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锂王”凶猛

市界·2021-10-08
从小车间变成2000亿龙头

提起江西,可能很多人的印象是庐山、景德镇或者瓦罐汤,工业上似乎并不突出。 

事实上,江西是国内有色金属开发总面积排名第二的省份,仅次于幅员辽阔的内蒙古,这也滋养了江西铜业赣锋锂业等公司。2020年,从规模以上工业营业额看,江西排名全国第13,不过,其十年增速为全国第一。 

其中,主营锂化合物的赣锋锂业,作为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上游企业,近几年乘着新能源的东风,发展迅猛。 

从2020年初至今,赣锋锂业A股股价涨幅超过300%,目前市值超过2300亿元;港股股价涨幅则超过600%,市值超过1900亿港元。 

赣锋锂业曾解释过,赣锋二字意指江西民营企业的先锋。这个梦想,当年可能做得太谨慎了,如今,赣锋锂业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的锂化合物生产商。 

今年3月发布的《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 赣锋锂业创始人李良彬身家达到365亿元,同比上涨155%,力压济民可信李义海李鑫父子、正邦集团林印孙,成为了江西新首富。

这位新首富的故事,还要从25年前,他抛下江西锂厂的职位,下海创业开始说起。 

1 草莽创业

1967年,李良彬出生于江西省丰城市的一个普通农家,19岁考入宜春师专化学系。1988年7月,李良彬毕业,被分配到国有企业江西锂厂工作。 

凭着踏实肯干、乐于钻研,9年之间,他从技术员、工程师、科研所副所长、所长,一直干到了溴化锂分厂厂长。 

当得知了SQM(智利矿业化工)已经开始用更先进的技术提锂、生产成本大幅降低时,他预感到国内企业将不再具备价格优势,江西锂厂很可能被市场淘汰。 

察觉到这一趋势,李良彬坐不住了。

1996年,即李良彬30岁这一年,他毅然放弃了国企职位,带着4个江西锂厂的同事开始创业。 

次年1月,他们在新余市河下镇创办了河下金属锂厂,说是工厂,其实就是一间简陋的氯化锂车间。 

据《经济日报》报道,李良彬回忆当年时曾经提到,那时候自己既是技术员、工资核算员、采购员,更是销售主力,身兼数职,拼命稳定经营局势。在工作中,学会了谈价,学会了“根据客户找客户”的基本思路,学会了怎么团结队伍,依靠大家共同发展。 

到了2000年,河下金属锂厂更名为新余赣锋锂业有限公司,赣锋锂业的发展史由此拉开了序幕。 

创立之初,公司的锂盐产品深加工技术,主要来源于李良彬的前单位江西锂厂,在其基础上不断丰富与发展。如氯化锂生产技术,江西锂厂采用间歇式生产,日产不到1吨;在李良彬的改进下,日产达到30多吨,还发展了包括终点控制、蒸发浓缩、分离干燥等新技术。 

此外,李良彬还从其他厂学习了电解技术、电池级金属锂技术、丁基锂合成技术等,使产品品质、生产效率都得到了提升。 

积累技术的同时,李良彬也在四处挖人才。

2002年,李良彬到新疆拜访一家进出口公司,接待他的是王晓申。王晓申当时在做SQM的代理,在二人交流过程中,李良彬被王晓申对全球锂行业的认识折服,诚意邀请他加盟赣锋锂业。如今,王晓申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副董事长,主管投资和外贸。在业内,李、王二人被称为黄金搭档。 

除了王晓申以外,李良彬还挖来了不少人才。“ 我是客户杀手 ,王晓申、邓招男(公司常务副总裁)、曹志昂(有机锂工厂总经理)以前都是我客户。”李良彬在一次内部分享时提到。 

点一点滚雪球式发展之后,赣锋锂业终于在2010年于深交所上市。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公司开始有了更大的腾挪空间。 

2 高光时刻

上市后的第一年,赣锋将业务往上游延伸,投资了加拿大矿业公司国际锂业。之后,相继投资了阿根廷Mariana项目、爱尔兰Blackstair锂辉石项目,还投资澳大利亚RIM公司并获得其Mount Marion锂辉石项目权益等。 

获得充足的优质锂原材料供应,对实现业务规模及锂产品行业的增长至关重要。 

锂主要产自锂矿、盐湖和锂黏土,锂矿和盐湖分别占全球锂资源的36%和58%。锂矿山大部分集中在澳大利亚西部,锂盐湖则主要集中在阿根廷、智利和玻利维亚组成的“锂三角”内。 

我国锂资源占全球的6%,位居世界第四,但是相对品位较低,我国锂资源的进口依赖度非常高。

赣锋锂业通过全球范围内的锂矿资源布局,分别在澳大利亚、阿根廷、墨西哥、爱尔兰和我国青海、江西等地,掌控了多处优质锂矿资源。 

除原有的锂业务外,赣锋锂业也在不断拓展新的业务。

2009年,赣锋锂业建成国内唯一直接从卤水提取电池级碳酸锂的生产线。正是在这一年,国家发布《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其中提到:“启动国家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示范工程,由中央财政安排资金给予补贴。”也是在这一年,比亚迪率先进入纯电动客车领域。 

2012年,赣锋锂业完成电池级氢氧化锂开发。 

碳酸锂和氢氧化锂正是新能源汽车涉及的两种主要锂化合物(锂盐)。高镍三元锂电池必须采用电池级氢氧化锂,磷酸铁锂电池一般使用电池级碳酸锂。 

过去,锂行业是小众行业,正是由于新能源车行业的爆发,相应地,锂化合物市场需求大幅增长,行业逐渐从供需平衡转变为供应紧张的状态。

2016年,动力电池增速加快(新能源乘用车市场增长),上游企业开启上升周期。早有准备的赣锋锂业,营收增长超过100%,净利润增长则达到271%。 

趁着业务快速增长的势头,2018年,公司顺利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香港主板第一支“锂概念”股、中国锂行业唯一“A+H”股上市公司。 

据年报介绍,公司已经形成垂直整合的业务模式,业务贯穿上游锂资源开发、中游锂盐深加工及金属锂冶炼、下游锂电池制造及退役锂电池综合回收利用,各个业务板块间有效发挥协同效应,形成赣锋生态系统。 

(来源:公司官网) 

目前,赣锋锂业的产品主要包括氢氧化锂、碳酸锂及金属锂,产能分别为8.1万吨、4.05万吨、1600吨。其中,2020年四季度马洪工厂投产5万吨氢氧化锂,公司氢氧化锂产能超越 ALB(美国雅宝) 跃升为全球第一。 

同时,赣锋锂业与全球一线的电池供应商和汽车厂商均建立了长期的战略关系,包括韩国LG化学、特斯拉大众宝马等客户。 

今年8月,国内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达到17%(2020年为5.8%),下游需求的迅猛增长,推动上游资源需求大增,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也快速提升。 

赣锋锂业相关产品量价齐升,加之投资的Pilbara股价回升带来的公允价值提升,2021年上半年,赣锋锂业营收达到40.6亿元,同比增长70%,净利润达到14.1亿元,同比增长超过800%。报告期内,锂材料业务毛利率达到41.3%。 

营收当中,锂系列产品占比达72.8%,锂电池系列产品占比为18.8%。

电池业务中,消费电池目前表现较为亮眼。赣锋锂业2018年开始布局TWS无线蓝牙耳机电池,2019年一季度正式投产。TWS扣式电池规划3000万只/年,客户包括OPPO、vivo、 JBL、漫步者等,其中JBL是全球最大的专业扬声器生产商。而其动力电池还处在较早阶段,截至2020年底,赣锋锂电的磷酸铁锂电池产能已达到1GWh,并计划扩产到3GWh。 

从负债来看,赣锋锂业的负债率逐年降低,2021年上半年为29.75%。国内另一个锂业巨头——天齐锂业,同期资产负债率达到82.6%。 

从这里可以看到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的风格迥然不同。 天齐锂业经历过两次蛇吞象式并购,资金压力大;赣锋锂业则多以投资、包销等方式控制上游资源,更为稳健,这也与李良彬谨慎的作风关系密切。 

赣锋锂业的董秘也曾就这一投资模式回应过:由于海外的矿产经营涉及当地业务关系,采用投资合作的方式,也方便更好地调动当地资源。 

3 回归冷静还是超级周期?

无疑,如今的赣锋锂业,已经从一个小工厂,走到了行业舞台中心。但高光时刻,也是不能掉以轻心的危险时刻,这是有史为鉴的。 

2019年时,赣锋锂业的净利润曾经一度跌入冰点,同比下滑73%。同期,天齐锂业净利润下跌371%,负债合计达到269亿元。 

这一年的赣锋锂业净利润大跌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从2018年开始,国内外各锂盐厂商积极扩产,主要锂化合物价格开始高位回调,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的大幅下降导致公司销售毛利大幅减少。第二,公司持有的Pilbara股票价格下跌,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化也导致公司产生损失。 

从下图可以看到, 2016-2017年市场火热两年之后,2018年开始收缩,2019年跌入谷底。

再对照当前的情形,很多人猜测,这样的剧情会不会再一次重演?

一位有色分析师告诉市界,现在上游锂盐涨价速度较快,几乎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从8万元/吨涨到16万元/吨,后期市场价格可能还是会逐渐回归冷静。 

超额利润的存在,吸引了无数人加入这一领域。 

据一位电池行业业内人士介绍,其所在公司的一位高管,以及身边的许多人,现在都在进入锂电上游做投资。他还发出疑问, 上游企业本身是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的护城河,难道是矿吗?

有意思的是, 天齐锂业董秘一次在回应公司的竞争优势时,表示正是“我们有矿”。

上述人士还提到,“现在整个行业关注的是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能不能把蛋糕做得更大。上游的疯狂涨价还是会传导到下游车价,这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普及是不利的。” 

一位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对市界表示,尽管公司上游原材料采购有长期协议价格,但是因为需求增长太快,超过原计划范畴,还是很明显受到了上游涨价的影响。 

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宁德时代营收、净利同比增长超过100%,毛利率同比微增0.4%,环比下滑0.02%。 

9月16日上午,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在海南省海口市召开的“第三届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视频发言时表示,目前中国新能源车成本依然偏高。另外,电动车关键部件动力电池面临锂、钴、镍等矿产资源保障和价格上涨压力,工信部将与相关部门一起加快统筹,提高保障能力。 

不过,更为根本的,锂产品价格还是要回归到供需关系。 

万联证券预计,未来5年锂需求按年增24%计算,氢氧化锂占比将过半,锂盐加工产能至2023年按年增15%, 2022年后锂盐加工确实有可能面临“厂多矿少”的问题。

财通证券分析指出,锂资源供给端资源集中,增量缓慢,而由于新能源汽车和储能的需求不断放大,供需平衡将由2019-2020年的过剩,转换为略有短缺的紧平衡状态。考虑正常的库存需求,预计2021-2023年锂盐分别短缺0.12/0.19/3.68万吨。 

而国泰君安指出,锂价已经达到历史前高18万元/吨,未来每天都在创造历史,后面的历史新高,会到22万元/吨甚至更高。 锂虽然是周期行业,但是它不是一个传统周期品,不能简单粗暴地认为“高涨之后再大跌回归低位”。短的周期波动由供应决定,但是锂讲的是需求的故事,它呈现出的是电动车带来的超级周期。

对于赣锋锂业本身,银河证券提到,在下半年下游锂电需求进一步放量、锂精矿进入实质性短缺的情况下,锂价预计将加速上涨。赣锋锂业作为锂行业龙头企业,将直接受益于锂行业景气与锂价的上涨。 

供需矛盾突出,锂矿等原料资源成为新能源企业的必争之地,除了赣锋、天齐这类公司,许多电池厂商也在矿产上加速布局。

赣锋锂业原计划100%收购加拿大Millennial公司(Millennial公司在阿根廷拥有两处世界级锂盐湖项目),但是被宁德时代“截胡”。9月30日赣锋公告称,因Millennial收到了要约竞争对手的“更优报价”,且赣锋国际(赣锋锂业全资子公司)未在约定期限内选择上调要约价格,Millennial已单方终止与赣锋国际的要约收购合作协议,并向赣锋国际支付了1000万美元的合作终止费。

宁德时代为了巩固关键电池原料的供应,在收购Millennial之前,已经收购了锂矿公司Neo lithium、北美镍业(North American Nickel)和澳大利亚Pilbara Minerals这几家矿商的股份。

对于更依赖资源的赣锋锂业,宁德时代的“强势扩张”无疑是不小的压力。

2020年新年致辞中,李良彬说了一段话:过去的赣锋锂业是一个小企业,体量小、调头快、运转如飞,‍在行情差的时候可以应对自如;但如今的赣锋锂业是一个庞然大物,‍好像一头大象,怎么让大象跳舞是我们必须要学会的本领,否则在危机来临时一定会手足无措。 

刚过去的9月份,赣锋锂业A股股价下跌超过25%。在 眼下这个关键节点,无论周期向上还是结束利好,这一段话对赣锋锂业来说都再合适不过了。

参考资料: 

1,《董事长李良彬发表赣锋20周年致辞:满怀锂想,共创未来》 

2,《群英汇聚,攻坚克难,共筑赣锋辉煌之路—李良彬董事长畅谈赣锋过去、现在和未来》 

3,《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世间的路有千万条,我只选一条》,经济日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余聪,编辑:胡刘继,36氪经授权发布。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特邀作者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赣锋锂业

市界

比亚迪

知了

点一点

得到

黄金搭档

财通证券

特斯拉

国新能源

群英汇

江西铜业

在约

滚雪球

微信

宝马

一条

大众

自如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