剧市场狠狠切下一块蛋糕。

连华策、完美世界、欢瑞世纪在内的头部影视公司也真切感受到了题材引力。

除此之外,甜宠剧凭借制作难度低,又常常受追剧主力军年轻女性的喜爱,成为了不知名小资影视公司的最佳选择。

专职玩“甜宠”的三家华晨美创、留白影视、余洲影视,便是凭借着这块砖敲开了融资大门。

当时籍籍无名的余洲影视凭借42场吻戏的《双世宠妃》高调出圈,在其播出后获得了由天神娱乐出资的天使投资。

看起来,甜宠剧行业一派欣欣向荣。

03 甜宠剧充满了套路

艺恩数据显示,甜宠剧的播出数量由2018年的38部大幅提升至2020年的95部,今年预计总播出量仍在90部以上。

然而,热了这么多年,甜宠剧看起来始终是“小打小闹”。

大公司不会把“小打小闹”的甜宠剧当做主线业务发展,比如爱奇艺,虽有恋恋剧场,但近几年高质量、高口碑、高热度的还是《沉默的真相》、《隐秘的角落》等悬疑剧,其中的“爬山梗”等风靡一时,在剧集播完后仍不断传播,热度长尾效应明显;腾讯的《扫黑风暴》、《双探》等口碑和热度也超过了不断抛出的甜宠剧。

而前几年入局甜宠剧小公司本身就鱼龙混杂,很难形成一个代表性的厂牌,因“奈何boss”系列闻名的华晨美创虽然自称甜宠第一厂牌,但没出有口碑的作品,大众知名度并不高,始终没得到融资。

当初甜宠剧行业泥沙俱下,大多数都是打算赚快钱的影视公司,打着“使三分的力拿十分的回报”的目标进军甜宠市场,生产的大多数甜宠剧质量不佳、没有逻辑、演员演技差、台词不走心,创造的社会价值小,播完就石沉大海再无音信。

据36氪报道,有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上线的《亲爱的,热爱的》播完后,主角热度和数据断崖式下跌,很明显是过度营销的标志,而这也是甜宠剧市场共同的弊病。

在那么短的几年内,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资本、平台砸向甜宠剧,集体向观众撒短平快的“工业糖精”,必然很难出真正的爆款。

因为成熟的流水线式创作方式虽然可以压缩成本、降低拍摄难度,但一个固定的方法论一旦形成,甜宠剧大方向上遵循固定套路,同质化作品必然增多,市场会加速饱和,观众的审美疲劳会越来越严重,将很快触及发展的天花板。

《红楼梦》中有一段贾母评书的桥段让人印象深刻,贾府有一年元宵节开夜宴,说书的便说了一部名为《凤求鸾》的新书,然后刚开始讲了下开头,就已经被贾母说出结尾了,众人都很惊讶,就连说书的也在疑惑是不是这老太太听过这一回书,贾母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只不过就是才子佳人的故事罢了,还讲了许多穿帮的地方。

如今看来,批量制造的很多甜宠剧不过是在“才子佳人”的套路上硬抠,看得人尴尬。

比如为了追求“甜度”,甜宠剧常常以男女主暧昧情节为高权重内容,整体的剧情逻辑和任务架构常常经不起推敲。

在人设上,人物的设定主要以讨好女性观众为主,首先甜宠剧的男主必须才貌双全,有一定的财富或社会地位,然后适当给男主加一个恐高晕血、高冷面瘫等修饰特性显得其“高攀不起”的同时,又不失可爱调皮。

更重要的是,虽然如此完美有才华,但却不爱江山爱美人,本来如火如荼搞事业,一遇到对方除了恋爱其它都可抛之脑后。

“男色”作为一个很大的卖点被贯穿到剧情当中,时不时被塑造到极致,完全的发挥了男色的价值,吸引了众多女粉丝,这也是甜宠剧能越来越受欢迎的一个重大原因。

而女性人物的设定近几年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前多以平平无奇、迷糊笨拙的形象出现,虽然没什么特长但总能遇到一个“慧眼识珠”的高富帅并得到真爱,从此依附在男主身边过上幸福的生活。不过近几年来,甜宠剧中女主角“傻白甜”的设定往往备受诟病。

从近年比较火的《亲爱的,热爱的》《传闻中的陈芊芊》开始,女主实力开始和男主旗鼓相当,人设也开始从“傻白甜”转向事业型,迎合了当代女性成为新时代独立女性的基本标准——事业为主,恋爱为辅。

除此之外,“保镖”男二和恶毒女二也是甜宠剧的标准,配角的塑造更是出奇的统一,作为男女主角的“隐形助推手”“工具人”推动剧情的发展。

而纵观甜宠剧的剧情,糖的密集程度惊为天人,没有第三者、没有经济压力、更没有传统偶像剧中的生离死别。男女主之前必须有强羁绊,或是青梅竹马离别多年后相聚,或是合约情侣先同居后恋爱,或是强娶结怨后又情愫暗生。一旦见面,双方情感进展迅速,一集相遇,两集暧昧,三集表白,四集接吻......不超过30集就大结局了。

甜宠剧的快节奏也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观众“倍速观看”的需求,同时也掩盖了逻辑硬伤。

总之,看“爽剧”讲究的是场面和细节,剧情没有逻辑无所谓,只要把沙雕、撒糖和开车等桥段做到极致,就能让满屏的观众磕到糖。从现实抽离,给观众编制一个美梦,使其沉浸其中,这就是甜宠剧的最大优势。

写出这些剧本的大多数编剧也志不在“甜”,不久前一篇文章《“制糖工人”的真实生活》引起热议,文中披露了甜宠编剧们挤“老破小”出租屋的真实生活状态,甚至一些甜宠编剧感叹道“如果不是为了生计,没有编剧会写甜宠剧。”怎么在解决生计后打一场翻身战是每个甜宠编剧都会思考的问题。

由此可见,小甜剧就像流水席,这拨赚完下拨赚,导致这个行业很难做得有深度。更何况小投入和高回报自古以来就是相悖的,不合理的市场运作秩序必然会引起争议和大规模回调,一些追求“长期主义”的投资人也望而却步。

04 年轻人腻了,不好糊弄了

在简单的套路上发展至今,甜宠剧有点让年轻人腻了。

小江作为一个母胎solo的男生,也曾经对甜宠剧爱不释手。他认为,在行业刚开始发展时,男女主新奇的人格设定、轻松搞笑的剧情的确是众多苦情剧中的一股清流。

但糖吃多了终归有点腻。他认为近期的几部剧在剧情上都有点大同小异,没什么意思,尤其是最近还流行什么猫咪变成人和男主陷入爱河等奇葩剧情,实在令人接受不了。

曾经有人研究,长期观看一些情感剧,观众通常不需要动脑思考,而是沿着缓慢的节奏向前进展,长期看这样的电视节目,人的大脑会在潜意识中受到暗示,思维方式也会沿袭电视剧的剧情发展,可能养成遇事情不喜欢动脑的习惯。

甜宠剧也很容易将部分尚未形成正确价值观的年轻观众带歪,比如很多强吻、“霸王硬上弓”的情节,放在现实生活中都是相当不妥的,可能还涉嫌性骚扰。

“甜宠粉”小哲表示,过去曾因为懒得动脑而去翻看一些老套的霸道总裁小说或者无脑甜宠剧,但是长此以往,这些没营养的东西实在难以填充内心的空虚感,反而令人越来越浮躁,越发懒于思考,小时候那种半个月安安静静追一部连续剧的感觉回不去了。她最近开始“戒糖”,空余时间尝试沉下心来看一些逻辑比较缜密的剧。

很多观众经过去年一整年的糖衣炮弹攻击后,也纷纷表示已经开始对甜宠剧免疫了。

今年的甜宠剧仍然密集轰炸,但相比往年声量明显减少,“撒糖”有式微的走向,观众的口味越来越精致。

很多剧一开播就立刻“糊”得悄无声息,口碑上也更加分化,相当大一部分的豆瓣评分低于5分,甚至低于3分,也有较少几部评分能上7分,比如《你是我的荣耀》、《月光变奏曲》、《你是我的城池营垒》等。

评分较高的甜宠剧从人物设定看,男主的职业从高高在上的“霸道总裁”或“商界精英”变成现实中可以企及到的职业设定,比如科研人员、老师、特警等,努力让甜宠剧“回归现实”。

比如,《你是我的城池营垒》讲述了特警邢克垒和医生米佧之间的爱情故事;《月光变奏曲》中男女主角的职业分别是作家和出版社的菜鸟编辑;《你是我的荣耀》中的男主角于途是一个事业不得志的航天人,为了理想和责任放弃高薪offer,面临着经济上的窘境和同学的冷嘲热讽。

有专业人士认为,“公主梦”现在已经过时了,对于当下的很多年轻人而言,他们更追求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越来越希望甜宠剧中的人和事,自己也可以在生活中遇到。

除了人物设定,当下的甜宠剧剧本也开启了“甜宠+”的模式,大量融入奇幻、轻喜剧、悬疑、商战等新元素,并且把这些“糖精”之外的元素融合到恰到好处,观众才买账。

今年甜宠剧中的黑马《御赐小仵作》就是在新元素的融合中下足了功夫,由此才脱颖而出。

这样的“内卷”一定程度上中和了这一系列剧的疲劳,能让观众在“吃糖”的同时耳目一新。

但换汤不换药的甜宠剧还是大量存在,男女主虽然披上了白大褂,穿上了职业小西装,也融入了一些新元素,实际上却还是烂俗玛丽苏的剧情,这自然会被观众看出并果断淘汰。

甜宠剧是爱情剧的一个分支,而爱情是每个人的刚需,甜宠剧是有存在价值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甜宠剧可以用“支点撬地球”的逻辑批量生产,这样只会让起于小轻快的甜宠剧迅速困于小轻快,众多中小影视公司的困境困境就在于此。

希望当下甜宠剧的“卷”能真正起到激浊扬清的作用,不仅呈现爱情的甜蜜和美,还要有矛盾冲突的真实一面,真正落到地里,这才是生根发芽的基础,唯有这样,才有持续生长和创新的可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隐社”(ID:shangyinshecj),作者:灵竹,编辑:齐马,36氪经授权发布。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探寻商业世界的隐秘角落,帮100万人建立完整的商业知识体系!
特邀作者

探寻商业世界的隐秘角落,帮100万人建立完整的商业知识体系!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