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人生导师,我也是人生导师:无监管产业的崛起(中)

神译局·2021-12-01
那些成功的人往往都具有一定的销售背景。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新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对于极少的一部分人来说,成为一名生活教练帮助他们实现了年入百万的目标,然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Castillo的生活教练课程就是不断的卖课,而他们的工作就是把课程卖给更多的人。因此,那些成功的人往往都具有一定的销售背景。那么Castillo是如何安慰那些没有达到预期的人的呢?那就是卖给他们更多的课程,让他们学会“如何以生活教练的身份赚钱”。本文来自翻译。

相关阅读:

你是人生导师,我也是人生导师:无监管产业的崛起(上) 

你是人生导师,我也是人生导师:无监管产业的崛起(下)

在人生中的第一个焦虑期,Meg Blatt就遇到了她的教练。那时她刚刚失业,母亲又紧接着离世,她和母亲的关系一直很不好,听Castillo的播客让她觉得自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的创伤。

一遍又一遍地,她感到Castillo所说生活教练正是她梦寐以求的职业。Castillo在其中的一期说:“你会过上美好的生活。这是一种非常赚钱的生活,而且对世界有益,帮助人类的精神和情感健康本身就是一种奖励,除此之外,你还能得到报酬。我的朋友们,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播客中、在课本中、在LCS的现场活动中,Castillo向大家展示了那些已经靠着当生活教练发家致富的老学员。Blatt报名参加了学者班,不久后就决定自己也要成为一名生活教练。Blatt说:“我经常想象着,自己坐在达拉斯高级酒店的大型会议室里,周围坐着的都是年入数百万美元的教练,大家一起讨论着自己的经历和挑战,比如,这个人两年前刚刚获得认证,而那个人在从业第二年就获得了七位数的收入。那一刻,我感觉我的梦想触手可及。”

这是一个十分诱人的卖点:在家工作的同时帮助别人谋生,并制定自己的时间表,除了LCS课程,不需要任何培训或证书。看看那些高收入的LCS教练,他们整齐的头发、干净的房间、条理清晰的头脑和七位数的收入,似乎证明了这是可以实现的。

Castillo的追随者Olivia会为每个播客做笔记,她还注册了“自我辅导学者”(Self-Coaching Scholars),学习人际关系和目标设定模块。Olivia告诉我:“我不仅要做工作手册、做家庭作业、接听电话,还要给自己布置额外的任务,在这方面我有点走火入魔。”

学者会感觉像是一个专属俱乐部,由努力追求生活的女性组成。LCS会送给新生一支镶满施华洛世奇水晶的笔,Castillo还会定期在电话直播中露面,并分享有关她生活的幕后视频。另一个学生告诉我:“每个月我们都会收到一封新的工作手册,每到那个时候群聊里都会爆炸。”

当Olivia辞掉工作并报名参加LCS认证课程时,她认为这一巨大的成本是对她未来指导的其他职业女性的投资。她期待着与其他教练进行更深入的接触。Castillo在谈到认证项目时说:“这是我为这个世界贡献的第二项深入成果,这是我最好的、最自豪的作品。”

但一个月后,Olivia的幻想就破灭了。培训的材料与她参加的其他项目大面积重合,她和其他十几个学生每周都要和一位LCS教练进行一个小时的讨论,这位教练是该公司众多的合同工之一,这位教练看着很疲惫,似乎有很多烦恼。

图片来源:Pexels

Olivia孜孜不倦地做功课,把自己辅导的视频录下来,但她从未收到过任何反馈。她参加了LCS概念测试,却没有被告知结果。去年年底,Erika Royal辞去了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Holland & Knight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一职,成为LCS的CEO。她告诉我,没有收到反馈是因为Olivia已经做得很好了。 “如果你提交的内容还不错,你就不会得到很多反馈。你做得很好。我们会劝告学生不要提问,也不要给教练发邮件。”

Castillo几乎不会出现在一线。Olivia说:“她是产品的一部分,你想要购买的是她的服务,但是其他教练会代替她,但你其实知道,你想要的是她,真正的她。”

当Olivia向客户服务投诉时,她得到了一个完全符合LCS剧本的回答:问题都来源于她自己的认知错误。Olivia说:“这可真方便,这意味着他们永远不会错。” Sarah Foutz是一位已经在LCS工作了两年的正式员工,她还会出现在Castillo的播客里。不过她向我抱怨道,在被要求免费加班、或者投诉培训质量差的时候她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们会要求我们自省‘我怎样才能适应现状?’他们利用他们教授的思维方式,让我们即使身处糟糕的境地也自我感觉良好,使我们就这样闭上了嘴。”

当课程结束时,Olivia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她参加了期末考试,仅仅是为了看看考试后会发生些什么。Castillo没有参加线上毕业典礼。Olivia说:“感觉就像把我们先圈进来,然后卖课、卖课、卖课。一旦我们上钩了,我们还会卖给周围更多的人。”Olivia正在努力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成为一名教练,但她再也不听Castillo的播客了。“我仍然心怀愤怒和失望。”

在完成认证课程后,大多数LCS毕业生都开始了他们自己的辅导业务。其中一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16年,LCS开始为高收入教练颁发奖励。自那以后,已有122人声称他们的教练生涯年收入至少为10万美元,其中包括12位“逗号”(即百万美元)教练和一位年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的教练。

但对于其他人而言结果就不同了。Doreen于2019年完成了LCS认证。“突然间,一年之后,你就成了企业家。那么,我该用什么摄像头呢?我该买什么商业保险?我怎么才能摆脱思维定势呢?”像Blatt和Olivia一样,Doreen曾希望把教练作为全职工作,但事实上“很少”有付费客户:“这个现象很普遍。人们只会有很少的几个付费客户,或者压根儿没有。”

在LCS的世界里,你不能成功的原因只有一个:自己。Castillo说:“如果你不能把学费赚回来,那你应该找找自身的原因。”幸运的是,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办法:更多的教练课程。Stacy Boehman的网站口号是“帮助生活教练赚钱”,她是Castillo备受瞩目的、亲自教学的得意门生之一。Boehman有销售背景,在沃尔玛主持了多年实况购物节目,她还与各种背景的营销集团合作。她的网站上有很多老学员的靓丽头像,以及他们热情洋溢的代言:经历了两年半的指导,她不仅帮助我创办了一家50万美元的企业,还帮我过上了梦想中的生活。

图片来源:Pexels

Doreen和Blatt都参加了Boehman的小组辅导项目。Blatt还花了一万美元,报名了和Boehman助理的一对一培训,为期六个月。有时她的教练就像一个啦啦队长,不断告诉Blatt她是多么有能力、多么了不起。有时她还会表达一种更严厉的爱,她在一条信息中写道:“你就像一个无助的大婴儿,无助、无助、无助。”

在努力建立企业的过程中,Blatt偶尔会对LCS的世界观产生不满。所有的外部环境都是中性的,只有自己的思想是所有问题的根源,这是真的吗?那她饱受虐待的童年呢?那她被性侵犯的时候呢?那也是中性的情况吗?但她的教练却让她相信,正是这些想法在阻止她进步。她报名参加了一个价值5000美元的团体辅导项目,又买了6个月的一对一辅导,希望能理清自己的思路。

他们鼓励教练把市场进行细分,比如,想要减肥的医生,或者患有冒名顶替综合症的女律师,Blatt也曾考虑过与像她一样在焦虑中挣扎的企业主合作。她告诉我:“我有恐慌症,而LCS确实帮了我,因为它基本上就是CBT。”但她也担心,至少从临床的角度来看,焦虑症超出了他们可以辅导的范围。”当她把反对意见告诉教练时,教练说:“不,这不是问题,是你把它当成了一个问题,才使它成为了问题。”

Blatt把她最初的反对归结为“限制性信念”,并听从了教练的建议。她制作了视频和Facebook帖子,讲述她如何克服自己的焦虑,并鼓励人们打一个免费的咨询电话。她说:“我接触到的人很明显都是紊乱的,他们焦虑、抑郁。”她咨询的第一位客户说,她非常焦虑,因为她失去了家庭、工作和孩子。她住在表哥的拖车里、睡在沙发上,无法让自己的生活正常运转。Blatt不太可能把她作为自己的客户,相反,她建议去咨询心理健康专家。Blatt 说:“她需要的不仅仅是思维方面的帮助,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帮助。”但当她把咨询的事情在教练社区分享出来时,做法遭到了批评。他们说:“你只是在说服自己不要赚钱,是你的想法造成了这一单的失败。”

译者:扣人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付费是不可能付费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2021-12-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