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造车第二波上市潮:威马、哪吒、零跑抢“门票”

深途·2021-11-29
争抢第四张IPO门票。

蔚来、理想、小鹏之后,中国造车新势力再掀上市潮,争夺第四张门票。 

今年以来,威马、哪吒、零跑先后传出正在准备IPO,而且将上市地点选在了港股。 

10月初威马宣布预计将获得超3亿美元D1轮融资,领投方是两家港资企业,其中信德集团在公告中明确提到,威马可能进行IPO;没隔几天就有消息称,零跑正在考虑赴港IPO事宜,募集资金至少10亿美元,最早明年上市;11月上旬又有消息出来,哪吒考虑在港股IPO,正在与顾问公司合作。 

在正式IPO之前,很多企业都会进行Pre-IPO轮融资。而今年下半年以来,零跑已经完成了45亿元的Pre-IPO轮融资,哪吒获得40亿元的D轮融资,威马将拿到超5亿美元的D+轮融资。这些密集的融资动作,或是在为IPO做准备。 

从投资方的背景也能看出端倪。最新一轮融资中,零跑引进了中金资本、中信建投,哪吒引进了建银国际、中信证券投资、申万宏源证券。 

“这些证券公司大多有券商业务,本身就是做IPO的,或者就是专投Pre-IPO轮,这个时候入局,说明上市基本是确定的。”一位投资行业人士对深途说。 

另一位接近零跑的投资人对深途确认,零跑目前正在准备IPO,预计明年登陆港股。 

种种迹象表明,造车新势力的新一波上市潮,正在酝酿中。 

威马、哪吒、零跑,是继“蔚小理”之后,中国最有实力的造车新势力企业。威马曾和“蔚小理”同属一个阵营;哪吒在10月的新车交付量超过蔚来和理想,位居第二;零跑在今年公开喊话,要在智能化领域三年内超越特斯拉。 

从产品定位来看,这三家公司过去并不在一个维度竞争,彼此没有太多交集,外界少有将它们放在一起对比。但随着产品线的丰富,中国新能源车市场的快速发展,它们的边界逐渐模糊。而上市,终于将它们放在了同一个坐标系里。 

造车需要钱,而且是大钱,IPO几乎是必选项。如今,这三家新势力似乎已经准备好了。

拼资本:威马融资最多,零跑野心最大

三家新造车公司中,融资最多的是威马。 

根据天眼查数据,自2015年成立以来,威马一共完成了10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330亿元。这个融资额,已经超过了中国所有新造车公司(IPO之前)。 

威马融资纪录 数据来源 / 天眼查 

去年9月,威马宣布获得总额100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创下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单轮融资纪录。当时这笔融资被视为威马IPO前的最后一轮融资,“国家队”机构大量进场,投资方多达26个。在这份长长的名单中,不乏上海国资、衡阳国资、上汽、长江产业基金等实力雄厚的投资方。 

不过后来威马在科创板上市生变,转战港交所。今年10月,威马又宣布新一轮融资,这次拿的是美元,领投的是电讯盈科和信德集团。这两家公司来头不小。电讯盈科是李嘉诚小儿子李泽楷创办的通信巨头,腾讯早年的第一笔融资,就来自于这家公司。信德集团是澳门赌王何鸿燊创办的产业,现在由他的女儿何超琼担任行政主席。 

这些融资完成后,威马的股东结构非常多元,也更加复杂。 

零跑同样成立于2015年,董事长朱江明属于跨界造车,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大华股份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大华股份是中国安防巨头,市值超700亿元的A股上市公司。零跑的天使轮融资,就来自大华股份。 

零跑融资纪录 数据来源 / 天眼查 

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零跑的对外融资相对保守,直到今年才融到B轮,然后就直接到Pre-IPO轮了,而威马和哪吒都已经到了D轮。 

零跑真正开始拿大钱是在今年。1月的B轮融资拿了43亿,8月的新一轮融资拿了45亿,今年加起来有88亿。 

钱袋子越深,说话的底气越足。今年零跑明显高调了起来,7月15日举行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媒体发布会,对外公布了2.0战略。朱江明当场画大饼,称2025年的销量目标是80万辆,并且还提出将在智能化领域三年内超越特斯拉。 

哪吒的背景相对比较特殊,一开始它只是一个产品品牌,企业品牌叫合众新能源。这家公司2014年成立,而直到2018年,哪吒品牌才对外公布。之前,合众新能源规划的车型叫合众E-TAKE。哪吒品牌公布后一个月,合众新能源的第一款量产车就下线了,车名哪吒N01。 

在造车新势力中,哪吒是少有的公司名和品牌名不一致的一个。 

哪吒的投资方数量相对比较少,跟威马和零跑没法比,而且投资方的规模和名气也相对较弱。威马背后是红杉、腾讯、百度之类的明星阵容,零跑有红杉加持,杭州国资也入股了,哪吒最为外界所知的,是360集团的投资。 

今年10月哪吒官宣了40亿元的D1轮融资,360集团领投20亿元,投资完成后,360集团成为哪吒的第二大股东。周鸿祎跨界造车坐实。 

哪吒融资纪录 数据来源 / 天眼查 

随后过了不到一个月,哪吒与宁德时代签署战略协议,宁德时代表示将参与哪吒D2轮融资,不过投资金额未透露。相比钱,外界更看重的是动力电池王者宁德时代的背书作用,以及由此带来的产业链资源。 

哪吒是这三家中融资次数最少、投资人最少的一个,但拿到的钱一点不少,每一轮都是大钱。比如天使轮直接就是20亿,A轮12.5亿,B轮30亿。在项目早期,产品还停留在PPT上的阶段,就能拿到这么多钱,哪吒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今年以来,威马、哪吒、零跑几乎保持着相似的融资节奏。它们融的钱越来越多,参与的投资机构名单越来越长。在IPO之前,这都是必不可少的动作。

拼产品:威马求稳,哪吒、零跑求变

在造车这件事上,威马的起步是相对比较早的。 

威马是中国造车新势力中第二家宣布交付量产车型的企业,更早的是蔚来。而在威马、哪吒、零跑三家中,威马首款量产车型EX5是第一个上市的。 

EX5在2018年4月上市,9月交付,这是一款纯电动紧凑型SUV,补贴后售价11.23-21.63万元,瞄准的是大众市场。这款车在2019年交付了16810台,是当年造车新势力单车交付冠军,公司整体销量仅次于蔚来。 

哪吒N01在2018年10月开始销售,定位入门级小型纯电SUV,补贴后售价6.68万-9.96万元。这款车并无太多亮点,除了价格相对便宜。 

然而,这款车还没上市就获得了超过5万台订单,2019年卖了接近9000台,在当年的新势力车型销量榜中排第五。这些订单绝大多是依靠To B市场——网约车公司和分时租赁企业采购,C端交付并不多。 

威马EX5也有一些订单是流向了网约车市场。仅在2019年6月,威马就在海南投放了1000辆威马EX5,用于共享出行。在这一点上,威马和哪吒跟“蔚小理”有很大不同。 

零跑的首款量产车S01,直到2019年1月才上市,是最晚的一个。跟新势力们都推出SUV车型不同,零跑S01是一款小型纯电轿跑,补贴后售价10.99-14.99万元。这款车整个2019年只卖了1000台左右,销量非常惨淡。新势力们避开轿车市场,从SUV车型起步,并非没有道理。 

2019年是这三家车企第一次交锋,因为都推出了首款量产车型,开始接受市场检验。不过,当时的新能源车市场还很早期,车企们也还在试水阶段,并不能拉开太大差距。 

接下来就是产品不断推陈出新的过程。 

威马的第二款车EX6 Plus在2019年底上市,这是一款比EX5略大的中型SUV。今年推出了以无人自主泊车系统为特色的W6,以及面向B端共享出行市场的E5。 

哪吒在2020年3月上市第二款量产车哪吒U,A+级SUV,定位比之前更高,价格也更贵了,13.98万元起,往上触到19.98万元,对标的就是威马EX5。同时,哪吒一改此前的三四线城市策略,将直营店开到了上海和北京。不过,哪吒目前的销售主力,是售价5.99万起的小型车,而且价格比第一款车N01还要便宜。 

零跑在2020年5月上市了第二款车T03,这款微型电动车要比S01便宜,补贴后售价最低6.58万元。零跑跟哪吒的方向完全相反,哪吒往上走,零跑往下探。不过,直到推出T03,零跑的销量才开始见起色,目前是零跑的销量担当。 

在第二回合,威马的变化不大。前两款车都是基于同一个平台打造,造型也相似。而哪吒和零跑都在通过第二款车试探新的市场,拓展边界,为后期的产品迭代做准备。 

而在这期间,中国的造车界发生的最大变化,是理想和小鹏先后在美股上市了。“蔚小理”在美股会师,坐稳了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位置。威马从第一梯队滑落,不得不和第二梯队的哪吒和零跑同台竞技。 

2021年,造车行业变化很大。除了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造车,新势力内部也开始出现分化。 

2021年10月新势力销量排名 

最典型的是在10月,小鹏拿下新势力交付冠军,哪吒冲到了第二。不仅“蔚小理”格局变了,二梯队也加速对第一阵营发起了冲击。 

接下来,威马、哪吒、零跑各有一款新车值得期待。威马在10月发布了硬件配置拉满的智能纯电轿车M7,哪吒在11月的广州车展期间发布了旗下首款B级数字电动轿跑哪吒S,零跑旗下的高端车型C11已经在9月上市。

拼产能:威马、哪吒自建工厂,零跑“曲线救国”

造车是个重资产行业,有了钱,有了车,再往后一定得有工厂。 

“蔚小理”一开始都是代工模式,后来才自建工厂。威马、哪吒、零跑,则在路径上有所不同。 

威马很早就开始在工厂端布局。早在2016年,威马就在温州获批了工厂项目,当地政府既出地又出钱,30亿元的债权投资和低息贷款,已经能够覆盖建厂的大部分成本。 

工厂位于温州开发区瓯江口,距离温州市中心20多公里,2016年11月开工奠基,只用16个月就建成了,年产能10万台整车。这是新势力中第一个完工的自建工厂。随后,威马又在湖北黄冈投资建设第二工厂,形成了两座工厂的布局。 

有了工厂,并不意味着就能造车,还得有资质。在我国,汽车制造推行的是整车生产资质与产品公告管理制度,先得有发改委的项目审批,然后还得有工信部发布的新增汽车生产企业清单。发改委的许可在业内被称为大资质,工信部的认可被称为小资质。 

来源 / 威马汽车官博

威马温州工厂的资质来自于沈阳国企中顺汽车,黄冈工厂的资质来自于大连黄海汽车,是花了十几个亿买来的,而且都是跨省迁移。 

从切入造车的路径来看,威马是稳扎稳打的类型。自建工厂耗资巨大,远不如代工模式短平快,但这对于产品质量把控很重要。 

哪吒的生产基地在桐乡,2016年6月开工建设,2018年5月竣工。在建设工厂的过程中,合众新能源在2017年通过收购安阳德力专用汽车有限公司,曲线获得了生产资质,随后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建设项目获得发改委批准。桐乡工厂竣工后,合众获得工信部生产资质,拿到国内第七张新能源牌照。 

现在,哪吒拥有桐乡、宜春和南宁三大工厂,综合年产能25万台。不过目前市场上的哪吒汽车均来自桐乡工厂。 

零跑的布局最晚。直到2020年底,零跑才通过全资收购福建新福达汽车,解决了生产资质问题。而在那之前,零跑跟蔚来、小鹏一样是代工模式,给零跑代工的是长江汽车。 

拿到生产资质后,零跑在今年4月又拿到了工信部的资质。7月,零跑宣布金华AI工厂获得整车生产资质,这座工厂占地551亩,设计年产能25万辆。零跑旗下车型T03与C11均在今年7月登上了工信部整车资质公告。 

代工模式和自建工厂有利有弊,除了威马和哪吒从一开始就是自建工厂,其他造车新势力大部分都是“曲线救国”。但从长远来看,新势力们一定会拥有自己的工厂。小鹏已经有了广东肇庆工厂,理想有北京顺义工厂。自有工厂会是造车下半场的必备装备。 

工厂除了跟产能挂钩,还跟地方的就业、税收直接相关,这也是国资入局的原因之一。车企工厂之间的比拼,其实也是地方关系的一次展示。 

威马总部在上海,获得了上海国资支持,温州工厂在浙江,昆山国资也投资了威马,黄冈工厂在湖北,威马和湖北国资委下署的长江产业基金合作,以支持工厂投建。零跑总部在浙江,工厂位于金华,最新一轮融资中,杭州国资入局。 

巧合的是,这三家公司都在浙江省发生了交集。威马温州工厂、零跑金华工厂、哪吒桐乡工厂,全部位于浙江。这跟“蔚小理”刚开始时分据合肥、广州、常州的格局有很大差别。

拼团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公司的基因是由创始人决定的,造车行业尤其如此。 

比如,蔚来创始人李斌是连续创业者,在投资圈口碑很好,一帮大佬来站台,所以蔚来一开始就走的是高端路线,车是新势力中卖的最贵的。理想创始人李想是一个极致的产品经理,理想的车注重细节,一款理想ONE卖成了爆款。小鹏创始人何小鹏是技术男,小鹏的技术属性是最强的,机器马、飞行汽车,炫酷的概念很多。

威马、哪吒、零跑也是一样。 

威马创始人沈晖,公认的行业老兵,见过世面、带过队伍、接触过交易。吉利的背景、收购沃尔沃的操盘经验,让他起步就带着光环,所以过去在融资上大开大合。 

传统车企的背景,一方面是优势,另一方面也是限制。威马的早期团队很多人来自吉利,这些人造传统汽车熟悉,造智能汽车却未必擅长。威马行事稳健,还没卖车就先建厂,步子迈得稳,基础打的厚,但在营销和市场上不及“蔚小理”。 

哪吒起步时依靠的是清华系的背景。合众创始人方运舟是安徽桐城人,清华大学博士后。在清华大学期间,方运舟师从新能源汽车行业泰斗级人物欧阳明高,后来还担任清华大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心副主任。 

合众在早期阶段就拿到了清华大学旗下产业公司的投资,清华的背书对其开展业务有一些隐性帮助。2018年,原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张勇加盟,方运舟把总裁的位置交出,日常经营归张勇管。 

今年以来哪吒一改往日低调作风,在营销上比较激进。最有争议的是8月初的“5分钟出圈”事件,当时吴亦凡事发,哪吒公关团队竟然在微信群讨论“给吴亦凡一个机会,官宣请他做代言人”,借着热点炒作一番。由于严重挑战社会价值观,哪吒半个公关团队被开除。 

微妙的是,360公司也跳出来发声,表示坚决反对,并要求开除相关人员。像这种投资人公然对被投企业的业务和人事指手画脚的行为,过去很少见。不过,那两天哪吒和360公司都在社交网络刷屏了。 

来源 / 哪吒汽车官博

自从360投资了哪吒,“消失”了很久的周鸿祎又活跃起来了,“为人民造车”的口号听起来很正能量。 

零跑董事长是浙江大学毕业,浙大系是科技圈和投资圈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其背后的大华股份,很多普通消费者可能不熟悉,但这家公司是全球第二大安防厂商。零跑虽然起步晚,但起点并不低。 

既然起步晚,在品牌声量上就要弱很多。但今年零跑很高调,发新品、炫技术、搞发布会,还要对标特斯拉。有人说,小鹏跟特斯拉撕专利可以理解,蔚来跟特斯拉比豪华也过得去,零跑跟特斯拉站一块,不知道哪来的底气?今年10月,零跑新车交付3654台,是本文提到的所有新势力中最低的。 

但仔细一琢磨似乎也说得通。零跑说的“三年内超越特斯拉”,是在“智能化技术布局上”,既然是布局,就无法量化,也就不可比。 

在造车新势力中,零跑和哪吒,过去一直被认为是第二梯队,销量、技术、品牌,都跟第一梯队有较大差距。作为暂时落后的一方,造势博眼球,也可以理解。 

现在,新势力们又到了冲击上市的关口,而这第四个名额,大概率会在威马、哪吒、零跑这三家公司中诞生。上市不是终点,却能补充粮草。这一次,它们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

*题图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途”(ID:shentucar),作者:黎明,编辑:魏佳,36氪经授权发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聚焦新造车、新出行,专注深度内容。
特邀作者

聚焦新造车、新出行,专注深度内容。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品牌名

特斯拉

合众新能...

大华股份

腾讯

电讯盈科

吉利

微信

天眼查

中信建投

申万宏源...

百度

有道

中信证券

短平快

华系

国新能源

途说

口碑

坐标系

长江汽车

北汽新能...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