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看直播:“像是在广场吆喝”|Z世代假期指南

王艺霏·2021-10-12 08:59
但不代表没有用。

提起Z世代,你会想到什么?

是叛逆、二次元、内卷,还是佛系、躺平、社交恐惧症?立足当下,简单的词汇难以概括他们是怎样一群人,有怎么样的心理动态,以及相应的社会需求是什么,甚至很多网上人云亦云的词汇,不过是加重了大众对他们的误解。

9月中旬,我们发起了《Z世代假期休闲娱乐调查》,从聚会、聚餐、三坑、VR游戏、直播五大维度,直接将问题抛向Z世代,让他们自己回答,给出最接近“真相”的定义。本次调查样本近200人,也许样本容量还不够广、还不够大,但已有足够借鉴意义。

本文是其中一篇,直播篇。

直播,作为一个从前电视节目上的实况转播形式,如今已经逐渐被狭义的网络直播所取代。衍生出来的直播带货、直播电竞、直播PK,更是在逐渐丰富这一领域的更多可能性。在一个APP信息流里有直播、电梯有直播、商场大屏有直播的时代,不看直播的人已经变得寥寥。

我们在本次调查中发现,只有7%的受访者坚定地表示“从来不看”直播,其余的93%的受访者中,有超过六成表示有固定的看直播习惯:每天都看,或是一个月看几次。同时,近七成的受访者认为直播是比文字、短视频更具传播效率的形式,对直播表示乐观。

功能性上来看,电商直播抢购成了驱动受访者去看直播的第一要素。低廉的活动价格往往能吸引到足够的流量,年轻人也不例外。当直播成为娱乐方式的一种,看直播的年轻人都在看什么?或者,已经成为直播的一部分。

娱乐消费方面,1000-2000占四成,更有超七成的Z世代年轻人表示“经常给主播刷礼物”,这对于可支配收入还不算很高的15-25岁年轻人来说,令人意外。

做直播,只是一个方法

大Z 抖音小红人24岁

大学的时候,我的业余爱好是cosplay,现在已经是我的半个职业了——我在抖音有一个十几万粉丝的账号,算是一个小网红。我签约了mcn机构,平时会出一些cos的变装视频,微博主要发和摄影师合作的照片。

其实我现在也偶尔做一下直播,倒不是因为带货,主要是为了维护粉丝。现在网红小博主真的很多,除非你是视频做得很精细或是大制作的大佬,不然还是离不开“营业”。直播的频率大概是一个月3-5次,最多的时候有1万人在看。我没有特意去做过直播计划,基本是在没有工作(出活动、接广告、拍视频)的情况下找时间直播,一小时、两小时左右。

我偶尔看直播,主要是看其他KOL怎么做的,是不是平台有新套路了,或者只是杀时间,和粉丝、同好交流。我的大部分业余时间,还是更喜欢在B站看番剧。

国庆回四川老家,但我可能还是会找时间多开几次直播,因为放假期间抖音的流量会很好,为了利用好假期,公司要求我们提前量准备了很多内容。现在做红人不太稳定,多积累一下总是好的。有人说当网红是一阵风,从传媒类院校毕业的我觉得并不尽然。当你在一个领域积累到一定量的资源,不管形式怎么变,都会有你的一席之地。就像我今天可以做直播、拍短视频、穿汉服cosplay,明天我也可以进入泛二次元文化的其他领域,利用好我的“网红”影响力,这并不冲突。

看游戏直播,我雅思8.5

WW高中生 18岁

我是一个在准备出国的高中生,因为练习口语、听力的关系,我会找电视剧、电影“生肉”来看,也经常看国外玩家的游戏直播。因为我喜欢玩单机游戏,看游戏攻略的时候,我更会选择找熟悉的国外YouTuber,这对我口语和词汇数量水平有很大的提高。最近一次,我的雅思成绩8.5分,我想除了《生活大爆炸》还有游戏直播的功劳。

在我看来,国内的游戏直播其实更多是在联机竞技,而我比较喜欢《我的世界》这类开放世界创造力游戏或者单机游戏,国内大神级别的玩家比较少。游戏直播可以算是让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让我看到其实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也不是所有人都像班里同学一样,只喜欢打王者、吃鸡。

未来的学习方向,我可能会选择AI相关。不光是因为喜欢游戏,也是想在这样一个数字化程度越来越高的智能社会,去理解它的逻辑。

直播是在广场吆喝,播客是回家煮茶水

粒盐 图书营销编辑 25岁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之前做过童书营销,顺带着做过母婴电商类的直播。很难想象一个做图书策划的人去做电商带货,对吗?我也没想到。

前公司在母婴领域做得比较有影响力,有点类似樊登读书会。刚好去年疫情时期直播带货特别火,公司业务一下就扩大了。业务线多了,我也要负责一个部分的选品和营销策划。做直播,累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压力大,偶尔还要要求你上镜做解释说明——当老板没有做足够的功课时,就需要我们把和商务达成的细则跟消费者说明。

在当时,我的感受是:直播的确是一个巨大的风口。它把各个领域内容做得好的人都“吸进去”,无限延伸你的其他属性,用你和品牌的相互背书实现商业化变现。我们也需要在这个风口面前紧急调整自己的工作内容。就很像《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热销的那几年,大学里却没有“产品经理”这门课一样,变化太大。

后来我换了一份工作,依然是做图书营销,与母婴不太相关。现在我有更多的业余时间,所以开始和朋友们一起做播客,一周做1期。关于这两者,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直播像是在广场吆喝,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看他们买不买;而播客就像是回家煮茶水但又要向外进行公众表达,不能过于私人化。而爱看书的人和有听播客习惯的人,重合度很高。

国庆七天也许能约到同行做一期,聊聊与新书有关的话题。

综艺和直播,在我看来没什么区别

Betty 导演24岁

我在本地一线电视台工作。近两年,先是短视频带火了竖屏,再是直播,把内容揉碎却持续占据观众的注意力。这对于我们传统做电视节目的团队有很大的冲击——一条短视频、一次直播可能比我们花了几千万的一期综艺节目曝光量还大,这种情况下,广告商就会摇摆,是不是选“更有用”的直播、短视频去做营销。

但在我看来,综艺和直播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娱乐产品。观众爱看什么样的内容,本质并没有变化,只是形式发生了改变。娱乐不是严肃文学,不需要有精准的表达和形式。目前的市场状况是时代决定的,这很正常。

国庆期间,我们依然要准备下一次国内拍摄筹备,目前来看,一切有条不紊,在稳态中保持着前进。

发现未来独角兽,项目BP发过来!

如果你的项目足够优秀,希望得到36氪浙江的报道,参加36氪浙江的“未来独角兽活动”,请将你的需求和BP发至36氪浙江项目征集邮箱:zhejiang@36kr.com,我们会及时回复。 

36氪浙江——让浙江创业者先看到未来 !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