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期间靠精明的交易增加20多亿美元身家,休斯顿火箭队老板是如何做到的?

36氪的朋友们·2021-10-12
“世界已经变了,人们讨厌富豪了。”

前言

当新冠疫情爆发时,蒂尔曼·费尔蒂塔(Tilman Fertitta)的餐馆和赌场经营受到了严重打击,他不得不解雇4万名员工。但如今,由于市场的剧烈变化和他雄心勃勃的SPAC战略,这位NBA休斯顿火箭队和金砖赌场的老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富有。

同时费尔蒂塔承认,对富豪来说,现在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时期。“世界已经变了,人们讨厌富豪了。”他感叹道尤其是那些在新冠疫情期间变得非常富有的人。“你可以去看看我的社交媒体,我从来没有发布过关于这艘新游艇的任何消息。虽然我是一个很公开化的人,但也很注重隐私。”人们永远不会在Instagram上看到他在游艇上的自拍。“记住,是《福布斯》邀请我上Boardwalk游艇的。”确实,《福布斯》也要感谢其款待。现在,费尔蒂塔已经开始构思他的下一艘游艇了,可能是德国造船商Lürssen设计的一艘361英尺长(约110米)的游艇。

蒂尔曼·费尔蒂塔(Tilman Fertitta)

“我们正在等您——可以帮您拿鞋吗?”一名身穿制服的船员站在梯子底部说道,而梯子则通向蒂尔曼·费尔蒂塔的长252英尺(约77米)的新游艇Boardwalk的主甲板。该游艇要求脱鞋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费尔蒂塔花了1.5亿美元和将近5年的时间对其进行建造,而且专门用了好几天时间向荷兰造船商Feadship阐述了自己对六层厚绒地毯、大理石表面、镀铬固定装置,以及自动滑门的设想。游艇内舱可容纳22名机组人员和14名客人,他们通常会降落在游艇上的直升机停机坪。费尔蒂塔最喜欢的地方是顶层甲板,这里高于海平面74英尺(22米多),可以俯瞰热水浴池。作为其第五艘游艇,Boardwalk让停泊在巴哈马天堂岛亚特兰蒂斯度假村的其它船只相形见绌。另外,费尔蒂塔仍然拥有“四号”,一艘停泊在其家乡德克萨斯州加尔维斯顿的长164英尺(约50米)的游艇。当被问及是否曾将游艇出租以支付成本时,费尔蒂塔直截了当地说道:“如果这样的话,你就不应该拥有它。”

你可以用很多种方式来描述这位64岁的游艇、餐厅、赌场和酒店老板:他是一个表演者、冒险家、大学辍学生、细节专家、NBA老板(休斯顿火箭队)、真人秀明星(参与过CNBC三季《Billion Dollar Buyer》节目),以及2011年买下特朗普在大西洋城的破产赌场并取得成功的人,但对其财富影响最大的一个身份则是精明的金融工程师:费尔蒂塔曾将公众拉入或推出自己的企业,并会在合适时机选择承担或减免债务。

费尔蒂塔的第五艘游艇Boardwalk,长252英尺(约77米)

“我们总会在艰难时期中变得更大更强。”费尔蒂塔表示。在2001年经济低迷时期,他低价收购了陷入困境的连锁餐厅;2010年,随着金融危机的消退,他将餐饮巨头Landry's私有化,并以14亿美元现金收购了这家上市17年公司剩余的45%股权。

当时的费尔蒂塔面临着可能破产的危险,因为他为建立自己的商业版图而累积了46亿美元的债务。不过,他聪明地利用了这个时代最热门的金融工具: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并靠此变得越来越富有。据《福布斯》估计,得益于创造性的SPAC融资和一些高质量的自我交易,费尔蒂塔的身家从一年前的41亿美元增至目前的63亿美元。他希望在今年12月完成其第五笔SPAC交易,也是其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笔交易:把Landry's的大部分资产,包括5家金砖赌场和500多家餐厅,以及数十亿美元的债务,转移给更名为Fertitta Entertainment的公司。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费尔蒂塔最终将持有这家新上市公司74%的股份,价值约40亿美元,而届时他个人身家将超过80亿美元(Landry's旗下的餐厅品牌包括Bubba Gump、McCormick & Schmick’s、The Palm、Rainforest Cafe)。

当然,SPAC是上市的空壳公司,它们筹集资金,以便在未来与一家未具名的私人公司合并,从而帮助没有实力或耐心进行传统IPO的公司实现上市,当然这需要接受联邦政府层面的审查。SPAC在过去两年中蓬勃发展,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美联储注入的廉价资金。根据SPAC Analytics的数据,从2019年到2021年前9个月,SPAC交易和融资金额在2019年为59笔140亿美元,2020年为248笔830亿美元,2021年前9个月则为443笔1,270亿美元。

和费尔蒂塔相比,其他人做的SPAC交易更多。像风投家及比特币爱好者查马斯·帕里哈皮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就推出了6个SPAC,利用它们将Opendoor、维珍银河和Clover Health等公司推向上市,许多人也靠此变得更加富有(至少暂时如此)。United Wholesale Mortgage首席执行官麦特·伊什比亚(Mat Ishbia)目前的身家约为80亿美元(和今年1月的约130亿美元相比有所下滑),此前该公司通过SPAC的方式实现上市,背后投资者包括已完成8笔类似投资的亚历克·戈尔斯(Alec gore)。

SPAC的繁荣有很多值得质疑的地方,比如对发起者和对冲基金来说这种事似乎稳赚不赔。如果说戈尔斯和帕里哈皮提亚是最活跃的,那么费尔蒂塔可能是最激进的,其手法很少会得到大型投资机构的赞同。

费尔蒂塔于在线游戏公司Golden Nugget Online Gaming的一笔关键交易中同时站在了双方的立场。2019年,费尔蒂塔和他的长期合作伙伴杰富瑞集团(Jefferies Financial Group)为一家SPAC——Landcadia Holdings II筹集了2.5亿美元,并宣布了要收购一家娱乐公司的目标。费尔蒂塔在这家公司里拥有10%的发起人股份,还担任联席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

2020年3月,当新冠疫情导致封锁开启时,费尔蒂塔暂停了旗下几乎所有业务,并解雇了4万名工人。他获得了1.6亿美元可谅解的联邦工资保护计划贷款,但在公众对大型公司获得用于帮助小企业的资金感到愤怒后,他把所有钱都退了回去。

蒂尔曼·费尔蒂塔(Tilman Fertitta)登上2021福布斯美国富豪榜

之后在该年4月,费尔蒂塔以近13%的利率从Golden Nugget Online Gaming获得了一笔3亿美元的紧急贷款。当时该公司业务是新冠环境下的一个亮点,由于人们被困在家里,所以他们用联邦政府发放的补偿资金进行赌博。这笔贷款属于给流动性上的一道保险,不过费尔蒂塔表示自己“一分钱都没花。”

两个月后,Landcadia II宣布找到了收购目标——Golden Nugget Online Gaming。当前者在2020年12月以7.45亿美元(6倍营收)的价格收购后者时,费尔蒂塔获得了后者49%的股份,以及3,000万美元现金,他还被免除了偿还那笔3亿美元紧急债务的义务。

“不管合并后的公司表现如何,这种策略都能确保SPAC发起者获利。”2021年9月,马萨诸塞州的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等4名民主党参议员在写给费尔蒂塔等5名“SPAC之王”的信中指责他们,要求其解释似乎存在的利益冲突,并敦促SEC对此进行仔细调查。纽约大学的法律和公司治理教授迈克尔·奥尔罗格(Michael Ohlrogge)表示,在过去几年里,只有十几个案例显示SPAC发起者会通过合适的理由收购关联公司。“当买方和卖方都是同一个人时,你就要想一想交易价格是否公平。”

这并不是说Golden Nugget Online Gaming的投资者在为此抱怨。今年8月,费尔蒂塔将该公司以15亿美元的股票价格出售给了DraftKings(它也是SPAC旗下公司)。他得意地说:“如果有人想质疑这一交易,那它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交易。我已经卖过这家公司一次了,现在我要再卖一次。”

费尔蒂塔在长达8个多小时的马拉松式采访中表示:“不管你做什么,都不要说我是从剥虾开始的。”采访期间,费尔蒂塔在巴哈马首都拿骚著名的格雷克利夫餐厅(Graycliff Restaurant)享用晚餐,四个人花了1,500美元。采访在凌晨2点结束,费尔蒂塔和他27岁的儿子帕特里克(Patrick),以及一名《福布斯》记者懒洋洋地躺在Boardwalk船身折叠起来的平台上,看着斑点蝠鲼在下面游泳。

不管是餐馆、娱乐,还是金融技巧,这些都是费尔蒂塔丰富多彩的个人故事的一部分。他的祖父维克·费尔蒂塔(Vic Fertitta)、叔祖父塞尔瓦托(Salvatore)和罗萨里奥·马塞奥(Rosario Maceo)在美国加尔维斯顿经营着一家名为“巴厘人房间”(Balinese Room)的夜总会,以弗兰克·辛纳特拉(Frank Sinatra)和鲍勃·霍普(Bob Hope)等艺人为特点(马塞奥家族是意大利移民,据说他们在加尔维斯顿经营赌博和走私)。费尔蒂塔的父亲也叫维克(Vic),是加尔维斯顿海鲜店“23号码头”(Pier 23)的老板,而年轻时的费尔蒂塔曾在那里剥虾。14岁时,费尔蒂塔开始管理这家餐厅,并亲自学习如何做生意。

费尔蒂塔尽量不待在餐馆里。在20世纪70年代末从休斯敦大学退学后,他开了一家女装店、几家出售维生素的商店、一家街机游戏分销店,以及一家建筑公司。1985年,28岁的费尔蒂塔在加尔维斯顿开设了拥有160个房间的酒店Key Largo Hotel,并开着豪华轿车出现在高中同学聚会上。不久之后,他以60万美元的价格把酒店卖给了表兄弗兰克·费尔蒂塔(Frank Fertitta)。

费尔蒂塔用这笔钱从兰德里兄弟(Landry brothers)手中买下了休斯顿餐馆Landry 's Seafood Inn & Oyster Bar和Willie G 's,并将业务扩展到加尔维斯顿、科珀斯克里斯蒂(Corpus Christi)和圣安东尼奥。虽然当时他负债1,000万美元,杠杆率过高,但在1987年经济衰退后,他“比银行撑得更久”,并偿还了200万美元的贷款。上世纪80年代末,费尔蒂塔开始在加尔维斯顿湾的凯马海滨步道(Kemah)上收购餐馆。后来,他建起了一座摩天轮,把40英亩的海滨土地变成了他旗下的第一个“娱乐美食”区,里面有Joe’s Crab Shack、Saltgrass Steak House等餐馆。

1993年,费尔蒂塔的收入达到了3,400万美元,利润则为270万美元,并在Landry's的首次公开募股中筹集了2,400万美元资金。为了省钱,他减少了薯条份量和柠檬供应。杰富瑞集团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汉德勒(Richard Handler)表示:“费尔蒂塔拥有的超级能力之一,是他了解数字背后的数字,以及其要为牛肉和饮料支付的价格。”

2000年,费尔蒂塔出价1.25亿美元,想收购主打丛林主题的Rainforest Cafe连锁店,并最终在该年晚些时候出现经济危机时以7,500万美元买下了这家公司。在2010年出版的一本书中,该公司创始人史蒂夫·舒斯勒(Steve Schussler)将费尔蒂塔描述为一个“傲慢、自大、廉价、底气不足的收购对手”。当费尔蒂塔决定通过取消活鸟展览来为每年每个地点节省10万美元时,舒斯勒感到很生气,但他如今否认了之前的描述,并表示现在相信费尔蒂塔式的数字痴迷可能是Rainforest Cafe得以生存的原因。此后,两人合作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附近建立了以电子恐龙为特色的T-Rex Cafe。

2011年,费尔蒂塔以3,800万美元买下了大西洋城破旧的特朗普码头赌场(Trump Marina),并将其更名为金砖赌场(Golden Nugget),投入了1.5亿美元进行翻修。

2005年,费尔蒂塔以2.95亿美元收购了位于拉斯维加斯和内华达州的两家金砖赌场。他把老餐馆换成了时下最热门的连锁店,然后又在密西西比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大西洋城等处增添了三家赌场,并在大西洋城以3,800万美元买下了破旧的特朗普玛丽娜赌场度假村(Trump Marina Casino Resort)。

通过在1970年代扩大原来的拉斯维加斯金砖赌场,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赚到了第一桶金。他表示,自己的赌场策略是试图在高端玩家身上赚钱,而费尔蒂塔则是确保赌场能吸引各个层级的赌客。在费尔蒂塔看来,一切都是数字。“对一个赌场来说,哪个更有价值:一个100万美元的玩家?还是10个10万美元的玩家?”经营金砖赌场博彩业务的格里·德尔·普雷特(Gerry Del Prete)问道。答案是后者,因为可以从他们身上以更小的波动性和更低成本的福利赚到同样多的钱。

尽管如此,费尔蒂塔还是喜欢和其他富人做生意。其在休斯顿的酒店和水疗中心Post Oak于2018年开业,大堂里便设有劳斯莱斯、宾利和布加迪的经销商,而名人和运动员每晚要花超过600美元才能进入酒店里的泳池和牛排餐馆。他的儿子帕特里克用手机打开了歌手德雷克(Drake)的新歌《N 2 Deep》。9月的时候,后者在推特上发了一段自己在Post Oak顶层打篮球的视频。

费尔蒂塔表示,他在该酒店及其相邻的办公楼上花了4亿美元。今年8月,他邀请《福布斯》到访其公司总部,并主张后者应该提高对其净资产水平的评估。2017年,费尔蒂塔以在当时创记录的22亿美元金额收购了NBA的休斯顿火箭队(他在1983年曾首次收购其3%的股份),而这笔收购资金是从Landry's借的。

伴随着Landry's的杠杆作用发挥到极致,新冠疫情爆发了。费尔蒂塔回忆道:“整整四个星期,你都吓得要死。你无法拯救世界,所以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比如裁员4万名员工。”(他说自那以后,自己已填补了除3,000个职位之外的所有职位。)“我因此得到了很多负面评价,因为我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但你得记住,这都是我自己的钱。其它公司的CEO反应没这么快,因为公司不是他们的。”

在这个过程中费尔蒂塔惊讶地发现,成立8年的Golden Nugget Online Gaming竟然出现了业务亮点。2021年上半年,美国在线博彩业收入达17亿美元,超过了2020年创下的纪录,并使费尔蒂塔在该公司的持股价值达到6亿美元。但是费尔蒂塔也很乐意让DraftKings来接受这个生意。今年前六个月,DraftKings的营收为6亿美元,但由于投入了大量资金来扩大市场份额,该公司出现了6.5亿美元的净亏损。“这违背了我所做的一切。对我来说,一切都必须赚钱。”费尔蒂塔说道。“让他们来经营公司,让他们来弥补损失吧。”

在新冠之前,费尔蒂塔一直在为Landry’s的上市准备初步的招股说明书。不过,一笔需要通过Fast Acquisition来达成的交易机会出现在了他面前。Fast Acquisition是市场营销大师道格•雅各布(Doug Jacob,他在2017年将自己的经纪公司Jwalk卖给了资生堂美国子公司)和Ruby Tuesday连锁店创始人桑迪•比尔(Sandy Beall)于2020年成立的SPAC。雅各布表示,他们同意为费尔蒂塔增加筹码,并将自己作为发起人持有的股份减少了40%,以便“与史上最好的操盘手之一达成一笔千载难逢的交易。”今年2月,他们宣布了一项66亿美元的交易,将费尔蒂塔旗下的大部分餐厅、5家赌场和他在Golden Nugget Online Gaming/DraftKings中的股份合并到Fast Acquisition中,进而创建了一家新的上市公司,名为Fertitta Entertainment。

今年6月,费尔蒂塔宣布将扩大交易规模,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凯马海滨步道游乐区(Kemah)、加尔维斯顿游乐码头(Galveston Pleasure Pier)、丹佛水族馆(Denver Aquarium)和更多餐厅等资产,这令交易价格上升到了86亿美元。另外,添加新的资产还有助于减轻他向新公司转移的数十亿美元债务对资产负债表的影响,将杠杆从5.2倍Ebitda降至4.3倍,虽然这一比例仍然很高。费尔蒂塔将持有74%的股份,并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

费尔蒂塔将保留旗下的一些餐厅和酒店,包括Post Oak,当然还有休斯顿火箭队(《福布斯》对其估值为25亿美元),但这家新上市公司将成为他的下一阶段的成长平台,而且他还想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上拥有一处房产。

这笔交易会出什么问题呢?也许新冠的卷土重来会再次打击旅游和餐馆,而股市的暴跌则可能会使投资者失望。费尔蒂塔的总体杠杆率仍然很高,特别是这个杂糅了餐馆和赌场的实体。此外值得注意的是,SPAC的平均股价在过去一年中出现了亏损,一些公司还面临着诉讼,Waitr就是一个例子。2018年,费尔蒂塔和杰富瑞集团通过他们的第一家SPAC——Landcadia I筹集了2.5亿美元,收购了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外卖服务公司Waitr。迄今为止,Waitr的股价已经下跌了90%,提出集体诉讼的原告则指控费尔蒂塔做了虚假陈述,谎称Waitr在与DoorDash和Grubhub等公司的竞争上具有“巨大潜力”,以及这两家公司与他的其余业务具有“高度互补性”。对此,费尔蒂塔的律师已提出动议,要求驳回此案,理由是没有任何实际的欺诈指控,并称这只是“对企业表达出的乐观态度和夸夸其谈”。目前对该动议的决定尚未作出。

至少现在来说,费尔蒂塔的生活还是不错的,而他打算每年在Boardwalk游艇上度过30个夜晚。今年夏天,费尔蒂塔让前妻和四个孩子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双方在2017年友好分手。如今,他与现任妻子劳伦·韦尔(Lauren Ware)结婚已有两年,后者曾是Landry's的诉讼律师。

费尔蒂塔承认,对于富豪来说,现在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时期。“世界已经变了,人们讨厌富豪了。”他感叹道,尤其是那些在新冠疫情期间变得非常富有的人。“你可以去看看我的社交媒体,我从来没有发布过关于这艘新游艇的任何消息。虽然我是一个很公开化的人,但也很注重隐私。”人们永远不会在Instagram上看到他在游艇上的自拍。“记住,是《福布斯》邀请我上Boardwalk游艇的。”确实,《福布斯》也要感谢其款待。现在,费尔蒂塔已经开始构思他的下一艘游艇了,可能是德国造船商Lürssen设计的一艘361英尺长(约110米)的游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福布斯”(ID:forbes_china),作者:Forbes,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罗森(中国)将通过重庆罗森持有四川哦哦的100%股权。

2021-10-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