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历史,中国终于有了首位F1正式车手

体育产业生态圈·2021-11-16
选择周冠宇,阿尔法·罗密欧作何考量?

F1围场里,终于有了第一位中国正式车手!

北京时间11月16日晚,阿尔法·罗密欧车队官方宣布,中国车手周冠宇将正式取代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成为车队二号车手,在2022赛季搭档瓦特利尔·博塔斯征战F1赛场。由此一来,周冠宇也将成为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创办70余年来,首位参加正赛的中国车手。

消息公布后,周冠宇也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难忘的一天,感恩一路上以来帮助与支持我的人,我做到了。」

对于周冠宇个人而言,他所付出常人所难以想象的努力,终于敲开通向F1的大门。而对于中国,这个目前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赛车产业最具发展潜力的国家而言,周冠宇迈入F1的背后,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01一个东方少年的赛车梦

周冠宇的生活,似乎注定是围绕着赛车展开的。

7岁那年,他在父亲的带领下头一次坐进了卡丁车的座舱,便展现出了对极致速度无限的追求与热爱。或是出于对孩子兴趣的支持,家人给他报名了一个卡丁车俱乐部,却也无意间开启了周冠宇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扇大门。那段日子里,他平时像其他孩子一样去学校上课,只是到了周末,便完全将自己沉浸在卡丁车的世界。

有兴趣不一定有天赋,但天赋的发现往往起源于兴趣。由于当时国民普遍接受赛车启蒙的时间相对较晚,周冠宇在国内卡丁车比赛中遇到的大多数对手都要比他至少年长个三五岁,但他对此丝毫没有惧怕。

十岁那年,他首次出征职业比赛,便一举包揽了全国锦标赛8站比赛所有的冠军,成为中国首位、同时也是最年轻的大满贯车手。或许从那时候起,一个关于F1的梦想,就已经在这个少年心里埋下了种子。

与此同时,他也清晰的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来继续成长——彼时国内赛车运动发展较为初级,相比于欧洲成熟的职业车手青训体系,以及从低级别的F4、F3、F2一直到F1所构建起的完善的赛事体系,国内最高级别方程式比赛仅有F4,且竞争并不激烈,即便拿到冠军也无法在国际赛场获得认可。

看到孩子身上所蕴藏的天赋,周冠宇的父母在他12岁那年毅然决定举家迁至英国,以支持他一边学习、一边获得更为优质的赛车培训。然而对于一个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孩子而言,离开家乡并且快速融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挑战无疑是巨大的。

在之前的采访中,周冠宇就曾向氪体聊起过自己初到英国的生活,如果没有比赛,周中上学、周末去训练;如果有比赛的话,周五就要去赛道,不少作业都只能在飞机上完成。「当时其实挺累的,一旦周末去其他国家或城市比赛,周日晚上就要立即飞回英国,因为第二天一早六七点还要起来继续上学。」

作息之外,作为当地围场里的一张新面孔,来自竞争对手的挑衅同样不可避免。「开始的时候,大家会撞我。年级小,一起跑这么高级别的赛事,他们会瞧不起我的技术,所以会在技术上欺负我、在比赛中给我压力,直到后来我的技术上来了,能够一直保持在前三的水平,小孩之间很快就开始佩服我,私底下还是比较友好的。」周冠宇说道。

好在最初的付出与努力都转化为了赛场上的成绩。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他相继获得全美洲锦标赛、全英锦标赛以及欧洲锦标赛14-17岁组别年度总冠军,并收到法拉利青训学院的测试邀请,成功进入法拉利青训营,开启了自己的方程式生涯,与「车王」舒马赫之子——米克·舒马赫一同并肩作战。

2019年,为了谋求更好的个人发展,周冠宇选择转投雷诺运动员学院,成为雷诺F1车队发展车手,并代表UNI-Virtousi车队征战F2赛场。

截至目前,在三年的F2生涯中,周冠宇一共获得过4个分站冠军,虽然未曾染指年度车手总冠军,但他成熟的驾驶技术和不断进取的信念,也吸引了来自F1管理层的关注,其中就包括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经理弗雷德里克·瓦塞尔。

竞技体育的发展告诉我们,一名运动员想要获取成功,不仅需要过人的天赋与努力,有时候运气同样重要。对于周冠宇而言,他无疑是幸运的,拥有一个永远支持自己的家庭,帮助他在几乎每一个关键节点都做出了正确的抉择,在梦想的道路上稳步前行,直至机会真正降临。

除此之外,他所身处的这个时代,也给了他进入顶级赛车殿堂最好的机遇。

02为什么是周冠宇?

「第一人」的名号永远是特别且值得被铭记的,因为它在整个事件历史中仅会发生一次。

虽然作为中国赛车运动在方程式赛场上实现突破的第一人,我们暂且无法把周冠宇的名字同人类历史上一些伟大的开创者相提并论,但仅就中国体育而言,这份意义同样重大。

那么,有着「世界三大赛事」之称的F1,为什么直到周冠宇的出现,才弥补了其70余年历史中国正式车手的空白?对此,我们或许可以从周冠宇之前的中国赛车氛围,来窥探究竟。

过硬的实力、不错的运气和恰当的时机,内外环境的共同作用,让周冠宇成为了圆梦F1的中国第一人。

相比于欧美、日本等赛车发达国家,我国赛车文化起步较晚,直到1985年,赛车运动才以港京国际汽车拉力赛的形式首次进入中国。然而彼时汽车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家庭而言仍是奢侈品,赛车运动作为一项新兴产物进入中国,并没有在社会层面造成广泛的影响,港京拉力赛后来也曾因多方面原因而停办多年。

到了90年代,伴随着国内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赛车运动也如雨后春笋般在这片东方的土地上生根发芽。

1994年,中国汽车联合会正式成立、并加入国际汽联,全国拉力锦标赛、场地赛、越野赛等一系列比赛以多样化的方式在中国扎根;两年后,央视首次直播F1赛事,彼时恰逢「车王」舒马赫转投法拉利车队,赛场上飞驰的红色身影也彻底激发了中国车迷内心的激情,赛车文化在国内逐渐步入繁盛时期。

然而想要培育出一名优秀的赛车手,环境是基础,资金、技术支持同样必不可少。彼时F1尚未正式进入中国,企业的赞助视野往往更加倾向于房车赛事,加之国内方程式比赛资源的匮乏,中国车手想要触及F1可谓难上加难。

即便如此,在新世纪初,中国还是出现了一位曾无限接近F1车手席位的运动员——程丛夫。2001年,17岁的他加盟了英格兰福特方程式提姆车队,成为中国第一个走出国门、进入欧洲方程式赛场的车手;两年后,又被迈凯伦签下,成为车队车手培养计划的一员。

在当时看来,程丛夫将有极大可能成为中国F1车手「第一人」,只是每年巨额的支出成为了他前行路上的绊脚石,缺乏企业赞助来源的他不愿再看着家人把大笔的金钱耗费在自己的理想上,便转身离开了F1的舞台。

另一位曾无限接近F1正式车手席位的中国运动员是马青骅。2012年,彼时尚在F1围场之中的HRT车队宣布中国车手马青骅将在意大利大奖赛的第一次练习赛中出场,这使得马青骅成为历史上首位参加F1周末比赛的中国车手。

2013年初,感受到中国车手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力和商业价值的HRT车队宣布,马青骅将在新赛季成为车队正式车手。这一消息的传出一度令中国车迷无比兴奋——我们国家终于有了自己的F1正赛车手。

然而HRT的这一签约如今看来无疑是一项营销手段。事实上,马青骅并没有获得出场计划,甚至HRT车队在赛季后也因为资金问题而被F1除名。在此之后,马青骅也没有再遇到愿意将其纳入麾下的F1车队。

相比于两位前辈,周冠宇无疑是幸运的。出生于1999年的他,在成长过程中正好赶上了中国赛车运动快速兴起的年代。国内赛车场和俱乐部逐年增多,赛车爱好者有了更多践行热爱的机会,大量国内企业看到了赛车项目巨大的赞助潜力,心甘情愿花费大价钱资助赛车运动员参与更高水平的赛事以获取好的发展。

与此同时,伴随着国内家庭新型教育理念的兴起,以及国民收入和消费水平的提升,家长也愿意支持孩子发展自己的爱好。在各方面利好环境的交互作用下,周冠宇得以在赛车道路上持续前行,这保证了他的赛车天赋能够最大程度地兑现。

要知道从小培养一名F1车手,其背后是巨额的开销。

根据赛车媒体EngineBuilder的测算,一名赛车手在进入F1之前需要花费800-1000万美元,包含训练、装备购买、交通费用等。因此,很多情况下青年车手能最终走到F1的围场,都需要有厂商或是赞助商的长期支持。

03在争议与期盼中负重前行

自从身处阿尔法·罗密欧新赛季正式车手考察名单的消息被媒体曝出之日起,周冠宇身上所背负的争议与压力就一直存在。而其中最具针对性的一点,无疑是他付费车手的身份。

据西班牙媒体报道,为了获得阿尔法·罗密欧2022赛季的车手席位,周冠宇背后的赞助团队愿意为车队支付2500-3000万欧元的赞助费用。虽然车队经理瓦塞尔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这一数字「纯粹是猜测和胡说八道」,但也无法改变外界对于这个消息的态度。

诚然,资金和市场无疑是阿尔法·罗密欧签约周冠宇的重要原因,但绝非车队的全部考量。我们不妨先以3000万欧元消息准确,来看看在这一时间节点引入周冠宇对于车队意味着什么。

作为世界上最烧钱的运动项目之一,F1单支车队每年的运营费用高达几亿欧元,而类似梅奔、法拉利、红牛等大厂挥金如土的做派,也让各车队之间出现了严重的水平差异。

虽然规则大改之后的支出限制,能够帮助一些小车队获得喘息空间,也让他们的资金压力不至于在围场恶性竞争中步入末路,但身处一个商业化高度发达的赛事,钱多,永远都不是什么坏事。尤其是对于前一阵子刚刚谋求出售车队未果的阿尔法·罗密欧而言,更是如此。

根据外媒估算,一辆F1赛车整车(除研发成本)的价格大约在1500万欧元,而3000万欧元足以支付两量赛车的开销,将极大程度地减轻车队在研发投入上的压力;与此同时,即便在比赛中发证严重的碰撞事故,车辆的维修费用大抵也不会超过200万欧元。

就此看来,作为一名新秀车手,如果周冠宇真的带着3000万欧元一起加盟阿尔法·罗密欧,那么车队对他的培养投入将很大程度上被抵消。

再来看看市场方面。虽然车队前两个赛季的二号车手吉奥维纳兹同样背靠肯德基印尼公司老板的赞助,但相比于背负着「第一人」名号的周冠宇、及其背后庞大的中国市场,前者的吸引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更何况,阿尔法·罗密欧品牌民用车进入中国市场即将步入第5个年头,面对持续低迷的销售业绩,母公司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从签约消息官宣前几天就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的国内4s店宣传物料事件就能看出,自家车队拥有一位正冉冉升起的本土新星,对于品牌在中国的推广意味着什么。

与此同时,虽然吉奥维纳兹在本赛季排位赛中常有亮眼表现,但其正赛能力实在拉胯,截至目前仅有1分入账,尚不及威廉姆斯车队的拉提菲(同是付费车手);加之车队早早官宣梅奔车手博塔斯将在赛季后加盟,弥补了莱科宁退役后车队车手经验上的不足,吉奥对周冠宇的竞争优势并不明显。

那么,周冠宇的实力足以支撑他在F1围场中的前景吗?答案是肯定的。在本赛季的F2赛事中,周冠宇目前以142个积分暂列车手榜第二,在还有2个分站赛的情况下仍具备冲击车手冠军的机会。横向对比上赛季的F2,周冠宇的竞争对手米克·舒马赫、角田裕毅、马泽平都在本赛季开始征战F1。

另一方面,在今年7月的奥地利大奖赛上,周冠宇已经代表Alpine车队首次出战F1练习赛,并用中性胎跑出1分06秒414的成绩,落后队友奥康0.434秒位列当次练习赛的第14位。平心而论,这个成绩还有提升的空间,但足以达到一名合格的F1赛车手的标准。

此外,作为雷诺车队的老大哥,阿隆索也曾在此前的采访中多次提及周冠宇的表现,并认为他的驾驶能力已经达到了F1的标准,未来需要的是在比赛中逐渐建立信心。正如红牛车队高级顾问马尔科博士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的,「周冠宇在F2三个赛季的表现已经表明,他完全准备好了更进一步,去承担更为重要的任务。」

从更大的维度来看,就像20年前三大中锋登陆NBA,15年前孙继海郑智在英超上演中国德比,周冠宇出现在F1的赛场上,也必定能够为F1在中国和全球市场带来更大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可以想象,未来的F1中国大奖赛上有一位中国车手,「上」赛道将迎来怎样的山呼海啸。

当然,我们也需要客观认识到周冠宇登陆F1,应该是中国赛车产业发展的一个起点。基于这样的契机,更多的资源能够投入到赛车产业的发展,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因为周冠宇而产生对赛车的兴趣和喜爱。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赛车产业需要因此不断地进步,在未来培养出更多的「周冠宇」,甚至出现一支中国的F1车队。

可以预见的是,在强者林立的F1围场中,初出茅庐的周冠宇将要面临的,必然是更为严峻的考验。

在周冠宇之前,马来西亚的熊龙(Alex Yoong)、印度的卡西基杨都曾背负着整个国家赛车发展的使命在F1的赛道上飞驰,但其结果却都不尽如人意。对于年轻的周冠宇而言,他需要再次回到12岁那年初到英国时那样,以后来者姿态逐步实现超越,在强手如林的F1赛场上逐渐站稳脚跟。

好在,自从接触赛车运动以来,超越早已成为周冠宇的一种习惯。而我们要做的,或许就是保持耐心,在他出现在围场的每一站F1比赛中,给予这位中国车手最大的支持和最耐心的等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体育产业生态圈”(ID:ECO-SPORTS),作者:「ECO氪体」,36氪经授权发布。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完成8轮融资、同城货运老兵、估值高达650亿元等光环萦绕货拉拉周身,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货拉拉没有“鼓起勇气”冲击IPO?

2021-11-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