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模拟类游戏可以长盛不衰?

爱范儿·2021-11-29
终极版模拟人生:地球OL。

我下了班回到家,打开电视和主机,摊坐在沙发里,身子陷得越深,我玩得越起劲,时间跑得越快。 

当我感到口渴,在起身倒水的间隙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发现已经 12 点了。我决定关掉电视,洗澡睡觉。 

第二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做着同样的动作,好想过不一样的人生。于是那天晚上我打开了主机,玩起了《微软模拟飞行》,体验了当一名飞行员的乐趣。 

游戏分很多种:动作、射击、即时策略、角色扮演,前段时间还有一个很火的游戏品类,叫某某模拟器。 

之所以这个品类的游戏变得那么火,是因为很多游戏博主会利用这类游戏自带的戏剧属性,去制造节目效果,譬如前段时间的《人生重开模拟器》《家长模拟器》《网吧模拟器》云云。 

每过一段时间就有几款爆火的模拟类游戏出现,但其实这类型的作品从未淡出过玩家视线,可以说是长盛不衰、生生不息了。 

人只活一次,所以我们在模拟类游戏里寻找试错机会 

模拟意味着不是真的,玩家就可以在这其中随心所欲,释放自我,没有任何试错的负担。 

《模拟人生》《大富翁》《海岛大亨》,它们都算是这类游戏的代表作品,在环境、背景、剧情设定方面尽可能做到还原真实,但我们进入游戏之前就抛下了部分道德负担,少了些许对达成任务的方式或路径限制,因此我们才能在游戏里体验到与自己此前经历不同的「模拟人生」,或多或少满足了我们的白日梦想。 

▲ 有人在模拟人生中复刻了破产姐妹剧中场景 

在这些人眼里游戏是宣泄压力的出口,而在另一些人眼里,游戏是学习的工具。 

我们可以在《帝国时代》里头的成为统帅,带领兵民开拓疆土,感受历史上各个时期的跌宕起伏,一次次重开战局,相当于一遍遍翻开历史课本。 

玩家沉浸在游戏中,或许还能学到课本里没有讲述的历史故事。 

《日本战国风云录》的作者洪维扬,便是受益者之一,他在学生时期玩到了光荣的战略模拟游戏《信长之野望》,燃起了对日本历史的浓厚兴趣,此后他每天蹲在书店里,去查看一个个战国武将的日文读音和故事。 

▲ 信长之野望 14 游戏画面 

这段游戏启蒙经历,成了洪维扬长大后开展日本历史相关研究的垫脚石,还被写进了《日本战国风云录》的推荐序里。不论这事迹是否经过艺术加工,我们不能否认模拟类游戏的价值,因为有不少行业正在用此类游戏作为训练工具。 

F1 赛车手出了赛场,除了会在家里用器械锻炼自己的体能,还会使用专业的赛车模拟器提升着自己对赛道的熟悉程度,直到把每一个入弯点、出弯点都背熟。 

▲ F1 顺道进军电竞领域 

车队利用这种训练方式,得以大幅降低车手的训练成本,也减少了在训练过程中出车祸的频率,不失为开源节流的好方法。 

一般人在模拟游戏里寻找劳动以外的乐趣,而车手们、机长们却在拟真世界中上着班。大家玩的都是同一个游戏,但收获了截然不同的感受。 

然而能够被当作专业用途的游戏作品终究只是少数,而那些被命名为某某模拟器的游戏,只负责构建出片面的真实,让我们在 0 和 1 组成的世界里,切换至别人的频道里短暂地生活。 

我们打开炒股模拟器,试图在不断地试错过程中找出市场波动的规律;我们打开网吧模拟器,体验当小老板的感受;我们打开家长模拟器,与爸妈换位思考,尝试着理解他们。 

▲ 开罗《游戏发展国》画面 

玩家只需要花一份午餐的钱,就能在游戏里无限犯错。因此即便这类游戏往往没有光怪陆离的剧情,也能吸引大批拥趸。 

就是玩,逃离现实 

虽说游戏诞生的部分意义,就是让人短暂逃离现实世界,但模拟类游戏并不完全是假的。甚至像《模拟城市》这样的经营类游戏,相当于在游戏世界里再造了一个地球。 

游戏里的城市运转起来,同样遵循着混沌理论,考验着玩家的宏观调控能力,虽然此时玩家处于权力高处,却不用背负现实世界里位高权重时的压力,再不济也就是重开一把。 

另外模拟类游戏经历了数十年进化,游戏制作人们依旧有着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不时便会涌现出制作极其精良的游戏,譬如《欧洲卡车模拟器》《微软模拟飞行》等,它们画面精致、可玩性高,给了我们一个减压的地方。 

尤其是《微软模拟飞行》,它一方面可以很硬核,硬核到不少飞机驾校拿它当成训练套件,给学员去练习;另一方面它也可以非常休闲,有这么一群玩家,把它当成旅行模拟器去玩的。 

近十年来游戏画质有着质的飞跃,画面愈加真实,而在微软模拟飞行中,玩家可以驾驶着各式各样的飞机在世界各地上空翱翔,既满足了人们对飞机这种庞然巨兽的掌控欲望,又实现了足不出户游遍世界的愿望。 

微软对这款模拟游戏非常上心,在最新作中,开发团队用上了微软自研发的卫星地图和 3D 城市建模。 

他们收集到的地理数据容量达到了 2PB ≈ 2048TB,以此构建出一个无尽真实的地球,我甚至可以在游戏里驾驶着空客 A380 飞到我家上空看一眼。 

这款游戏从去年 8 月上架 Steam,点开评论,可以看到不少游戏时长破百小时的玩家,若不是真的热爱,谁愿意在这里头虚度一百多个小时呢? 

模拟世界的终点是现实? 

如果我们将模拟类游戏,与今年大热的元宇宙概念联系起来看的话,会发现前者可以称得上是后者的雏形,大可把元宇宙看作是一个模拟游戏的集合,宇宙边界不断延展,最终彻底模拟出「第二人生」。 

《罗布乐思》率先引爆了元宇宙概念,玩家在这其中可以玩到各式各样的游戏,在不同游戏中随意切换角色,社区化运营的策略使得玩家也能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去创作。 

譬如上个月网飞出了一部《鱿鱼游戏》,一时间风靡全球,很快就有人把这部剧集中出现的冒险关卡搬到了《罗布乐思》社区里。那些看完剧集也想在游戏里赌一把运气,检验自己是否也有成主角体质的的观众,就能到游戏里模拟一把。 

然而在未来这个极巨型多人模拟游戏世界中,恐怕我们再没办法无限试错了,里面发生的一切,都会与现实世界挂钩。Meta 和微软纷纷将开会场景搬到了 VR 世界里,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们每个人都会戴着 VR 眼镜去办公。 

到那时,模拟人生是否会将我们的现实人生替代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PPSO”(ID:appsolution),作者:王志劭,36氪经授权发布。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