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1 VS Ti10:拳头有阳谋,V社无阴谋

竞核·2021-10-13
有钱为啥子任性不起来

电竞爱好者这个十月真的太忙了!

第十一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League of legends World Championship 以下简称S11)与第十届DOTA2国际邀请赛(The International DOTA2 Championships 以下简称Ti10),这两个国际最大型电竞赛事全球总决赛均在今年十月初开打。

实际上,Ti10原定于今年八月在瑞典举行,不料在七月《DOTA2》官方发博表示延期,并且举办地从瑞典斯德哥尔摩变更到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

10月5日,S11入围赛打开,10月7日,Ti10小组赛开打,从5号开始几乎每天下午三点开始,到第二天凌晨,例如虎牙斗鱼、B站等各大直播平台都在不间断直播S11和Ti10的比赛。粉丝更是戏称不是在看比赛,而是“在家罚坐”。

不出意外,这个月的朋友圈只要一到点,总能刷到关于Ti10或者S11的内容,其中有铁血刀斯林也不乏LOL十年老粉。不由得让人产生了一个疑问:Ti与S赛到底谁是最顶级的赛事?

梦开始的地方

2011年8月,V社在德国科隆举行了一场尚处于测试阶段的电竞项目锦标赛,该赛事奖金创下当时史上最高纪录,总奖金高达160万美元,冠军将直接获得100万美元奖金。

而这轰动全球电竞玩家赛事的正是首届DOTA2国际邀请赛,也被刀友们称为梦开始的地方。

消息一经传出,过于高额的奖金让不少玩家一度坚定认为这是一场“骗局”。

不过,任何时候都可以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除了怀疑赛事真实性的”理性“年轻人外,还有一群追梦少年立马通过下载V社提供的测试客户端,开始了训练,最终Ti1共计16支队伍参赛。

当时参与赛事的职业队伍经理Tammy Tang回忆到第一次听说主办方拿出160万美金时,「感觉像是某件大事的开端」。

事实也正是如此,十年后的今天,Ti10奖金池已经达到4000万美金,成为全球影响力最大的电竞赛事之一,此后的每届Ti都是一件「大事」。

与Ti相似,同样是2011年,在欧洲瑞典延雪平Dreamhack赛事期间,一个小场地里布满了借来的电脑和桌椅,再贴上几张横幅,这就是如今被称为全球电竞盛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第一届。

相比V社豪掷160万美金作为Ti1奖金,S1就有些相形见绌。首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只有8支队伍参赛,总奖金池也只有不到10万美金。难以想象的是,这场“世界级”电子竞技大赛使用的还是局域网。

S1现场观众更是除了参赛选手就是工作人员,偶尔也会有一些零散围观群众过来看看热闹,对比Ti1为了奖金而跃跃欲试的队伍以及来看百万大奖最终花落谁家的吃瓜观众,Ti现场被人群挤满。

Ti1现场

尽管S赛开局稍有落后,但无论是Ti还是S赛,都在后一年也就是第二届成为了真正足以吸引全世界职业选手参与的国际电竞大赛。

参与Ti1的两支队伍分别是Ehome与IG,其中Ehome在得知赛事消息后,匆匆进行了一周的训练便去参赛,成功拿下第二名。当Ehome收到来自主办方V社的25万美元赛事奖金时,国内的一众战队才纷纷投入《DOTA2》的训练中,到Ti2时,参赛队伍中已经有4支中国战队了。

而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参赛队伍也在第二届达到了12支,也是首次有中国战队参加S赛,分别是IG、WE与TPA,举办地也从其他赛事租借的场地换到了美国南加州足球场大小的盖伦中心。

根据Riot给出S2世界总决赛的观看人数,最多时共有超有115万人在线观看此赛事,大概有超过828万名观众通过网络和电视进行观看,整个小组赛和总决赛观众观看的总小时数超过了2423万小时,这些数据让S2成为当时史上最多人观看的电竞赛事。

再后来,S赛与Ti齐头并进,成为全球影响力最大、规格最高的电竞赛事,且没有之三。双方既是对手,也是一起推动电竞全球化的队友,其粉丝一直都以“隔壁”来称呼对方。

二者从游戏到赛事,一直是被玩家乃至行业做对比。回到文首的问题,Ti与S赛究竟谁才是最顶级的赛事?在2020年之前,真要就这个问题讨论出一个结果,两边粉丝能把电竞圈搅个天翻地覆。

向左向右

直到新冠疫情的出现,像一道分水岭将两个赛事拉扯向了不同方向。

疫情爆发后,全球各大电竞赛事都面临停摆,到2020年下半年才开始逐渐恢复,其中电竞赛事相比传统体育赛事拥有天然的线上优势,成为最早一批开始恢复比赛的项目之一。当然,大多是在各自赛区展开线上比赛。

“不确定性”,可以说是2020年的年度关键字,像S赛与Ti这种全球性的赛事能否在这一年如期举行,所有人都不得而知,也成为了所有电竞粉丝最关注的问题。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疫情反复肆虐的背景下,谁能如期举办大型国际赛事谁就有机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国际赛事。在哪里举办,哪里就是全球防疫最领先的地区。

现实情况是,S11如期在上海浦东足球场如期举行,并且开放线下观赛席位,成功举办线下S11的含金量不必过多描述。

而则Ti10则是迟迟没有动静,最终将比赛暂缓一年,延期到2021年。

即使到了2021年,Ti10的举办也并非一帆风顺。原定于8月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办,由于瑞典相应政策施加的不可抗力,赛事被延迟并将场地更换到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

其主要原因在于Ti10开赛前两个月,瑞典体育局通过投票,决定不将电子竞技纳入顶级体育赛事(Elite sporting event)的范畴。此举将直接导致欧洲以外地区参赛人员面临签证被拒的风险剧增。

V社甚至在事发后第一时间请求瑞典内务部长,试图让他重新考虑将Ti10纳入顶级体育赛事的序列,而出于各种原因,要求被瑞典政府驳回了,这意味着《DOTA2》不被承认是一项顶级体育赛事。

疫情不断反复,加上各地电竞相关的政策随时可能出现变化,更换赛事举办地在如今的世界环境下,恐怕会成为一种常态。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隔壁”S赛上,8月24日,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官方宣布,由于赛事制作人员签证原因,原计划于中国五座城市举办的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移师欧洲。

来自世界各地的24支战队提前来到冰岛做赛前准备,S11也如期顺利开赛。而另外一边,还没开赛就闹的沸沸扬扬,先是中国战队Aster,选手Monet、XXS、Borax核酸检测呈阳性,开始自我隔离。

后来又被爆出IG选手JT与flyfly检测为阳性,远在罗马尼亚训练的选手处境颇为严峻,甚至一度影响到了Ti10正常举办。

这一事件的出现,不少玩家认为茶队防疫意识薄弱,导致感染给其他选手,也有不少玩家指责官方不作为,引起对于Ti和S赛官方赛事筹备情况的对比。

对比拳头为S11作出的努力,参加Ti10仿佛是各俱乐部自己的事情,在如此“佛系”的防疫措施下举办Ti10会为举办地带来不小的疫情风险,这也难怪瑞典体育局拒绝了V社的申请。

换句话说,Ti虽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电竞赛事之一,但Ti很难成为一项顶级体育赛事。

不被承认的Ti

Ti一向以超高额奖金闻名,在全球范围内对电竞行业影响力都巨大。今年奖金更是超过4000万美金(约 2.58 亿元人民币),是全球有史以来最高额奖金,其中45.5%奖金归冠军所有,也就是1820万美金。

要问这样一个“超级”赛事,为何不被承认是顶级体育赛事?

竞核此前在《当超级英雄撞上电竞选手,FPX如何演绎新潮流》(点击蓝字复习全文)中提到过,俱乐部的价值体现并不完全与成绩挂钩,应当从成绩、财务状况、运营方式、商业运作情况等更多维、立体的角度来衡量。

一项赛事是否有资格被评为顶级体育赛事也是相同的逻辑,赛事不只是粉丝和选手的狂欢盛宴,更是赛事品牌、举办城市、直播平台、俱乐部资本、赞助商等多方的共赢。

这届Ti10,首先就让举办城市“乐不起来”。

冰岛曾举办过2021MSI,加之S11的顺利开展,让全世界粉丝在屏幕前透过镜头窥见这座极地岛屿美丽与神秘的面孔。

而Ti10赛前由于防疫措施不严格,导致选手被感染新冠病毒,让不少玩家都记住了罗马尼亚疫情形势正在加剧恶化。原定线下观赛的门票也全部退回,导致不少提前预定好行程的粉丝遭受损失。

常说祸不单行,刚通过分开隔离、线上比赛等方式解决了疫情问题,没想到这场价值超过四千万美金比赛在开赛第一天,又因为延迟直播的缘故闹上了国内热搜。

起因是有《DOTA2》主播发文表示,赛事转播延迟存在区别对待,国内直播要求设置15分钟延迟,而国外Twitch等直播平台并不受影响,且国服的《DOTA2》代理商完美世界的主舞台也是实时转播。

斗鱼、虎牙也发公告宣布了该消息后,很快引起了主播和观众的不满。这也导致众多主播抵制,并在社交平台上发声表明态度。随后相关内容也登上了微博热搜,还有不少网友将矛头指向设置直播延迟后的受益方完美世界。

需要说明的是,DOTA2客户端有着相当完善的观战系统,并且V社也鼓励玩家成为非商业性质的社区主播,而对于「非商业性质」这一条件理解上的差异,导致了国内粉丝、主播、平台、与完美世界的多方混战。

作为对比,在2019年年底,B站以8亿价格拿下S赛2020-2022连续三年的独播权,又在今年4月,虎牙直播与腾竞体育签订媒体版权协议,以20亿价格获得未来5年LPL、LDL、LPL全明星周末及颁奖典礼的内容资源使用权(包括直播权和点播权)。

而LPL与S赛赛事版权收入最终又将以商业分成的形式给到俱乐部,即使是没有获得名次与比赛奖金的俱乐部也能依靠商业分成维持良性运营,这也是「联盟」存在的意义。

而一场奖金池高达4000万美金的赛事直播没有任何直播版权费用,反映出V社一向喜欢贯彻非商业性质的电竞运营理念。

这就直接导致了DOTA2俱乐部的经营环境十分恶劣,最明显的特征是,品牌不愿意赞助DOTA2俱乐部,话不多说,直接上图。

今年Ti10上,Elephant队服上只有一只代表战队形象的小象LOGO,与满身赞助商标的英雄联盟战队FPX形成了鲜明对比。

冲进Ti10的Elephant尚无赞助,其余二线俱乐部可想而知很难存活,整个《DOTA2》电竞赛事,全年几乎只有几个Major、Minnor以及Ti,拿的到奖金还好说,拿不到奖金等于全年白给。不少俱乐部就倒在了受疫情影响而全年无赛的2020年。 

而一旦俱乐部没有入选Ti,那么品牌的曝光率将大幅下跌。相比《英雄联盟》除了S赛外,LPL联赛、LDL联赛,都能保证基础的曝光度,品牌方自然不愿意参与《DOTA2》的“赌博”。

另外,在国内外DOTA2俱乐部赞助中,都可以看到有不少博彩平台。例如IG赞助商betway,就是英国一家博彩体育平台。

除了IG选手队服上印有betwayLOGO外,实际上在比赛中也能看到品牌名称出现在选手ID后缀,不过被国内直播平台屏蔽。

youtubeTi10比赛直播截图

前两年,在许多DOTA2职业战队或者俱乐部身上都可以看到博彩公司的影子,例如猫先生赞助曾赞助过VG、VGJ、VP战队;VPGame赞助了LGD、LFY、CDCE、Empire等战队。包括betway、龙虾竞技、雷竞技等博彩平台长期出现在DOTA2比赛中,相信玩家们也不会陌生。

其中VPGame更是与LGD所属同一母公司 -- 威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该公司于2014年开发并运营的一个电竞项目,有三大核心业务:VPGame赛事平台、电竞咨询以及电竞竞猜。

而在今年1月,VPGame涉嫌非法赌博活动遭到警方查抄。对于DOTA2玩家来说,电竞博彩是犹如毒瘤合过街老鼠般的存在,可偏偏博彩、假赛总是寄生于《DOTA2》。

简单举例,拿不到赞助的二线小队伍可能会依靠打假赛来维持盈利,假赛平台赞助战队试图吸引更多玩家参与投注,而其他品牌考虑到品牌形象问题,不愿意与博彩平台共同赞助导致更多战队拿不到赞助,从而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这还导致了《DOTA2》天梯中充满了挂着博彩公司ID的广告账号,被玩家称为“假赛哥”,严重影响了普通玩家的游戏体验,也破坏电子竞技公平公正的竞技精神,让《DOTA2》长期背负假赛的骂名。

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V社在电竞生态上的不作为,导致俱乐部在商业形态上的缺失,才使假赛、博彩成为常态。

今年2月,FPX电子竞技俱乐部官方微博发布公告,彻查了Bo参与假赛行为事后,联盟立即将LDL停赛整顿,设立专项基金、成立反假赌赛专项小组、与拳头总部共同修订反假赌赛规范细则。从人力及技术手段上加强管理、调查力度,并且将在全方位对年轻选手的品德和价值观进行建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体育博彩可能用永远无法完全禁止,只是每个环节都处在一片混乱中的Ti,想要成为顶级体育赛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话又说回来,年年唱衰Ti,奖金年年更比去年高,这样一种独特的存在方式,又何尝不是电竞一部分。笔者更认为,或许V社的这种“不作为”,让Ti更加证明了电竞生命力来源于玩家的热爱,只不过每一位玩家都希望自己的本命项目能够持久、良好的运营下去。

而这又指向一个新的问题:明年Ti奖金池会更高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竞核”(ID:Coreesports),作者:张翌楠,36氪经授权发布。

+1
1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随着智能化、互联化出行方式的普及,消费者日常生活与智能科技的结合度越来越紧密,新锐程CC蓝鲸版敏锐洞察这一用户需求,提供全新in Call智能交互系统,将为用户带来更加人性化、安心便捷的用车体验。

2021-10-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