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张电影票掀翻的400亿金融巨骗,被抓了

华商韬略·2021-11-06
金融+电影,竟是场割韭菜游戏。

2016年,网友深夜贴出一张电影票购买截图,显示《叶问3》的票价高达203元。

谁也没能想到,这张“天价”电影票,就此撕开了黑幕,一个涉及多个行业,规模超400亿的“金融帝国”,也因此轰然倒塌。

“人生发财靠康波”,只要在适当的时候抓住一个机会,就可以创造出普通人无法企及的财富。

对那张离奇电影票背后真正的主角来说,这个机会出现在1999年。

当年,他受托接管4家破产的国有企业,花费1亿元,撬动了10亿元资产。因收购国企,资产迅速增值。

4家国企中,包含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也因此得名。

此后,快鹿集团拔地而起,而快鹿集团董事长施建祥,也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一跃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他生于1964年,开过印刷厂,靠拿美国石油公司的华东代理赚到第一桶金。随后以地产起家、靠金融加杠杆实现财富膨胀野心。

2001年,施建祥以上海快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军房地产企业,次年就投身长三角地区开发,在江苏建立了快鹿产业港。至2005年,靠着电缆和房地产,快鹿集团资产已增值45倍,销售额超过前45年的总和。

然而到了2009年,一直埋头实业的施建祥,纵身跃入金融,“脱实向虚”。

2009年,上海成立了多家以“东虹桥”为名的金融企业,其背后的操盘人正是施建祥旗下的快鹿或其子公司。

2009年东虹桥小额贷款成立,2012年东虹桥融资担保成立,同年更有东虹桥金融控股、东虹桥资产管理(后更名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上海中海投资管理)等一系列金融类公司相继设立。

截至2015年,东虹桥金融控股旗下拥有29家子公司,除了金融企业,还涉及影视、传媒、金融等多个领域。

在东虹桥小贷成立时,施建祥曾表示,“商海浮沉30多年,金融之梦现在是我追求的梦想。”

说金融是“一生梦想”的施建祥,在与金融“结婚”的同时,还勾搭上一个“情人”:影视。

公开资料显示,他从2011年就开始涉足电影,并参与了上海合禾影视与香港天马电影制作合作、黄百鸣监制拍摄的影片《八星抱喜》。

合禾影视控股股东曾为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而后者由快鹿投资和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

这之后,施建祥的微博上开始频繁出现与知名演员如黎明、古天乐等的合影,并与谭咏麟、钟镇涛等互动。

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至2015年,施建祥以出品人身份出现在8部影视项目中,如《精忠岳飞》《忠烈杨家将》《叶问》。

当然,施建祥并未放手金融,这些影视作品,都与他的金融版图深度关联。

2014年,快鹿系推出互联网金融平台“当天贷”、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易联天下”等产品,专投资影视文化。

同时,快鹿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先后入股A股神开股份和港股十方控股两家公司,这两家公司,也专投影视。

据《时代周报》相关报道,在与黄百鸣多次合作后,施建祥的影视梦开始做大做强。

他以2亿元的价格买下了黄百鸣出品的《叶问3》的内地发行权,并且推出“互联网+金融+电影”的模式,建立起一个闭环。

首先,施建祥借助旗下各融资平台,以《叶问3》票房收入为投资标的,进行融资。期间,他让快鹿旗下多只P2P、私募基金在影片发行前通过“金鹿系”“中海投系”“苏宁众筹”“京东众筹”等渠道,以众筹、P2P的形式卖出相关电影收益权转让理财产品。

然后,用自己投资的电影票房,去拉升自己控股的十方控股、神开股份等上市公司的业绩,“用票房换股价”。

看上去这是一个可以良性循环的闭环:用金融平台募集资金,用募集来的投资者的钱投电影,用投资好电影取得好业绩,去抬高控股上市公司股价,股价高了再卖股票还钱,然后再投更多电影,不但可以大赚特赚,还能一箭多雕、一鱼多吃,甚至是通吃。

有如此好的模式垫底,2015年10月,施建祥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说,《叶问3》大陆票房目标为30亿元,快鹿将创造中国110年电影史的奇迹。

非但如此,《叶问3》还未上映,他就还同时开始投资《大轰炸》、《敢死队4》等多部电影,高调张扬着“金融与影视齐飞”的壮志雄心。

但很快,《叶问3》的奇迹变了味道。

回到开头那一幕,2016年3月6日,有网友凌晨1点贴出一张中影国际影城(光谷天河店)的实时售票图:《叶问3》的票价高达203元,远超当年“贵族”《阿凡达》的100块。

很快,也有网友质疑,3月4日《叶问3》上映,仅上映4天,就有近4.8亿票房,疑似造假。

如此明目张胆、毫不掩饰的票房造假,让快鹿系付出了沉重代价,《叶问3》“假票房事件”爆发了。

原来,施建祥对《叶问3》票房的信心,是来自自己购买自己的电影票。换句话说,就是自己购买电影票去拉升业绩,继而拉升上市公司的股价。

这不是自导自演的庞氏骗局,是什么?

受此影响,3月7日,施建祥旗下的十方控股、神开股份股价暴跌。

广电总局当天晚间连发四份红头文件,要求四家网络票务机构提供《叶问3》的票务合作合同,对此进行审查。

3月底,快鹿系的当天财富、金鹿财行等金融平台也出现兑付危机,而兑付方均指向快鹿投资集团。

4月5日,压力重重之下,施建祥宣布辞任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

十方控股三周跌超75%,神开股份和明华科技的股价也一蹶不振,而快鹿系真正要艰难面对的,是蜂拥而来的投资人。

2016年9月,快鹿集团被上海警方立案。

2018年,崔永元的一抽屉阴阳合同,又掀起了施建祥案件相关的波澜,快鹿系投资的《大轰炸》也随之烂了尾。

这让已经因《叶问3》暴雷的快鹿系彻底崩塌到一丝希望都不剩。

2019年7月9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其官网上发布消息,公开了对快鹿系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系列案件的终审裁判。

判决显示:2014年3月至2016年4月,快鹿集团经涉案人施建祥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434亿余元。至案发,除282亿余元被用于兑付前期投资者本息外,其余款项被用于支付各项运营费用、股权收购和影视投资等经营活动、转移至境外和购置车辆以及供个人挥霍、侵吞等,并且最终造成实际经济损失共计152亿余元。

通俗地说就是,施建祥及其同伙一共“诈骗”了投资人434亿余元,并且祸害掉了152亿余元。

而罪魁祸首施建祥,自2016年4月起,就没有返回大陆。

“快鹿系”崩盘前夕,施建祥先是逃往香港,谎称生病治疗,通过指派新的集团高管遥控快鹿集团。

2016年12月,微信自媒体“溫哥華公眾號”曾爆料施建祥到了温哥华。随后,该自媒体公众号再次爆料,称快鹿债主于12月7日向加拿大驻上海领事馆致函,要求引渡施建祥。

2017年3月,有消息称,施建祥加拿大签证到期,已在美国。快鹿投资人在白宫请愿网发帖,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协助抓捕施建祥并将其引渡回国。

然而施建祥的生活并未受到影响,甚至过得相当滋润。

据报道,身怀巨款的施建祥来到美国后,连续投资了多家好莱坞影视公司,其中包括在美股上市的Moregan电影公司,以及20多家美国商业机构。他不仅在洛杉矶拥有价值300万美元的豪宅,还常开着豪华房车和私人飞机出游。

施建祥将他的钱款转移到了加勒比海地区的“避税天堂”,并通过当地“皮包公司”进行在美交易,他还掌控着多家涉及美国娱乐和金融产业的实体。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显示,施建祥曾在2017年为美国前特朗普捐出5万美元的政治献金,并与特朗普合影。

▲来源:《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这滋润的日子,一直到他近日被美国警方逮捕,才戛然而止。

美国联邦检察官的声明显示,美方对于施建祥展开的是一次全面的、涉及多项潜在罪名的刑事调查。

据美国司法部的声明显示,施建祥被指控是因为2项欺诈和滥用美国非移民签证的罪名,若罪名成立,施建祥或将面临最高10年的联邦监禁和最高25万美元的罚款。

据《华尔街日报》最新报道,施建祥于上周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被捕,当时他正在参加一场推广“加密货币”活动。

种种迹象显示,施建祥在美国仍在重操旧业,通过一种名叫“Fight to Fame”(中文名叫“一战成名”)的“加密货币”融资,拍摄真人秀节目,做“金融+影视”的生意。

[1]《崔永元爆料背后竟牵出7.5亿阴阳合同与施建祥相关》财经网

[2]《重磅!施建祥美国被捕:原来他在美国“重操旧业”,涉嫌两大罪行》21世纪经济报道

[3]《起底施建祥:喜欢被叫博士 投资电影上不封顶》时代周报

[4]《震惊投资圈!400亿诈骗大案“首犯”被捕,曾致4万投资者踩雷!案发后逃至美国,还想“傍上”特朗普》券商中国

[5]《中国红色通缉犯在美国被捕:他把美国政府也骗了》环球时报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能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华商韬略,36氪经授权发布。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快鹿集团

十方控股

上海中海

微信

京东

财经网

微博

金鹿财行

华商韬略

分图

中影国际...

东虹桥融...

下一篇

清流资本刘博:新消费陷入了什么危机?|笔记

2021-11-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