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完成1个亿融资,到破产,这家公司只用了10个月

36氪的朋友们·2021-11-12
这家4年融资累计超2.2亿元的企业,是怎样一步步走向破产的?

素质教育正在分化,其中一些公司正在生死存亡的时刻。

最近俞敏洪着实是一个热点,凑巧的是,他个人投资的一个在线素质教育项目近期也被爆出负面消息。

号称在线音乐教育项目“快陪练”被爆出面临破产清算,创始人陆文勇提前离场,在8月份就不再担任企业法人。2021年1月,快陪练对外宣布完成1个亿的B轮融资。从被知名机构投资,到公司走入绝境,这中间只用了10个月时间。

令我感到惊讶的还不止时间短这一点,更重要的是,在K12退潮之后,素质教育原本是个有爆发迹象的赛道,此前投中网也有报道,这条赛道不仅诞生出火花思维美术宝编程猫等明星独角兽,字节跳动腾讯、软银、红杉中国、IDG、KKR、纪源资本、创新工场等互联网巨头和明星机构也纷纷入局。

但就这么一条细分行业里,在很多企业都在快速扩张、融资的时候,却有些人正在经历失意,甚至不乏快陪练这样宣告破产清算者。

先来看看,这家4年融资累计超2.2亿元的企业,是怎样一步步走向破产的?

4年融资累计超2.2亿元,曾实现过盈利

不得不说,快陪练的成立初衷很有场景感,这个项目名称本身就指出了一条细分赛道的痛点。据了解,快陪练成立于2018年6月,对外提供真人在线一对一钢琴陪练产品,专门服务于4-16岁的琴童。

对钢琴学习这个场景来说,有几大痛点亟需解决:1)三分学、七分练,但训练效果不好;2)孩子练琴,家长既无精力陪坐,也缺乏专业知识指导孩子;3)练琴还会导致“不练钢琴母慈子孝,一练钢琴鸡飞狗跳”的场面,使练琴成为一种痛苦。

一对一陪练,既是快陪练的主营业务,也是它的核心竞争力。据了解,当时公司宣传其钢琴老师均具备2-3年一线教学经验,来自全球专业音乐院校,并接受公司的系统化岗前培训;同时,也会兼顾儿童心理,采用游戏机制对孩子进行反馈和鼓励。陪练老师可以通过高清视频看到全部键盘,帮助孩子纠正指法,同时也能在弹奏过程中,圈画出错音、节奏等问题,针对性地陪孩子进行练习。课程结束后,家长还会接收到陪练反馈单,了解孩子练琴的详细情况。

听上去,这是个家长、琴童均可受益的解决方案。

再加上根据教育部发布的数据,2019年,中国音乐教育市场规模约920亿元,预计未来保持8%的增速。按此数据推算,到2021年,音乐教育市场规模已经突破千亿大关。

这成为快陪练很快拿到融资,并几乎保持着一年一轮的融资速度的主要原因。当然创始人陆文勇的连续创业者身份——也是e袋洗的创始人,也是项目本身的亮点之一。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快陪练共计完成四轮融资,合计金额超人民币2亿元。在其历史股东中,既有新东方俞敏洪、天天动听创始人黄晓杰、小鬼当家创始人宋涛等个人投资者,也不乏IDG资本和高榕资本这样的老牌投资机构。

如果从结果倒推历史,很显然,尽管这是条千亿赛道,尽管快陪练有明星机构加持,真相永远不如表面那么光鲜亮丽。

在线陪练市场大概起步于2016年前后,从天眼查的数据来看,2016年-2018年之间涌现出了20多家以音乐陪练为主要业务的公司,与快陪练同处于在线陪练赛道的还有VIP陪练、小叶子音乐教育、柚子练琴、音乐笔记、趣陪练等。

对于消费者而言,在线陪练公司的核心业务大同小异,唯一能够将它们区分开来的,便是平台拥有的师资力量以及课程收费的高低。然而,优质师资的短缺,是平台们共同面临的问题。

根据公开数据,2021年,全国11大音乐学院音乐类总招生人数仅6754人。其中,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仅招30人,中国音乐学院钢琴系则更是只招19人。一面是巨大的市场需求,另一面是紧俏的人才,平台只能通过高薪留住陪练教师,以满足平台客户的需求。同时,在同质化的市场竞争中,平台又不得不使出互联网行业的传统艺能——“拼补贴”。

高昂的师资成本叠加获客成本,平台很难在成长期中拥有造血能力。

在一次公开采访中,快陪练前CEO陆文勇也曾坦言:“在线陪练的门槛其实很高,看似是简单的线上直播,让老师陪孩子练琴。但在我看来,(公司)起步没有上亿资金,可能无法去做。因为在线陪练需要大量的技术开发和人力布置,这部分可能每年就会消耗几千万。此外,能够容纳数量众多的老师和学生,机构也需要强大的运营体系和系统。”这段话也恰恰验证了陪练平台成本高、运营难的问题。

因此,快陪练们只能靠着资本的一轮轮输血生存下去,而当资本渐渐远离教育行业时,平台们首要面临的就是生死问题。

在2020年3月完成A轮融资时,时任CEO陆文勇曾公开高调表示过,公司已经完成了单月持续盈利,同时现金流为正,这很可能只是疫情造就的“假象”。

2021年7月底,公司发布了一条调价通知,平均调价幅度为20%;8月26日,再次发布调价通知,平均调价幅度依旧为20%。这也可以视为公司的殊死一搏,然而,殊死一搏并未能挽救公司的危机。9月15日,公司发布了一条公告,这一次,公告的内容变成了“因新一轮融资取消,真人陪练业务停止发展”。

2021年11月6日,公司公告称,为减少用户的损失,公司过去近两个月一直尽最大努力积极的为用户转AI课程和对接老师服务,并与其他各行业的三十余家企业/机构进行合作,为用户兑换了大量多元化学习课程和产品,但很遗憾,经过多方努力和尝试后,公司仍无法摆脱目前的经营困境,现将申请破产清算。

至此,这匹素质教育黑马的短暂生命宣告结束。

素质教育的明天

从快陪练的倒下,可以窥到这样一种迹象:素质教育正在分化,其中一些公司正在生死存亡的时刻。

快陪练并非第一个倒下的素质教育公司,2021年8月,另一家主打语言思维训练的少儿素质教育机构“趣口才”也因资金链断裂无法继续运营。而就在2021年初,这家公司还曾获得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

素质教育该不该投,应该怎么投,对于投资人来说似乎是个不小的问题。

自上世纪90年代起,素质教育就已经不断被政策提及。然而直到今天,这个行业似乎仍未形成规模。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19-2021年教育行业共发生1191起投资事件,其中素质教育投资163起,仅占总数的13.7%。同时,这一赛道也从未诞生过猿辅导作业帮、新东方级别的行业巨头,各个细分领域的玩家们各自为战,市场呈现出零散分布的态势。当然,这也是素质教育赛道自身的特性所决定的。

但如何判断市场需求、如何验证需求以及如何判断需求的增长性和持续性,都存在难度。相较之下,学科教育的逻辑要简单很多——只要升学考试仍然存在,作为校内教育补充的课外学科教育,便始终具备“刚需性”。

同时,素质教育还存在内容与服务难以标准化、商业模式难以规模化的问题。以快陪练提供的钢琴陪练服务为例,服务过程中,老师与学生的互动、点评的准确程度、纠错的方法、陪练的效果等一系列因素难以量化,平台很难推行一套标准化的陪练流程,保证稳定的客户体验。另外,一对一陪练的模式也让规模化难以实现,平台的业务规模完全取决于师资力量的多少,边际效应难以体现。

不过,在“双减”政策颁布之后,学科培训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而尽管有上述诸多问题,素质教育行业还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资本已经完全抛弃了K12,但素质教育赛道的融资仍时有发生。

少儿兴趣班优选平台“好多兴趣班”六个月完成两轮融资,最近一轮融资投前估值超一亿美元。10月27日,火星人科学盒也完成了数千万元的B轮融资,该公司根据STEAM素质教育理念,致力于输出完善且优质的科学、少儿编程、机器人等STEAM课程,并提供教师培训,双师课堂,营销支持等落地解决方案,为全国教培机构赋能。

众多大玩家也纷纷下场,着眼于素质教育业务的拓展:猿辅导推出了STEAM科学教育产品“南瓜科学”;网易有道也推出多款素质教育产品,同时面世的还有“有道优课”这一课程平台;上市公司豆神教育发布公告,称主营业务将转型,艺术类服务业务将成为其To C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处在众人焦点中的新东方也宣布成立素质教育成长中心,同时面向学生和家长提供多样化的课程体系。

同时,深耕这一赛道的老玩家们,有些也活得不错。据一位接近美术宝的投资人透露,在线素质教育龙头美术宝今年业绩相当不错,比起去年差不多翻了一倍,虽然目前碍于政策因素无法上市,但公司仍在积极做好准备,待监管政策明朗后寻求公开市场融资。

在黑天鹅事件中幸存下来的教育玩家们,似乎正面临着一场混战。在这个战场中,蕴含着机遇,但也存在着巨大的挑战。

谈及素质教育能不能做的问题,一位教育行业的资深创业者认为,判断素质教育,或者说非学科培训能不能继续做,主要看两点。一是素质教育企业是否必须转非营利,二是监管部门会不会要求统一限价。如果二者均未发生的话还是有操作空间的。

素质教育本身就是一门需要大量投入的生意,资金供给不足,活下来的机构们能否维持稳定的业务开发与师资投入,进而探索出一套可行的商业模式,将会是一个大大的疑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喜乐,36氪经授权发布。

+1
3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机构

让梦想触手可及
中国企业可靠的长期合作伙伴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上直播

快陪练

乐教

一条

美术宝

新东方

天眼查

有道

猿辅导

趣口才

火花思维

腾讯

音乐笔记

网易

e袋洗

作业帮

编程猫

快拿

字节跳动

课外学

小叶子

创新工场

柚子练琴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