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黄金周后,音乐节再度进入调整期

中国音乐财经·2021-10-22
目前官宣第四季度举办的音乐节已达到55个。

十一黄金周后,疫情反复,不少音乐节不得不宣布延期,这给今年第四季度音乐节市场的表现蒙上了一层阴影。在如此艰难的背景下,音乐节主办方还能顺利落地一场活动实属不易。

近日,青空音乐节、C_LOUD深圳大鹏音乐嘉年华和CMJ酷狗国潮音乐节陆续宣布延期举办。

进入到2021年第四季度,中国音乐节市场表现依然出色,最近几天由于疫情反复带来的负面影响,原本已经陆续官宣即将举办的音乐节也相继宣布延期,市场再度遭遇震荡期。

回顾今年十一黄金周,向来是音乐节最繁忙的时期,原本预备在这七天假期内举办的音乐节达到了19个,然而最终成功举办的只有9个。其中,北京表现出色,首次在北京落地的M_DSK音乐节和虾米室内音乐节都得以顺利成行。

音乐节遍地开花,江苏排第一

撇开疫情导致的延期,我们先来整体看看第四季度音乐节落地的情况。

截至目前,全国各地官宣的音乐节达到了55个,江苏官宣8个音乐节排名第一,其余依次是浙江、成都6个、山东5个。今年上半年江苏遥遥领先其他省市,进入第四季度依然保持了对音乐节的较高热诚。

首先,大量本地音乐节的举办依然是江苏音乐节市场较活跃的主要原因。太湖湾音乐节、青空音乐节、东台黄海森林音乐节等已有举办经验的音乐节陆续官宣,除此之外,AYO!音乐节落地江苏、无锡荡口民谣音乐节的举办也为江苏音乐节市场注入新鲜血液。

得益于常州对于文旅发展的重视,在落地江苏的8场音乐节中,其中有5场都在常州举办。常州在9月17日-11月30日面向全国发放500万文旅惠民消费券刺激文旅消费,并且为了回馈乐迷,在溧阳举办的南窗音乐节可以进行预约登记免票入场。

文旅结合的音乐节成为了江苏主要的音乐节形式,在无锡荡口古镇举办的荡口民谣音乐节;在太湖湾举办的太湖湾音乐节;在黄海森林举办的东台黄海森林音乐节等,都与当地景区紧密联合。

其次、浙江经济发达,音乐节购票和消费能力较高,交通方便,音乐节对城市周边的经济辐射能力强。例如,官宣的楠溪江星巢秘境音乐节、杭州M_DSK音乐节和酷狗国潮音乐季3场都是已有音乐节IP的落地。加上本地有着多年举办经验的东海音乐节、西湖音乐节和香橙音乐节,浙江的音乐节市场十分活跃。

与别省举办音乐节分布各地不同,四川的音乐节集中于成都,第四季度官宣了6场音乐节。

2016年8月成都市政府出台《支持音乐产业发展的意见》,这是全国第一个支持音乐产业发展的地方性政策。2019年成都发布《成都市建设国际音乐之都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力争用三年时间不断提升成都在高品质音乐演艺领域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打造国际音乐之都。

今年9月份,为支持音乐产业发展,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拟制了《关于支持音乐产业发展促进国际音乐之都建设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提出,鼓励引进国际知名音乐演艺IP落户成都,对在成都举办或打造的各类音乐演艺品牌项目,视项目综合效益给予不超过100万的扶持补贴。

在全市合力打造“音乐之都”的氛围下,许多演艺场馆在成都建成。今年3月,成都露天音乐公园交付使用,潮拜72小时艺术音乐节以及M.A.X.超级音乐嘉年华都官宣在此地举办。

与成都得到大力支持音乐产业发展一样,山东2020年7月发布的《山东省文化旅游融合发展规划(2020—2025年)》明确将音乐节作为繁荣发展夜间旅游的主打文化产品。自山东努力推动音乐节举办后,去年十一前后,山东举办十个音乐节排名全国省市第一,麦田音乐节还与淄博签下十年合约。

在第四季度,山东音乐节举办地点呈均匀分布态势,临沂、菏泽、日照等地都各有安排。

今年第12届迷笛奖颁奖典礼还将在10月29日到30日于山东滨州举行,这是迷笛音乐节创办21年来首次将颁奖礼设在山东。不过由于疫情原因,目前颁奖典礼已经宣布延期。

目前已官宣的音乐节共覆盖全国20余个省市,除了江苏、浙江、成都和山东,全国各地其他省地方城市皆有音乐节上演。

从地域来看,北部有哈尔滨的M_DSK音乐节、M_DSK音乐节、麦田音乐节举办。南部有三亚的迷笛音乐节,东部有浙江省市多个音乐节可以选择,川渝有成都6场音乐节以及重庆4场音乐节举办。中部河南、湖北、江西均有1-2场音乐节上演。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乐迷戏称为“文化沙漠”的广深地区,也有3场音乐节官宣落地,分别是室外佛山千灯湖音乐节、“撒欢吧!太空人”室内音乐节和深圳的C-LOUD大鹏音乐嘉年华。

在第四季度,重庆也罕见地出现4场音乐节官宣,分别是青年音乐节、希望音乐节、南山星空音乐节以及逐光山海音乐节。

2021年即将结束,目前音乐节的官宣排期已经安排到了11月份,12月份暂无音乐节官宣,后续相信还会有更多城市加入。

音乐节阵容“内卷”,流量能否带票存疑

除了垂直于细分音乐风格的嘻哈(摩登天空旗下M_DSK音乐节和放学嗨旗下的AYO!音乐节)、民谣(荡口民谣音乐节)和摇滚音乐节(迷笛音乐节),目前市场上大多数音乐节的演出阵容都呈现出流行多元的特点。

现在音乐节主办方为了带票,只要有人气,都能出现在音乐节的演出名单上。比如琅琊音乐嘉年华同一天你能看到网红音乐人刘大壮,也可以看到朴树。在M.A.X超级音乐嘉年华同一天可以看到重塑雕像的权利,又可以看到相声出身的张云雷。

当然,其中最受争议的一点莫过于“流量抢占音乐节市场”,圈层撕裂引发各方热议。

今年偶像市场遭遇整顿,原本应该活跃在大型晚会和品牌合作中的流量偶像们也闲了下来。原本一个腰部偶像一年就可以背2000万元KPI,今年恐怕难以完成公司任务。

流量偶像的商务出口变少了,职业内卷的同时,也开始频繁出现在各大音乐节演出阵容名单上。对于乐迷来说,演出阵容的安排影响着购买门票的决定。以今年仙人掌音乐节的阵容为例,今年在周震南出现在海报名单上时就引起了乐迷的疯狂吐槽。

仙人掌音乐节2018年开始举办,IP定位明确,就是情怀向的摇滚音乐节。首次举办邀请了包括崔健、黑豹、唐朝、万能青年旅店、朴树、郑钧、谢天笑等摇滚音乐人参演,豪华的演出阵容赢得了不少粉丝。2019年,仙人掌音乐节虽然有Higher Brothers,但整个音乐节阵容还是以乐队为主。阵容包括汪峰、高旗、超载、痛仰、草东没有派对等,解散多年的达达在舞台上宣布重组更是拉满了摇滚情怀。

到了2020年,仙人掌音乐节的嘻哈音乐人占到了6组,今年,嘻哈音乐人达到了10组以上,小鬼更成为了第二日阵容的特别压轴,不同类型的音乐人加入音乐节体现了主办方想要吸纳各个圈层粉丝买票的想法。

其实仙人掌也很难,尤其是疫情背景下,一方面,摇滚情怀已经消费过,再拉名单要引发轰动效应不容易;另一方面,从摇滚这单一风格突破出来,邀请偶像上台,最核心还是为了卖票。

在过去独立乐迷是音乐节的主要消费用户,但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流量偶像登上音乐节舞台,台下的观众群体也不再局限于往日的独立音乐乐迷。例如,去年,张颜齐发布的歌曲《妈妈叫你别哭了》陷入抄袭草东的争议被独立乐迷讨伐,而张颜齐第四季度官宣了4场音乐节,已算音乐节常客。

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圈层的观众观看同一场演出,圈层之间的割裂给演出现场带来体验感上的差异,会引发原有的Live观众不满。这是所有音乐节主办方在邀请流量希望带动票房的同时,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粉丝口味差异导致的“平行空间”也会成为圈层歌迷热议的话题,特别是流传阵容和实际阵容出现差异时,乐迷也很难对主办方保持理解。例如在北京举办的某音乐节嘉宾,从传言为草东没有派对压轴到实际官宣为崔健,这也间接导致主办方被口诛笔伐。

对于音乐节主办方来说,邀请流量歌手演出,自然对其带动票房寄予厚望。但据一位音乐节主办方操盘手私下对音乐财经表示,爱豆粉丝这一波人没有去音乐节Live的习惯,他们在线上的数据好,战斗力强,但在线下带票的能力其实还是不如原本就从Livehouse里跑出来的音乐人,当然,偶像的专场票都卖得非常快,秒售罄,但从音乐节性价比上看不一定都很合适,也有押错了的情况。“当主办方发现偶像不能带票房的时候,自然市场就会调节。”

“能够撑起体育场巡演的较少,而他们现在的人气又远远超过Livehouse级别,音乐节就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一位偶像公司幕后从业者分析道,现在所有的偶像经纪公司都在转型,基础目标是活下去,今年后偶像内卷会更加严重,少部分人会转去影视卷演员这个职业之外,大部分中腰部的流量偶像会不可避免地选择进入到Livehouse这个渠道消化演出,争夺线下场景。

从票价来看,今年票价普遍在300元以上,大部分停留在399-499元之间。艺人的成本升高加上疫情限流,导致音乐节票价上涨,但只要能顺利落地,音乐节票房和带动的经济效应都能非常不错。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全国各地举办的户外音乐节演出场次达到了300多场,票房接近6亿元。

为了吸引乐迷购票,M.A.X超级音乐嘉年华推出了1元秒杀活动。除此之外,主办方们也在形式和阵容上花尽心思吸引观众。在当下盲盒文化的流行下,在呼和浩特举办的原炁音乐节开启了盲盒形式,阵容只能买票后现场见。

今年也有全新入局的品牌方干脆自己上阵,举办IP音乐节。例如,11月6日-7日,元气森林将在成都举办自己的首届元气森林音乐节,舞台分为“元”舞台和“气”舞台,官方宣传文案为“制造2021Z世代音浪的盛会”。

如今音乐节已经成为了当下年轻人的娱乐方式之一,在音综的推动以及地方积极发展文旅产业的大背景下,各地音乐节举办兴起,音乐节类型也在不断丰富。除了一二线城市,越来越对地方城市成为消化音乐节的渠道,音乐节的繁荣也带动了音乐行业在文化旅游领域的影响力。

音乐节市场确实处于不断扩容发展的过程中。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潘燕透露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的户外音乐节总场次超过300场,比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上升了超过30%。

目前来看,疫情成为影响音乐节能否顺利落地最大的不可抗力因素。

贵阳草莓音乐节临近开演前一天被叫停,这让已经买票且到达当地的乐迷以及舞台搭建方都措手不及;深圳大鹏音乐嘉年华原本连续两个周末的演出仅举办第一周后第二周就无法持续;福州草莓音乐节二次延期等情况都让乐迷及主办方苦不堪言。

但总的来说,面对疫情,音乐行业已经建立了较为成熟的延期或者取消的机制,尽可能最大程度降低损失。

希望接下来的两个月,能有更多音乐节顺利举办落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曾亚丹,编辑:乔娜坤,36氪经授权发布。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迷笛音乐...

麦田

看到网

太空人

得到

旅惠

放学嗨

华推

微信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