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想当英雄还是王者?

蓝媒汇·2021-10-12
本家兄弟,竟成了《王者荣耀》的最强内敌。

当“暴走萝莉”金克斯在新手教学关卡喊着“我是疯子——有医生开的证明”,《英雄联盟》的老玩家必然会想起,那年的自己在大学宿舍上铺半夜开黑的情景。

10月8日,在游戏开发商美国拳头游戏宣布将《英雄联盟》移植到移动端平台的两年后,《英雄联盟》手游经过了艰难的游戏测试阶段,终于来到了中国大陆应用市场。

七麦数据显示,截至10月11日,《英雄联盟》手游上线四天,下载量连续超过42万次/天,远远超过MOBA游戏界的龙头老大《王者荣耀》,排在ios榜单第一。

初入MOBA游戏的第一场仗,负责将其从pc端移植到移动端的光子工作室旗开得胜。

但这一“胜”,便也算动了同为腾讯游戏旗下、《王者荣耀》运营团队天美工作室的饭碗。

于是,同样在10月8日不停机更新中,《王者荣耀》罕见地设置了做任务领取1000限时点券的活动。也就是说,玩家只要完成各项任务,就能免费得到用于兑换游戏英雄角色和皮肤的价值100元的礼券。

与此同时,此次《王者荣耀》的另一大更新点——“孙悟空·孙行者”皮肤也在微博、B站、网易云等各平台铺设了大量的推广广告,只待新老玩家回归。

显然,天美准备好了这次与光子的中路对狙,而腾讯左右打右手的PK战略也再次让两款游戏回归到了玩家们的视野中心。

孰胜孰败,静待分晓。

峡谷再现“核平”之势

不夸张地说,《英雄联盟》的确是一款足够死忠粉们吹个三天三夜的游戏。

它不仅登上了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赛场,获得了“官方认可”,其衍生出的“德玛西亚”、“祖 安”等名梗也流传于网络之间,而在2018年IG俱乐部夺得S系列赛冠军之后,《英雄联盟》也成为在“民间”普及程度最广的游戏之一。

当然,这里所说的一切成就都仅限于PC版,手游版并没有资格享有这些荣誉。

对于pc版的情怀玩家来说,手游版中的游戏角色数量更少,技能点也有所区别,对于炫技操作方面更是无从谈起。

——“毕竟是手机游戏,要啥自行车。”

而对于没有接触过pc版的新手玩家,《英雄联盟》手游的可玩性其实并不足以支撑他们将游戏留存太久——一局游戏节奏过慢,最短要20分钟才能结束一局;角色技能太过复杂,上手也较为困难。

至少,和《王者荣耀》上至六七旬老太,下至五六岁孩童的适宜人群以及课间10分钟就能开黑一把的快节奏相比,《英雄联盟》手游显得门槛过高。

而这种门槛之间的落差也让本就存在鄙视链的游戏圈再次暗流涌动。

《英雄联盟》手游上线第一天,#英雄联盟手游能碾压王者荣耀吗#的话题便冲上了热搜,截止目前收获了3.5亿的阅读量和2.4万的讨论数,玩家们就着游戏的难易程度、立绘审美等问题展开了唇枪舌剑。

——“一款对萌新不友好的游戏我并不觉得能火多久”;

——“这是对萌新不友好的问题么?你菜就认真听指挥就完了,老是头铁硬送,不骂你骂谁?”

——“立绘实在不符合中国人的审美。”

……

总之是一片“核平”的景象。

生存空间,还剩多少?

玩家唇枪舌剑之间,游戏评分悄悄下跌。

截止目前,据七麦数据显示,《英雄联盟》手游的评分已跌至3星,即便是被炮轰多年的《王者荣耀》评分也有3.9星。

但不可否认,不管玩家的讨论是褒是贬,是乌烟瘴气还是一片祥和,都在客观上成功为《英雄联盟》手游造势。

那么,声量有了,也就该谈谈氪金问题了。

就当前的版本来看,《英雄联盟》手游的氪金点依旧集中在英雄角色和皮肤上,正价的一个英雄角色基本在45元,皮肤价格则从35到99元不等。而即便是打包出售的特价款,422元也仅可以购买到5个英雄及配套皮肤,平均84.4元一套。

价格并不讨喜。

但据七麦数据显示,上线5天,《英雄联盟》手游的收入一直居高不下,仅ios端就有8769168美元入账。

可即便如此,却依然不是《王者荣耀》的对手,后者近半月来一直保持在日均300万美元的收入水平,经历国庆假期后,其更是成为全球首个获利达到100亿美元的手机游戏,显示了MOBA游戏界的绝对统治地位。

至此,是到了该唱衰《英雄联盟》手游前景的时刻了吗?亦或者说,它的生存空间究竟有多少?

论操作,《英雄联盟》手游版的难易程度处于相对尴尬的程度,不少体验过的玩家纷纷表示,比pc版简单,比《王者荣耀》困难,这也就直接降低了它的“不可替代性”。

实际上,也就像很多玩家满怀着青春的记忆下载这款游戏时的心情一样,很大程度上讲,《英雄联盟》手游的诞生最终还是逃不过“情怀”二字。

而“情怀”又能吃多久红利?

看看网易耗时两年、重金打造的《哈利波特:魔法觉醒》这直线下降的下载量和收入数字就不难知晓了。

内部赛马,腾讯得利

问题随之凸显。

在《王者荣耀》的市场已然成熟的情况下,本就手握《英雄联盟》中国区代理权的腾讯为什么还要再费力布局一个《王者荣耀》加强版——《英雄联盟》手游呢?

这里就不得不再次提到腾讯在游戏产业一直实行的“内部赛马”战略。

此次负责移植《英雄联盟》手游的光子工作室与运营《王者荣耀》6年将其推上游戏霸主宝座的天美工作室便是这“赛马战略”中最强的两匹战马。

而这两者的龙虎斗争也由来已久。

两年前,PUBG“吃鸡游戏”风头正盛,腾讯自然也盯上了这股风口。

于是,光子工作室开发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和天美工作室开发的《绝地求生:全军出击》开始了斗争,经过了几轮斗争,最终以前者合并后者,并更名《和平精英》的结局落下帷幕。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场合并给腾讯带来的收益直接反映在了财报中。从2019年三季报开始,腾讯几乎每一季度都提到了《和平精英》游戏对于游戏业务收入的巨大贡献,并且在和网易同系列吃鸡游戏《荒野行动》的各维度对比中都稳居上风。

《PUBG》系列游戏出道时日不长都尚且如此,那受众更广、死忠粉更多的MOBA系列游戏的前景势必将更加可期。

《英雄联盟》的商业价值自不必说。除了前文提到的官方认证、民间口碑之外,据SuperData数据显示,2020年《英雄联盟》pc版创造了17.5亿美元的收入,位居全球免费游戏榜单第六,而前五名均为移动游戏。

几乎可以说,《英雄联盟》pc版就是当下全球最具吸金能力的客户端游戏。

这样一来,“赛马战略”显得合情合理。

《英雄联盟》,冷饭难炒

其实,拳头游戏起先是不想做《英雄联盟》的移植的。

他们认为“主机游戏的体验无法在智能手机上复制”,但腾讯并不这样想,在遭到拒绝之后,腾讯决定自己打造MOBA手游,《王者荣耀》这才诞生。

而腾讯身为拳头游戏大股东之一的身份,又令后者无法奈何,只能接受一款相似的游戏于大洋彼岸挣得盆满钵满的现实。

而现在,《英雄联盟》手游重出江湖,除了暗示拳头终于还是屈服于现实,或许也意味着以《王者荣耀》为代表的腾讯游戏走到了一个分岔路口。

首先,尽管天美开发的《王者荣耀》已经做到了一款手游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它始终无法逃离“抄袭”的标签,而《英雄联盟》手游的移植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堵住“原作党”的悠悠之口。

另一方面,从DOTA、英雄联盟再到王者荣耀,MOBA游戏的所有可能性几乎已经被开发到了极致,很难再有哪些创新了。

哪怕眼下的《王者荣耀》月流水高的吓人,但依然难逃窠臼,无非是靠着新出的英雄角色及皮肤拉动瞬时消费,再加上一群“充了钱就难以放下”玩家的坚持,才让它拥有了1亿的月活。

难怪有网友说这“无非是炒冷饭”罢了。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猜测,究竟,这冷饭炒得香不香?“赛马政策”又能给腾讯游戏带来多少收益?

还是把答案留给时间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I蓝媒汇”(ID:lanmeih001),作者:闫烨,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知名AI、互联网产业报道新媒体
特邀作者

知名AI、互联网产业报道新媒体

下一篇

想好看,但怕瞎。

2021-10-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