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竞风起时

阑夕·2021-11-05
如果有一天要追溯电竞产业究竟是从何而来,我的回答会是全球玩家那份坚持不懈的热爱。

谁能想到,「电子游戏到底是不是洪水猛兽」这个讨论,断断续续的几乎持续了数十年,它送走的一代人如今大多已为人父,而新一代人依然还在原地争吵不休。 

尤其是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人们对于网络游戏未成年人合规化管理的讨论愈发激烈,但无论对这项政策持肯定或悲观态度的比重如何,它毫无疑问对国内网游产业来说都是一个巨变,甚至有人将其与二十年前的「游戏机销售禁令」相比,一时间舆论甚嚣尘上。 

适逢「黑神话:悟空」自去年面世至今才让玩家们看到了国产单机游戏有了逐渐抬头的迹象,人们纷纷猜测,网游产业在经历了这起事件后,会不会与单机游戏有着一样的命运,迎来自己至暗的二十年? 

相信智识和进步的乐观主义者不会给出肯定的答案。 

或许二十年前的一纸禁令与如今未成年人合规化管理,两者在影响力上有着一定程度的相似,但「全面禁止」与本该如此的「合规化管理」之间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这也决定了它们最终绝不会走上同一条路。 

相反,因未成年人引发的负面舆论,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网游厂商最头疼的问题,即便以腾讯为首的大厂早已通过诸多近乎于「自残」的方式对未成年玩家施以种种限制,即便未成年人对游戏产业整体收入的贡献几乎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然而一旦舆论发酵,这巨大的风险与低微的收益对于每个游戏厂商来说都是一笔划不来的买卖。 

所以,当合规化管理落地后,网络游戏在道德层面的隐患——也是它真正迈向大众的最后一道障碍彻底被消弭,对于行业整体的发展反而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像一个拳击手在擂台上被捆住的双手突然挣脱了束缚,在不用考虑未成年人群体这个变量因素后,相信网游厂商在设计过程中会变得更为大胆和富有创意。 

更何况能与网络游戏一同迈向更为合规的,还有近年来高速崛起的电子竞技产业,这是一个重塑消费娱乐业态的风向。

2004年,刘翔以12秒91的成绩在雅典奥运会中夺冠搏得了全国喝彩,在田径项目上,这之于中国甚至整个亚洲而言都是一个里程碑式的金牌。2005年,中国的「魔兽争霸3」电竞选手李晓峰在彼时最鼎盛的WCG国际赛事中勇摘桂冠,次年更是成功卫冕,让整个世界都认识到了中国电竞。 

但很难说,在当时国内电子游戏被严重污名化的背景下,这「整个世界」里究竟包不包含中国。 

即便拿到了应有的荣誉,但由于走上职业电竞选手这条路往往意味着要放弃一部分学业,这种困境让彼时外界对电竞选手的主流看法依然是「不务正业」,荣誉也仅仅是业内和部分玩家之间的狂欢,在当时,外界对于电子竞技的认同,似乎比荣誉来得更为重要和直接。 

十余年的光景,选手和玩家们所追求的「认同感」早已成为过去式,而电竞产业同样完成了自己从弃婴到宠儿的蜕变。 

2018年,英雄联盟中国大陆的LPL赛区实现了全年大满贯,尤其是在2018年全球总决赛中,IG战队在近乎于碾压对手夺冠后登顶了各大平台的热搜,彻底引爆了社交媒体。 

同年,连同英雄联盟在内的六款电子游戏首次被选入雅加达亚运会的表演赛项目中,而中国队再次夺得英雄联盟项目金牌,结束了韩国在此领域长达5年的宰治。 

2020年初,LPL队伍RNG选手UZI力压王一博、肖战等当红流量明星登顶微博之夜,最初用来形容他的「YYDS」,成为了2021年最红的网络用语之一。 

如果有机会在线下场馆里感受到电竞比赛的激烈程度,浸染于根本不亚于传统体育赛事的山呼海啸声,让情感从光与电的跳动里迸发出去,任何人都得承认,这是一个属于年轻和热忱的时代脉搏,任何修辞华丽的语言都比不上你和邻座的陌生人一起敲响那根助威棒,然后融为响彻全场的欢呼声。 

我永远记得RSG的退役选手Sync在看完Netflix的「全职场高手」剧版之后,选择决定重返电竞行业,他说触景生情的是让他想起以前和队友克服重重困难的回忆,真的很让他重新回到职业赛场。光是这种永不言败的人类精神以及赛场内外的梦幻联动,就足以让「只不过是打游戏罢了」的评价沦为纸片般的碎语。 

再说今年正在进行地如火如荼的S赛,当出征的四支LPL队伍杀到最后只剩EDG一支独苗后,此前观众对于其他队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在此刻俨然都已化成了支持EDG能够最终摘下桂冠的声音,就像七龙珠里每一个地球人所贡献出的力量,最终成就了孙悟空能够打倒一切的元气弹,虽然听上去中二,但电子竞技拥有如此这般的凝聚力,足以让最终的结果都不在显得那么重要了。 

实力、荣誉、流量、文化,无论从哪个维度上讲,电子竞技在当下都能称得上是一个空前盛况,它甚至具备了此前只在娱乐圈出现过的造星能力,但与前者不同的是,相比于娱乐圈隔三差五就能吃到瓜的乱象,电竞产业俨然已经形成了高度职业化的经营体系,用十几年的时间,走过了世界三大球项目历经百年的路程。

单就王者荣耀为例,自2015年上线至今,已发展出了包括KPL、KGL和世界冠军杯在内的职业联赛,拥有了在全球范围内具有影响力的大型赛事IP。同时,也大众赛事端也拥有了包括城市赛、高校赛、全民赛、女子公开赛、TGA、大仙杯在内众多赛事。成熟的赛事体系所带动的职业电竞俱乐部、电竞专业人才培育、行业规范制订、就业岗位等等都形成了高度职业化的运营体系。在用户赛事内容消费层面,2020年《王者荣耀》赛事内容总观看量(PV)已达到730亿,由此爆发的巨大商业价值也受到市场认可。 

随着电竞产业的体量的愈发庞大,它的产业制度和业内规则也在不断完善,我们如今很难再看到像WCG那样的第三方综合赛事成为行业主流的现象,取而代之的,则是伴随着游戏一同诞生的、由厂商独立运营的专业电竞赛事。 

至于厂商们之所以越来越重视电竞的原因,一方面是电竞赛事可以极大程度上延长一款网络游戏的生命周期,而更多的,则是电竞产业背后拥有着巨大潜力的商业价值。 

几乎是电竞在刮起网络社交媒体之风的同一时间,全国不少省市先后宣告了将大力扶持这一行业,比如一向以文旅为重的海南省自2019年就宣布了将打造「海南国际电竞港」,根据《2021版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至2021年底,全球电竞观众规模预计能够达到4.7亿,全球电竞赛事营收将达到10.84亿美元。 

中国电竞的整体盘正在变得越来越大,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份报告里,25岁以下的电竞赛事观众占比30%,一、二线城市的电竞用户占比53%,这份用户画像成为了行业正在高速崛起的有力佐证。当如今的互联网产品纷纷在绞尽脑汁地讨好当代年轻人时,电竞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坐上了红利的顶端。 

这就形成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景象:一方面是电子游戏整体面临着日益严格的监管,而另一方面,电竞却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在政策上还受到支持、鼓励和引导的产业,而这看似矛盾的逻辑背后,却让电竞得到了一个相得益彰的结果:让电竞真正属于年轻人。 

甚至,连坐上红利的顶端也只是开始。随着既有价值的不断释放与体现,电竞产业的价值外延拓展也正在发生,产业与越来越多的行业结合形成各种全新生态圈就是明证。而价值外延拓展,恰恰是一个产业迭代的标志。基于此,各大知识版权方们也在快速刷新着自己对于产业的认知与理解。以腾讯为代表,今年不仅提出了“超级数字场景”的全新战略,而且围绕电竞推出“新商业计划”等诸多焕新电竞产业新价值的动作。这其实都是知识版权方在看到电竞产业发展趋势后所做出的快速应对,毕竟,只有顺应时代趋势,才能更好的发展。 

从这个角度来看,电竞产业的未来价值绝不会仅仅限于本身的商业化,一定是能让更多人连接的社会价值,以及让更多场景连接的创造价值。 

换句话说,当电竞已经成为了当代人们消遣娱乐的重要甚至是主要途径之一,它所改变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彼时它的价值,则绝不是仅用商业可以衡量的。

就在11月5日,杭州亚组委正式对外公布第19届亚运会电子竞技项目最终确认的八个小项项目,它们分别是《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和平精英亚运版本》、《FIFA Online 4》、《炉石传说》、《街霸 5》、《梦三国 2》与《DOTA 2》,同时,AESF-机甲大师和AESF-VR虚拟科技体育将作为示范表演项目进入杭州亚运会。

这意味着直到2022年,中国电竞在自己坎坷的道路上走过了近二十年后,终于拥有了一个能够站在更为多元的舞台上的机会让世界看到。但入亚也只能算是电竞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小目标」,对于这个属于年轻人的朝阳产业而言,它既不能算得上是起点,更不会是终点。 

或许将来我们能看到电竞入奥的一天,或许今天我们对于电竞的想象力仍然十分贫瘠,但如果有一天要追溯电竞产业究竟是从何而来,我的回答会是全球玩家那份坚持不懈的热爱。 

更重要的是,它完全可以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欧洲杯期间约上好友去一家酒吧畅聊看球,愈来愈多的年轻人会让酒吧里的电视屏幕播放重要的电竞比赛,并为主队的胜利兴奋喝彩,这种乐趣,与其他的乐趣并无二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阑夕”(ID:techread),作者:阑夕,36氪经授权发布。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无人驾驶或与造车深入并举,订单规模化才能缓解商业化承压

2021-11-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