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玩游戏:“兄弟,别来砍我了”

远川商业评论·2021-11-26
今日市场热点解读速递

昨晚,36氪、新浪等媒体报道,近期“贪玩蓝月”的发行公司贪玩游戏大规模裁员。有员工跑到某职场社交平台爆料,公司不仅取消了下午茶等福利,连年终奖与双薪也确定不予发放。

“系兄弟就来砍我”,“好,你岗位被砍了”。

对于以上媒体报道的内容细节,远川向贪玩游戏工作人员求证,对方否认了大规模裁员与取消年终奖的消息:“网上传言太夸张了”,“还是包三餐的”。但同时,对方也承认临近年末,公司确实从双休变单休。

贪玩游戏作为一家游戏发行商,我们所熟知的《贪玩蓝月》《原始传奇》等游戏为其发行而并非自研。而作为一家典型的“广州买量帮”的公司,贪玩游戏自然也是以发行买量见长,曾靠着“渣渣辉”“轱天乐”式的魔性广告走红网络。

我们在讨论贪玩的这次困境时,与其深究游戏出了啥问题,不如把视角放的再高点:毕竟传奇游戏的用户群已经稳定了近20年,中年男人的口味可不会在短短半年内突然变化。

具体来说,挑战有两点:

01贪玩游戏这样的纯发行商,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首先,2019年版号恢复之后,近两年的版号数量仅有2017年的十分之一左右。而今年,游戏版号又停发了四个月,总供给明显萎缩。

况且,游戏研发公司(CP)也不想总被中间商赚差价,有能力开始自建发行团队。例如《原神》这类重磅产品自然家家想拿,但架不住米哈游不愿意呀,因此发行商可选择的产品越来越少,质量越来越差。

再细分到传奇类游戏上,今年出版署在版号审核上开始打分制,三分(五分制)以上才能拿到版号。这追求“原汁原味”的传奇类游戏自然难拿到高分,与版号无缘。本就僧多粥少,还有重拳出击,怎一惨字了得。

其次,因为游戏的稀缺性使得研发公司(CP)话语权越来越高,坐地起价也不是不行,发行商利润进一步被摊薄。更何况还得面临腾讯、三七互娱这些家底厚的上市公司分蛋糕,四面楚歌也不过如此。

而发行商的寒冬,波及的远不止贪玩游戏,不少中小型发行商已然大厦将倾。曾靠着传奇游戏尚还过得去的贪玩,今天,同样站在了命运的转折点。

02买量收益降低,旧有发行模式难以支撑

相比以上两点,这一变化或许更加关键。2019年起,买量模式的收益率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水,游戏越来越难拉新。2019年时,单个游戏广告素材的平均传播生命周期为6.38天,到第二年上半年时仅剩5.12天,一年降了近20%。

对此,贪玩游戏不是没有尝试过转型:2020年新游戏《原始传奇》发行上线时,他们一改过去大盔甲、大砍刀式的低俗广告,找来了冯导拍了个满是彩蛋的电影风格短片。

但目前来看,这套屡试不爽的“品效合一”打法在传奇游戏上收效甚微:毕竟对大多数男性来说,抖音快手的快乐是B站和微博给不了的。

二次元游戏可以靠着一个B站上的宣传PV,就积累数十万种子用户,但传奇游戏却始终难走出买量的框架。在收益率缩水的今天,反倒可能“越买越亏”。

其他的“广州帮”公司,也意识到了买量模式见顶,开始想办法转型游戏自研。2020年,三七互娱曾在苏州新建一个自研工作室,专注研发女性向游戏。据传,近几年贪玩游戏也设立了自研项目,当然前提是能熬过这个冬天。

三重困境之下,贪玩游戏风光不再,传奇也已然不是传奇。

在游戏版号不知何时恢复的今天,贪玩游戏的困境或许只是个开始 (陈彬/于前)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远川商业评论”(ID:ycsypl),作者:于前/陈彬,36氪经授权发布。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特邀作者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苹果此举,怎么看都对自己只有百利而无一害。

2021-11-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