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天风、祁同伟到孙兴,反派男演员的春天来了?

娱乐资本论·2021-09-28
危险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似乎正在迎来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

如今在影视剧中饰演反派角色的演员们,所收获的早已不是如“安嘉和”冯远征般,被入戏太深的观众连续几天扎破车胎的待遇了。

若要问刚刚完结不久的热播剧《扫黑风暴》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恶贯满盈的大反派孙兴必然榜上有名。然而,此前知名度不高的演员吴晓亮在成功演绎这一角色后,微博评论区并没有被观众的骂声淹没,反倒被大段的“表白”所占据。且前排评论点赞过千,最高赞评论点赞数超5000,俨然是新晋偶像派流量小生的待遇。

演员@吴晓亮 近期微博评论

现如今,通过出演反派角色而受到大众喜爱的男演员,吴晓亮并不是个例。从《伪装者》中饰演王天风的刘奕君,到《无证之罪》中出演李丰田的宁理,再到《人民的名义》中扮演祁同伟一角的许亚军,在绝对正义一方占据影视剧主角市场的当下,有越来越多实力演员通过出色演绎反派角色而走入大众视野。

随着剧集市场受众越来越细分,爱奇艺优酷分别推出“迷雾剧场”和“悬疑剧场”,视频平台开始将悬疑题材作品进行体系化和专业化的打造,悬疑犯罪片中的反派角色由此有了更广大且丰富的发挥空间,也为越来越多的观众所关注。“反派”们的春天,似乎真的来了。

然而,这些成功饰演反派角色而声名大噪的演员们,是否真的获得了更高的流量和曝光?经典反派角色的塑造,能否助他们获得参演更优质班底影视剧的机会?“反派角色”,有成为他们后续演戏的舒适区吗?

娱乐资本论对反派较为典型且集中的犯罪悬疑片进行研究,并将其中塑造较为成功的男性反派及其演员作为样本,分析演绎这些经典反派角色,对演员们的加成究竟有多大?

01 犯罪悬疑片经典男性反派角色图鉴:“衣冠禽兽”引偏爱,“疯批美人”惹人怜

娱乐资本论将近10年来(2011-2021)内地热门悬疑犯罪影视剧中较为经典的男性反派角色进行统计,并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来自14部影视剧的18个男性反派角色的人物形象进行分析。

悬疑反派角色千千万,影视作品主角又多由正面角色当道,这些反派角色是如何脱颖而出成为经典的?小娱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第一,作品本身的精良品质,以及演员的出色表演,是剧中作为配角的反派也能“出圈”的关键基础。

例如,《扫黑风暴》的成功离不开中央政法委的帮助,娱乐资本论之前也推出过《构建黑白群像、改编真实案件,《扫黑风暴》突破了什么?| 专访》《<扫黑风暴>和他背后的男人们》两篇文章记录《扫黑风暴》背后的创作故事,团队的专业、工作的细密、成员配合的默契,于此可见一斑。

《人民的名义》背靠人民检察院和中央军委,剧中“戏骨”云集;而使饰演王天风的刘奕君声名鹊起的《伪装者》,正是如今已被称为“国剧门脸”的正午阳光在市场上崭露头角之作。

同时,演员此前丰富的表演经验的积累、对饰演的反派角色理解到位、表演时的出色演绎也是他们所饰演的反派配角能成为经典的必要条件。

轻流量挑大梁引热度,演技精湛、经验丰富的“老戏骨”做“绿叶”保证作品质感,成了越来越多影视剧制作方所喜爱的演员阵容组合方式。“老戏骨”们因先前热度不高无法在大制作中担当主演,而在班底优良,关注度高、影响力大的作品中饰演可塑性强、发挥空间大的反派角色时,厚积薄发,自然便能通过演技被观众所看见。

例如在《扫黑风暴》中饰演孙兴的吴晓亮已入行17年,在此前也参演了《绣春刀Ⅱ:修罗战场》《送你一朵小红花》《长安十二时辰》等热门影视剧。而王志飞、刘奕君、许亚军、张志坚等演员皆为“60后”“70后”或“50后”,在多年的表演经历中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

吴晓亮在《长安十二时辰》中饰演曹破延

随着影视行业的成熟、社会思想的进步所带来的观众审美的转变及提升,影视剧中曾经的形象片面、单纯为主角服务的“工具人”性质的反派越来越不为观众所接受。因此,在故事创作时,主创开始着力对反派人物的形象进行丰满和行为合理化,详细说明其“黑化”的原因及心路历程。

相比现如今许多影视剧中较为扁平化、甚至有些过度“伟光正”的正义主角来说,这些反派性格复杂,贴近实际生活,人物形象也更加丰满和立体,展现出了这些角色更多作为“人”的一面,使得观众更能对这些角色产生共情。

例如,作为《人民的名义》刻画最成功的角色之一,反派祁同伟一角由情节赋予了强大的生命力,生动立体地展示了誓要“胜天半子”的公安厅长祁同伟从缉毒英雄向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转变。比起一如既往正义凛然的主角,这一真实立体的反派角色让不少观众产生共情,并因此而间接影响了《人民的名义》后续播出和评奖情况。

小娱通过统计这14个经典男性反派角色的主要罪行及行为动机成因,将国产犯罪悬疑剧中的反派分为以下四个大类:

第一类,原生家庭或童年经历造成了这些角色的性格缺陷,使得他们的行为偏执疯狂。此类反派人物在犯罪题材的影视剧中较为典型,例如《解救吾先生》中的张华、《扫黑风暴》中的孙兴等。这些反派的性格形成原因多为能够引起热议的社会热点问题,例如原生家庭、校园霸凌、童年经历等,观众在观看过程中能够对反派人物的情绪产生共鸣。

第二类的反派人物,其行为源头皆是为了家人、朋友或爱人,或者是为复仇所做出的极端行为,例如《双探》中的白石舟、《无证之罪》中的骆闻等。这些人物形象较为复杂,行为亦正亦邪,观众也更易对影视作品中有情有义的角色产生共情。

《双探》白石舟

第三类反派,人前西装笔挺精干儒雅,人后狡诈阴险坏事做尽。此类角色几乎犯罪涉案剧中皆有,例如《人民的名义》高育良、《破冰行动》林耀东等。

这些角色的演员多为“大叔气质型”男演员,往往有着光鲜亮丽的皮囊及沉稳镇定的气质。尽管背地屡屡触犯法律红线,但外表仍然是衣冠楚楚的“伟光正”形象。这些角色多为经验丰富且演技精湛的“老戏骨”演绎,其正反两面的反差吸引观众的同时能够给予演员更大的发挥空间,演员本人的魅力更是能与角色设定相辅相成,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第四类反派与主角政治立场不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其行为皆是为了革命理想和抗战胜利。这些反派角色多出现于谍战剧,以《伪装者》王天风、《瞄准》池铁城、《叛逆者》陈默群为代表。

《叛逆者》陈默群

综上,悬疑犯罪题材的影视剧中,出色的男性反派角色有以下共同点——外表形象够优越、人物塑造有弧光,扮演者的精湛演技和对角色的理解到位更是必不可少。在情节设置上,增加反派角色与正派主角之间“火花四溅”的互动,更能增加故事及角色的戏剧张力。

02 作为反派配角而名声大噪,为演员直接带来的商业价值和曝光有多少?

演员通过成功塑造配角反派角色收获来自观众的认可后,对于商业品牌主来说,这些“路人缘”有多少能够直接转化为真金白银的“流量”?

娱乐资本论对饰演反派而“翻红”的最具代表性的几个角色及其扮演者在所出演的影视剧上映(播出)后半年内的曝光量(包括综艺、杂志、采访、代言、微博评论数量变化、搜索指数等)进行了统计。

因《扫黑风暴》刚刚完结不久,在其中饰演孙兴的吴晓亮在剧集播出后并未官宣新作,也未参与商业活动及代言。剧集播出后,他接受了博客天下、腾讯视频、新京报、1905电影网四家媒体的专访(不完全统计)。

《扫黑风暴》对吴晓亮带来的影响最直观的表现是吴晓亮的微博评论数变化。《扫黑风暴》播出前,吴晓亮的微博评论数平均100+,《扫黑风暴》播出后,吴晓亮的微博评论数破万。

《扫黑风暴》播出前

《扫黑风暴》播出后

百度搜索指数统计,《扫黑风暴》播出前半年,吴晓亮热度较低,而《扫黑风暴》播出期间(2021-08-09至2021-09-09),吴晓亮搜索指数明显提升,最高达单日近18000次。

同样在《扫黑风暴》中饰演反派高明远的王志飞本就是具备一定知名度的资深表演艺术家,《扫黑风暴》上线后,他接受了北广人物周刊、中新经纬、星月对话、中国电视报、每日文娱播报、1905电影网和新华网的专访(不完全统计)。

《扫黑风暴》播出前,王志飞的微博评论量平均100+,播出后微博评论过千。

《扫黑风暴》播出前

《扫黑风暴》播出后

(数据截至2021年9月27日20:30)

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的建委主任唐奕杰被不少观众评论为全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2019年,《隐秘的角落》播出后,更多的观众开始关注演员张颂文——在之后的半年内,张颂文接受了5家媒体的专访,并参与了《时尚芭莎》《时尚先生》等杂志的拍摄。

在《人民的名义》中饰演祁同伟一角后,家庭剧和抗战剧的“熟面孔”,网络热度并不算高的许亚军也获得了较明显的热度增长。据百度搜索指数,《人民的名义》播出期间,许亚军的搜索指数最高达单日近10万次。

在《人民的名义》中饰演赵瑞龙的冯雷,在剧集播出后接受了烹小鲜和看电视的专访,并在剧集宣传期间在斗鱼直播、美拍直播、网易新闻、花椒直播、腾讯直播与观众互动,后续也参与了《演员的诞生》《穿越吧》《你看谁来了》《惊喜欢乐送》等综艺的录制。

03 饰演反派角色而“二次出道”后,这些演员的后续影视资源如何?有成为“反派专业户”吗?

“十年正派无人问,一朝反派天下知。”通过在影视剧中出演反派而知名度提升后,这些演员是否有参与更优班底的影视剧作品?后续戏路是否受限,有成为“反派专业户”吗?

2015年接连在两部大热作品《伪装者》《琅琊榜》中饰演经典反派角色王天风、谢玉后,刘奕君的后续影视资源质量提升最为明显。

早在2015年前,刘奕君就参演了《父母爱情》《他来了,请闭眼》《虎妈猫爸》《北平无战事》等热门影视剧,但在其中饰演的皆为戏份较少的配角。

而《伪装者》《琅琊榜》播出后仅一个月,刘奕君便参演了大热IP改编剧《致青春》,在其中饰演女主角的职场老师。2016年,刘奕君在正午阳光出品的《外科风云》中出演男三号。

值得一提的是,纵观刘奕君作品履历表,多部由流量艺人担任主角、大IP改编剧的最大反派角色皆由刘奕君包揽,如《醉玲珑》《扶摇》《橙红年代》《剑王朝》等,其角色番位也上升至男二号或男三号。

宁理在《无证之罪》中的戏份并不算多,但他在其中饰演的反派李丰田为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此后,因其出色的演技和独特的气质,宁理成为了悬疑犯罪剧及反派角色的常客。

自2013年在文艺电影《石榴树上结樱桃》中出演男主角后,直至2016年,演员宁理作品较少,无三番内作品问世。2017年9月《无证之罪》播出后,宁理在2018年参演《我的机器人男友》和翻拍自日本经典动漫《交响情人梦》的《蜗牛与黄鹂鸟》,在其中的角色番位分别为男二号及男三号。

在2020年8月播出的《沉默的真相中出演》男三号张超后,宁理的知名度再次提升,演技也更受市场认可。由2019年至2021年,宁理所出演的角色番位多为男二号或男三号,并参演了《我和我的父辈》《燕云台》等大制作影视剧。

值得注意的是,《无证之罪》后,他在《燕云台》《刑警之海外行动》《扫黑风暴》《无主之城》中出演的角色皆为反派。

相较于宁理和刘奕君来说,尽管在《人民的名义》中成功塑造了获得无数观众同情和喜爱的反派祁同伟一角,这一角色对许亚军的后续影视资源加成并不明显。

在《人民的名义》播出之前,许亚军活跃于家庭剧或年代剧,在其中的角色为男一号或男二号。《人民的名义》后,许亚军也参演了《巡回检察组》《最长一枪》等悬疑犯罪题材作品,在其中饰演反派,但其角色多为配角。纵观许亚军影视作品表,《人民的名义》后,许亚军依然主攻家庭题材故事,在其中以父亲或丈夫的形象出现。

知名度提升后,张颂文依然活跃于电影行业。《隐秘的角落》后,张颂文仅拍摄了《心居》一部电视剧作品,并在其中出演男主角。2015年后,张颂文在电影《扫黑·决战》中再次出演反派男二号。出演多部电影男二号及男三号的同时,张颂文也获得了参演《革命者》《1921》《中国医生》《兰心大剧院》等大制作电影的机会。

现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优秀演员通过出演反派配角而受到关注,并以此获得了知名度和商业价值的提升,无疑体现了国产影视剧行业的正向健康发展,有实力却“没流量”的艺人也将因此迎来更多的机会。

然而,相比作为正派的主角演员来说,反派演员们依然面临着通过一部作品而“爆”成流量的可能性较低、后续优质影视剧资源跟不上、在接下来的作品中戏路受限,变成“反派专业户”等问题。未来,一定会有更多出色的新面孔演员通过出演反派角色而崭露头角,国产影视剧市场也依然期待着更加包容的环境和更多的可能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熹微,36氪经授权发布。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城区人口规模才是衡量城市大小的重要标准。

2021-09-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