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20年,巨头崛起背后的底层逻辑

混沌学园·2021-11-28
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20年,巨头崛起背后的底层逻辑

作为A股三大国产玻尿酸巨头之一,截至2020年,华熙生物占据了全球43%的市场份额,成为全球最大的玻尿酸供应商。同时,近年来也在C端也大展身手,“故宫口红”一炮打响,旗下品牌“润百颜”在2020年双十一拿下天猫面部精华国货No.1。 

然而,华熙生物前身是一家连续亏损3年,经营难以为继的企业。2001年赵燕投资后,开始快速发展。 

20年时间巨头崛起,成为兼具原料、药械、功能性护肤品、功能性食品四大业务板块的全产业链平台型公司。 

原料代表了华熙生物的深度,药械代表了其高度,C端市场代表了其广度。这背后是一步步战略和组织的升级。 

那么, 

如何识别机会,构筑并放大企业的核心优势,让主营业务度过破局点?

当组织内部产生惰性之后,如何通过引入外部力量,来打破原来公司内部的既有利益结构?

如何构建后端研发和前端业务部门良好的共生关系,两者互相激发赋能?

授课老师 | 赵燕 华熙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华熙国际投资集团董事长 

编辑 | 混沌商业研究团队 

支持 | 混沌前沿课 

单点破局 

华熙生物如何发挥技术优势引领产业革命 

1.华熙生物的使命和底层发展逻辑 

华熙生物是一家使命驱动型的生物科技公司,其使命是让每一个生命都是鲜活的,即每个人都能拥有高质量的生命,主要运用生物科技为人类带来健康、美丽和快乐的生命体验。 

华熙生物的底层逻辑是以科学研究为支撑,用持续不断的技术创新去发现对生命健康有帮助的生物活性材料,从而创造出好产品,打造出好品牌。 

这里说的生物科技,是在基因和细胞层面进行生命技术、生命转换研究的科技。生物科技作为科技的底层创新,用细胞工厂去生产各种我们所需的物资,是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必备手段。 

比如牛肉,等待小牛自然生长的周期是很长的,而通过细胞发酵便能生产出具有牛的血红蛋白等基本要素,同时有牛肉味的人造肉。 

2.生物技术的发展历程 

就整个生物科技领域而言,其生物技术到现在为止已经发展到了第三代。 

第一代 是自然界中天然的菌群发酵。如酒曲、酱油、醋、面包等的发酵,这个技术也能生产出各种对维持生命健康有益的物质。 

第二代是微生物的定向发酵。 比如味精,原来的味精是从海产品里提取出来的,现在的味精通过谷棒杆菌发酵就能获得。比如玻尿酸,人类先是在自然界中找到了一个单细胞的生物,然后可以用玉米、小麦、大豆发酵,生产出这种生命活性物质。这是一个定向的过程。 

第三代 是2000年以后的合成生物。合成生物就是单细胞生物,通过基因编辑、基因插片,就可以得到。 

3.技术突破带来产品价格的十倍速变化 

华熙生物主要聚焦于对功能糖和氨基酸的研究。到目前为止功能糖经历了三次产业革命,其中有两次都是由华熙生物引领的。 

1934年美国科学家从牛眼里分离出来一种动物特有的物质,就是功能糖的一种。这个物质在骨科里叫玻璃酸,在眼科里叫透明质酸,在医美、皮肤科、化妆品里叫玻尿酸,而其真正的学名就叫透明质酸。它在人体当中主要有保湿、润滑、Q弹、修复四大功效,而其最大的特性就是人体内的水一定要通过这个物质进行代谢。 

但是将这个物质从牛眼里中分离出来成本很高,且提纯难度很大。在1970年代,美国科学家偶然发现透明质酸也可以从鸡冠中提取出来。但是提取率非常低,1000公斤的公鸡冠才能提取1公斤的透明质酸,成本是100多万人民币。只有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才可能将其更广泛地推广运用。 

于是我们的首席科学家郭学平博士和他的同伴们就想到了微生物,从1980年代开始另辟蹊径,在微生物领域通过发酵法来生产透明质酸,并于1992年获得了微生物定向发酵这一技术专利。利用这种技术,微生物18小时就能生长出一批,成本大大降低,效率也显著提高。 

今天我们的生产规模是700吨,用自然菌发酵的提取率达到了一公升溶液15—17克,而用合成生物进行生产可以达到75克。现在食用的透明质酸或者化妆品级的透明质酸,成本只要2000多元1公斤。 

透明质酸是人体中的一个高分子多糖,在人体中的不同地方,分子量也不一样。那如何准确控制它的分子量,使更多的运用成为可能呢?我们科学家团队研究了十几年,终于在2011年的时候发明了酶切法,这是全球首创的技术,能让透明质酸的分子量在各个领域的运用中都得到准确的控制。 

这是华熙生物最核心、最底层的东西,来自于科学家十几年坚持不懈的基础研究。所以对我来说,进入这家企业,我一定得放大它的强项,只有这样才可能有未来。 

4.好技术变成好生意,华熙生物如何度过破局点 

1)老板应该抓的“三件事”和企业的生命力源泉 

公司的决策人应该只管三件事。第一是定战略,确定目标,该往哪里去。第二是搭架构,只有组织建立起来,才能分解战略。第三是找人才,吸引合适的人到组织里来,一起去完成战略目标。 

一个公司,尤其是科技公司的生命力源于两个能力:持续不断的创新能力和经营盈利能力。 只有把技术转换成产品,从而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在市场上得到认可,有持续不断的经营盈利,才能良性循环去支撑持续不断的创新能力。 

所以我们发展的底层逻辑就是从最核心的科学到技术,然后到产品,最后建立品牌。一定要形成这个闭环,否则从任何一个地方出发,都可能是空中楼阁。 

现在华熙生物的产品研发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基础,但是如果产业转化、市场转化不行,也同样没有生存发展的机会。 

那么如何把好技术变成好生意?华熙生物又是怎么做的呢? 

2)留住核心人才,引入标准化管理体系 

我们的科研人员以前工作于一家国企的研究所,那时候科研机构都鼓励成果向社会转化,但是并未实现预期的效果。花了10多年的时间研究出了一个具有革命性的物质,却得不到好的应用,他们不甘心让它就此消亡,于是30多个科研人员集资建立起这家企业。 

不过创业三年左右,公司就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当时他们租了一个三四百平米的厂房和两间办公室,亏损有30多万。 

因为我本人是学生物的,发展生物科技一直是根植于内心的一个梦想。所以听说有机会利用生物科技促进人体健康,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基于这样一个善念,我去他们公司参观了。参观完发现整个公司最核心的,就只有这个技术。 

我问这个物质到底有什么作用?他们说,这是人体内的一个基础物质,主要功能是锁水,1个分子的玻尿酸能锁1000个水分子,就是这句话打动了我。因为人体尤其是皮肤,主要问题就是水油不平衡,如果今后这个物质能运用在护肤品、洗发水等外用剂上,市场将是无比庞大的。于是2001年,我投资了华熙生物。 

当时他们说投入800万,我说不,我给你1200万,但是你的人员必须进入企业,因为我投的就是你这个人、这个技术。 

投资后,我发现他们完全没有管理架构,也没有生产标准。所以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质量标准建立起来。于是我请了一个总经理,他不用管研发、生产、销售,专心用一年的时间按照ISO9000的标准进行质量体系搭建,并且进行人员培训,搭建管理架构。 

ISO9000标准建立起来了,新的组织架构建立起来了,市场部、研发中心、质量管理中心也成立了。 

到2003年,还是在那间厂房里,公司的年销售收入已经达到了2000多万。 

3)扩产能,做医药级标准认证,为高速发展打基础 

2003年,我决定给华熙生物重新定立一个大的战略目标。当时有了领先的技术,也有了规模化生产能力,所以我们定的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玻尿酸生产企业。 

第一步让产能达到世界第一,才有可能到第二步,世界市场占有率第一。所以我们决定自己买地建厂。 

那时候销售收入只有2000多万,而买地建厂需要8800多万,并且要做到国际化,就需要有GMP、CFDA、FDA的认证,可谓困难重重。当时,企业内部也不同意,另外两个股东也不愿意,说刚刚开始挣点钱,你就要开始折腾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把合资公司变成了中外合作公司,两家股东变成优先股,每年他们拿固定的分红,所有的投入由我自己来投入。在2005年的时候建成工厂,并生产出全级别的透明质酸。所谓全级别,就是达到医药级、外用级、食品级的透明质酸,整个质量体系都有保证。 

2007年时,我们就成功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玻尿酸企业。 

打破组织心智 

开启药械第二曲线 

1.成功者的诅咒:内部动力丧失 

企业最好的时候,每年的增长都超过50%,那时我们的产品供不应求,基本上都是先打款后付货,相对来说日子比较好过,所以有时候客户要买我们的透明质酸,稍微催得急一点,我们就可以把电话挂了不卖了。 

这种情况下,我感受到的不是开心,而是企业危机。最可怕的就是人们思想上的懈怠,这时候公司已经缺乏了前进的动力,仅靠内驱很难让这个充满优越感的企业再向前走。如果没有持续不断的创新,目前的技术领先也可能很快被人超越,那这样的企业还能撑多久? 

而且那个时候国际业务占了60%以上,如果人才没有国际化视野,那么现在走得多远,最后跌得就有多惨。 

2.中国香港上市:融资组建终端研发团队 

我继而思考,如何能让企业保持持续不断的盈利能力,反过来激发出持续不断的创新能力。 

2007年底,在我们企业发展最好的时候,我决定要到香港上市。内部无法驱动,那么就让公众来监督。因为香港是一个国际性资本市场,对国际视野有较高的要求。而上市要解决三个问题; 

第一,企业在玻尿酸原料以外的增长可能。 

第二,组织问题。 

第三,人才问题。 

我们企业的盈利能力很强。中介机构第一次来开会的时候,就问上市是为了融资,你们要融资干什么?我说要做终端产品,并且不是进入相对容易的化妆品、食品领域,而是药械领域。药械是三类器械,需要时间得到审批。 

研发投入一定要先行,这次的集资款将全部给到药械研发团队。这样,基于我们自有的研发基础,进一步去引领市场往前走。 

2008年9月18日,我们上市路演那一天,正值雷曼兄弟宣布破产。我们的保荐人、中介机构都来了,说现在发肯定不好,同一批十几家都宣布暂停IPO,华熙要不要叫停?我说,我们的首要目标不是融资,而是为了解决企业现存的三个问题。只要能发得出去,估值低没关系。 

于是我们在10月3日挂牌上市。付完中介费后,把钱都投入药械研发团队,并且把企业每年挣的钱继续往里投。自从2007年以后,公司基本上没有大规模地分红。 

一定要在企业发展最好的时候意识到其危机所在。 今天回过头来看,我还是觉得上市这一步走的是对的,一个原料公司很难有大的发展,没有上市就没有后来的增长。 

3.内部团队互相激发,带来第三次技术变革 

终端组建了新的研发团队,新人员的加入对原先的原料研发团队也起到了促进作用,原料团队的内驱力在这个时候被激发出来了。在2011年,他们有一个重大的技术突破,就是给透明质酸带来了第三次产业革命的酶切法。 

举个例子解释下酶切法。原来的隐形眼镜护理液是不含透明质酸的,而是含有一些石油化工提取的润滑剂。我们把含有透明质酸的配方研发出来以后,首先找了一家美国的大企业,希望它能够去做认证,以替代原来隐形眼镜护理液里的润滑剂。 

他们的首席科学家经过了一年的各种检测,最后得出结论:我们研发的隐形眼镜护理液比原来的护理液要好得多,甚至对于损伤了的眼角膜能起到修复作用。 

2011年的时候,他们准备在英国市场进行小规模投放,以测试一下市场反应。 

我觉得机会永远给有准备的人。那一年也是很奇怪,他们刚投放英国市场,其原先的产品在亚洲市场、南美洲市场就出了问题。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危机。 

于是他们将原来的隐形眼镜护理液全部召回,替代成含有透明质酸的隐形眼镜护理液。 

原本那一年我们整个医药级的原料销售量很小,因为这件事销售量大幅提升,并且现在市场上的隐形眼镜护理液基本上没有不含透明质酸的了。 

2012年,华熙拿到了第一个三类医疗器械的终端产品,即用于医美的填充剂;随后是在2013年在眼科、2014年在骨科方面取得终端产品突破。如果说原料代表了华熙生物的深度,那么药械就代表了华熙生物的高度。 

做实体产业,要想公司长久持续健康地往前发展,要找到自己第一性的核心竞争力,持续不断地将其夯实,才可能有二次曲线的出现。 

分形创新 

利用组织力量赋能业务团队 

1.从港股退市,再次升级组织架构 

上市第四年公司又遇到了新问题。 

由于我们是国内第一个拿到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的企业,资本市场将此解读为我们公司的二次转型,把我们定义为一家医美公司。但其实我们不是转型,而是战略升级,我们的核心能力在于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是一家创新驱动型的公司,而不是一家产品公司。 

除了市场认知出现问题,我们的人员理解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药械端和B2B的业务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我们在组织架构的升级上做了大幅调整,组建了一个全新的团队来做药械。而这个新团队一进公司所看到的就是针对医美产品的大量投入,内部人员理解上的问题也产生了。 

发展到2016年的时候,虽然企业每年的终端产品都有很大的增长,但是并没有把企业最核心的东西呈现出来,战略在落地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偏颇。同时,人一直处于第一的位置会特别容易满足,如果没有新目标,人的内驱力很难被激发起来。这样,又出现了类似2008年的局面。 

在这种情况下,华熙生物如果想拥有持续不断的生命力,就必须要进行战略的再次升级,以及大规模的组织变革和人员调整。但是在上市公司的架构下,这就变得尤为复杂。 

于是2017年,我们做了一个特别大胆的决定:公司从港股退市,进行私有化。 

其中遇到的各方面阻碍是无比巨大的。最终我只能把个人资产、股权全部抵押,从银行借款40亿将公司私有化,实现了退市。 

2.找准定位,从功能性护肤品切入B2C赛道 

原料让我们有了深度,药械让我们有了高度,接下来我们就要拓宽广度,进一步完善公司的产业链,因此我们决定进军B2C。 

做B2C一定要依靠我们的核心技术优势,做利于生命健康的消费品。玻尿酸作为一个能够给人们带来年轻的物质,顺理成章地指向功能性护肤品领域。在2018年下半年,我们确定了多品牌、多渠道、服务不同人群的战略。 

战略制定完成后,接下来就该进行组织架构的调整。我们将整个公司分为了前中后台。前台负责经营业绩,需要在市场上带兵打仗。中台负责公司的生产、研发、品管、注册。后台则负责一些财务事宜。最后再从研发到生产,将它们垂直打通,连接起来。 

做B端要求产品的快速迭代,那么如何激发研发人员的活力,以提高C端的研发速度呢?我们将研发中心升级为研发工作室,只要研发人员的研发方向通过评审,就可以用其个人的名字命名工作室,以此来激发他们的内驱力,同时将研发人员的研发成果和我们的前端挂钩。 

3.故宫口红:用MVP产品验证新架构能力 

进行组织调整以后,我们做的第一个件事是推出“故宫口红”。为什么选口红?一是因为口红是女生买化妆品的首选。二是因为女性用的口红60%都吃到肚子里了,人们对口红的品质安全要求很高,选择一个大牌口红其实是对自己的身体健康负责。于是我提议做一只能吃的口红。 

那如果想让消费者看一眼就喜欢,必须要把基础的东西做好。我先请了两位中国美院的年轻艺术家,提取了故宫相关的中国传统元素,接着从美国帕森斯艺术学院找了做服装、珠宝设计的设计师,通过对这些元素的加工使其变得更为精美。最后为了将这个精美的图案放在口红管上,我们使用了3D打印技术。这应该是全球第一个使用3D打印技术进行消费品打印的产品。 

故宫口红的成功,证明了只要找到合适的人、合适的渠道,组织架构能够符合战略要求,华熙生物就不只是有做C端的想法,还有做好C端的能力。 

4.组织分形:独立事业部内部建立铁三角 

2019年开始,C端成立了四个事业部,设立了赛马机制,让这四个部门竞争着向前走,形成了一种良性的发展。C端这四个事业部的领头人原本没有一个是做化妆品的,但是在这个新的架构下,他们却能够把市场、产品、品牌三个要素组合成一个铁三角,对外战斗力十足,对市场的反应也非常及时。 

如果说华熙生物的底层是基础研究,那么树干就是技术转换,而树冠是产业转换,即B2B、B2B2C、B2C。 

针对B2B、B2B2C、B2C的管理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么一家B2B的企业,要做B2C,应该如何进行组织变革呢? 

原先我们做市场转化,科学家从0到1的研究成果都变成了一些论文、专利,但这远远不够,需要通过市场转换、技术转换,或者找合作者将这些成果进行扩大。于是华熙建设了中试转换平台,并鼓励研发人员联合外部的科研院校组织创新中心。 

研发工作室做0到1,而1到10、10到100就在中试转换平台里实现。这不光是为我们自己服务,还为整个上下游进行了赋能。 

而管理则是以任务为导向的网格化管理,尊重每一个创造者。在组织创新的支撑下,管理又有了手段,所以这两年华熙生物的发展非常迅速。尤其是C端,从2019年到现在每年都100%以上的增长。 

2017年华熙退市,回来进行了战略升级和组织升级。2019年在科创板上市,明确了华熙就是一家科技创新型企业,也为以后的快速腾飞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5.C端业务的成效与未来展望 

华熙生物C端业务“润百颜”的品牌定位是成为全球第一的玻尿酸护肤品牌。 

于是我们做了次抛原液,为的就是颠覆原来做化妆品的逻辑。原来的化妆品都是各种化学配方。现在我们要以玻尿酸为核心,保质期做到3年,还要保证无菌。这些要通过降维加以实现,我们用医药级生产设备来进行生产。 

2019年华熙推出次抛原液,2020一年就销售了3亿多支,成为天猫面部精华中的销售冠军,新锐国货护肤品中的第一品牌。 

原先华熙生物有三驾马车,分别是原料、药械和功能性护肤品。今年透明质酸获国家卫健委批准,可以加入到普通食品之中,原先的三驾马车变成了四轮驱动,打通了整个生命健康消费品的全产业链。 

现在华熙在大力布局合成生物,因为通过这个平台能得到更多有益于生命健康的物质,同时这也是实现绿色制造、碳中和和碳达峰的一个关键力量。这是历史赋予企业的责任和使命。 

我一直提倡人做事一定要跟着事情走,做的事一定是要对社会有益的事,然后钱跟在人的后面,这样才不会走偏。 所以,我们才能将一个小小的物质做出了一个大产业。 

我的价值观一直是坚持、坚守、创新、担当。企业第一个10年,靠的是创始人的判断力、决断力,及其团队的力量。第二个10年,需要的是组织的支撑,而第三个10年,甚至更长远以后,就必须有使命支撑。否则很难获得持续不断的发展。所以终归,我觉得我们做事情一定要从善心出发,才能会有好的结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混沌大学”(ID:hundun-university),作者:混沌学园,36氪经授权发布。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