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头有脸的VC都在这,谁是AI医疗第一股

36氪的朋友们2021-09-27
各家赛道差异化明显,销售或成最后一公里。

3月16日,科亚医疗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

6月21日,鹰瞳科技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请,冲刺IPO。 

8月20日,推想医疗向港交所递交主板上市申请。

9月21日,数坤科技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 

随着2016年,阿尔法狗的完胜,人工智能被按下加速键。AI在健康有着广泛应用,这其中发展最为成熟的就是AI医学影像,和创新药企类似,由于其门槛较高,前期需要极大地投入,好在如今终于到了丰收的季节。

AI与医学影像擦出火花

在患者端,你是否也曾从天亮等到天黑,在无处落脚的候诊大厅里有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长队,好不容易做完检查后不管山高水远都得隔天来取检验报告,巨型胶片携带不便还容易遗忘。

在医生端,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影像科医生人数大约仅有15万人,而在2019年就已经存在15.8万放射科医生服务75.6亿人次的情况,4%的放射科医生人数年增长率远远赶不上年增长率为30%的医学影像数据。

宁波大学附属医院放射科医生汪建华曾统计了影像科医生工作量:每天平均80-100份CT报告,60-80份磁共振或120-150个超声部位,即使每份报告只花上七八分钟,也需要10个小时才能全部看完,如果有疑难杂症,15个小时都工作不完。

庞大的诊疗数目,长时间的疲劳作业加之主观性太强势必会导致漏诊、误诊等情况的发生。据头豹研究院统计,恶性肿瘤误诊率和肺外结核误诊率普遍都在40%左右,器官异位误诊率更是高达60%,总误诊率在27.8%左右。为此,医学影像领域的痛点亟待解决,AI医学影像应运而生。

在AI领域,图像识别是最早一批研究,发展至今已经是相对成熟的阶段,加之AI毕竟是靠计算机来实现,因此对数据的要求也是极为苛刻。幸运的是,医学影像是医疗数据最密集的领域,医疗数据中超过80%来源于医学影像,而AI中深度学习算法模型的训练需要海量数据支撑,医学影像由于其数据密集的特性,AI与医学影像一拍即合。

一时间,资本押注,医学影像AI企业跑出一堆资本宠儿。

数坤以成立仅4年多、7轮、20.12亿元融资总额一骑绝尘,推想医疗以IPO前一月近9亿元D+轮融资占据单笔最大融资总额宝座。再看它们背后的大佬们,科亚医疗背后有IDG、GGV、中金等加持;数坤背后有高盛、红杉、启明创投等保驾护航;推想成立初期背后也有红杉、启明创投的身影,后期则靠中关村并购母基金等输血加持;鹰瞳则靠礼来亚洲基金、中信、复兴等护航。

事实上,高额融资的背后少不了三类证的助力,AI三类证似乎也成为了赴港IPO的敲门砖。这里我们将企业比作学生,三类证比作奖状,资本比作家长,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比作老师。家长可能并不太清楚学生到底实力如何,但老师清楚,老师通过颁发奖状的形式将学生综合实力外化出来,这样家长就能直接知道学生的实力到底如何,一旦学生获得奖状,就会被打上好学生的标签,自然而然会受家长追捧。

目前,四家都已拥有AI三类证。科亚医疗的人工智能CTFFR检测产品“深脉分数DVFFR”,获得AI三类证首证;推想医疗获NMPA(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首张肺部AI三类证;数坤科技的冠脉CT造影图像血管狭窄辅助分诊软件,获批NMPA医疗器械三类证;鹰瞳的人工智能医疗器械软件Airdoc-AIFUNDUS(1.0)获批用于辅助诊断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为同类产品中首个获得NMPA第三类医疗器械证书的医疗器械。

值得注意的是,最新的《医疗器械分类目录》明确规定,若诊断软件通过算法,提供诊断建议,仅有辅助诊断功能,不直接给出诊断结论,则申报二类医疗器械。如果对病变部位进行自动识别,并提供明确诊断提示,则按照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因此,前文所述的三类证助力企业融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里要补充的是,产品审批的通过与商业化并不能划等号,还面临着上市监管,如果在上市后使用环节出现问题,有的就需要被召回。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性感的AI医学影像发展至此,佼佼者们都会经历一个困境:AI+医疗解决的痛点真的是临床必要的刚需吗?这期间质疑颇多,要让医生真正能够接受产品就必须要在产品上下苦功夫。速度优势是基本,更多的是要能够进一步提供新的增量且必要的信息,亦或是减少不必要的测试或手术。

接下来我们看看这四家的产品是怎么破解这个困局的。

鹰瞳的招牌产品Airdoc-AIFUNDUS系统是一款“AI眼科医生”,通过拍摄眼底照片,能够进行辅助诊断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治疗高血压性视网膜病变、视网膜静脉阻塞以及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治疗病理性近视及视网膜脱离。在保证速度与质量的前提下,进一步提供患者的性别、年龄、吸烟史、血脂粘稠度,更能看出医生无法识别的糖尿病前期,可以在更早的阶段识别疾病。 

与此同时,科亚医疗的差异化来自创新赛道和独特的临床价值。其核心产品“深脉分数DVFFR”是全球首款采用深度学习技术,进行冠状动脉生理功能评估的产品。利用冠状动脉计算机断层扫描造影影像进行的无创FFR数值分析,能够快速评估冠脉狭窄是否会导致心肌缺血,有效避免了冠脉造影或FFR导丝测量带来的创伤,并大大节省医疗费用。

数坤科技则颇有点以量取胜,全方面包围的意思。提供“数字人体”全场景影像AI解决方案,推出“数字心”、“数字脑”、“数字胸”“数字腹”、“数字肌骨”平台,为心脏病、脑卒中、癌症等人类首要危重疾病,提供智能诊疗。 

其最具备独特性的产品条线——数字心是一款用于在CT模态下分析心血管疾病患者的冠脉狭窄的人工智能软件,可自动、准确、高效地处理CCTA医学图像,分割心血管,检测和辨别患者是否有冠状动脉狭窄,并生成诊断报告。临床实验结果与至少5年经验的合作医生作出的“金标准”诊断结论相比,又快又准确。 

推想医疗则是聚焦肺,提供更多增量信息,做深做强。其核心产品为InferRead CT Lung和InferRead CT Pneumonia。前者针对肺结节检测,协助医生在复查CT扫描时发现肺结节,在节省医生阅片时间的同时,能够获得传统影像方法无法提供的相关病变结构的视觉图像,即使在肺结节体积仍相当细小或外观模糊的情况下,同样能够预测肺结节的进展;后者则是针对肺炎诊断,通过分析可能的肺炎(包括新冠肺炎)病变的体积、位置和密度,并比较CT影像所示肺部病变的变化,协助医生快速识别和发现该等病变。

从产品上看,各家都选择了差异化打法,在这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各家又将如何彻底跑通商业化? 

和创新药企相似,初期阶段都是亏损状态。数坤从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累计净亏损已超过3亿元;科亚医疗则在2019和2020两年内亏损超5亿;推想医疗更是在2019到2021年Q1期间,累计亏损超10亿;而鹰瞳同期累计亏损仅1.79亿。

为此,这四家心照不宣的都非常重视销售团队的搭建。招股书披露,数坤科技拥有一支246人的销售及营销团队,包括医疗技术部门、一线销售及营销部门以及销售运营支持部门,4家中3家的销售与营销人数都是高于研发人员。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投中健康,“尽管数坤246人的销售与营销人员在四家中最高,但在我看来其实是远远不够的,一个销售代表能够覆盖的医院是极其有限的,如果这当中还要有产品简单的后期维护,那代表们的精力就会进一步分散,商业化道阻且长”。

自此,外界颇受瞩目的四家医疗AI企业全部露出真面目,第一股究竟花落谁家?

本文来自“投中网”,作者: 吕品,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瞩目

数坤科技

礼来

销售代表

下一篇

餐饮业下一步将走向哪里?

2021-09-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