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氪金”,买不到元宇宙门票

字母榜·2021-11-25
中小创业者反而走得更远。

面对元宇宙,国内互联网大厂需要改变单纯通过投资布局的“氪金”思维了。

11月上旬的一场财报电话会议上,刘炽平首次谈及元宇宙,宣称腾讯在多个领域具有技术和能力优势。但就在他发表这番言论十多天前,腾讯代理发行的《罗布乐思》暂时遇挫。

《罗布乐思》是美国在线游戏创作平台Roblox的国内版,7月正式上线。Roblox被广泛视为最具元宇宙风貌的互联网产品,而《罗布乐思》也承载着腾讯卡位元宇宙的期待。但在运营短短三个月后,《罗布乐思》停止注册,何时恢复不得而知。

早在2019年5月,腾讯与Roblox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国内代理权。半年多后,腾讯参与投资Roblox,成为股东之一。

今年3月10日,Roblox挂牌上市。在招股书中,它极具想象力地借用了科幻小说中的“元宇宙”概念,从游戏网站摇身一变成为全球“元宇宙第一股”,如今市值逼近700亿美元。随后,全球互联网圈掀起一股跟风热潮。

腾讯手握Roblox这张好牌,再加上自身的资金、资源和技术能力,完全有机会率先抢下元宇宙的门票。

腾讯最初宣称,双方合作将首先聚焦于教育板块,如基础编程、游戏设计和创业技能等。这与Roblox的创立初衷大不相同,但在当时的教育热潮下,并没有太多人对此提出质疑。如今,在校外培训的严厉监管面前,专注教育困难重重。

直到今年夏天,腾讯才正式推出《罗布乐思》。上线初期,这款软件一度在各大应用商店中排名前列,但这种热度并未能延续下来。

许多玩家发现,与国际版Roblox相比,《罗布乐思》目前的游戏数量并不多,只面向手机端,且与国际版采用不同的数据系统。国内用户访问国际版Roblox,还会被强制跳转至《罗布乐思》,玩家此前在Roblox充值的虚拟货币完全作废。

争议声中,《罗布乐思》暂时搁浅。不过,腾讯仍在积极探索元宇宙领域的机会。

阿里巴巴则选择从硬件维度切入元宇宙。

2016年2月,阿里领投Magic Leap的C轮融资,共计8亿美元,后者估值升至45亿美元。随后的D轮融资中,阿里再次成为投资方之一。

Magic Leap是最早入局AR(增强现实)眼镜的玩家之一。拿到阿里投资时,它尚未销售任何产品,技术也处于保密状态。但阿里最高管理层之一的蔡崇信表示,Magic Leap“极具远见、创新力很强”,是阿里喜欢的投资标的。蔡崇信还加入了后者的董事会。

直到2018年,Magic Leap才发布了第一款产品,售价高达2300美元。创始人原计划在上市第一年卖出100万套,但半年销量仅为6000台左右,表现糟糕。

面对巨大落差,投资者开始失去信心,Magic Leap的估值从2019年的64亿美元大幅萎缩至2020年9月的4.5亿美元,跌幅超90%。公司创始人辞去CEO职务,新任掌门人出身微软,计划转向B端市场。

Magic Leap没能实现“魔法一跃”,阿里不仅录得巨额投资亏损,还付出了相当大的机会成本。

充裕的资金,是互联网大厂角逐元宇宙的最大依靠。在元宇宙尚未被全球科技界热炒之前,新BAT不约而同地把战略投资作为卡位元宇宙赛道的主要方式。除了腾讯和阿里,今年8月底,字节斥资90亿元收购国内头部VR(虚拟现实)设备厂商Pico,震动整个业界。

然而,阿里和腾讯接连折戟,让大厂“买下”元宇宙门票的玩法被打上问号。他们开始转而向内,自行寻找元宇宙的掘金路线。

另一方面,元宇宙的爆火,也让一些中小型公司受益匪浅,在细分赛道中加速前进,试图走出与大厂不同的发展路径。

01

尽管投资Magic Leap效果不佳,但阿里显然并不会轻易放弃元宇宙赛道。

今年10月底的2021年云栖大会上,阿里宣布成立XR实验室,主要进行AR、VR相关的技术研究。这座实验室将成为阿里进军元宇宙的桥头堡。

阿里达摩院XR实验室负责人谭平做了压轴演讲,标题是《元宇宙:下一代互联网》。他谈论了元宇宙的概念和构成,并展示了一些实例,包括天猫全息店铺、虚拟家装等。

同一时间,天猫举办首届元宇宙艺术展,邀请五粮液、小鹏汽车、Burberry等15个品牌参加,消费者购物后有机会获赠NFT(非同质化通证)数字藏品。NFT技术被视为元宇宙的技术基石之一,阿里这番营销显然含有“秀肌肉”的味道。

老对手腾讯同样不甘示弱。

在11月10日的第三季度分析师电话会上,马化腾表示“腾讯拥有大量技术和能力模块,能够以不同路径探索元宇宙的机会。”

马化腾认为,腾讯在游戏、社交网络、引擎、AI(人工智能)等板块积淀深厚,拥有服务同时在线的海量用户的基础设施,以及管理数字内容经济和数字资产的能力。这些都是腾讯进军元宇宙的优势。

第二天是腾讯公司成立23周年的生日。腾讯向全体员工赠送7.2万份NFT数字藏品,由QQ企鹅形象搭配不同元素组成。有传言称,某些隐藏款在私下交易中卖出了5万元的高价。

但截至目前,阿里和腾讯均未就元宇宙部署新的战略。他们在谈及相关话题时,试图将现有业务装进元宇宙的阐释框架之内。两家公司围绕NFT展开的一系列布局,更多是进行技术探索和实验。

归根结底,元宇宙实在太火了,即便是阿里腾讯也不能视而不见。这种心态在规模稍小的公司表现得更加明显。

例如,百度近期上线元宇宙社交APP“希壤”;B站宣称自己是中国最适合实现元宇宙概念的公司之一;网易CEO丁磊则表示,公司在元宇宙相关技术和规划上已经做好准备。

喧嚣背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元宇宙是否被炒得过热,以及究竟应该沿着怎样的道路,抵达现实世界与虚拟网络交融的理想国。

02

目前,国内在元宇宙领域走得较远的公司,大多是专精于某一领域,比如游戏板块的MetaApp、Yahaha,硬件板块的Nreal,虚拟人板块的创壹科技等。

与新BAT相比,这些公司的声音远小于互联网巨头,受关注度也要低得多。但无论是技术路径还是商业模式,他们都试图描绘出更加令人信服的前景。

就在Roblox登陆纽交所的第二天,国内沙盒游戏开发平台MetaApp宣布融资1亿美元。有传言称,本轮融资后,MetaApp估值接近10亿美元,跻身独角兽行列。

创业邦等媒体报道,MetaApp成立于2017年,最初利用算法推荐休闲游戏,去年开始向开发者提供多人互动内容的创造与托管服务,帮助中小团队实现创意。

目前,开发者可在MetaApp沙盒平台上传自己研发的游戏,用户无需下载安装,即可在沙盒内直接游玩。

可以看出,MetaApp的业务模式与Roblox十分相似。除此之外,试图复制Roblox的国内创业公司还包括Yahaha、BUD、迷你创想等。他们的具体玩法大同小异,都希望以沙盒游戏为原点,生长出元宇宙的雏形。

另一方面,也有人尝试从其他等角度切入赛道。

今年9月底,AR(增强现实)创业公司Nreal宣布完成C轮融资,金额超1亿美元。这家公司的投资阵容十分豪华,除了高瓴、红杉、顺为资本、云锋基金、蔚来资本、洪泰基金等知名机构外,还出现了快手爱奇艺等头部公司的身影。

Nreal的主打产品是AR智能眼镜。与其他消费级AR眼镜相比,Nreal的重量更轻、价格更低,显示效果和空间感知能力却更加出色。目前,Nreal主要面向海外销售,已经入驻韩国、日本、德国、西班牙、美国等多个国家的运营商渠道。

除了面向C端消费者外,Nreal还在拓展B端市场,在全球已发展超过8000家应用开发合作伙伴,覆盖工业、教育、文旅、医疗等多个行业领域,共同搭建行业解决方案,帮助企业利用AM(增强现实)技术实现减能增效与创新体验。

Nreal创始人兼CEO徐驰向36氪表示,基于手机的移动互联网存在局限性,而“空间互联网”将带来交互维度的变革,与元宇宙“几乎是无缝衔接”。这套生态系统背后,无论是内容还是社交,都需要一个核心的硬件载体。这就为AR厂商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在参加极客公园的一场直播活动时,徐驰预测“手机依然会存在,但是2030年会有10亿台AR眼镜戴在消费者头上”。

除了硬件外,内容也是国内元宇宙创业者的关注重点。

今年10月底,虚拟人“柳夜熙”在抖音爆火,单条视频点赞量突破300万,不到一个月粉丝量超500万。

柳夜熙出品方是一家名叫创壹科技的创业公司。创始人梁子康向自媒体“新播场”表示,早在8个月前,创壹科技就把目光投向了元宇宙,开始筹划推出柳夜熙。

“她(柳夜熙)更像是我们元宇宙世界里的一个开场角色。像漫威、迪士尼那样,我们希望能打造一个带有自己特色的IP世界,做短视频赛道的迪士尼。”梁子康说。

03

中小创业团队的从0到1,让中国科技公司在元宇宙的全球浪潮中占据一席之地。但在站稳脚跟后,如何从1到100,仍是MetaApp、Nreal们面临的重要挑战。

11月19日,俄罗斯著名投资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在红杉资本举行的一场峰会上表示,元宇宙平台只可能由大型公司创建,比如Facebook、腾讯或其他成熟的大公司。

米尔纳认为,要想构建元宇宙的核心平台,每年需要投入数十亿美元甚至更多的资金,而且需要持续投资10~20年。这只有大型企业才能做得到

在中国互联网圈里,具备如此财力的公司只有新BAT三家。这也意味着,元宇宙创业公司很可能需要与大公司结盟。

已经有人迈出了这一步。Pico在被收归字节麾下后,近期申请了“Pico元宇宙”商标,成为字节在这一领域的主攻手。同时,有了腾讯阿里的前车之鉴,如何帮助重金买来的Pico走得更远,将十分考验字节管理层的能力。

图源:Pico官网

此外,国内元宇宙赛道还存在急功近利的问题。各路人马一拥而上,利用信息差猛割韭菜。

据投资界报道,某知识付费APP上,一个名为《元宇宙6讲》的网课吸引了逾4万人报名,粗略估算收入超100万元。在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各路元宇宙“专家”大量涌现,兜售二手知识谋取利益。

但面向渴求知识的用户割韭菜,毕竟收益有限。有心的大玩家已经开始对资本市场施加影响。

这里面的典型案例包括中青宝,这家二线游戏厂商自从沾上了元宇宙的概念,股价不到两个月暴涨3倍。中文在线、天下秀、汤姆猫等上市公司也开始纷纷拿云宇宙说事儿。

这些动作已经招致了外界非议和监管动作。交易所屡次发出关注函,要求相关公司做出解释,但尚未能让“元宇宙概念股”真正降温。

炒作概念牟取暴利,一直是资本市场严厉打击的对象。如果所谓概念股继续泛滥,元宇宙在中国存在重蹈虚拟货币覆辙的风险,遭遇全面封杀并非不可能。

而在元宇宙创业者眼中,元宇宙目前仍是一个宏大概念,距离真正落地还很遥远。在未来的道路上,他们需要找到与新BAT合作的舒适方式,更需要在急躁的氛围下保持初心,在短期利益和长远价值中找到平衡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彦飞,36氪经授权发布。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让未来不止于大。勾搭加微taiqiuhenniu
特邀作者

让未来不止于大。勾搭加微taiqiuhenniu

文章提及的项目

腾讯

创壹科技

快手

米尔

爱奇艺

达摩院

阿里巴巴

中文在线

百度

极客公园

网易

创业邦

虚拟人

中青宝

得到

时遇

五粮液

浪潮

掘金

沙盒游戏

云锋

微软

微信

下一篇

用原厂散装实现零食自由?

2021-11-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