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好色」简史:从 0 到 16777216 种色 | 明日浪潮

爱范儿·2021-10-24
从混乱,到统一,到解放。

‍‍‍‍‍‍‍‍‍‍‍‍‍‍‍‍‍‍‍‍‍‍‍‍‍‍‍‍‍‍‍‍‍‍‍‍‍‍‍‍‍‍‍‍‍‍‍‍‍‍‍‍‍‍‍‍‍‍‍‍‍‍‍‍‍‍‍‍‍‍‍‍‍‍‍‍‍‍‍‍‍‍‍‍‍‍‍‍‍‍‍‍‍‍‍‍‍‍‍‍‍‍‍‍‍‍‍‍‍‍‍‍‍‍‍‍‍‍‍‍‍‍‍‍‍‍‍‍‍‍‍‍‍‍‍‍‍‍‍‍‍‍‍‍‍‍‍‍‍‍‍‍‍‍‍‍‍‍‍‍‍‍‍‍‍‍

明日浪潮 

‍‍‍‍‍‍‍‍‍‍‍‍‍‍‍‍‍‍‍‍‍‍‍‍‍‍‍‍‍‍‍‍‍‍‍‍有一群为颜色而狂热的「视觉动物」,他们喝下一杯杯五彩斑斓的各色饮品,尝试着新酷的感官体验;他们穿梭在光怪陆离的各色门店,和不同朋友激发出电光火石;他们不停地拍照、分享、表达、思考,感受着颜色在创意、理念、产品、环境中新的生命力。 

从过去到当下,颜色正一波又一波,冲击着新生代年轻人的社交生活和消费思潮。 

欢迎进入明日浪潮系列专题:好「色」之徒——No.3 历史篇。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 700 万年前,人类起源的那一秒—— 

谁也没想到,那时一束光照进眼睛,不同波长的光源经过视神经,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到世界上最美妙的事物之一: 颜色。 

图片来自:GIPHY 

 

不过几百万年来,都没人能说清或说全这个语言无法形容的东西。 

如今,颜色早已不止红橙黄绿青蓝紫,甚至有了 16777216 种名字。 

颜色也不再只是颜色本身。它随着整个人类艺术史发展演变,大到影响社会演进和文化更迭的轨迹,小到映射每个人的心理情绪、生活消费、社交表达。 

图片来自: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这些变化都不是空穴来风。

我们习惯了色彩的无处不在,没人注意到它悄悄改变了一切。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牛顿说,要有光,就有了色彩。 

当然,色彩不是牛顿发明的,而是牛顿在 1666 年用一个三棱镜将太阳光分离出了红橙黄绿蓝靛紫的光谱,人们才第一次真正知道了色彩如何诞生。 

可以说,光是色彩之母。 

但历史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认为这是一种异端邪说,因为纯白的阳光被视为礼物,它不应该被混合和分解。 

另一个让当时的人们费解的是:彩色光可以混合变白,而为什么彩色颜料混合就变黑了? 

当然,这些后来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不同波长的光混合叠加就会变白,而颜料混合会因吸收越来越多可见光,逐渐无法反射任何可见光,进而越来越黑。 

很难解释的是整个颜色史。 

图片来自:GIPHY 

 

它可能比任何一部绘画史、材料史、光学史都要复杂。 

因为它在各个领域都有一席之地,又和不同行业散落交织,但完整的研究少得可怜,给人一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缺憾。 

为了让这件事看起来简单一点,我想说说它历史上的最特别之处——多定义。 

正如前面所提,不同历史阶段、不同国家、不同人群,可能都对颜色充满困惑,且各抒己见。 

在人类历史更久远的时间里,我们甚至无法用任何知识来解释色彩,只能凭借着单纯的视觉迷恋,从大自然中提取有色矿物,研磨成粉,再掺水添色。 

图片来自:Ancient Ochres 

 

已知的最早颜料,可以追溯到 35 万年的前旧石器时代,人类已经能从灰烬中提取深黑色的物质。 

而现存最古老的人类艺术绘画作品,可以推溯到 25 万年前,人类已经用赭石提取来黄、红、棕。 

早期文明社会,人们开始学会从越来越多基础材料中,创造出大自然中不存在的颜色。 

比如动物油脂、树脂做的灯黑色,明火燃烧骨头产生的骨白和骨黑。5000 年前古埃及人发明的埃及蓝,已经学会用石灰、铜、硅石、泡碱加热,精确配比调出,堪比一场化学实验。 

‍ ‍ ‍ ‍ ‍ 

赭石造就了法国知名的拉斯科洞穴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埃及蓝 

 

那时候,人们对颜色的理解也与现在截然不同。 

对古希腊人来说,蓝不是蓝,而是叫「melas」,意指「黑暗」。蓝色对他们来说,其实就是黑的明亮版。在中世纪,蓝色也不是现在的冷色调,它被认为是一种暖色,象征着「最有活力的颜色」。 

1704 年前后,色彩制造商 Johann Jacob Diesbacht 在实验室以胭脂虫为材料制造颜料时,因为混合了被动物血液污染的草碱,意外制造出了第一种现代人造颜料——普鲁士蓝。 

这种颜色很快风靡一时,在绘画史上大放光彩。 

葛饰北斋《神奈川_冲浪里》 

 

其实,颜料本身不具有价值。但当他们转变成为色彩,被艺术家变成艺术品,潜力才被人们看到。 

然后中世纪泥金手抄本里,开始出现明快的金、红、蓝;文艺复兴时期,诞生了一波又一波灿烂的艺术成就;20 世纪的现代主义作品,更是令后世惊艳。 

委拉斯凯兹的《英诺森十世肖像》,1650 年创作 

 

这也得益于 19 世纪工业革命的推动,更多化学物质作为工业副产品被制造,成了极佳的颜料和染料。 

直到 19 世纪晚期,成品颜料的繁荣、金属颜料软管的诞生,才让价格低廉的合成颜料如蔚蓝、铬橙和镉黄出现,更多前所未有的色彩也开始出现。现代科学更为人类带来了超出想象的新颜色,像荧光色、磷光色。 

艺术家们开始为在色彩中眼花缭乱,在色彩的创作中疯狂,留下了无数的惊鸿一瞥。 

梵高作品: 《向日葵》&《鸢尾花》 

 

这是一段人类运用颜料、色料、染料或化学反应等方法,不断探索和发现色彩的奇迹之旅。 

但就算到了这时候,色彩依然十分「混乱」。 

色彩本身是客观的,但它的名字、它的定义、它的象征却不客观。 

20 世纪 80 年代一项大规模的调查发现,不同地域对色域划分很不清晰。比如有种颜色叫黄绿色,它只是用来区分普通绿色。所罗门群岛环礁居民把色谱分为白色、暗色(含蓝色和绿色)、红色(含黄色和橙色),对眼中所见有着自己的定义。 

图片来自:《燃烧女子的肖像》 

 

一个相关的趣味小知识是,橘子被引进欧洲,欧洲才有了橘色,此前都被叫黄色或金色,这也是为什么金鱼不叫橘鱼。 

这都是因为,色彩早已不是单纯的色彩本身。 

它的意义,与人类的社会、文化、经济意义息息相关。 

古代,紫色一直被认为是最尊贵的颜色,象征着一个社会最高的权力和荣耀。在中国,猩红色曾属于少数精英的特权,赤褐色则属于身份低微的农民,不同阶层的人都有着不同的颜色等级。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滑动查看完整图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颜色,让世界各地都变成了不同的「大染缸」。 

它可以是打动眼睛震撼灵魂的原料,也可以是社会等级制度中的旧时荣光;是一个巨大的经济产业腾空而起,也是一位渺小艺术家一生的跌宕起伏。 

                       

我们喜欢有始有终,不喜欢分裂断层,我们喜欢尽在掌握,不喜欢混乱无序。 

所以,从牛顿的光谱理论出现开始,全球的科学家、艺术家、设计师都花了大量时间,都像要画出色彩界的《创世纪》一样,让人类牵起混乱色域的手。 

德国浪漫主义画家菲利普·奥托·荣格 1810 年提出了球形 3D 颜色模型。同年德国诗人沃尔夫冈·冯·歌德在《色彩理论》一书,贡献了一种更以人为本的色彩感知分析——以红、黄、蓝为主的著名色彩环。 

菲利普·奥托·荣格的球形 3D 颜色模型 

 

1861 年,麦克斯韦根据三基色,奠定了现代色度学的基础。 

到 1905 年,「孟塞尔颜色系统」的颜色次序制诞生,这是首个用明度、色相、彩度三个维度来描述颜色的系统,也是第一个被广泛接受的颜色管理系统。 

孟塞尔颜色系统 

 

不过当时,配色系统还未深入各行各业的实际产品中。 

此时,很多染料厂和纺织厂开始发行各种色度的样品,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颜色产业也面临崩溃,美国纺织厂和制造商联合组建了纺织色卡协会,基于美国染料,开发了第一个全行业色卡和颜色趋势预测。 

有一天,另一个行业的印刷师劳伦斯·赫伯特,还是遇到了颜色的麻烦。 

他一直熟练调配设计师或客户要求的色彩,但有次客户坚持说,他印刷出来的颜色不是自己要的,也就是这次之后,赫伯特觉得:是时候做一套人人都能通用的色彩语言了。 

这也就是后来名声大震的彩通 (PANTONE)色卡的灵感源头。 

赫伯特在 1963 年向 21 家油墨制造商提出了彩通配色系统合作协议,讲述这台系统将如何给全球的设计师、制造商、零售商、消费者都带来新的突破。 

彩通的全球应用之旅也至此开始。 

1965 年,第一套为艺术材料设计的彩通配色系统发售,每个细微的颜色开始有了独有的编号和色卡,每个特定的颜色也能根据说明清晰混合而成。 

在充满活力的 60 年代,彩通首个配色系统里的宝石红、玫瑰红、反射蓝……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在各行各业放射诱人的光彩。 

它走到了全球每个角落,也像回到了缤纷的中心。 

随后几年,彩通为颜料、塑料、粉末涂料、屏幕技术、纺织品都加入了配色系统,建立起一套最通用的色彩语言,色彩开始真正成为一门大众的生意。 

1998 年,乔布斯站上苹果发布会的舞台,激动地亮相苹果第一款 iMac G3 台式电脑,所有注视着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它脱离了市场上所有清一色的米白色电脑,在那蓝色的半透明壳上,闪烁着科技和未来的光芒。 

很快,iMac G3 的葡萄紫、句子橙、草莓粉、酸橙绿等多彩配色汹涌而来,彻底改变了人们对电脑的想象,也让人们看到了颜色在商业上的无穷潜力。 

色彩的生意逐渐受到重视,色彩的生意也越来越有序进行。 

最为大众所熟知的,就是每年年底彩通推出的「年度流行色」。 

自 2000 年来,彩通的色彩专家就通过对全球各个领域的变化,寻找一种能捕捉时代精神的色彩作为年度流行色。它用色彩来表达全球的文化情感和态度,通常也能切中人们难以言明的内心,然后掀起一股新的色彩浪潮。 

年度流行色的背后,也潜伏了科技、时装、家居等各行各业最新的商业趋势。 

就算人们不打开社交媒体,完全不关注年度流行色,可能也会被无形影响,穿上一件被年度流行色影响的衣服。 

就像 2006 年上映的《穿普拉达的女王》里,著名时尚杂志《RUNWAY》主编看着她助理身上一件天蓝色毛衣说道: 

奥斯卡·德拉伦塔在 2002 年设计了一系列天蓝色晚礼服,然后圣罗兰设计了天蓝的军式夹克衫,天蓝色随之成为其他 8 位设计师的最爱,放入其名下商店,最后慢慢进入可悲的美国中档品牌,才让你从他们的打折货中淘到。滑稽的是,你以为你选择了这个颜色,让自己远离时尚界,事实却是,这屋子里的人帮你从一堆衣服里,选了这件线绒衫。‍‍‍‍‍‍‍‍‍‍‍‍‍‍‍‍‍‍‍‍‍‍‍‍‍‍‍‍‍‍‍‍‍‍‍‍‍‍‍‍‍‍‍‍‍‍

图片来自:《穿普拉达的女王》

 

巧的是, 天蓝色也是 2003 年彩通的年度流行色:水色天空。 

                        

《创世记》中,人类联合起来兴建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但为了阻止人类计划,让人类说不同语言,相互无法沟通,最终计划失败。 

现在,颜色就是现实消费中的一座巴别塔。 

它变成了一个新的媒介,用一种无需沟通理解的方式,潜入人们的生活,联系人们的生活,激活人们的生活。 

图片来自:GIPHY 

 

尤其当数字浪潮袭来,颜色传播加快,数字色彩也开始兴起,它配色快速、效果明显,想象空间比颜料要大得多。 

你可能没注意过,现代的计算机中,颜色由红绿蓝三基色组成,1 个 BYTE(字节,范围是 0~255)表示一个颜色分量,那么,就有 256×256×256=16777216 种颜色。 

如果这 16777216 种颜色你并不关心的话,从 1988 年多彩的 iMac 开始,现在每年都有人为 iPhone 的新配色而狂热下单,Android 手机各种独辟蹊径的配色名和流光溢彩的视觉效果,也时常让人迸发为美好事物下单的原始冲动。 

华为 P30 系列有个配色叫「天空之镜」,灵感来源于玻利维亚盐湖;vivo NEX 3S 有个名为「液态天河」的配色,想象一下,对,就像银河哗啦啦流在了手机上;三星 Galaxy Note 10 混搭了一堆配色,干脆叫它为「莫奈彩」—— 手机更新即变色,已经成为一个大众期待的共识。 

颜色成了消费的动力,我们总是轻易地为新鲜感花钱。 

‍ ‍ ‍ 

三星 Galaxy Note 10 「莫奈彩」配色 

 

千通彩创始人林锐城接受爱范儿采访时,指出当下消费环境中,人们的确越来越重视产品的配色和创意。他们是中国知名色彩系统服务商,提供包括彩通在内的多种色彩工具和服务。 

例如产品包装用色更加明亮鲜艳,潮牌用品搭配闪光银粉色或霓虹色,还有更柔和轻盈的女妆用色,彩度中等的工业用色……

「随着时代进步,人们希望通过更多的色彩,来表达对世界观的认知」,林锐城对爱范儿说道,「最近几年大众对环保的意识越发强烈,于是绿色的使用率就大大提升了」。

在他看来,伴随着互联网而生的 80/90 以及更年轻的群体,对色彩有着独特的见解,也有更高的色彩需求。他预计接下来还有一个颜色新趋势: 

中国消费者爱国热情高涨,如茶颜悦色风潮、故宫文创作品,接下来,国潮色彩主题概念的创意品牌和产品会达到新的高度,广受年轻人热捧。

敦煌博物馆-伎乐天系列 

 

而数字媒介,是年轻人们表达和传播的最佳平台,人们对颜色的热情也随之越来越高。 

于是, 各色新门店成了吸引年轻人拍照打卡的利器。 

颜色成为一种创意构想、文化理念、社交方式的传播载体。 

于是,新茶饮摆脱了过去满杯的果酱和色素,用天然色素和健康水果打造受年轻人喜欢的各色饮品。 

一场关于颜色的微妙进化在暗涌。 

彩通现在也可以说是一个「新消费品牌」。 

它不仅仅只是一家色彩机构,还不断进行「色彩跨界」玩创意,比如做 app、出杂志、开酒店、开咖啡店等等,看起来就像把 Instagram 搬到了线下。 

这些都让色彩进入人们生活的细枝末节,也对人们生活影响越来越大。 

当然,色彩无论在哪个年代,依然要面临新需求的挑战。 

随着各行业对新型材料的研究及开发,比如 iPhone 的超瓷晶面板、美的冰箱采用的钧瓷材料,这些具有优异性能的结构材料,对用色的要求也更高。色彩的变化与日俱新,林锐城表示他们也为此在不断引进和更新色彩管理工具,适应新的市场需求。 

经过了几百万年,色彩依然在快速进化。 

它还可以拥有更多元的想象力,演绎出更新鲜的故事。 

图片来自:GIPHY 

 

我们通常不追问色彩的起源,印象中它来自光,来自自然植物,来自天然矿石,好像自古以来就存在。 

一旦我们越过色彩的最基本意义,颜色的故事,其实就是人的故事,生活的故事,文明的故事。 

这个不会结束的故事,就像黄绿色一样,能让人永远想起春天的第一枝嫩芽。 

 

 

参考书目: 

《色彩理想国:图说颜色的历史》《色彩中的100年:潘通经典配色图鉴》《颜色的故事:从颜色追溯人类文化发展史》《分解·归纳:色彩文化创意应用研究》《色彩基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爱范儿”(ID:ifanr),作者:吴志奇,36氪经授权发布。

+1
2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半导体行业观察:在业务规模仅有4%的日本建设新工厂,对TSMC而言,实在没有合理的理由。

2021-10-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