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文学改编潮至

骨朵网络影视·2021-10-30 09:27
稀缺、高配、趣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飞鱼,36氪经授权发布。

严肃文学改编而来的剧集正在赶来的路上。

半个月前的爱奇艺2021悦享会上,路遥经典小说《人生》与梁晓声作品《人世间》一同出现在“国民精神成长史”大剧系列片单中。其中,由李路执导,雷佳音、宋佳、殷桃、辛柏青主演的《人世间》于当日发布了预告片,预计明年Q1跟观众见面;而《人生》则由闫建刚执导,洪靖慧与未夕共同担任编剧,预计明年2月开机。

尽管由王家卫执导的《繁花》还在慢工出细活中,但当它出现在东方卫视2022年度片单上时,让剧迷们深感欣慰。与此同时,王蒙的小说《这边风景》也于不久前宣布将由编剧王力扶进行改编。

可以说,近年来视频平台和制作公司正频频朝严肃文学抛橄榄枝,而今年影视化的动作明显加快不少。

如果说自带现实主义光环、文学性强是严肃文学影视化一直以来的优点,那么具体的制作事宜与市场接受度问题则作为硬币的反面让不少人望而却步,而随着多部剧集的亲身验证,我们可以发现,很多时候口碑与热度就像杠杆的两端,当口碑这头足够好的时候,是真的可以撬动另外一头的。更何况,借着政策的东风,人才与资源也随之倾斜,或许,当下正是严肃文学影视化的好时候。

“高配+稀缺”,影响力放大器

去年《我是余欢水》和《装台》一头一尾播出,给剧集市场带来一股清新之风。

这两部剧的共同特点是从严肃文学改编而来,稀缺、高配,而且发掘了男性市场的潜力。前者改编自余耕小说《如果没有明天》,小说原作刊登于《小说月报》,并获得了第十七届百花文学奖影视剧改编价值奖;后者根据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彦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来,都是显而易见的中年男性视角。

只是在影视化上,二者改编思路并不相同。《我是余欢水》是正午阳光在现实题材上的创新之作,用荒诞风对中年危机这一话题进行包装,在又丧又爽中上演了一出人间悲喜剧,虽然讲的是中年男人的故事,却在节奏和心理上切中年轻观众的胃口,行走在潮流前线;《装台》则是用传统生活流手法对准罕见人物,以过硬的品质让久违的平民剧重回大众视野,在今年的白玉兰奖上,《装台》入围了七项提名,拿下了最佳改编编剧奖。

据骨朵数据显示,这两部剧的男性受众分别占比73%与57%。它们的存在证明了:不迷信“得女性观众得天下”,不去市场爆款赛道扎堆,没有跟风流量思维做剧,也能走出自己的路。

而今年播出的《山海情》《觉醒年代》《叛逆者》取得的市场反响则进一步增强了各方对现实主义作品的看好,尽管《山海情》与《觉醒年代》并非严肃文学改编而来,但其厚实质朴的美学趣味与严肃文学一脉相承,而《叛逆者》则改编自人民文学奖得主畀愚的同名小说,它的出现意味着主旋律类型化在剧集市场的成功,也意味着谍战剧的迭代。

毫无疑问,这些作品都离不开优秀影视公司的独到发掘与用心制作,除了正午阳光、华策影视与新丽传媒这些头部操盘手深耕现实题材、对严肃文学保持持续关注外,贰零壹陆影视与北京一未文化等新崛起的公司也十分偏好文学性强的IP,如《人世间》和《这边风景》的版权均早早被后者拿下。

很多严肃文学改编而来的经典剧集能够经历时间考验,值得观众反复观看,只是,相比其他项目而言,严肃文学影视化的开发周期要更加漫长。

编剧难觅

《叛逆者》的署名编剧有7位,除了声名在外的李晓明之外,白玉兰最佳编剧奖获得者秦雯与该剧导演周游均在编剧之列,可以想见改编之艰巨。此外,秦雯还负责了《繁花》的改编工作。

编剧难觅,是严肃文学影视化路上的阻碍之一。北京一未文化的思路是找成熟女编剧来改编男性作家的作品,《人世间》找的是创作了《牵手》《中国式离婚》等作品的王海鸰,她既是小说作者也是编剧,两种身份切换自如,且擅长平民家庭叙事;而编剧王力扶创作过《马背上的法庭》《家常菜》等影视作品,现实题材与文学性并重,最终呈现效果如何,观众还需耐心等待。

《人生》则锁定了编剧未夕。未夕是由正午阳光盖章过的“新人”编剧,在此之前,她是儿童文学作者,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当老师,业余写小说,既非职业作家更非职业编剧,而正午习惯启用原著作者担任编剧,于是,未夕将自己的小说《乔家的儿女》改编成了电视剧,还担任了《山海情》的编剧工作,两次成功案例过后,未夕的编剧身份已经立住,现实题材改编的邀约自然纷至沓来。

走红的网络小说本身就有群众基础,和视频平台的受众不谋而合,相比网文IP,严肃文学虽然“有文化”,但很容易和剧集受众产生代沟。例如一提到严肃文学,老一辈人的印象是艰难岁月,年轻一代人的印象是忆苦思甜,“没人愿意主动找不痛快,更没人愿意看个电视剧都要受教育”。

曾经严肃文学改编而来的电视剧风靡一时,但随着观众迭代和互联网文化强势入局,偏好强情节、亮眼色彩的迅捷光鲜式观剧趣味占据主导。经过了十多年的粗放成长期,观众现在的审美趣味更加多元和高级,追求精细质感,而严肃文学改编而来的影视作品正好与精耕细作、高级审美更加适配。

只是,如何让95后甚至00后这批缺乏乡村记忆的人也能代入,同时让70、80后观众感觉到新意,还需要在质感和审美之上,为其注入时代生命力,令其活色生香,这是对编剧素质与功力的考验,要敢于突破原作束缚,走到观众中间,而不是曲高和寡一味还原。

奖项青睐,男演员回到主场作战

以前我们看到的是IP造流量,85花垄断剧集市场。而在今年以来,正剧捧红的新人正变得越来越多,白宇帆、张晚意就是很明显的例子,作为爆款大剧的配角能有如此待遇,更别提主角了。

中生代男演员于和伟从白玉兰最佳男配成功转正为白玉兰最佳男主,而85生黄轩也入围了提名名单,可以想见,朱一龙和白宇分别凭借《叛逆者》和《乔家的儿女》入围明年的提名名单也是早晚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主旋律、现实题材以及严肃文学改编而来的影视作品,极大程度地平衡了剧集市场的性别属性,让大男主剧甚至以男演员为核心的群像剧焕发光彩,这样一来,有实力的男演员不需要像以往一样通过给大女主剧作配来分一杯羹,而是可以回到自己的主场作战,从这个角度而言,严肃文学改编潮与男演员的好时光是相辅相成的。

由于缺乏强情节,叙事节奏较为缓慢平实,严肃文学改编而来的剧集需要保证制作和表演环节的高配。在剧集市场打磨了多年的70后与80后男演员,不乏演戏能沉下去、有爆发力的人,他们可以将自己丰富的经验注入其中,如雷佳音、郭京飞等人都将因严肃文学改编潮而获益良多。而与该类作品气质匹配的黄轩、尹昉、罗晋,以及有转型需求的朱一龙、白宇、李现等人也将获得更多机会。

剧集市场的每一次翻新,都是政策、舆论、审美、故事类型与导演、演员等人合力完成的结果。如今严肃文学改编潮似乎是来了,但就目前选取的作品而言,数量显然是不够的,而选IP和拍摄的思路也尽可以打开些。

别忘了,除了成名老作家外,中青年作家也写严肃文学,他们写的更接近年轻人生活,可能会降低一些改编难度。而在形式上也尽可跳脱一些,严肃文学与传统形式的结合固然好,但严肃文学与新花样的碰撞也未尝不可,不局限于大剧和史诗类长剧的打造,毕竟各大视频平台的12集精品短剧正在热火朝天大力推进中,是很好的试验田。观众需要多元趣味,追求质感,更希望看到想象力。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网络影视行业高地,专注网生内容的垂直媒体和数据平台
特邀作者

网络影视行业高地,专注网生内容的垂直媒体和数据平台

下一篇

京东京造独立成为事业群,与京东零售同级别。

2021-10-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