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再出新招,新东方改说中国话

锌财经·2021-11-29
千亿蓝海市场,玩家争相入局。

11月26日,据媒体报道,新东方开始在美国开设中文课程,线上授课,主要教授中文。

对此新东方回应:项目是真实的。这是新东方旗下子公司北京比邻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转型的探索,该项目很早就有了。

天眼查显示,北京比邻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经营范围含教育咨询、互联网信息服务、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从事互联网文化活动等,由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持股,疑似实际控制人为俞敏洪。

【来源:天眼查】

双减之下教培巨头普遍面临着转型的难题,而海外中文教育,不失为一个好的转型目标。

首先,海外中文教育没有脱离教培体系,巨头们切入其中不算隔行,相对于转行明显要容易一些。其次,随着汉语逐渐普及,海外中文教育市场足够大且新,提前布局发力有助于未来市场份额占领。最后,也算是呼应了教育部转型建议中的“扩大教育对外开放”。

不过,入场的选手们很难实现在海外中文教育市场的硬着陆。作为一个待大力开发的蓝海市场,选手们需要面临运营体系是否适用,以及获客、效率、技能水平标准化等难题。

千亿蓝海市场

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和综合国力的提升,国内流行外教线上英语教育的同时,海外汉语学习者人数也在不断增长,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人正跟随“中文外教”学习中文。

根据教育部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球共有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中文教育,其中70个国家将中文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中国以外正在学习中文的人数约2500万。而“十三五”期间全球参加中文水平考试、中小学中文考试等中文水平考试的人数达到4000万人次。

另据《中国教育报》2020年12月15日报道,目前中国以外累计学习和使用中文的人数近2亿。

中文热离不开国家对中文和中国文化的大力推广,而“孔子学院”则是国家主要的推广形式。

2004年在韩国首尔大学挂牌第一个孔子学院距今已17年,截止2020年,中国已在162个国家建立了550所孔子学院和1172个中小学孔子课堂。

【浙师大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

一句“全世界都在讲中国话”,如今不再是空谈。随着中国以经济为代表的世界性影响力越来越大,懂汉语、懂中国文化已成为各国人才加强与中国沟通的重要目标。

不过,从供给角度来看,孔子学院主要是辅助成人学习中文,招生年龄限定在16-45岁,无法为16岁以下的青少年提供学习机会。但从各国针对学习中文所制定的各种政策来看,低龄及青少年又是主要对象。

比如2015年9月,美国政府宣布“百万强”计划,未来5年美国学习中文的中小学生数量将提高到100万人。再比如2017 年,澳⼤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教育标准局公布了最新的中文教学大纲。到2019年,俄罗斯又颁布法令将汉语考试纳入全国统一考试的序列,成为俄罗斯高考外语科目的第5种选考语言。

在需求不断增长的背景下,市场逐渐出现了专业且市场化的中文培训机构。

海外在线中文教育机构LingoAce的创始人兼CEO姚辉曾预计:国际中文教育的市场规模在未来3-5年内,可能会很快达到1000亿元以上的市场规模,赛道正处于快速发展的初期阶段。

语言作为经济与文化沟通的重要纽带,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同时,随着全球化的持续推进与对外文化融合的深化,海外中文教育市场蕴含着巨大发展潜力。

这对于国内正陷入转型麻烦的教培机构来说,自然是不可忽视的一个方向。

巨头早已入场

虽然海外中文教育市场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但相比新东方旗下8月下旬才成立的比邻,国内很多教培机构早已提前入场。

目前来看,赛道已经聚集了LingoAce、Super Chinese、考拉知道、Lingo Bus、TutorMing、悟空中文、Preply、PPtutor、T-LAB等诸多选手,此外还有不少规模较小的培训机构。

成立于2017年8月的Lingo Bus,是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品牌VIPKID旗下的在线中文学习平台。Lingo Bus面向 5-12 岁儿童,主打100%浸入式中文学习理念,每节课都基于一个主题,以学生为中心提供多样化活动,营造参与式、寓教于乐式的学习文化。

【来源:Lingo Bus官网】

教研方面,Lingo Bus对标美国外语教学委员会和国内少儿汉语考试两大标准,自主研发课程体系,既面向一般海外儿童,也面向华裔第二、三代移民开发了华裔少儿课程,在兼具生动有趣的基础上,注重中文阅读理解能力和识字能力的提高,和中国文化意识的培养。

再以2018年创立的考拉知道来说,目前已被全球最大私立教育系统AES纳入了教学体系,少儿中文在线课程已进入了全球8500所学校,据官方宣称,考拉知道上线一年,单月收入就已超百万美元。

即便早有选手就位,但像新东方之类的教培机构现在入局也并不算晚,毕竟这个赛道目前谈不上拥挤,竞争难言激烈。

以获客方面来说,选手们主要以Facebook、Google、YouTube及华人社群协会等渠道为主。获客成本较低,但运营精细化程度远不如国内。这在赛道未诞生绝对的头部品牌之前,为将要入场的选手留足了发展空间。

不过,从资本对选手们的青睐度来看,这条赛道崛起的速度可能要比想象中来得要快。

2020年11月,LingoAce获得顺为资本、红杉资本等共计1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青松基金、连尚网络、零一创投也对Super Chinese青睐有加,资金仍在千万级。而East Ventures、蓝象资本、Plug and Play中国、创业工场等机构则已押注T-Lab,让T-Lab在天使轮就拿到了千万级别的投资。

资本的动向必然会引来更多教培机构的目光,而早已入场的选手们也为国内的观望者们提供了样板。可以预见,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机构快速涌入市场。

面临难点,在线或成突破口

海外中文教育的第一步是从无到有,接下来的第二步便是如何解决各种难题,从而迎来快速发展阶段。而目前来看,海外中文教育主要面临的难题有三个。

一是本土化问题。面对不同的文化、习惯、教育理念以及政策,在国内家长和学生的考验下积累的在线教育经验,显然是不适用的。就拿教育理念来说,美国和中国有很大不同,各有优劣。

美国以激励教育、自豪教育为主,从学前教育开始,美国教育体系就强调给予学生比较充分的自由度去发展个人的兴趣爱好。比如课堂上,美国的教育更注重给学生一个启发,让学生能不断提出新问题。而国内无论是校内还是校外机构,更习惯讲解答案,与国内有明显区别。

在市场发展初期,本土化的问题需要入场的选手们不断研究调整,尤其是在教研和课程上。中外有着很大不同的思路,所以因地制宜非常关键。

二是大而散的问题。海外中文教育不仅仅局限于某个国家,而是全球性的。时差问题、师资布局、文化差异等等,把这个看起来很大的市场,割裂的非常零散。如何合理且有效的把分散的市场整合,是摆在选手们面前的一大难题。

三是标准化的问题。虽然汉语热已持续多年,但海外并没有汉语的“雅思”和“托福”。这导致海外中文教育的教材从研发到使用,都如同盲人摸象。好在今年 7 月 1 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发布的《国际中文教育中文水平等级标准》正式实施,这对于机构往后的教材编写、课程研发来说,作用非常关键。

当然,除了以上三点之外,还有人员管理、获客等其他问题。面临诸多挑战,选手们把目光聚集在了在线教育。

受疫情影响,全球各地学校停课,学生都被迫在线学习,海外家长也不得不逐步接受并习惯在线学习的方式,学生在线学习的习惯得以培养。受此利好,这让选手们有了一个市场突破口,海外中文在线教育增长迅速。

线上教育不仅能把用户需求聚合起来达成长尾效应,同时也解决了海外地域、文化、学习诉求等多方面的差异问题。

目前,包括新东方、学而思猿辅导等巨头在内的教培企业,已经陆续针对海外的华裔少儿开设了线上课程。出于对这种需求的洞察和关注,早有多家机构也开始尝试进行线上中文教学,比如VIPKID推出的LingoBus中文在线学习平台。

以在线教育作为突破口,不但能促进国内教育机构的丰富资源向外流动,也可以加速市场整合窗口期的到来。

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选手入场,海外中文教育会迎来快速发展,成为国内教培机构及相关资本的又一落脚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路世明,编辑:大风,36氪经授权发布。

+1
2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新东方

比邻

中文在线

考拉知道

天眼查

猿辅导

学而思

海外在线

微信

在线少儿...

下一篇

失败其实也是一种胜利

2021-11-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