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的近忧与远虑

新零售商业评论2021-10-14
想讲新故事,但还差点火候。

商场里,她左顾右盼,然后快步走到一家商铺门前,停留片刻,扫码取出共享充电宝后,安心落座点单。

这是张琪出门逛街的常态,由于对手机电量的敏感度不高,她在外出逛街时经常遇到手机低电量的窘况。这让张琪成为了共享充电宝的常客,现如今这也是不少人的真实写照。

对于张琪来说,充电的时间一般是在用餐或是喝奶茶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进店点餐前借一个,充上电,离开前再还了。

虽然这样的安排既合理也方便,但让张琪感到不满意的是,如今共享充电宝的价格越来越高,可充进去的电却没多少。对此,她调侃道:充电半小时,通话五分钟。

现在越来越多的手机都已经支持快充模式,而共享充电宝的充电速度却一直没有提升,这成为了除收费贵之外,用户的另一大使用痛点。

如今,共享充电宝行业出现了新变化。近日,品胜电子宣布成立新品牌“闪葱”,希望以快充充电宝的优势,配合新的运营模式切入共享充电宝行业。

不少媒体、消费者,甚至是业内人士,都将闪葱视为能够搅动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鲶鱼”。

且不论闪葱能否为行业带来真正的改变,新零售商业评论关心的是,2019年底,“三电一兽”的市场份额已达到96.3%,闪葱要如何开辟市场?摈弃依靠充电时长收取费用的模式,闪葱新的盈利模式能否支撑其布局中国广阔的市场?

 绕不过去的入场费 

作为共享经济大潮中的一员,共享充电宝起初并不被多数人看好。

“没什么技术含量”“伪需求”等都是曾经打在共享充电宝身上的标签,但新事物的发展并不总是符合认知,经过6年多的时间,共享充电宝成为了共享经济大潮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我国共享充电宝市场规模在近几年快速扩大,由2016年的2亿元增至2020年的86亿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138亿元。

如今,共享充电宝行业已经形成了“三电一兽”的格局,CR4(行业前四名份额集中度)达到83.1%。

其中怪兽充电于今年4月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成为国内共享充电宝第一股;小电科技已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街电与搜电合并成为“竹芒科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竹芒已有3亿用户,怪兽和小电则分别达到2.6亿、2.4亿用户规模。

无论是怪兽、竹芒、小电,还是后来入局的美团,在商业模式上基本沿用的是同一个思路。

它们核心的收入来源是用户使用共享充电宝的租用费。怪兽充电公开的数据显示,在其整体收入中,租借费占比高达96.5%,广告(0.7%)和充电宝销售(2.8%)收入只是个零头。

在这种情况下,寻找用户会长时间停留的场景,如餐馆、酒吧、电影院等,并在这些场景下布局尽可能多的点位(POI)就成为了共享充电宝企业的关键。

据统计,目前共享充电宝点位场景中,餐饮占比最高,达到44%,休闲娱乐场所次之(16%)。

共享充电宝企业布局点位的模式通常是,以入场费的形式获取商家提供的充电宝点位,像酒吧、KTV等热门点位的入场费有时高达上百万元,一些充电宝品牌方甚至会与商家签署排他协议,形成独家点位资源。除了入场费,商家还会参与租赁收入的分成。

随着行业入局者不断增多,以及各家点位规模的逐步扩大,入场费变成了一笔沉重的开销。

据小电科技的招股书显示,目前小电拥有超过71万个有效点位,2020年共享充电宝的租赁收入为18亿元,其中7亿元是要给到商家的分成,前期入场费的成本高达3亿元。

怪兽充电的入场费也从2019年的1.06亿元攀升至2020年的3.8亿元。

除了入场费与分成,共享充电宝企业还需要建立一批规模不小的运维团队,以保证充电桩和共享充电宝的正常运行,这同样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多重压力下,企业要获取更大收益,最快的办法就是提高充电宝的租用价格——从每小时1元涨至3元左右,有些人流量高的场所,甚至高达10元/小时。

在重资产运营的行业特性下,涨价成为了共享充电宝企业唯一的法宝,由此引发了用户的诸多不满——显然,这样的商业模式存在着极大的弊端。

 搅动行业? 

针对充电慢、收费贵的用户痛点,闪葱以“充电快三倍”的产品切入共享充电宝行业,并提出每天10元封顶的定价策略以改善用户体验。

闪葱之所以能打出这样的差异点,底气在于其母公司品胜。品胜电子是一家从事3C数码周边配件生产的企业,早在2004年,就研制出了充电宝产品。

有品胜做后盾,闪葱的步伐自然能走得从容一些,但这并不表示它自此可以高枕无忧了——毕竟,点位布局是所有共享充电宝企业绕不过去的坎儿。

最新数据显示,竹芒科技旗下点位数已经超过100万个,怪兽和小电的点位数分别在77万、71万。在这样的情况下,闪葱提出:

第一,租赁充电宝的收入,商家拿走90%;第二,对入场费说不,坚决不与收取入场费的商家合作。

虽然有着高分成的诱惑,但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闪葱的这一做法仍不免让人挠头。

据品胜电子战略总监李彦奇介绍,闪葱提出的这一模式,一方面是对传统共享充电宝代理模式的反思,同时也能最大化借力品胜积累的丰厚资源。

具体到实际的推广模式,在高分成和拒绝入场费这两条大原则之下,闪葱采用直销和迷你代理两种方式进行推广。

李彦奇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基于我们的观察,特别大的区域代理,其实很难管控,大代理想赚钱但往往会忽视用户体验,这样不利于长远发展。品牌方又没办法对他们进行有力的约束,所以我们想控制代理的规模,推行迷你代理的模式。”

所谓迷你代理是指,规模较小的代理模式,一个人拿几台机器推广。如果能把机器卖掉,可以赚个差价,如果愿意自己铺到店里,则能从中拿些提成,一年下来代理可以赚到一些收益,这种方式类似于兼职。在这种模式下品牌方的管控力会更强,消费者体验上也更好。

无论是直销还是迷你代理,都需要配备运维团队进行日常维护管理。在这方面就不得不提品胜多年来深耕线下渠道,在许多城市布局了品胜的授权服务商——如今他们成为了闪葱运维服务的中坚力量。

如果出现需要更换或维修的情况,闪葱可以借助内部渠道网络,向距离点位最近的授权服务商发出服务订单,由他们负责完成运维工作,每完成一单收取一定的佣金。这样的模式,不仅为闪葱降低了运维成本,也极大提升了运营效率。

另外,闪葱也可以为商户提供外形定制,商户可以定制自己的品牌图案,这样商家购买的动力也更足,产品本身也能为商家带来宣传效果。

眼下,闪葱正在进行试运营,李彦奇介绍:“一家有多个品牌共享充电宝的酒吧里,在纯自然流量下,闪葱一台机柜一个月的流水超过1000元。对于这个结果,我们还是比较满意的。”

如今,越来越多的手机已经支持快充模式,这对于仍提供普通充电宝的竹芒、怪兽、小电等企业而言,显然已经跟不上时代了。但想要重新铺设机柜做快充,代价高昂,大象转身并不容易——此乃共享充电宝企业的近忧。

此外,它们还有更深的远虑。

在共享充电宝领域从业多年的皓文(化名)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电池技术在近10年内有机会获得突破,未来电池的续航能力会更强,这将直接影响到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根基,这个行业将在未来5~10年间不停增长,但可能也就到极限了。”

这意味着,无论是三电一兽的普通充,还是闪葱的快充,营收结构单一都是阻碍共享充电宝企业持续发展的最大难题。

对此,怪兽充电创始人兼CEO蔡光渊曾表示,目前公司在业务“第二曲线”上的尝试就是内部孵化的新锐白酒品牌“开欢”,公司已经成立专门的部门负责,已在线上线下同步发售。

虽然,从商业模式的角度,还看不出共享充电宝与白酒能产生哪些协同效应,但开拓新业务的紧迫性已经摆在了所有共享充电宝企业的面前了。

然而,他们的主营业务——共享充电宝——才刚刚起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作者:王梓旭,36氪经授权发布。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社科院主管,中国管理第一刊,在传播中激发行动,推动企业管理进

文章提及的项目

怪兽充电

电科技

竹芒科技

街电

渠道网络

微信

下一篇

把肉夹馍、串串印在口红上,MAC将「土」进行到底。

2021-10-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