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阿里员工租房遇“庞氏骗局”,二房东抓住自如、相寓漏洞两头吃 | 氪金Lite

王晗玉·2021-11-10
热情消耗殆尽,长租公寓项目被资本抛弃。

作者 | 王晗玉

编辑 | 潘心怡

10月底,北京市望京一名二房东疑似携带租房款跑路一事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目前该案件已由公安机关受理,并且因涉事金额巨大,相关话题短时间内迅速冲上了热搜榜。

据了解,涉案的二房东张伟常年活跃在望京地区,从自如相寓等住房租赁企业处租进大批房源,再以约8折的价格、年付租金形式二次出租给周边互联网大厂员工。但在拖欠自如等平台十数天租金之后,张伟在日前凭空消失。一同卷走的,还有一百多位租客提前支付满一年的租金。

实际上,张伟这套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套路并不高明,敏感度较高的大厂员工通常也较易识别此类骗局,那么这位望京二房东何以瞒天过海?众多中介平台和住房租赁企业又为何屡屡成为投诉重灾区?

“戏精”房东布局三年

何辛是望京附近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他身上有着此次受骗租客群体中比较典型的三个标签——大厂员工、自如房源、年付租金超过10万元。他向36氪透露,目前自如已与其签订协议,将在11月19日前垫付赔偿款,此后如果张伟被警方逮捕归案并返还追缴金额,则应优先返还给自如。

据何辛了解,周围与自己情况相似的租客都拿到了相同的赔偿方案,自如、链家我爱我家相寓等平台也均公开承诺将承担客户损失。不过他也提到,有少数房源来自小型中介公司或个人房东的租客现下仍面临租金无法追偿的风险。

按照常理,大型互联网公司员工普遍受教育情况良好,甄别能力也被社会归为较高的人群。但过于依赖熟人关系和低价诱惑下,一个布局了三年的骗局却让他们损失惨重。

给何辛介绍这名二房东的是他的同事,该同事也是通过其他同事认识的张伟。在何辛同事的描述中,房东张伟“人不错”,不但租金低,日常配合维修各种设施,而且偶尔还会给租客派发礼物、请客吃饭,“唯一的缺点就是房东怕麻烦,租金要求年付”。

最终促使何辛下定决心租房的是7700元的月租金,而差不多的房源在自如平台上则要10500元。虽然房主不是张伟本人,而是其所谓的“表姐”,但由于是熟人介绍,多位同事又都在张伟手中的房源处租住过一两年,并且张伟也提供了“表姐”的身份证和房产证复印件,何辛并未介意之前那些反常信息。

约两周后,自如开始频繁上门提示何辛所住的房源拖欠租金,而当何辛联系张伟时,张伟已经“消失”。不久后,何辛被同事拉进一个维权群组,通过交流何辛得知,张伟在望京做二房东已经三年,从自如等平台手中租下了一百多套房源,以低于市场价但需年付的方式向租客转租,再向平台按月支付租金。

为此张伟还专门注册了一家公司——以公司名义从自如租房可月付租金,无需按季度支付。而之前那些请客吃饭等增进感情的举动,也不过是张伟建立信任、获取新客户的手段。

目前何辛所在的维权群里有189名网友,除少数律师和警方外,其余大部分都是受骗租客,“我们在群里做过(受骗租客的)接龙,现在已经接龙的就有107套房源,租客大概一半来自美团,一半来自阿里。我是最后一批入局的‘韭菜’,但其实有很多人已经住过一两年了,所以新一年续租的时候,他们有些甚至连合同都没签,直接转账了。”

张伟跑路,自如们“失职”

张伟跑路事件爆出后,大批租客均面临约10万元的损失,自10月28日起,自如、链家、我爱我家相寓等平台陆续承诺将全额承担客户损失。

自如官微声明,对于涉及此事件50余名相关租客,自如将全额承担客户受到的损失,预计超过500万元;链家称经核查,该事件涉及链家房源2套,公司将垫付该房源所涉客户的全部损失;我爱我家相寓也发布声明称,目前已排查到约有20人受到影响,公司将承担预计150余万元的全额损失。

此前在10月21日,何辛也搬离了原来的住处。他向36氪透露,10月31日那个周末,自如刚与其达成协议,将先行赔付他自10月21日起未续住的8万余元租金,后续若有追缴需优先返还自如。这与36氪以租客身份向自如管家了解到的赔付方案基本一致。

但同时何辛还提到,张伟先前还从多家小型中介公司和个人房东手中转租过来一批房源,租住在这些房源中的租客目前只能自行承担损失。

在张伟尚未落网之前,自如等一众平台企业承担损失的行为确实彰显了社会责任,不过这些平台真的“无辜”吗?

在我爱我家担任管理层多年的胡景晖向36氪分析,自如、相寓等严格来说不属于中介平台,而是住房租赁企业。“住房租赁企业和中介完全是两种业态,遵守两种监管办法,大型的住房租赁企业是不允许转租的。”

凭胡景晖多年行业经验判断,这类企业的业务人员其实对其片区内的市场情况非常了解,“张伟在望京附近租了那么多房子又转租出去,当地这些店长、员工不应该不知情。我觉得大家可以合理推断出张伟在做什么(勾当),只不过大部分业务员为了完成自己的业绩选择闭口不谈——反正把房租给张伟了,业绩完成奖金到手就可以了。

“我觉得这些企业的管理者和员工多多少少都有些责任”,胡景晖补充。

此外,受骗租客何辛提到的另一细节或也显示自如存在监管失职。他曾告诉36氪,自己之所以信任张伟,一方面是基于熟人介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张伟出示了真实的房东身份证、房产证复印件。但36氪从一名自如租客处了解到,即便已经租下一套房源,租客也只能在租赁合同上知晓房东信息,而无法拿到房东本人的身份证、房产证复印件。

那么张伟是如何拿到房东身份复印件的?这是否说明或有自如内部员工与张伟串通盗取房东信息?

胡景晖也表示,尽管不了解自如内部的管理流程,但出于对房主、租客双方利益的保护,即便平台在租客说明需求(如办理居住证等)之后可以提供复印件,也应添加“仅供办理何种业务使用,不得用于转租”等备注,而不应直接提供资料。

因此,张伟在望京一地的行为在并不难察觉的情况下得以持续三年,背后或有平台疏于监管的“助攻”。

二级市场中的“小透明”

实际上,在房屋租赁市场,二房东高进低出、长收短付、形成沉淀、拿钱跑路的套路十分传统,但为何如此初级的骗局总能在这个市场中轻松得逞,同时还伴随一系列屡禁不止的乱象?

打开黑猫投诉平台,可以发现针对自如的投诉达到5850条,针对我爱我家的也有1057条,投诉理由多与设施维修、押金退还、续租涨价、房源信息不实等有关。

胡景晖向36氪分析,相较于房屋买卖交易标的金额高、环节把控严,房屋租赁市场因为“太接地气”而秩序混乱。“它标的金额不大,一个月房租才几千块,而且租客一般都比较着急,市场需求量大,每一单又很细碎,流动人口又很多,往往就容易产生骗局。”

此外,登记备案率低也是住房租赁市场乱象丛生的一大因素。胡景晖介绍说,目前中国内地住房出租登记备案率不到5%,房主出于避税考虑,租客出于便捷考虑,大多只私下签订一份合同就形成租赁关系,这也使得这个市场更加缺少法律约束。

社会评价有待提升,市场监管有待完善,那么,住房租赁项目的投资价值如何?

一位券商人士告诉36氪,住房租赁类的金融产品一直不是他们关注的主流品种,一方面,这类产品在二级市场中的占比本就十分渺小;另一方面,像贝壳找房这类平台,其自身业绩增长更依靠房屋买卖交易拉动,而非租赁交易,因此其市场表现自然也不在投资者的关注范围。

据其透露,尽管此前一段时间,长租公寓项目在跑马圈地阶段颇受创投机构的青睐,但在经历多家企业连年亏损甚至资金链断裂之后,一众投资机构至今难以退出。曾经的热情消耗殆尽,目前大部分创投机构对此类项目投资意愿较低。

不过该券商人士特别指出,今年7月,国家发改委将保障性租赁住房纳入REITs试点,这或成为其日后关注的目标。他认为公租房受市场和经济周期波动影响较小,现金流相对稳定,后期落地如有合适项目,或可作为长期持有的产品。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何辛为化名)

关注更多资讯

+1
4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皮衣、头发、连声音都一样

2021-11-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