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串、奶茶投出400亿市场,资本为什么爱上了街边小店?

三节课·2021-11-22
纷纷变成了我吃不起的样子

大家好,我是吃货琢磨。

前几天我和朋友上街吃饭,她指着喜姐炸串说,这个店前一阵刚融了2.95亿元,我还没来得及惊讶,她又指着另一边的夸父炸串说,这个牌子融了上千万,楼上的和府捞面融了8亿,不远处的巴奴毛肚火锅融了5亿……

我看着这一条街的美食,不经感慨:

不过是吃顿饭,没想到个个都是身价过亿的公司,个个都是我吃不起的样子。

回家仔细研究最近一年的投融资事件,我发现这种情况并非偶然。

近年来,互联网新消费的故事已经翻不出新的浪花了,饥饿的资本把目光投向了餐饮赛道,在脏摊小吃里孕育出千万市场。

2021年可以说是餐饮行业投融资事件最频繁的一年。

今年1月至8月,餐饮行业发生80+起融资事件,涉及投融资金额超过400亿元人民币,10亿人民币以上的融资事件有6起。其中不乏IDG资本、红杉资本等顶级投资机构,甚至还有腾讯、字节的身影。

都说做餐饮是最赚钱的行业,原来挣得都是融资的钱。

钱的流动方向,是资本火热的期望,这些投资机构怎么偏偏对一口炸串、奶茶、小面感兴趣?

这里面不仅是消费者爱好的转变,更是隐藏着整个餐饮行业的变革。

01 资本不爱沙县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中国人对吃几乎是一种执念,但为什么只有近些年才受到资本的热捧?

原因很简单,传统小吃的经营模式根本容纳不了资本。

就拿国民小吃“沙县小吃”来说,能够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靠着乡里乡亲之间的互相提携走向全国,它的发家史里,藏着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农村脱贫致富的缩影。

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闽南地区流行着一种民间信贷模式叫做抬会,参与者可以获得低息贷款,堪称是P2P的人情版,全靠头目的信誉2字。

以我们的现在的眼光来看也许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在当时,沙县是当地的贫困县之一,地少人多收入低,能够轻松获得贷款,自然得到追捧,在当地几乎一半以上的家庭都深陷其中。

正如P2P的快速瓦解,抬会的崩盘以头目捐款潜逃而告终,这让许多人陷入了噩梦绝境。

负债累累的人们不得不想办法自谋生路。沙县人邓世奇两夫妻选择远赴厦门,卖起了沙县小吃。

因为价格便宜,物美价廉,深受当地人喜爱,几年的功夫就赚到了几万块,他们衣锦还乡之后,同乡发现这是一条活路,便纷纷来到厦门开店,并逐渐辐射到全国去。

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老乡都会互相提携,手艺技术也不会藏私,可以说沙县小吃带动了当地的脱贫致富。

除此之外,杨国福麻辣烫、兰州拉面等小吃都是如此。

他们的扩张依靠亲缘关系口口相传的技术,发展模式简单粗暴,都带着一个地区的人民崛起的财富梦想。

当时正逢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复苏,遍地都是生意经,这些小吃店几乎没有对手,但随着时代发展已经强敌环伺。

一方面夫妻店的模式对经营管理是一场考验,品质不稳定、客单价低,没有标准化的生产流程,导致这些传统小吃与低端脱不开干系。

另一方面,难以形成品牌意识,缺乏创新,注重的仍然是品类,沙县小吃的菜单多少年也不会更换,做猪脚饭的也绝对不会去卖拉面,大家心里只留下了美食的印象,而对品牌没有记忆点。

开500家黄500家再开500家,这就是传统小吃的现状。

投资这件事总归是一场讲故事的竞赛,这些饥肠辘辘的资本还在等待,等待着中国能够出现一个一个像肯德基麦当劳那样,能够形成规模,走出国门,能够讲好故事的百年品牌。

02 长坡厚雪的变革前夜

餐饮业的发展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长坡厚雪,厚积薄发,暗夜之中孕育着黎明的点点星光。

2012年,这是资本化爆发的前夜。

在2012年,《舌尖上的中国》介绍了螺蛳粉,将这个来自广西的特色美食带到了世人面前。

2014年,出现了预包装的袋装螺蛳粉,在家就可以方便的做出美食,市场上一下子涌现了几十个零售品牌。

柳州政府抓住机会,给出了高额补贴、吸引投资办厂,从源头上打通了供应链、形成了规模化的生产。

到了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螺蛳粉品牌呈现爆发式增长,截至2020年12月17日,袋装柳州螺蛳粉产销突破百亿,达到105.60亿元,较去年增长68.80%,提前2年完成“袋装柳州螺蛳粉销售收入100亿元”工程。

同样是2012年,海底捞开始风靡全国,极具人性化的特色化的服务在全国,在海底捞可以洗车、做美甲,即使只是路过门口也可以拿到小礼物。

明面上的吸引力是机制化的服务,暗地里海底捞还布局了整个火锅产业链的上下游,从食材供应、底料供应、到物流配送、监控、收银系统等都是完全的独立运作。

把全流程的品质化和标准化生产,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海底捞创始人张勇曾表示:“我们最强的地方其实是供应链。如果去看看我们的中央厨房和配送中心,你就会震撼,我不敢说全世界最好,但绝对全世界一流。”

2020年海底捞新增门店超过500家,实现收入286亿元,同比增长7.8%;全年净利润3.09亿元,实现盈利。

从品类的角度看,螺蛳粉赢在了供应链的完备,政府敏锐地建立了成熟稳定的供应链,推动了预包装发展。

从行业的角度看,海底捞比传统火锅、街边小店赢在了出品的标准统一,品控一流,不断革新服务和菜品,并能够抓住营销机会,打响了品牌。

另外不能忽视的就是,电商的迅猛发展带来的渠道的革新,尤其是2020年疫情的影响下,街边小店不仅是在和饭店抢生意,更是在和电商、预包装抢生意,倒逼这些街边店必须建立品牌意识,不仅做餐饮,更要做文化。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10年间,餐饮行业的正在发生结构性的变革。

有一个观点是“连锁餐饮有三个阶段:0—1起步阶段,打磨出优质的产品模型;1—10发展阶段,实现快速复制,打出品牌知名度;10—100壮大阶段,拼的是资金和体系化的运营。”

打造mvp再批量复制,这些新型餐饮从单一的餐饮模式,转向了餐饮+产业,用互联网思维将行业重新做了一遍。

所以说资本选择在2021年强势入局餐饮业,因为一切皆以成熟,只等着采集果实。

03 资本投出的街边店真的好吃吗?

新消费品牌没有常青树,咖啡、小面、炸串、奶茶……几乎各个品类下都散发着金钱的味道。

奈雪的茶获得58.58亿港元的战略投资,并赴港上市;和府捞面完成近8亿元E轮融资;喜茶获得5亿美元的D轮融资;咖啡品牌Seesaw获得A+轮过亿元融资;喜姐炸串获得2.95亿元A轮融资;夸父炸串融资超1.2亿元……

然而吊诡的是,财富追逐美食,却并不受用户的喜爱。

大众点评上,随机搜索一下附近的店铺,和府捞面在3.5-4.8不等,奈雪的茶评分在3.4-4.7不等,而喜姐炸串甚至直接跌破4分。

做餐饮,好吃不才是第一要素吗?这样的店有机会开10年甚至100年吗?谁也不敢轻易下结论。

或许资本相信了品牌的未来,但品牌自己还没什么信心。

中国消费市场正迎来结构性变革,90后、95后成为消费的主力,在电商app中,30岁以下用户占比已达到51%。

可以说抓住年轻人就是抓住了未来的红利。

而这些爱好多变的年轻人,会耐着性子等待街边店变好吃吗?

也许先变心的是资本。

有消息称,今年上半年新消费品牌投资热极速消耗了市场,导致下半年普遍按兵不动,明年将是各大品牌勒紧裤腰带的一年。

资本的涌动拉开了餐饮业的“黄金十年”,也加速了行业整合,开始急速竞争。

奈雪的茶上市即巅峰,股价“腰斩”,市值缩水一半,海底捞关停300家门店,也许让资本看到了想要造就百年餐饮品牌,并不止爆款模型那么简单。

当下的互联网公司不断降本提效、去肥增瘦就是前车之鉴。

为了维持增长的繁荣景象而不断开店,而等到流量红利见顶后,只能转过头继续寻找长期可持续的盈利模式,或者就在虚假繁荣中消耗元气走向没落。

明年会有多少餐饮品牌承受住压力逆流而上,又有多少品牌会死在沙滩上?

我觉得对我们普普通通的干饭人来说,不管到底他们融了多少钱,不好吃就是最大的原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节课”(ID:sanjieke01),作者:琢磨,编辑:王小疼,36氪经授权发布。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以提升职业能力为目标、倡导终生学习的数字化人才战略服务商。
特邀作者

以提升职业能力为目标、倡导终生学习的数字化人才战略服务商。

文章提及的项目

海底捞

沙县小吃

奈雪的茶

和府捞面

夸父炸串

一条

腾讯

得到

喜茶

肯德基

串说

巴奴毛肚...

常青树

杨国福麻...

物美

微信

麦当劳

大众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